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漩涡与意识海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482 2017.07.16 07:00

  “链接的入口,就在这里。”

  神魔先祖话音刚落,头顶那白色漩涡之中,突然传来一股强大的引力,将我的灵魂从身体中抽离。

  只是一瞬间,我便感觉自己周身轻盈无比,没有了触觉,也感受不到疼痛,只觉自己正向着空中漩涡的中心飘升而去。回头看时,却见自己的身体倒在了脚下的大地之上。秦宛钟和妈妈奔了过去,将那里的那个我扶住。

  天空中的白色漩涡离我越来越近,脚下的大地越来越远。这时,耳边隐隐响起了一阵微弱而尖锐的蜂鸣声,我感觉整个灵魂都在以一种极高的频率震颤着。

  与旋涡相接触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吸入龙卷风中的一片残叶一般,眼前的一切疯狂地旋转起来。天与地扭曲成一道道螺旋,如同黑色的咖啡与白色的牛奶混在一起急速搅拌,最后化作浑然一片。

  过了不知多久,震动和旋转的感觉似乎都消失了。眼前这浑然的一片也慢慢暗去,化作彻底的黑。

  我的灵魂就这样,在这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漂浮着,如同在最深的梦境之中。

  这里,便是人间界与混沌界之间的链接吗?为什么,在这里完全感觉不到时间,也完全感觉不到空间?

  秦异的意识海在哪里?我该如何去寻找?链接中的这片时空到底有多大?是如宇宙般浩瀚,还是如尘埃般狭小?

  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三分钟过去,眼前依旧是无尽的黑暗。我不再去默数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只是这样静静地等。

  我多么希望此刻自己能够沉睡。那样的话,一觉醒来之时,或许已经到达了我该去的地方。可是我却偏偏如此清醒,清醒地等待着,等待着,等待着……

  等待着……

  在这片黑暗之中,已经,过去很久了吧……是不是快有一个月了?不知道,在这里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或许,距离来到这里,只有不到十天?或许只有一天?甚至可能只是过去了几个钟头而已?

  没有参照和对比,在这样的黑暗之中,真的是一年如一日,一日如一年。

  再这样漫无止境地等待下去,会不会,等我见到秦异的时候,我已经忘了他是谁,而我自己,又是谁……

  光!有光!

  终于,漫无边际的黑暗里,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亮点。那个亮点仿佛就在身前不远处,可是等我伸出手试图去抓住它,才发现那个亮点其实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亮点在视野中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折转成了一个半圆,最后竟又回到了起点,画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形。

  那是什么?星星吗?星星怎么会这么快,仅仅几秒钟内,便沿着自己的轨道走过了一圈?

  不久后,又一个亮点在视野中出现,和先前那个亮点同步旋转着,画成了两个同心圆。

  很快,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亮点纷纷出现。黑暗之中,瞬间变得繁星点点,共同绕着同一个中心旋转着。眼前此景,简直就像是……

  银河!?

  震惊之中,只见银河的中心有一颗星静止不动。我仔细凝视着那颗星,却发现那颗星竟如发酵的面团般越来越大,直到将整个银河遮蔽。

  最后,那颗星的光辉遮住了我全部的视野。这时我才明白,不是那颗星在变大,而是它正在离我越来越近,向我飞来。

  “轰——”

  那颗星将我吞噬的一瞬间,我的脑海中止不住地嗡嗡作响。我抬眼看去,却见四面八方远远近近有着无数人影,仿佛自己正同时置身于许多个交叠的世界之中。那些都是陌生的面孔,各自奔波忙碌着,各自熙熙攘攘交谈着。

  “这个早产的孩子,身体实在太过虚弱,将来不可能成为优秀的降魔师!”一个男人的声音,此时清晰地在我耳边响起。

  我顺着那说话的声音看去,只见在离我最近的地方,一男一女两个身影正在争执着什么。女人的怀里抱着一只眯缝着眼的婴儿。那婴儿,看上去好小,比普通婴儿要小太多,只比一只拳头稍大一点。就算是刚刚出生,也不该这么小……

  “可是,他是我们的孩子啊!”女人大声哭喊道,“就算他成为不了降魔师,难道他连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吗?”

  “没有!”男人斩钉截铁,语气有些不耐烦,“生在我们秦派的人,只有一种活法,那就是身为降魔师而活。如果我们的孩子无法这样地活着,那还不如现在就让我把他掐死。”

  “啪!”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打在了男人的脸上。

  “说出这样的话,你还是一个父亲么?你还是一个人么?”女人紧紧将婴儿护在怀里,歇斯底里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不过就是因为自己当年没能当上秦派首领,所以才希望孩子能替你完成心愿。我的孩子你瞧不起,你去找别的女人给你生啊!但是,你要是敢伤害我的孩子,我就让你跟他一起去死!”

  女人话音刚落,周围突然便又安静了下来。刚才眼前的种种画面,此刻仿佛瞬间蒸发一般,只剩巨大的银河在远方的黑暗之中,缓缓地旋转着。

  刚刚……那是什么?是幻觉吗?刚才那个男人,眉宇间和秦异甚是相似。他们是什么关系?

  还没来得及多想,只见又一颗星从银河的中心飞出,向着我这边飞了过来。

  “轰——”

  白色的星光再次将我淹没,空中又一次浮现出无数的身影。

  “你是说……这个孩子,已经能够使用降魔师的力量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语气中满是惊愕,“可是,他才刚刚训练了三天……而且,他还只有五岁啊……”

  我朝着这声音的方向看去,此时说话的女人,正是刚刚怀抱婴儿的女子。只是,这个女人,此刻看上去要苍老了些许。

  “没错。”另一个女人的声音答道,“连我一开始也不敢相信,直到我亲眼看见这个孩子催动内力,徒手劈开了坚硬的岩石。这个孩子,是百年一遇的奇才啊,将来定会成为顶尖的降魔师。”

  我打量着说着这番话的这个女人。此人金发如瀑,衣着华丽,精致的水晶耳环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如此尊贵高雅的面容,我一眼便认出,这正是四翼大天使矶茹。

  矶茹面前的女人听闻此言,掩面而泣:“当初那孩子早产下来,只有拳头大小,大家都说他活不长,孩子他爹更是要将他狠心丢弃。可是,我怎么能忍心抛弃他?我可是他的母亲啊!天底下,有哪个母亲能够狠心抛弃自己的孩子?”

  “当年我不顾身边所有人的反对,顶着巨大的压力,艰难地将这孩子一手带大,一路上不知吃了多少苦头,受了多少白眼。若不是后来我又有了身孕,孩子他爹真不知道会怎么为难这孩子。”

  “所以,我给这孩子取名秦异,正是希望,这孩子将来能证明自己异于常人之处,让所有人为之侧目动容。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到了。”

  听到这里,我心中不由一震。原来,那个早产的婴儿,竟然就是秦异……而那对争执的夫妇,正是秦异的亲生父母。

  因为早产,而差点被父亲丢弃,没想到秦异竟然还有着这样不为人知的过去……

  这么说来,这些画面,并不是幻觉,而是秦异的回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远处的那片银河,难道就是秦异的意识海吗?

  “呼——”

  矶茹与秦异母亲的身影突然从我眼前消失,周围的画面又黯淡了下去,银河再次在我眼中显现。不过,不知是不是错觉,此刻的银河,比刚刚看上去好像要大了一些。

  银河中心,白光亮起,又一颗星从银河中向我飞来,将我包裹其中。

  “宛玉!蓉儿!不要!”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几乎要震穿我的双耳。

  这个浑厚的嗓音,如此熟悉……这是,秦异的声音!?

  我循着声音看去,出现在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倒吸一口冷气——宽大的床上,两个女子倒在一片血泊之中,雪白的床单被染成了鲜红。两个女子的心口,都插着一柄银色的尖刀,整个胸膛都被洞穿,脸上的表情极为惊异,仿佛杀死自己的凶手,是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之人。

  两位死者中,年幼的那个女子,看上去不过十来岁。那张稚嫩的脸,虽然只是第一次见到,却给我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太像了……简直太像了……那个死去的女孩的脸,简直和秦宛钟一模一样。那个女孩,究竟是谁?

  “是……是你?”秦异的声音颤抖着再次响起,“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你……”

  我顺着两个女人的尸体看去,却见另一个身影站在不远处,手中握着的银色尖刀,和插在两位死者胸口的凶器一模一样。

  拿刀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头发已灰白,脸上布满了皱纹,然而眼神却无比邪异。仅凭那尖刀握在她手中的动作,便一眼能看出此人有着不凡的身手。

  这个女人,好像也在哪里见过……她是……

  “母亲……”秦异悲痛欲绝道,“为何要杀害我的妻子和女儿……宛玉她才十一岁,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

  突然之间,秦异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惊惧道:“不,你不是我的母亲!?你到底是谁?你对我母亲做了什么!”

  “母亲?”女人眼中露出了诡异的笑,鄙夷道,“这个称呼,我可不喜欢。上次一战,你们秦派欠了我们魔族好几条命。因此,黎娄大人特意派我来回敬你们,顺便取点降魔家族的新鲜血液,拿回去研究研究。我的名字还请你记住,我乃是黎娄大人手下的第一刺客——弥孪。”

  话音落下,弥孪的身影便骤然化作一团蓝光,从视野里消失不见,仿佛从来就未曾出现过一般。

  房间里,只剩秦异目眦欲裂地看着床上的两具尸体,独自用颤抖着的声音狠狠道:“今日之恨,我秦某人永生不会忘记。蓉儿,宛玉,我在此对天地发誓,五年之内,我当修成秦派七大绝技,问鼎秦派最强。十年之内,此仇必报,定将黎娄之头骨,祭于你们墓前。二十年内,我当带领秦派,诛遍天下魔族,还你们一个天下无魔的世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