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神族远古卷轴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145 2017.06.27 07:00

  众人说话之际,荆歌却是一直在角落里,打量着那座被破坏的墨心的石像。凝视一番之后,只见荆歌突然转身,朝着掉落在地上的石像头部走了过去。

  见到荆歌如此举动,我也好奇地跟上,准备过去查看一番。然而每走一步,我却感觉脚步变得愈发沉重,全身力量开始耗散。还没走出几步,竟已喘着粗气累瘫在地。

  “别过来。”荆歌头也没有回地说道,“就算非攻之阵已被破坏,这些石像中残留的力量,也足以压制你体内魔族的那一部分。贸然之间太过接近石像,搞不好会要了你的命。”

  我点了点头,艰难地站起身,回到了大厅的中间。只是几步之间,顿时感觉全身气力又回来了,仿佛压在心口的一块大石被搬走。

  此时我心中不由惊异,皇陵前面几层,都是每往下一层,才会感觉到非攻之阵的压制有所增强。没想到到了第九层,竟是每靠近石像一步,非攻之阵的压制都会有巨大的不同。

  而这时,荆歌已经走到了墨心的头像跟前,展开了身后的三对羽翅,腾空而起,飞到了石像的右眼处。只见荆歌右手对着石像眼睑中轻轻一拍,竟从不易察觉的褶皱里,取出了一个细长的盒子。

  荆歌捧着那只盒子,转身向我这边飞来。正当我惊异荆歌手中为何物之时,荆歌已落在了我的身前,双手将盒子呈给了我。

  隔近之后,我才看清,这是一个深碧色的石头匣子,约有一臂长,一拳宽。石匣表面光滑平整,纤尘不染,泛着璞玉般的光泽,一看便是极为贵重之物。

  “夏夜,装在这个盒子里的,便是神族的远古卷轴。”荆歌看着我,郑重地说道,“在我看来,这人间界里最安全的两个地方,一个是我所建造的神族秘密地下基地;而另一个,便是这秦始皇陵的第九层。”

  “鉴于平日里也会有不少神族偶尔出入地下基地,而其中又无法彻底排除会有潜在堕天使的可能性。所以,多年前,我将神族的远古卷轴,悄悄藏在了这任何魔族都绝无可能靠近的皇陵第九层,并且没有告诉任何人。”

  “后来,秦派将皇陵第九层封锁,用来进行机密研究,连包括我在内的神族都被禁止入内。所以,这份卷轴就一直留在了这里,我也从未将其取走。没想到今日,在一番机缘巧合之下,竟也方便了我在这里直接把这份卷轴交给你。”

  “夏夜,”荆歌一边说着,一边将石匣放到了我的手中,“从现在起,你便是这份卷轴的主人。请你带上这份神族的卷轴,去寻找魔族的那另一份,完成你的使命吧。”

  我郑重地将石匣从荆歌手中接过。石匣的重量压在手上之时,一阵冰冷渗过肌肤传入骨髓,仿佛这石匣刚从千年冰川中取出。荆歌将石匣缓缓打开,只见一卷金色的锦缎静静躺在其中。

  “这卷轴……我能打开看看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荆歌微笑着点了点头:“若是好奇,尽管打开看吧。不过,却也不用指望能从中看出任何的端倪。”

  听闻荆歌此言,我便将石匣轻轻放在了地上,双手握着白玉轴骨,缓缓将卷轴展开。

  眼下即将呈现在我面前的,是神族传承了千年的最高机密。一想到这里,我便紧张得心跳加速,双手竟也有些颤抖。

  众降魔师见荆歌并不介意,便也都好奇地围了过来,仔细地端详着在我面前徐徐展开的锦缎。唯独垠树,自从来到第九层大厅之后,便一直只是自顾自地在远处地面上焦急地翻找着什么,全然不顾其他人的交谈。

  卷轴在我手中完全展开之后,先前激动的心情却是瞬间暗淡了下去,甚至有些许的失望。

  卷轴上没有一个字,只是布满了奇异诡谲的黑色图形。这些图形如大大小小的蛛网一般,“网”的内部却有着细密复杂的结构。构成图形的线条姿态各异,曲折、蜿蜒、交错,很多看上去像是互相重复的局部,细看都有着微妙的差别。

  然而,这些图形乍看上去只是新奇而已。盯着看久了,却能引起一种强烈的不适,让人头痛欲裂。

  “这卷轴上画着的……莫非是施展某种术法的法阵?”韩助犹豫了一番,率先开口说出了众人心中的疑问。

  “不,这些图形本身并没有任何法力。”荆歌答道,“卷轴中,只藏有两种术法——一种是保护卷轴不被损毁的术法;而另一种,则是防止卷轴被复制的术法。这两种术法都直接施展在了制造卷轴的材质上,与上面的图形并无任何关联。”

  “可是,”我有些不解,“你不是说过,需要极其强大的力量,才能参破卷轴中的内容吗?如果这些图形本身没有任何法力,破解起来为何还会如此困难?”

  “没错,”荆歌答道,“要破解卷轴中的内容,确实需要极其强大的力量。只是,力量有很多种存在的形式,并不是只有武力才被称作力量。头脑的力量,思维的力量,也是力量的一种形式。”

  “力量有很多种存在的形式……并不是只有武力才被称作力量……”我在心中重复着这句话,突然想起,之前在去咸阳的火车上,齐杏儿似乎也提到过这句话。

  “卷轴上看似毫无规律的图形,其实是一种极其复杂的自解释语言。”荆歌继续说道,“也就是说,这些图形本身构成了一种语言的定义。而这种语言又具有一种奇特的双关性,使得这些图形同时传递着另一种信息。”

  “而这第二种信息,便是卷轴的创造者,所希望传递给后人的情报。破解出这些情报所需要的力量,正是极为强大的分析力和计算力。”

  众人面面相觑,却未能理解荆歌话中的含义。

  “简单来讲,这些图形,是另一种专门创造出来的语言的书写形式。”荆歌耐心地解释道,“这些图形,就是在用这门语言本身,去书写关于这门语言的字典。而这种语言的每一个词都有两层意思,使得这些图形合在一起的第二层含义,就是卷轴所要传递的信息。”

  “而无论是根据一则特定的信息,去创造一门这样的语言,还是从一门这样的语言中,解读出所要传递的信息,都需要极其强大的思维能力。进行这样的思考,所需要的独特思维方式,超越了你们人类的理解范围,更无法用你们发明的计算机去计算。”

  “即便是我们神族,也需要极其强大的力量作为支撑,才能进行这样的思考。当年六翼大天使与主神一起,几乎动用了全部的力量,也才勉强参破了关于神魔之子的只言片语而已。”

  我在心中体会着荆歌的话语,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在学校里的时候,我曾经接触过一些有趣的课题,比如什么“二维图像就是表达式本身的函数”,以及“一段将代码本身输出的计算机代码”之类的。或许这些,与荆歌所说的自解释语言,也有着一定的关联。

  “是不是就好比说,”我整理着自己的思绪,问道,“解读神魔卷轴,就相当于是要去看懂一部用异族语言书写的词典,然后在掌握了这门语言之后,去发觉这本词典中类似于藏头诗的情报线索?”

  “不愧是神魔之子。”荆歌点了点头,并向我投来了赞许的目光,“这个比喻不错,确实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不过,破解远古卷轴,要远比你所说的困难得多。”

  “人类的不同语言,纵然相互之间千差万别,但所有的语言都遵循着相似的规律,例如拥有固定的书写方向,能够分割成单独的字词,以及句子的有序性,等等。只要掌握了这些规律,仅仅通过一本词典来学习理解一门语言,也不是太难的事。”

  “然而,用来创作远古卷轴的语言,却与世间任何已知的语言都毫无共同点,因此解读的时候不能做任何的假设。这便让其破解难度顿时上升到了人类无法企及的高度。”

  我思索着荆歌的话,感觉有些头皮发麻,终于决定不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了。

  只是有一点,我依然不太明白,于是追问道:“如果卷轴上的这些图形,本身并没有任何法力,为何爸爸会在梦渊里告诉我,必须要同时拥有神魔两族的远古卷轴,才能开启我的力量?”

  “关于这一点,我也不太清楚。”荆歌沉默了片刻,答道,“但既然夏武这么说了,那一定有着他自己的依据。他接触过从魔族卷轴中破解出的内容,那么一定知道许多神族这边并不知晓的情报。”

  “我大概能猜到的一种可能是,神魔之子的力量,被封存在你的灵魂之中,需要某种特定的触媒,才能被开启。而神魔两族卷轴上的图形,正是开启这种力量的触媒。”

  “这也是为什么,卷轴上被施展了一种特殊的术法,能够阻止任何企图复制卷轴内容的手段。无论是用照相机、扫描仪去复制,还是人工临摹卷轴上的图形,复制品都会立即被这种术法所销毁。也正是因为这样,夏夜,你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亲自去拿到魔族的另一份卷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