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神魔之子的力量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724 2017.05.19 09:01

  看到我恍然大悟的神情,荆歌又接着说道:“根据我们从神族的远古卷轴中所解读出的情报,要想解封神魔之子的力量,唯一的方法,便是将神族的力量与魔族的力量同时作用于神魔之子。这两份力量中,若是神族的力量更强,便会解封神系的力量;若是魔族的力量更强,便会解封魔系的力量。”

  “在你到来之前,我自己也并不明白,所谓的两种力量同时作用,究竟是什么含义,具体又该如何操作。没想到,你来到这里之时,神与魔的力量却都已经解封了。夏夜,聪慧如你,能够猜到你的力量是何时解封的吗?”

  “神族的力量与魔族的力量同时作用……”听完荆歌的提问,我低声重复着这句话,开始努力地回忆这几天以来的遭遇。这三天的时间里,究竟是什么时候,两种力量同时作用在了我的身上,将我神魔之子的力量解封?

  我搜索着记忆中的画面,一幕幕场景在脑海里不断重现:矶茹射出的光缎、术纹石上羽毛的幻影、韩助手中的火焰、小雯家中的油画、隐遁不见的身体、贯穿姥姥胸口的银色箭矢、在空中飞舞的黑龙……

  “我知道了!”回忆终于定格到了那一幕,我激动地站起身来,“我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在姥姥的血封空间里,雷墨使用了天神结界与时间回溯。血封空间是魔族的力量,而天神结界与时间回溯是神族的力量,两种力量在那时同时作用于我。而姥姥身为魔王,力量要强于雷墨,所以便解封了我的魔系力量。”

  “而且,解封的时间与我第一次使用‘鬼目’的时间也十分接近。我记得在我逃出血封空间时,我回头看了一眼,却看到了远超普通人类视距范围之外的战斗现场的细节,那时的我,其实便已无意间使用了‘鬼目’的能力。我说的对吗?”

  “啪——啪——啪——”荆歌微笑着看着我,连鼓了三下掌,赞许道:“很好,你果然很聪明。是的,你的魔系力量正是在那个时候解封的。”

  “那我神系的力量呢?”我接着问道,“第一次预知梦,出现在三天前收到妈妈短信的那个晚上。那个时候我还远在重庆,就已经使用了‘梦乩’的力量。也就是说,早在那之前,我神系的力量便已经解封了,对吗?”

  “没错,”荆歌点点头,道,“你神系的力量一定是在那晚之前解封的。不过从你刚刚回忆的这几天的遭遇中,我也无法告诉你,你的神系力量究竟是如何解封的。这个问题,只有你自己能够回答。你可能需要回顾从你出生到现在所经历过的一切,才能找到这个答案。一定在某个时刻,在你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神族的力量与魔族的力量同时作用在了你的身上,并且神族的力量要强于魔族的力量。”

  “不过,你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的这么多年里,你的身边潜伏着众多的神族与魔族,所以即使在你不知情的时候力量被解封,也并不算奇怪。”

  “夏夜,”荆歌顿了顿,继续说道,“除了你从父亲和母亲那里继承得到的力量之外,根据神族从远古卷轴里破解出的信息,你还拥有两种神魔之子特有的力量。而这两种力量,是任何神族与魔族都不具备的。”

  听到这句话,我一下紧张激动起来,迫不及待地问道:“什么特有的力量?”

  “第一种力量,叫做‘不朽’。”荆歌解释道,“神魔之子的灵魂,一旦诞生,便不会随着肉体的消亡而毁灭。所以即使你被杀死,你也会转世重生,并且带着一部分前世的记忆。这种‘不朽’的力量是你与生俱来的,不需要外界的触发。”

  不朽……我想起来了!姥姥也曾提过这个词!在血封空间里的时候,姥姥说过,正是因为我有“不朽”的力量,所以她必须亲自吞噬我的灵魂,只有那样才能将我彻底消灭。只是,印象中姥姥好像还说过,魔王的力量也是永生不灭的。既然如此,荆歌为何说“不朽”是神魔之子特有的力量呢?

  “荆歌大人,”我寻思着问道,“我记得姥姥好像说过,魔王的力量也可以永生不灭,这与我的‘不朽’有何不同?”

  “问得好!”荆歌点头道,“对于普通的神魔而言,只要肉身被毁灭,便会彻底地死去,这点本质上与人类无异。但是强大的神族与魔族,只要力量没有被完全消灭,便可以从残余的力量中复生。而完成复生所需要的最少的力量,被称为‘魄散临界点’。力量越强大者,‘魄散临界点’便越小,也就越难以被彻底消灭。魔王、圣殿中的主神、魔族左右护法以及包括我在内的神族六翼大天使,都拥有着这样的能力。”

  “由于‘魄散临界点’的存在,即使神族与降魔家族的力量联合起来,也难以消灭魔王。此外,魔王的力量还有一种极为特殊的属性,那就是可以转移。就算将魔王的力量击溃到了‘魄散临界点’以下,魔王也可以将自己的力量传承给事先选定的下一任魔王,而这份力量会在新的魔王身上慢慢复苏。因此,从理论上来讲,魔王的力量可以永远地存在下去,所谓永生不灭,而这也是魔族最难对付的一点。”

  “相比之下,神魔之子的‘不朽’则完全不同。即使神魔之子的肉身与力量都被彻底毁灭了,神魔之子的灵魂却依然能够保存下来,直至带着记忆转世重生,并获得新的力量。”

  “如果是这样,”我有些不解,“那为何我的父亲和雷墨会阵亡?他们身为六翼大天使,难道不应该拥有从残余的力量中复生的能力吗?”

  “这便是魔王的可怕之处。”荆歌脸上闪过一丝严肃的神情,道,“魔王拥有一种被称为‘熵噬’的力量,能够将对方的全部力量连同灵魂完全地吞噬掉。所以,无论是六翼大天使,还是拥有‘不朽’之力的神魔之子,都无法逃过魔王的‘熵噬’。”

  “所以,姥姥知道我是神魔之子之后,并没有直接派手下来杀我,而是设下计谋骗我回去。如果我被杀死,因为神魔之子特有的‘不朽’之力,我的灵魂会转世成为另一个人,那样魔族反而会更难找到我。所以,只有我回到了姥姥身边,她才能亲手使用‘熵噬’的力量,将神魔之子的存在彻底铲除,对吗?”我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妈妈当初让我回到襄阳的原因。

  荆歌看着我,点了点头。

  “不过有一点我依然不明白。”我继续问道,“如果姥姥的‘熵噬’之力能够如此轻松地将我铲除,她为何还会畏惧神魔之子?即便我拥有‘不朽’的力量又如何?除了能够活得更久之外,并不会对魔族造成任何实质上的威胁。”

  “魔王之所以畏惧神魔之子,”荆歌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说道,“那是因为,神魔之子还拥有着第二种特有的力量——桑蜉海释。”

  “桑蜉海释……那又是什么?”我在心中默念着这四个字,隐隐觉得这是一种了不得的力量。

  荆歌这时却摇了摇头:“从远古卷轴中破解出的情报里,并没有关于这种力量的任何描述,也没有说明要如何才能解封这种力量。情报中只是预言道,神魔之子将会用‘桑蜉海释’的力量拯救神族。”

  “对了,”说到这里,荆歌突然看着我,语气有些严肃地问道,“夏夜,你昨天是不是说,魔王她曾亲口提到过‘不朽’这两个字?”

  “确实如此。”我点点头。

  荆歌看着我,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表情,道:“昨天我与主神联络过,并获悉,知道神魔之子‘不朽’的力量的,除了主神之外,只有六位六翼大天使。任何参与‘伺君计划’的其他神族与降魔家族,都是不被允许知道‘不朽’的秘密的。如果是这样,你觉得魔王她为什么会知道神魔之子拥有‘不朽’的力量?”

  我沉思片刻,心中微微一惊,有些不安地说道:“你是说,那个神族的内奸,是我的父亲,或者雷墨?”

  荆歌摇头道:“那如果我告诉你,六翼大天使不可能背叛神族呢?”

  我看着荆歌诡异的神情,后背微微渗出了冷汗,然而思索了一阵,却依然捉摸不透他的意思:“我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看着我紧张的样子,荆歌笑了笑,说道:“我并没有问你内奸是谁,你也不用紧张。我只是想看看,你我会不会想到一起去。而我真正想说的是,我猜测,魔族的那份远古卷轴中,也记载了关于神魔之子的事情,而且其中可能刚好包含着神族卷轴中所缺失的部分。正是因此,魔族或许早在那个内奸出现之前,就已经对神魔之子有了一定的了解。”

  “就算那样,又如何呢?”我问道。

  “如果是那样的话,”荆歌顿了顿,道,“或许唯一能破解‘桑蜉海释’的秘密的方法,便是将神魔两族的卷轴合并在一起。”

  “那魔族的卷轴在哪里?”我一下好奇起来,追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窃取?”

  “应该毫无可能。”荆歌道,“魔族的远古卷轴在魔王的手上,应该只有魔王和她的亲信才知道在哪里。”

  “那就没办法了……”我轻轻叹了口气。

  不过,虽然口头这样说着,但我心里却生出了一个念头。真的毫无可能吗?如果真的像荆歌说的那样,只有魔王的亲信才知道魔族的远古卷轴在哪里,那妈妈她或许会知道!

  是的,我并没有向荆歌坦白我所拥有的“梦渊”的能力。如果妈妈之前在梦渊中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包括愿意为了我而与姥姥为敌,那么有没有可能,妈妈也会愿意向我透露魔族远古卷轴的所在,甚至帮助我窃取卷轴?

  虽然此时的我几乎完全不信任妈妈在梦渊中所说的一切,但是,即使是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如果妈妈她说的是真的呢?如果是那样的话,或许真的能够借助妈妈的手拿到魔族的卷轴,然后解封“桑蜉海释”的力量。

  “不过,现在这些对你来说还都为时尚早。”荆歌又说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对你进行最基础的训练,让你学会控制自己已经拥有的力量。在你能够控制自己的力量之前,即使解封了更加强大的力量,你也无法自如地使用,反而甚至可能会像‘归尘’一样,反噬你自身。”

  “荆歌大人,”荆歌正要起身,我打断道,“在训练开始之前,我想我还有一个问题。”

  “请讲。”

  我低头沉思片刻,道:“这些天里,我们反复说起各种力量——神族的力量,魔族的力量,降魔家族的力量,还有秦异说过要借助的混沌界的力量。只是我不太明白,力量,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