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我只是来找一个人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706 2017.05.30 01:00

  就在这时,秦宛钟脚步突然停下,微微仰起了头,然后闭上了双眼,似是在凝神感应着什么。

  我环顾四周,这里看上去像是一座巨大的废弃砖厂大院,地上到处堆积着破碎的砖块,周围散布着几间低矮的厂房。这些厂房有的屋体都已经塌掉了大半,墙壁的裂缝里露出一条条锈迹斑斑的钢筋。远处几只茕茕孑立的红色烟囱,便是视野里这一带最高的建筑。整个砖厂大院里没有任何灯光,好在今晚是晴空满月,才不至漆黑一片。

  “这里方圆五百米内,除了你我,还有另外三个人。”秦宛钟突然睁开双眼,低声开口道,“而这其中的一人,便与手帕上的气味相符。夏夜,秦爵在临行前曾告诉我,你有着某种特殊的侦查能力。现在就请你动用这种能力,把你能看到的都告诉我。”

  “现在还不行。”我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的侦查能力,只有不到一百米的范围。我们能不能再接近一些?”

  “在摸清对方的底细和实力之前,贸然接近可不是明智之举,一不小心便会陷自己于危险之中。”秦宛钟皱了皱眉,随即又道,“不过目前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要隐藏得足够好,接近到一百米之内,应该也不是难事。”

  说完,秦宛钟便走到了我的身后。突然之间,我感觉有两只纤细的手臂,从我的腰部和膝间,腾地一下突然将我整个人抱了起来。虽然现在是小雯的身体,但内心作为一个男儿,竟被秦宛钟一姑娘家不由分说地公主抱起,左臂还能感受到她柔软的胸口,我心里既是惊讶又是羞赧,只是瞠目结舌地看着她,不知她意欲如何。

  “你行走时动作太大,很容易被发现。”秦宛钟没有看我,只是压低声音在我耳边道,“你现在不要动,我带你去目标一百米范围之内。还有,你把说话声音也降到最低限度,相信我,我能够听见。”

  我看着月光下秦宛钟严肃的侧脸,轻轻点了点头。于是,秦宛钟便这样横抱着我移动了起来。而这时,我也终于明白秦宛钟将我抱起行动的原因。她的移动果然没有任何声音,完全听不到一点点脚步的声响,仿佛我们是悬浮在空中前进一般。在移动的过程中,我竟也完全感受不到身下托着我的纤细双臂有过任何的上下颠簸。这双手臂,简直如同机械一般,精确地匀速直线运动着。

  这难道也是秦派的术法吗?竟能对身体进行如此精准无误的控制,实在难以置信。

  几分钟后,秦宛钟抱着我躲到了一个昏暗的厂房内,将嘴凑到我的耳边,嘴唇几乎贴到了我的耳朵上,以极低的声音说道:“我们现在离垠树已经不到一百米了,你能看到什么?”

  我微微点头,闭上双眼,然后开启了鬼目,向周围搜索开来。没错,垠树果然就在不远处的一片砖瓦堆之间。他此刻正神色慌忙地到处翻查着,仿佛在寻找着什么。而跟他在一起的,还有一只蝙蝠和一只黑猫——正是之前那只在我房间门口监视着我的黑猫。

  这里只是一座废弃的砖厂而已,垠树,你深夜离开神族的秘密基地来到这里,到底在寻找什么?你的身后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

  我将鬼目的视野扩大到最大范围,果然,在不远的地方还有另一个人影。那个人是谁?他与垠树是什么关系?垠树在此处寻找的,就是那个人吗?

  我将力量全部注入鬼目之中,向那个人影的方向看去。在看清那张脸的一刹那,我终于没能忍住心中的震惊,发出了一声惊呼。

  “坤少!”

  是的,那个人影,正是我的大学室友,也是我曾经最好的哥们儿——坤少。

  为什么那个曾为我挺身而出打跑骗子,那个曾与我住在同一屋檐下,那个我心中最优秀的坤少,此刻会在这里?我记得妈妈之前在梦渊中说过,坤少是她手下的魔族,本应前来咸阳找我,后来却断了联络。

  坤少他现在还在按照妈妈的意思,四处搜寻我的下落吗?难道是因为神族毁掉了我的手机,所以他没法联系上我,于是这两天一直留在咸阳等待我的消息?若是这样,此刻他又为何会与垠树同时出现在这个废弃的砖厂?

  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了,几乎无可辩驳。垠树,果然是来这里与魔族接头的。他果然是为了获取强大的力量,甘愿将灵魂出卖给魔王。而坤少,应该就是垠树与魔族接头的线人。垠树深夜擅自离开岗位,前往秘密地点与魔族会面,已是证据确凿。

  秦宛钟见我发声,立马用手死死堵住了我的嘴,见我冷静了下来,才将手放开。

  “我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正是垠树,而另一个是曾经伪装成我的朋友,潜伏在我身边的魔族。”我用最低的音量说道。

  秦宛钟将我放到了地上,面色凝重道:“不用小声说话了。你刚刚发出的那声惊叫已经彻底暴露了我们,做好战斗的准备和觉悟吧。”

  我慌忙站起身来,果然,此刻从鬼目中能看到,垠树现在正朝着我们这边跑来,显然是听到了我刚刚发出的声音。

  没想到战斗会来得这么快,我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右手之上,唤起了归尘之力,准备迎接随时到来的拼杀。这份归尘的力量,一旦用出,便会对承受者的生命造成无可逆转的巨大伤害。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能有更加温和的战斗方式,因为我此刻的两个对手,无论是垠树还是坤少,都不是我真正想伤害的人。

  然而,我能够用来保护自己的力量,也只有归尘这一种而已。如果真到了以命相搏的时刻,无论对手是谁,我想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动用归尘之力将其击杀。

  垠树离我们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近,这是我拥有力量以来第一次在蝶魇之外的实战,全身上下紧张无比,甚至能感觉到心脏几乎要跳到嗓子眼。

  在垠树离我和秦宛钟藏身的厂房不到十米之时,我正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行动,秦宛钟却已忽地如一只猛兽一般果断冲了出去。见此状,我也立刻急奔而出。刚到外面,却只见秦宛钟已将垠树按倒在地,双脚踩住他的双手,左手死死地掐住他的咽喉,而右手则捏成一只爪,扣在垠树心脏的位置,手上因为积聚着力量而骨节分明。这只右手,应是时刻准备着将垠树的心脏击碎吧。

  好凌厉的招式!即使对功夫武术之道并无了解,此刻我也能显而易见地看出,秦宛钟已将垠树死死地控制住,随时可以轻易地取走垠树的性命。而这一切,几乎只是发生在一瞬间。

  我迅速赶到秦宛钟身旁,将右手对准垠树,准备随时释放归尘之力。然而此刻被按倒在地的垠树,见到我与秦宛钟二人,却毫无反抗之意,只是目光平静地看着我们。反倒是一旁的黑猫见到主人被擒,竖起了全身毛发,尾巴也立了起来,恶狠狠地盯着秦宛钟。

  “垠树,你为何要背叛神族?”我走近一步,低声问道,手中的归尘之力却丝毫不敢松懈。

  秦宛钟见垠树并未反抗,便将扼住垠树咽喉的左手松开了一些,好让垠树回答我的问题,而与此同时,右手却将垠树胸口扣得更紧。

  “我不懂……咳……你的意思……”垠树终于喘过气来,艰难地说道,“我没有背叛神族。”

  “那你为何深夜擅自离开岗位,到这里来与魔族见面?”秦宛钟紧紧逼问道。

  “魔族?”垠树眼中露出一丝疑惑,那眼神看上去如此无辜,似乎不像是刻意的表演,“我只是来……咳咳……找一个人……”

  “谁?”我和秦宛钟一同问道。

  “夏夜,”垠树看着我,说道,“我在找那个女孩……我和你说过的,很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一个神族的女孩……我的蝙蝠告诉我,它在这里看到了那个女孩,所以我就不顾一切地赶来了,因为我害怕只要一错过,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了……”

  听完垠树的话我微微一愣。是的,我想起来了。七派联会的那天晚上,垠树的确告诉过我,很多年前,他认识了一位神族的女孩。后来那个女孩被派去协助降魔家族,便再也不曾与垠树见过面。

  而垠树,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请求他的动物朋友们帮他寻找那个神族的女孩。那个女孩,应是垠树心中深爱之人,也是垠树无论身在何处,都始终会感到寂寞的原因。

  难道……难道垠树深夜擅自离开,真的只是因为蝙蝠帮他找到了关于那个女孩的线索,所以不顾一切前来寻找?可是,这里并没有那个女孩的踪影,有的只是身为魔族的坤少。只是巧合吗?还是说,垠树早已想好了计划暴露时的说辞,刚刚所说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

  如果垠树真的是潜伏在神族的内奸,连荆歌都未曾察觉,那么他的演技与谋略应该都是一流的,甚至关于那个神族女孩的一切,可能都只是他提前备好的谎言,用以日后消除嫌疑。想想我的姥姥和妈妈吧,自认为还算聪明的我,竟然二十多年里都从未觉察出她们的异样,从未怀疑过她们有着非同寻常的身份。如果垠树早已与魔族勾结,或许也同她们一样,深谙伪装与潜伏之道。

  就在这时,秦宛钟扼住垠树的左手却又微微松开了一分,低声对我道:“夏夜,你刚刚说看到了两个人,可我却感应到了三个不同的气息,而且其中有一个似乎的确是女性。你能否用你的能力再查看一遍?”

  我点点头,然而刚开启鬼目,却突然感应到一股强烈的杀气袭来。那个方向是……坤少!?从坤少那里有一道杀气正迅速逼近,我凝神一看,那竟是五块红色的砖头,以子弹般的速度向我们这边飞来。

  “小心!”我惊恐地大喊一声。

  秦宛钟明显也察觉到了危险,危急关头只好放开了身下的垠树,纵身跃起,躲开了四块显然是瞄准了她的砖块。

  我正不知该如何自我防御,鬼目中却发现这最后面的第五块砖并不是冲我而来,而是瞄准了垠树的心脏。

  坤少,他居然要杀死垠树!?为什么……如果坤少是与垠树接头的魔族线人,他为何要对垠树下这样的死手?难道是因为看到了我和秦宛钟,担心魔族的情报被泄露,故而打算杀死垠树灭口吗?

  怎么办?那飞来的砖头速度实在太快,即使是小雯的身体,也不可能在一瞬间将倒在地上的垠树推开。而秦宛钟此时跃在空中,更不可能迅速回到地面将垠树挪走。

  到底该怎么办……要如何才能救垠树?我的归尘之力只有摧毁生命的力量,却没有保护之力。难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垠树死在这里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