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秦始皇陵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566 2017.06.18 07:00

  偌大的铁门上,除了这五个篆体大字,以及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两道门柄之外,没有任何的装饰,只是冰冷的铁板一块,甚至连锁孔和门钉都没有。而就是这样一道极其简陋的铁门,居然便是秦始皇陵的大门。一生穷尽荣华富贵的秦始皇,陵墓的大门竟显得如此寒酸,这与我之前在脑海中设想过的各种华丽场景截然不同。

  看到了我们一行人的表情,秦宛钟上前一步,双手握住了铁门一侧的古铜色门柄,淡然开口道:“你们没有看错,这道铁门的后面,便是真正的秦始皇陵。地图上那个为外界所知的秦始皇陵,不过是安放随葬品的地方而已。秦始皇的棺木和尸身,是不会存放在那么高调奢华的地方的,否则必定会世代遭受盗墓贼的侵扰。”

  “不过,即使是这个真正的秘密陵墓,也早在几千年前,便已被降魔家族据为己有,用作秘密的研究基地。可怜秦始皇,即使是死后,也没有一个安息之所。”

  话毕,只见秦宛钟沉下了身子,握住门柄的双手猛地发力,那厚重的铁门便极其缓慢地移动了起来,一点一点向外打开。与此同时,脚下的地面似乎也随着那道铁门一起,急促而微弱地震动了起来,耳边甚至能听到“嗡嗡嗡”的阵阵声响。

  见此状,我也连忙走上前去,双手抓住了另一侧的门柄,咬牙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狠命去拉那道铁门。然而,无论我怎样用力,那铁门却如同焊死在了脚下的地面上一般,根本纹丝不动。

  “别费力气了。”秦宛钟此时额头渗出了汗珠,喘着粗气道,“皇陵铁门几十吨重,连我也必须借助术法,并动用全部的力量才能勉强打开。像你这般柔弱的身子骨,又怎能奈何得了?”

  “几十吨重!”这次不仅是我,连齐杏儿和垠树也纷纷面露惊讶之色。这样重的铁门,此刻已被秦宛钟拉开了一道口子,那口子的大小勉强足够钻进去一个人。

  “这皇陵铁门如此之重,岂不是每次出入都十分不方便?”我不由好奇问道。

  “没什么不方便的。在我们秦派,C级以及以上的降魔师都可以进出自如。这道铁门的作用,正是为了阻止那些力量弱小之人擅自进入皇陵。”一边说着,秦宛钟已从门缝中钻了进去。

  秦宛钟进去后,我也随韩助等人一一进入到了门内,心下悻悻。原来这样的一道铁门,居然有着这样的重量。怪不得我无论怎么用力,铁门都不动一丝一毫。然而,看上去身材瘦弱的秦宛钟,竟然能够轻描淡写地将这样的一道门给打开。由此可见,秦派的术法果然厉害了得!

  进入了铁门之后,此时出现在门内的景象,也与我之前所想完全不同。我想象过皇陵的地牢会是什么样子。大概会是电影里,游戏里,或是动画里那样,遍地牢笼尸骨,如迷宫一般,每一块砖里都暗藏着机关陷阱,每一个角落里都埋藏着价值连城的宝物。

  可是,想象中的一百种样子里,却没有一种会是眼前这样——这里分明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厅而已,看上去如同一个废弃车站或是博物馆。大厅中间空空如也,长几百米,两侧是各种通道,以及一排大门紧锁的房间。如果我一觉从这里醒来,我绝不会相信自己是在秦始皇陵之中,只会觉得自己身处一座普通的大型建筑里。

  视野范围内唯一的违和之处,是大厅角落里和墙壁上点着一盏盏风格古朴的油灯,让这里看上去没有经过现代化的改造。想来这里大概也和荆歌的神族地下基地一样,没有供电,所以只能靠燃烧来照明吧。

  然而,当我带着好奇向墙边靠了过去,走近油灯仔细一看,这才发现灯内竟然没有火焰,而是立着一粒鹌鹑蛋大小的圆石。油灯的光线正是从这石头中发出,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里便是秦始皇陵的第一层。”秦宛钟一边解释着,一边带着大家向着大厅里面另一头走去,“秦始皇陵的内部是一个阶梯的形状,每一层的最内侧,都有通往下一层入口的楼梯。皇陵里遍布着火灵石,这些火灵石能够吸收非攻之阵所辐射出的能量,为这地底深处提供世代不竭的光照。”

  “我们现在所在的这第一层,是秦派的秘密集会场所。同时,这里也有数量众多的研究室、锻造室和训练场。因为整个秦始皇陵都在非攻之阵的作用之下,任何不洁的力量在这里都会被压制住,所以,赵派常年会派人前来,利用这里的锻造室,打造别处无法造出的武器。”

  听到这话,我朝秦宛钟腰间的配剑看去,不由问道:“那这把赤霄剑呢?这把剑,也是在这皇陵中锻造出来的吗?”

  “没错。”秦宛钟点点头道,“赤霄剑中藏有白蛇的力量,那种力量过于邪异,汉高祖之后便无人能驭。秦派获得赤霄剑之后,便将赤霄剑带到皇陵之中,在赵派的帮助下,将白蛇的力量封印在了剑中。而只有被赤霄剑所认可的主人,才有资格解封这种力量,并为己所用。”

  “只不过,剑中白蛇力量过于强大,并非皇陵第一层的非攻之阵所能压制。而皇陵更深处的第五层,其布局与功能都与这第一层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便是那里更接近非攻之阵的中心,所以力量也更为强大。赤霄剑中的白蛇,正是在第五层完成的封印。”

  众人说话交谈间,我四顾打量着这皇陵第一层的大厅。头顶的天花板上雕刻着复杂的图案,那些图案乍一看杂乱无章,如孩童随手涂鸦,各种直线、曲线、折线以及歪曲的几何图形混杂在一起,毫无章法和美感可言。然而仔细看去,图案中的那种无序却绝非随手便能画出,其分布似乎遵循着某种奇特的规律,简直如同是一种精心设计出的混乱。

  大厅四周的房间全都大门紧闭,里面一片漆黑,房间之间的那些通道也都通向没有光的地方。为了看清那些通道通往哪里,我试着开启鬼目。然而,鬼目的力量,此刻居然如同被生生从我体内剥离出来了一般,竟完全感受不到。

  这……难道是因为非攻之阵的压制吗?可是,秦宛钟明明说过,非攻之阵已经被混沌之王所破坏。为何此刻却能让我无法使用鬼目?

  “非攻之阵的力量好像还在。”我低声对众人道,“并且,那力量,似乎正在压制我体内魔族的那一部分。”

  “料想也是如此。”秦宛钟并没有否认,而是解释道,“尽管非攻之阵遭到了混沌之王的破坏,但其作用并没有完全消失,只是被严重地削弱了。非攻之阵的核心,是皇陵第九层中七派先代首领的石像。混沌之王破坏了七座石像中的一座,非攻之阵便随之破解。但是,剩下的六座石像,依然会继续压制皇陵之中魔族的力量。只是这种压制作用会变得微弱很多,对于高阶位的魔族来说,几乎不痛不痒。所以,混沌之王也不屑于再继续摧毁剩下的石像。”

  秦宛钟说完之时,我们已经来到了大厅的尽头。此时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像是地铁站入口一样的宽大石门。石门内是一道漫长的楼梯,一直向下延伸,通向看不见底的深处。

  我们随着秦宛钟一同顺着楼梯下行,一路上隐隐有一种神奇的感觉,仿佛自己正在从泳池的浅水区走向深水区,一种看不见的液体缓缓漫过腰间,接着漫过胸口,直至将整个人淹没。这样的感觉稍纵即逝,十分微妙,却好几次反复的出现。

  脚下楼梯的台阶并不高,一级大概只有十多厘米,走起来不算费劲。然而走了好几百级之后,前面依然看不见尽头,让人有一种自己从来就没有移动过的错觉。只有当我回过头去看来时的路,才能确认自己正在远离上方的皇陵第一层。

  我们一直向下走了快有上千级的台阶,才终于从楼梯另一侧的石门走了出来。

  此时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景象,与皇陵的第一层完全不同,反倒更像是真正的地牢——到处都是巨大的金属牢笼,简直就像动物园一样。形状各异的笼子里,散落着锈迹斑斑的铁链,偶尔还有几支黑色的铁钉。地上时不时能够看到大滩的血痕,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腐烂的臭味。

  “这里便是皇陵第二层。”秦宛钟道,“这里被用来囚禁低阶兽系魔族。”

  “囚禁?”我有些不解,“这里不是已经有非攻之阵了吗?为什么还需要这些牢笼和铁链来囚禁?”

  “非攻之阵只能削弱魔族的力量,但不能限制他们的行动。”秦宛钟解释道,“即便失去了力量,魔族也能如普通的人类和动物一般行动,所以还必须以物理的方法来进行囚禁。”

  “把这些魔族囚禁起来,只是为了用来研究吗?”我又问道。

  “除了研究之外,还可以用来进行蝶魇的训练。”秦宛钟答道。

  “蝶魇?”听到这个熟悉的名词,我满眼疑惑地问道,“你是说,降魔师开展训练时所使用的那个术法吗?那个训练,跟囚禁魔族有什么关系?”

  “只有将魔族囚禁起来后,我们才能将阎罗钉刺入他们的脑中。”秦宛钟指着身旁的笼子里散落在地上的黑色铁钉,说道,“阎罗钉使得魔族的大脑与蝶魇相连通,能够将魔族的意念投射到降魔师的梦境之中,从而展开训练。这,便是蝶魇训练法的基本原理。”

  “蝶魇中的魔族……竟然是真正的魔族?”听到这个解释,我不由全身一个寒颤。

  原来,之前在训练中与我战斗的魔族,竟然不是梦境中虚幻的存在,而是身体被囚禁在皇陵之中的真实个体,只是意念被投射到了我的梦境之中。

  秦宛钟看着我,点了点头:“蝶魇的力量,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凭空在梦境中模拟出真实的魔族。所以,必须要连接到魔族的大脑,才能展开训练。通常情况下,在训练结束后,魔族在蝶魇中的记忆会被清空,不会对下一次的训练产生任何影响。”

  “不过,也有降魔师为了精进自己的力量,在每次训练结束后,选择保留魔族在蝶魇中的记忆。这样一来,下一次训练时,降魔师和魔族都会比先前更加了解对方的能力,从而同时在蝶魇中成长和变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