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关于我夏夜的一切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4582 2017.05.13 01:00

  荆歌看着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笑道:“神魔两族与人类的渊源可以追溯到数千年前,其中的历史、文化与知识浩如烟海,我不可能寥寥数言便向你解释清楚。我知道,你在人类那边是一位学习理科的大学生。我不如给你打个比方,让我此时告诉你关于神与魔的一切,就好比我让你现在告诉我关于你的国家,你所学的专业,或是你所了解的世界的一切。”

  荆歌伸手指着身后那一排排高大的书架,道:“这个房间里收藏着上万卷记载着神与魔的古籍。其中光是以人类语言书写的,就有好几千卷,即使穷极一个人一生的时间,也难以尽阅。你住在这里的这些时间里,尽可以随意地翻阅这些书籍。只是这些,恐怕大多都并不是你此刻真正想要知道的吧。”

  “既然如此,”我想了想,又说道,“那么就请告诉我,关于我夏夜的一切,包括我的爸爸和妈妈,我的姥姥,包括楚小雯,还有雷墨老师。特别是,为何我身为神魔之子,父母却让我如平常人一般生活了二十一年?为何我明明已如平常人一般生活了二十一年,姥姥却突然之间便要狠心置我于死地?”

  荆歌看着我,轻轻叹了口气:“关于你的身世,如果真相很残忍,你还愿意听下去吗?”

  我没有一丝犹豫:“残忍的现实早已毁掉了我的人生。知道其背后的渊源,也并不会让我更加难过。”

  荆歌站起身,走到书桌旁,沏了一杯热茶,然后坐回到我的身边,浅啜一口,说道:“要向你解释你的身世,就必须从远古卷轴说起。神族与魔族千万年以来,都各自流传着一份源于远古时期的卷轴。这两份卷轴中,记载了神魔两族最神秘最强大的力量。”

  “神族的卷轴,传承自所有神族的始祖——起源之神。起源之神以其自身极其强大的力量创造出了神族的卷轴。因此,若要参悟卷轴中的内容,也必须要拥有与其对等的力量。而与此同时,魔族的卷轴,则为所有魔族共同的始祖——初代魔王所创造,并且也同样需要强大的力量才能解读。”

  “神魔两族几千年里都在进行着一场竞赛。如果两族中的一方率先参破了己方的卷轴,便能获得远超对方的力量。然而,由于卷轴本身所蕴含的力量是如此之强大,神魔两族长久以来,都未曾取得重大进展。”

  “然而在三百年前,平衡第一次被打破。第五代魔王,也就是你姥姥的上一任魔王,破解出了魔族卷轴中的一部分内容,并据此开发出了被称为‘堕天’的术法。”

  “这个‘堕天’之术,让魔王可以将自身力量赠予那些自愿背弃神族归顺魔王的神,将其改造为堕天使。魔王只需付出极小的代价,便能让堕天使拥有比身为神族时要强大千百倍的力量。而神族沦为堕天使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则是将自身的灵魂献给魔王,让魔王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一念之间将其毁灭。如此的力量悬殊,果然吸引了不少神格低微且意志薄弱的神族叛变为了堕天使。这些堕天使,利用自己叛变之前在神族内部掌握的情报协助魔族,对神族造成了重大的打击。”

  “在此之后,神族为了改变这种不利的处境,加大了对远古卷轴破解工作的投入。终于,在二十三年前,圣殿中地位最高的三位主神,连同六位六翼大天使一起,参透了神族卷轴的一部分。而这一部分,正是关于神魔之子的力量的记载。根据从卷轴中破解出的情报,高阶位的魔族与高神格的神族所生育的子女,将会拥有至高无上的力量。这种力量一旦觉醒,将会超越魔王以及圣殿中的主神。”

  “为了对抗魔族,我们需要这种力量,于是神族便制定了绝密的‘伺君计划’。这个计划的内容,便是派遣一位六翼大天使,去与魔王的女儿千羽通婚,生育神魔之子。而这位被派出的大天使,正是你的父亲——夏武。”

  我静静地听着荆歌讲述着这一切。果然,与我之前的猜想一样,不仅小雯与我的相遇是神族事先设计好的计谋,甚至就连我的出生,我的存在,也不过是神族对抗魔族的计谋之一。

  然而知道自己身世真相的一刻,我的内心却是宁静如死水,并没有悲伤。有什么好悲伤的呢?难道要怪爸爸不该生下我吗?发生的一切已经发生了,而我,只有接受这一切,接受命中我该得到的,也接受命中我注定会失去的。

  是的,我已经失去了太多。我安稳而平凡的人生早在姥姥对我伸出魔掌的时候,在我看到小雯倒在血泊里的尸体的时候,便已如倾厦般崩塌。此刻知道自己拥有着尚未觉醒的至高无上的力量,虽是将信将疑,但心中竟有一丝微喜。失去了亲人和小雯的我,已然快要迷失自己生存的意义。支撑我努力活下去的信念,除了完成小雯和雷墨交给我的使命,便是对这神魔世界的好奇与探索欲。

  而此刻,从荆歌口中得知自己竟拥有着这样的力量,心中更是多了一份坚定——至少,我要活到这力量觉醒的那一天。如果这力量真是如此至高无上,或许我能矫正这个错位的神魔世界,还人类以安宁。

  “你说过有六位六翼大天使。”我想了想,又接着问道,“那为什么被选中的,又偏偏是我的父亲?”

  “自然是因为他是最合适的人选。”荆歌抿一口茶,说道,“魔王所在之地襄阳属于楚派降魔师的辖地,而六翼大天使之中,当属夏武与楚派关系最为密切,自然方便行事。雷墨虽与夏武一样与楚派多有来往,但六翼大天使中排末位的雷墨,无论是力量还是智慧,都远不及排位第三的夏武。仅凭雷墨的实力,怕是难以在魔王身边安然潜伏。”

  “此外,每一位六翼大天使,都有着自己的司职。我司‘智慧’,雷墨司‘过去’,而你的父亲夏武,司职是‘未来’。每一位大天使,也都会具有与自己的司职相对应的能力。例如雷墨所拥有的‘时间回溯’和‘伤愈如初’的能力,便对应着他的司职‘过去’。”

  “而夏武独有的能力‘星殒魂谱’,能够预知自己采取不同的行动之后,未来是生是死。这样的能力让夏武成为了完美的潜伏者。因为任何一个可能导致自己计划败露,从而在不远的将来丧失生命的行为,都可以被提前卜算出来。夏武正是依靠这个能力,二十多年来潜伏在魔王身边都未曾暴露。”

  “除此之外,夏武独创的另一个术法——‘霰雨莲花’,能够在极大的范围内以极慢的速度削弱周围所有魔族的力量,却完全不被察觉。因此,夏武被派遣到魔王身边,除了生育神魔之子外,另一个目的,便是以‘霰雨莲花’之术削弱魔王的力量。”

  “可是爸爸他最后还是暴露了,对吗?所以姥姥和妈妈知道了神魔之子的计划,所以才会设局让我回到襄阳,要将我毁灭。所以从前天到现在的一切,才都会发生,对吗?”在我一口气问出这些问题的时候,我的心里其实已经知道了答案。

  荆歌放下手中的茶杯,点了点头:“夏夜,你很聪明,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只是连我也并不明白,‘伺君计划’究竟为何会暴露。夏武的‘星殒魂谱’绝不会让他在魔王身边做出任何有破绽的行动。如果最终还是暴露,只怕是他当时已经卜算出了必死的未来。夏夜,我现在要问你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我们神族来说非常重要。”

  我看着荆歌突然严肃起来的眼神,点了点头。

  “你还记不记得,”荆歌问道,“你与魔王,也就是你姥姥接触的时候,魔族有没有提到过‘神魔之子’这四个字?”

  我低头沉思片刻,努力回忆着昨天在血封空间里发生的一切,然后答道:“说过!姥姥不仅说过这四个字,而且还说我有什么‘不朽’的力量,一定要亲自吞噬我的灵魂。”

  我说完后,荆歌便低头沉默,一言不发。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我试探着问道。

  “不,没有问题。”荆歌答道,“我已经料到了这种情况,只是想从你口中得到最后的确认。现在,一切都说得通了。看来不仅是你父亲夏武的身份暴露了,而且整个‘伺君计划’的内容都已经暴露了,包括与神魔之子有关的一切。”

  “为什么会这样?”我问道。

  “你觉得呢?”荆歌反问。

  我想了想,不太确定地问道:“难道说……有内奸?”

  荆歌点头:“没错,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一定是神族或者降魔家族中出了内奸,将整个‘伺君计划’的内容透露给了魔族,才导致你的父亲身份暴露,魔王也下定决心将你毁灭。”

  “是谁!?”我的情绪突然之间激动起来,声音有些颤抖,“有没有办法把这个内奸给找出来?”

  是的,正是这个内奸,害死了我的爸爸,害死了小雯,害死了雷墨,也差点害死了我。他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然而荆歌只是摇了摇头:“这个问题,怕是难以追查了。出卖情报的内奸,必是‘伺君计划’的参与者。然而‘伺君计划’是极其机密的计划,其中大部分的信息是连我也不知道的。计划的具体执行过程,以及其中有哪些神族与降魔师参与,恐怕只有已经死去的夏武与雷墨才知道。”

  我闭上双眼,整理着自己的思绪。我隐隐觉得,这个内奸,或许曾是我所遇见过的什么人。他,抑或是她,究竟是谁?我应该恨他吗?我生命中所遭受的一切不幸,是否都应归咎为这个人的背叛?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背叛,此刻的我会在哪里?

  如果不是他的背叛,爸爸应该还活着,我们一家人应该还合睦地相处着。只是,那表面的合睦之下,却隐藏着神魔两族发酵了千年的憎恨与对立。这样虚伪的合睦,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如果不是他的背叛,此刻的我还在教室里,享受着一个普通人类的平静校园生活,与小雯谈情说爱。只是,那样的平静生活,如同刀锋上的蚕丝,暴雨中的危墙,总有一天会如昨日般倾覆破碎。而我对于小雯的感情,却也只是过家家般的肤浅与粗鄙,对小雯的过去、使命以及她曾经付出过的代价一无所知。这样的生活与感情,真的是我应该理所当然地继续安享下去的吗?

  “荆歌,”想到这里,我又继续问道,“关于我的身世,我还有一处非常不解。”

  “请讲。”

  “为何关于神魔之事,关于我的身世,直到昨天之前,都只有我一个人一无所知?”

  “这是因为神族担心你会在无意间暴露身份。”荆歌答道,“神族对于人类所能接触到的信息,有着极其严格的控制。这些控制大多都是出于对神族安全的考虑。例如六位六翼大天使的身份,都只有S级或者A级的降魔师才被允许知道,而且即使知道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正是因此,神族才能以真名实姓在人类的世界中如普通人一般潜伏着。夏武潜伏在魔王身边,本已是极为艰难的任务。如果我们将你真实的身世告诉你,只会徒增变数,害了你父亲。”

  “那魔族呢?”我继续问道,“为何姥姥和妈妈也不曾将我的身世告诉过我?虽然她们之前并不知道我是神魔之子,但是为什么她们连我是魔族的子孙这一点都要对我隐瞒?还有,如果姥姥是魔王,她为什么要伪装成人类居住在人类的世界里?为何又会让妈妈嫁给不是魔族的爸爸?”

  荆歌摇了摇头:“我并非魔族,所以有些问题我也难以回答。我能告诉你的是,魔族侵入了人类的世界之后,发现仅仅依靠族内通婚,魔族难以实现人口的快速增长。因此魔族高层商议决定,魔族应融入人类社会,以人类的方式生活,并与人类进行婚配。”

  “魔族与人类所生育的子女,在26岁以前,与普通人类并无不同。但到了26岁之时,体内魔的部分便会觉醒,将人类的部分彻底侵蚀,成为完完全全的魔族。因此,尚未达到26岁的魔族,其同样身为魔族的家人一般是不会告知子女其真实身份的。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子女无意间将身份泄露,在拥有魔的力量之前就被降魔师盯上。”

  解释完这些之后,荆歌抬头看了看房间角落里的红木落地钟,道:“再过几分钟,七派联会就要开始了。你若还有别的问题的话,等联会结束之后我再一一回答你吧。现在,不妨先与我一起去观看联会的进行。降魔家族的联会本身,或许就足以解答你心中不少的疑问。”

  “等一等,”我打断了正欲起身的荆歌,“现在能不能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就一个。”

  “好,请讲。”

  我顿了顿,道:“我自己到底应该算是什么?是人类,还是神族,还是魔族?请告诉我真相。”

  荆歌看着我,眼里有些无奈:“真相就是,都不是。你是独一无二的神魔之子,是神族与魔族共同的子嗣,现在又通过‘镜字诀’拥有了人类的躯体。虽然如此,但只要你站在神族与人类的立场上,神族与人类便都会接纳你,认同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