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神族的谎言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4597 2017.05.15 01:00

  秦异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座下众人静得出奇,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台上的秦异,现场连呼吸心跳的声音都能听见。隔着和氏璧看着这一切的我吗,也在这一刻惊讶得张大了嘴,完全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一切。

  没有人会料到,秦异会在这样的场合,突然之间说出这种话。各派降魔师没有料到,神族没有料到,我也没有料到,只怕是智慧如荆歌者,也不会料到。

  降魔家族与神族,难道不是一直以来联合对抗魔族的吗?神族和楚派刚刚遭受了巨大的损失,秦异为何要在这种敏感的时候,挑起降魔家族与神族之间的对立?这个人,难道疯了吗……

  虽然荆歌说过,秦异是一个我行我素、特立独行的人,但是作为降魔家族一派之首,此刻这般幼稚鲁莽的言辞,也实在是太难以理解了。

  “放肆!”现场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颤悠悠地从座中站起,全身因愤怒而直发抖,用手指着台上的秦异怒喝道,“秦异你小子不要得意忘形!说出这种话,你可要考虑清楚后果。”

  “魏筹老头,”面对指责,秦异毫无怯色,反而是同样咄咄逼人地厉声道,“今日七派联会,我是盟主。按照降魔家族的规矩,盟主发言之时,还轮不到你来打断我说话。七派之中,当属你们魏派最忠于神族,向来对神族言听计从,说一不二。但是今天,还请你们弄清楚自己的立场。你们魏派首先是降魔家族,是人类,其次才是神族的盟友。这之间的区别,不用我明说,想必你也懂得。”

  老者依旧一脸愠怒,但听到秦异的话后却坐回了座中,不予辩驳。秦异见座下众人只是面面相觑,却无人再敢打断,便高声说道:“来自七派的各位降魔师,神族千百年来,对于神魔起源之事,一向对我们降魔家族闪烁其辞。神族不仅要求对各个级别的降魔师设置严苛的信息限制,就连各派高层,也只能单方面接受神族的口头说辞,却从未接触过神族内部的史料。”

  “神族一直告诉我们的是,除了我们人类所在的这个被称为‘人间界’的世界之外,平行时空之中还有另外两个世界,便是神族的世界与魔族的世界。人间界遭遇了来自魔族世界的入侵,神族便与人类的降魔家族结成联盟,共同抗击魔族。”

  “降魔家族世世代代接受着这个‘三世界体系’的说法,感激着不远万里从自己的世界里来到人间界,帮助人类对抗魔族的神族。同时因为神族所拥有的力量远远凌驾于人类之上,千百年来,降魔家族七派之中,从未有人质疑过神族。所有人都只是一味地信任和服从着神族的绝对领导。”

  三世界体系——秦异话中的这五个字引起了我格外的注意。是的,我记得在火车上韩助也提到过这个词。神与魔原本并不属于我们人类的世界,而是来自各自的世界。魔族自身的世界生存环境恶劣,于是才会入侵人间界。而神族担心魔族一旦占领人间界之后,势力会得到前所未有的扩充,然后一并进攻神族的世界,于是便选择与人间界的降魔家族形成共同对抗魔族的联盟。

  这样的说法,听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当时的我也能够接受。只是,有一个地方我一直无法明白,那就是,为什么魔族的力量如此强大,入侵人间界之后却并没有大肆毁灭人类,而只是像我的姥姥和妈妈一样,融入了人类的社会,伪装成普通人繁衍生息?难道仅仅只是因为畏惧神族和降魔家族的力量而已吗?

  更让人不解的是,为何身为B级降魔师的韩助,以及自称人脉广泛消息灵通的齐杏儿,对如此简单的悖论竟没有过丝毫的怀疑?他们仿佛从内心深处就接受并信仰着一种假设,那就是神族一定是善的化身,而魔族则一定是恶的化身。他们坚定地认为,降魔家族必须站在神的这一边,对神族所说的一切深信不疑。

  我隐隐觉得,秦异口中所指的神族的谎言,与这一切都有关。我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凝视着和氏璧中的现场。我有一种预感,我感觉就快要接近我想知道的真相了。

  “但是,”秦异在台上接着说道,“一个月前,我们从黎娄那里缴获的魔族文献上,可不是这样记载的。秦派在赵派的协助下,根据从魔族那里得到的资料文献破解出了大量的情报。而这些情报显示,神族与魔族,竟是来自同一个被称为‘神魔界’的地方。”

  “四千年前,神魔界中的神族与魔族发生了规模空前的战争,魔族战败,神族也损失惨重。正是因为这场战争,魔族失去了在神魔界的栖身之所,所以才会逃往人间界。魔王因为畏惧驻守在神魔界神族圣殿里的三位主神的力量,所以才选择在人间界繁衍生息。但是魔族的真正目的,从来就不是占领人间界,而是暂时在人间界扩充人口,积聚力量,直到有一天重新杀回神魔界。”

  “所以,根本就不是什么神族为了帮助人类抵抗魔族的入侵,才与降魔家族结成联盟。”秦异顿了顿,提高了音量道,“相反,魔族给人间界带来的一切不幸,全都是由神族一手造成的。正是因为神族在战争中独占了神魔界,魔族才不得不被迫在人间界流亡。神族只是在利用降魔家族,将神魔两族的战乱,从神魔界转嫁到无辜的人间界,从而巩固自身在神魔界的统治。”

  “为了让我们降魔家族死心塌地地为神族服务,神族编造了大量的谎言,同时利用自身强大的力量,说服降魔家族服从神族的领导,并建立起了严格的信息流通管制,用以防止任何对神族不利的言论传播开来。甚至就连战国时期降魔家族一分为七,也不过是神族的合纵连横之计。被分成七个派别的降魔家族,不仅信息的流通更加不便,而且派别之间互相算计,争宠于神族,大大方便了神族对各派分而治之。”

  秦异说完,座下众人一片躁动。和氏璧中的画面开始不安地晃动,想必是身在联会现场的矶茹听到这样的发言也一时乱了阵脚吧。

  这个叫做秦异的降魔师,他刚刚所说的,都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似乎我之前的许多不解此刻都有了合理的答案。

  我不是降魔师,我不曾与魔族直接战斗过。但是,我在其他方面,远比任何降魔师都要了解魔族。我与身为魔族之王的姥姥,还有身为魔族左护法的妈妈,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二十年。她们的凡人身份虽是伪装而成,但我却从未见过她们在世间作恶。即使是表演,她们所表演出的凡人形象,也是温和善良的。

  若是魔族本性狠恶毒辣,我不相信她们能够仅仅凭借表演,便展现出如此截然不同的一面。即使昨天姥姥要亲手杀害我之时,我能看到妈妈脸上怜惜悲痛的表情,那个表情绝不是一个穷凶极恶者所能拥有的。

  虽然我心里明白,姥姥和妈妈身为魔族,再也不是我以前所熟悉的那个姥姥,那个妈妈。但是,要说她们的最终目的是毁灭人类,占领人类的世界,我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是的,身为神魔之子的我与降魔师不同,我的内心从未被灌输过“神本善,魔本恶”的假设。或许这个假设,根本就是错误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善恶,神族与魔族,只不过有着各自的利益和立场罢了。

  如果真相是这样,那么我究竟应该站在哪一边?荆歌说过,我既非神,也非魔,亦非人。可我内心深处,早已接受我身为一个人类而活着。是的,无论我拥有着怎样的力量,流淌着怎样的血液,我的内心早已被深深烙上了人类的烙印。如果所有的降魔师都站在秦异那边,或许我也应该站在那边,而不是大天使荆歌的身旁。

  我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荆歌,他只是低沉着脸,默默地注视着和氏璧上的画面,一言不发。

  就在不久之前,我以为只要找到了荆歌,就找到了我唯一值得信任值得依赖的人。我深爱着小雯,小雯信任雷墨,而雷墨信任荆歌,所以我也相信着荆歌。现在看来,或许这个荆歌,或许整个神族,也都不值得我去完全地信任。

  或许和氏璧的另一头,那个敢于与神族针锋相对的降魔师秦异,他才是我真正值得信任值得依赖的人。荆歌之前所说的,秦异会给人类与神族带来灾难,大概指的就是今天这样的分化对立吧。

  “秦异!”那个叫做魏筹的白发老者再次站起身来,声音已经有些颤抖,“秦异,当年评定你S级降魔师资格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你,将来时日里,凡事必当三思而后行,万不可自作聪明,自以为是。没想到今日,你身为秦派一派之首,竟然口出此言,仅仅凭借从魔族那里缴获的来历不明的文献,便要质疑千百年来一直帮助降魔家族对抗魔族的神族。”

  “你有没有想过,你从黎娄那里缴来的文献,很可能是魔族故意编造的。而你所看见的一切,也只不过是魔族希望你看见的?你有没有想过,魔族正是利用了你的自大,借此挑起降魔家族与神族的对立,从中获利?我们魏派也曾经从魔族那里缴获过他们的资料,资料里确实有过‘三世界体系’的说法。如果你说神魔两族来自于同一个世界,那么你又要如何解释‘三世界体系’?”

  秦异并没有理会魏筹,却是将目光直直地对上了和氏璧的视角。秦异,他想要直接对峙矶茹吗?

  “矶茹大人,”秦异的语气依然凌厉,“您作为神族十二位四翼大天使之一,作为向降魔家族公开身份的最高神格的神,对于我刚刚的发言,有何评论?”

  现场一双双眼睛带着各种截然不同的目光,纷纷向矶茹这边看来,有些是期待,有些是信任,有些是质疑,有些是愤怒,还有些是绝望。和氏璧的另一侧,我的掌心也渗出了汗,不知矶茹陷于如此境地会如何应答,仿佛那些目光穿过和氏璧,凝视的是我自己。

  矶茹步伐平稳地走到了报告台上,环视着座下众人,开口道:“降魔家族的各路英雄们,神族与降魔家族千年以来联手对抗魔族,早已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然而,神族出于自身利益与安全的考虑,在与魔族的对抗中,确实并没有提供给降魔家族完全对等的信息。秦异首领刚刚提到的‘神魔界’之说,确属实情。”

  矶茹话音刚落,座下便低声议论开来,一股不安的情绪开始在人群中蔓延。

  “只是,”矶茹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神族对降魔家族隐瞒此事,绝非心怀鬼胎,利用人类。魔族已经栖身人间界数千年,无论是在神魔界,还是在人间界,魔族的存在都会给其所在的世界带来实实在在的灾难与破坏。”

  “向降魔家族隐瞒神魔界的存在,乃圣殿主神出于各方面利益考量之后所做出的权衡之策,初衷正是为了避免神族与降魔家族之间出现猜忌与隔阂。身居人间界的大天使们虽对此决策亦不敢苟同,但因神族纪律严明,我们也只是严格执行主神们的吩咐。”

  “既然现在秦派已经靠降魔师自身的力量,查明了神魔界的真相,我想神族也不必再对降魔家族隐瞒下去。只是,神族不希望这件事情给两族之间带来隔阂甚至是对立。神族依然希望继续联合降魔家族的力量,共同对抗魔族,而不是纠结于历史与过去。”

  说完,矶茹转身对秦异道:“秦异首领,对于隐瞒神魔界的真相一事,的确是我们神族的过失。即使这其中有着神族的苦衷,我也愿意在此代表神族,向秦派以及全体降魔家族致以诚挚的歉意。不过,首领所言要拆穿神族蒙骗降魔家族的谎言一说,是否有些言过了?神族与降魔家族的联盟,是对抗魔族力量的最重要的根基。秦异首领,还望今后发言之前请先三思,不要给两族之间徒增裂隙。”

  矶茹这番中肯的话语让台下的情绪安稳了许多,连和氏璧另一头的我也不得不深深地佩服矶茹严密的逻辑,精妙的语言,以及应对挑战时的从容与优雅。座下众人无不起身点头鼓掌,对矶茹所言表示谅解与赞许。

  秦异见状,也顺势微笑着看着矶茹鼓起掌来,高声说道:“不愧是高贵的大天使,言辞如此优雅得体,还不失委婉动听,令人信服。好,我秦异愿意接受你的道歉,并答应你,我不会因为神族隐瞒神魔界的真相一事,而挑起降魔家族与神族的对立。毕竟,魔族几千年前就被你们逼到了我们的世界。魔族栖身于人间界,这已是无可改变的既定事实。此时若是与神族发生冲突,处境最不利的依然是我们人类。对于这一点,我比你们神族要更加清楚明白。”

  “这一次,我只不过是想给神族的各位一个小小的警告,请不要将我们降魔家族当做卑微的服从者一样来命令和欺骗我们。若是想要我们降魔家族信任你们神族,你们最好也不要对我们玩弄计谋,否则只会两败俱伤,对哪一方都没有好处。”

  矶茹与秦异对视片刻,缓缓说道:“秦异首领的话,我会传达给圣殿中的主神。”

  说完,矶茹便步态优雅地走下了报告台,再度回到了座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