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我想见秦异首领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355 2017.05.27 01:00

  在确认走廊和楼梯间都没有摄像头之后,我便一路大摇大摆地朝着一楼走去。正当我得意地爬上楼梯来到一楼之时,突然之间,随着“叮咚”一声响,一楼电梯的门竟然打开了。

  糟了……刚刚大意了,只是用鬼目查看了一下地下一层和一楼的情况,却忘记顺着电梯井去查看电梯里是否有人了……这栋招待所的大楼一共有十好几层,电梯井的深度已经超出了目前鬼目的观察范围,加之现在还是凌晨深夜,所以我一时对电梯放松了戒备。

  趁着电梯门还没有完全打开,我迅速退身,躲到了楼梯间,屏住了呼吸,等待着电梯里的人离开。我将手按在胸前,试图将心跳声也压下去一些。应该没问题,刚刚电梯只是开了一条缝,我就躲了过来。除非电梯里的人站在电梯的最角落里,否则刚刚那个角度,从缝中应该是不会看到我的。

  为什么这么深的夜里,还会有人在这里出入?七派联会不是昨天就已经结束了吗?

  正想到这里,一袭青色的身影忽地掠到了我的面前。我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一只手已经不由分说地扼住了我的咽喉,让我无法呼吸。

  “是谁?”面前扼住我脖子的女子目露凶光,狠狠地盯着我。片刻后,那只手缓缓松开,我与眼前人同时露出惊讶的神情。

  “秦宛钟?”我脱口道。是的,青色的袄裙,素淡的容妆,盘在脑后的乌黑长发,面前这人正是秦异的侄女儿——秦宛钟。

  “楚小雯?”秦宛钟也是脱口而出,片刻后却又摇摇头道,“不不不,你是神魔之子,夏夜?”

  听到秦宛钟这个称呼我不由心头一惊。她知道了!?秦宛钟她怎么会知道我是神魔之子?之前在术纹石那里,她先是叫我楚小雯,后来称我为堕天使,现在却又为何突然便能说出我的真名?

  我脑中飞快地思索着,看来结论已经非常明显,那就是荆歌已经把关于我的事情告诉了秦派。荆歌极有可能利用神魔之子的情报,与秦派交换了关于“通天计划”的情报。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没有能用作与秦异谈判交换情报的筹码了。这样的话,即使我能见到秦异,可能我也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矶茹大人那边吗?”秦宛钟手上的力道虽然松开了一些,让我能够正常呼吸说话,手指却依然锁在我脖子上,筋络骨节之间暗藏着杀机,防范着我可能出现的任何动作。

  “我……我想见秦异首领。”被秦宛钟突然而来的袭击吓坏了的我,此时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好这样说道。

  我记得荆歌说过,知道他的身份的人寥寥无几,所以秦宛钟只以为我在矶茹那边,却不知我其实在荆歌那里。既然如此,此时就算我声称是来找荆歌汇报垠树突然离开一事,她也并不知道荆歌为何人。因此,我也只能将计就计,坦白此次是来见秦异的。

  “你见我大伯做什么?”听到我的回答,秦宛钟将手收回,敌意也收敛了几分。

  “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他。”我摸了摸刚刚被秦宛钟掐得生疼的脖子,心有余悸地说道,“比起神族,我觉得秦异首领似乎更值得信赖。我想见他,和他聊聊。”

  “好,我可以带你去见秦异首领。”秦宛钟回答得很干脆,“大伯他深夜将秦派召集起来,正是为了向大家转达神族刚刚透露给秦派的关于神魔之子的情报。没想到这么快,神魔之子就亲自找上门来了。”

  说完,秦宛钟便领着我转身向电梯走去。进入电梯之后,秦宛钟将手指按在了一个像是指纹识别器一样的小窗口上扫了一下,然后按下了五楼。

  我快速扫视了一眼电梯的楼层按钮,地下最多只有地下一层,而我记得之前矶茹带我去荆歌那里时,分明从二楼往下过了很久才到。论方位的话,矶茹带我乘坐的也不是这个电梯,而是在相反的方向。这说明,这个招待所中,电梯应有好几处,而能够到达神族秘密基地的电梯,却只有特定的一处。

  电梯缓缓上行,我看着一言不发的秦宛钟,小心地问道:“刚刚我躲进楼梯间时,电梯的门明明只打开了一点点,从里面应该不可能看到我才对。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秦宛钟依然没有看我,只是冷冷道:“我们秦派降魔之道,乃将人体自身力量与感官开发至极限。就算看不到你,你的声音与气味却早已暴露了你的行踪。所以,在秦派的地方,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捏了把冷汗。是的,我记得齐杏儿在火车上时告诉过我,降魔师每个派别的术法都自成风格,楚派借助神族之力,齐派借助人类先祖之力,韩派借助自然五行之力,赵派精通营造、冶炼、工匠之道,而秦派,则是开发人类自身之力。

  没想到,秦派的术法,居然能把人类的感官也进行提升,仅仅靠声音和气味便能察觉我的所在。之前我还天真地以为只要凭借鬼目的力量,便无人能够发现我的行踪。现在想来,还好我没有离开这栋招待所,否则如果在外面被不知道我身份的秦派发现,想必会陷入更大的麻烦。

  电梯门在五楼打开,我随秦宛钟一同走出。招待所的五楼,看上去与普通的宾馆酒店却也并无不同。每个房间的金属大门上,都写着数字的编号。秦宛钟带着我从501一路走到了512号房间,然后在房间门口停下了脚步,轻轻敲了敲门,把头靠近门边低声道:“首领,我是秦宛钟。神魔之子夏夜求见。”

  没有反应,门内也没有任何声音。现在已经这么晚了,难道秦异已经休息了吗?我正欲开启鬼目往屋里探个究竟,房间的门却突然开了。站在门内的人,正是秦异。

  只见秦异身着黑色绒袄,双肩宽厚,一头长发遮住脖颈,夹着些许白发的双鬓垂在胸前,颚下胡须略有半寸长。虽然曾在和氏璧中见过主持着七派联会的秦异,然而第一次近距离站在秦异面前,我竟被这个中年男子摄人心魄的霸道气场所震撼。

  如果说,雷墨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将军”,荆歌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先知”,那么秦异的这种气质,又该如何形容呢?我脑中首先浮现的是“侠客”二字,不过转念一想,侠客大多是孤独的,而秦异身为一派之首,即便自己特立独行,想必身后也有着一众的追随者吧。如果是这样,最符合秦异气质的词语,非“枭雄”二字莫属。

  我怔怔地站在门外,看着眼前这位目光如炬的中年男子。这个人,便是荆歌口中那个聪慧过人,特立独行,甚至敢对神族说不的秦异吗?这个人,便是身为秦派首领的S级降魔师,人类之中顶尖的高手与强者吗?果然名不虚传!这样的容貌与体格,眼神中所折射出的霸气,即使素未谋面,第一眼也能看出此人绝非等闲之辈。这个人,或许真的值得我信赖。

  “进来吧。”秦异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们一眼,用低沉浑厚的声音说道,将房门完全打开。待我与秦宛钟进入了房间,秦异反手将门锁上。

  进门之后,走过一条狭长的走廊,便是客厅。客厅的最里面,还有一条过道,边上有另外几扇房门。客厅里陈设非常简单,桌椅茶几沙发而已,唯一的不寻常之处,便是所有的墙壁上都贴着符纸。这些符纸,有几张上面画着花朵形状的符文,与我之前来咸阳的火车上,韩助贴在卧铺包间的符纸甚是相像。想必这些符纸,也是用来将屋内的声音与外界隔断的吧。

  “宛钟,你先在这里休息等候。”秦异指着客厅的沙发,对秦宛钟说道,然后又看着我,道,“神魔之子,请你随我过来。”

  说罢,秦异便向客厅另一头的房间走去。我立马跟了过去,但心里却有些忐忑。我与秦异也算是初次见面,然而秦异却连一句寒暄也没有,仿佛我的到来是理所当然一般,这无论如何都让我感觉很奇怪。同时,我心里也在担心,一会儿我该如何与秦异交涉?我能给他什么情报?我又应该问他些什么问题?他会告诉我关于“通天计划”的细节吗?这次会面之后,我能否全身而退,在荆歌返回之前,回到神族的秘密基地?

  秦异打开了过道里的一扇房门,示意我进去。我进门后,才发现这并不是一个房间,而是昏暗狭窄的另一节过道,而过道的那头又是另外一扇门。秦异进门后,反手将身后的门锁上,贴上了一道符纸。

  此时的我心中更加不安。秦异究竟是怎样的人,说来我也并不了解,只是凭借通过和氏璧在联会上看到的一切进行猜测而已。为什么秦异要将秦宛钟留在外面,单独让我进屋?为何还要特意贴上符纸?有什么事情是连秦宛钟都不能听见的吗?他会不会翻脸将我扣作人质,用来作为和神族谈判的筹码?此时的我虽已掌握鬼目与归尘之术,可是在秦异这种级别的降魔师面前,却也定是毫无防身之力。

  心下正紧张着,秦异已走到了过道的另一头,将那一侧的门打开,示意我进去。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却见里面竟是一个比外边客厅还要宽大的房间。房间里布置得格外精美,地上铺着松软的地毯,墙壁上装饰着颇有格调的壁纸,头顶的水晶吊灯将房间照得格外明亮。

  在房间的正中央,是一张宽阔的红木会议桌,桌旁围坐着四人,同时向我这边看来。当我看到这四个人时,却站在那里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因为,这四个人里,矶茹与荆歌也在其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