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寂寞的垠树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585 2017.05.17 01:00

  我谢过垠树之后,便与垠树各自回房。关上房门之前,我悄悄打量着我的房间与荆歌房间之间的这条过道。过道里同样没有窗户,两边的尽头都是深不可见的漆黑,只有几个房间的门口点着蜡烛。借着微弱的烛光,勉强能看清脚下黑白两色相间的地砖,以及两侧陈旧的灰色墙壁。

  荆歌说过,我会在这里住上一些时日,而他也会帮助我掌握神魔之子的力量。可是,我难道真的要把所有赌注全部押在荆歌的身上吗?经过今晚的七派联会,现在的我并不认为神族是可以完全信任的。

  或许,我可以趁荆歌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出这里,去见秦异一面。秦异的通天计划,究竟要如何进行?为何荆歌要特意强调,希望我能在通天计划完成之前掌握神魔之子的力量?这些事情,或许只有秦异才知道。而我待在荆歌的身边,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

  这个念头在我心中只是一闪而过,却久久不能平复。我在桌边坐下,翻开了荆歌给我的羊皮封面笔记本,将记忆里在联会上听到的各种名词一一记下。黎娄,神魔界,混沌,通天计划……这些统统不能遗漏。正在我疾书之时,书桌突然猛地震了两下,我一笔划到了桌上。

  刚才那一震,应是从书桌的抽屉里传来。里面有什么东西?而且好像是……活的?

  我将钢笔收好,站起身退开两步,谨慎地盯着抽屉。

  “咔——”就在这时,抽屉竟然在我眼前自动打开了,从里面跳出两只老鼠一样的动物,迅速向门口窜去。正当我以为这两只动物要被我锁上的房门困住时,其中一只却突然爬到了另一只的背上,跳起身来将房门拧开,然后双双从门缝中逃了出去。

  我没有多想,凭着本能的好奇心追出了门外,却见两只动物沿着过道跑到了垠树的房间门口,用爪子急速敲击着房门。

  片刻之后,门开了,两只动物匆忙从门缝中钻了进去。门里的垠树看着站在门口的我先是一愣,随即笑道:“真是不好意思,它们大概帮你收拾屋子太累了,于是在屋子里睡着了吧。”

  “帮我收拾屋子?”听完垠树的话我一头雾水。

  “是啊,”垠树道,“我一个人当然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把一间破旧废弃的书房改造成干净整洁的客房。不仅要把里面堆积如山的书籍杂物搬走,还要清理打扫,添置家具。这些我一个人可做不来,多亏了我的朋友们帮忙呢。”

  “朋友?”我依旧不解,“你是说,是那两只老鼠帮我收拾的屋子?”

  “哈哈,他们不是老鼠,是鼹鼠。而且不光是他们俩,是我所有这些朋友们。”垠树说着便打开了房门。

  当我看到垠树房间里的景象时,我瞬间惊呆在了那里。这个房间比我的房间要大上好几倍,里面蜷居着各种各样的小动物。除了十几只鼹鼠之外,还有野猫、松鼠、浣熊和狐獴。

  房间的地面被分成了好几个区域,除了摆放着桌椅床铺的正常区域外,其他每个区域都铺着不同颜色的土壤,种植着不同的植被。即使没有任何围栏相互隔离,每种动物都自觉地在一个特定的区域内休息,互不侵犯。房顶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纵横的竹杆,上面停满了猫头鹰和蝙蝠。

  虽然房间里挤满了上百只动物,但丝毫不像动物园里那样总有一种臭味弥漫在空气中。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像是清晨六点的树林的味道。

  “这些……都是你养的?”我愣愣地看着垠树,脱口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垠树腼腆地笑了笑,“我是通灵神,可以与动物交流。在外面的时候,我结交了许多动物朋友们。自己一个人时,会比较容易感到寂寞,所以我就让我的朋友们住在我的房间里了。”

  “为什么会寂寞呢?”我看着满屋子数不清的动物问道,“荆歌不是也住在这里吗?”

  “荆歌大人啊,”提起这个名字时,垠树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憧憬,“荆歌大人身居要职,每天奔忙于各种事务之间,怎么可能有时间陪我。而且荆歌大人已经三百多岁了,不仅高出我好几个辈分,阅历和学识也远在我之上,不会愿意与我这样神格卑微的神成为朋友。”

  “那矶茹呢?”我想起荆歌说过垠树是矶茹手下的神族,便问道,“矶茹不是也在这里吗?她的手下应该还有不少其他的神族吧。”

  垠树看着我,先是愣了愣,随即笑道:“夏夜先生,您觉得人在什么时候会寂寞呢?”

  我没有多想,脱口道:“当然是没有人陪伴的时候。”

  “夏夜先生,”垠树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继续问道,“那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即使您拥有再多的朋友陪在您的身边,只要那个人不在,您就会觉得寂寞?”

  垠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他温暖的笑脸中露出一丝哀伤。只是那不易察觉的一丝哀伤,便让我心里突然好难过。我低头抬起双手,默默地注视着手心。这双纤细的手,不知经历过怎样残酷的磨练,握过怎样冰冷的刀剑,战胜过怎样可怕的敌人。这双手,原本并不属于我,却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在暗中保护着我。而如今,这双手的主人为了让我继续活下去,自己却离开了这个世界。

  此刻的我,心中就很寂寞。只要小雯不在我的身边,我想哪怕有再多的朋友相伴,我也依然会寂寞。这种寂寞,注定将要陪伴我走完这一生。待到我垂垂老去,两鬓斑白之时,无论是在喧闹的人群之中,还是夜深人静的孤枕旁,想起那个人时,心中定会如今日此时一般,寂寞如雪。

  “夏夜先生,您哭了。”看着我滴落在手心的眼泪,垠树递给了我一张淡蓝色的手帕。

  我慌忙接过手帕,擦了擦湿润的眼角,瞬间明白了垠树话中的含义,颤声问道:“她是谁?”

  “她是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的一位神族女孩。”垠树道,“有一天我在树林里捡到了一只黑色的野猫,见这只野猫受了很重的伤,便将她带回家治疗,并悉心照料着她。她的伤痊愈之后,变成了一个非常好看的女孩子。这时我才知道,她和我一样,也是神族。不过她拥有的是一种非常奇特罕见的能力,可以将自己变身成为各种各样的小动物。”

  “在那之后,能够和动物交流的我,与能够变身为动物的她,自然成为了最亲密的朋友。她是那么的单纯可爱,我只要看到她的样子,就想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给她带来快乐。”

  “那她现在在哪里?”我好奇地问道。

  垠树摇了摇头,道:“认识她不久后,她就离开了。离开前,她曾告诉过我,上级的神族非常看重她的能力,要求她去利用这种能力协助降魔家族。然后,就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那之后,我也一直在努力寻找她。我每认识一位动物朋友,都会拜托它,去帮我寻找那个神族的女孩。只是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没有找到关于她的任何线索。”

  说完这些,垠树只是笑了笑,但眼里却满是无奈与失落。我看着眼前这位年轻的通灵神,心里充满了同情。这个叫做垠树的男孩,与我所见到的其他神族真的好不一样。

  除了一直没有对我袒露过真实身份的爸爸之外,无论是雷墨,还是矶茹,还是荆歌,都时常给我一种霸气凌人的感觉,让人觉得有些不可一世,难以相处。然而同样身为神族的垠树,却让我觉得特别容易亲近,就像一个平凡而腼腆的人类男孩一样,洋溢着温暖,充满了人情味。

  “这张手帕就送给您吧。”垠树笑着说道,“寂寞的时候,或许会有用。还有,明天训练的时候,或许也会需要它。”

  我小心地将手帕收起,看着垠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却又突然想起自己还有悄悄逃出去见秦异的计划,便试探着问道:“你的这些动物朋友们都挤在你的房间里,这里又没有窗户,他们怎么出去外面呢?”

  “这里当然没办法出去。”垠树笑了笑,“需要的时候,我会用通灵术将他们传送到外面去。”

  “哦。”我失望地应和着,虽然不太明白垠树所说的这里没办法出去是什么意思,却也不敢再继续追问下去,便转移话题道,“你说你是通灵神,那你是不是可以通灵龙啊麒麟啊凤凰啊之类的神兽用来战斗呢?”

  “哈哈,”垠树有些尴尬地笑道,“我只是神格卑微的神,并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我也就能通灵一些十分普通的动物,一般也不会去与魔族战斗,只是在矶茹和荆歌两位大人的身边,帮他们做一些简单的事情。如果有一天,真的到了连我也不得不战斗的时候,我的朋友中也有一些熊啊狼啊什么的,或许至少能在战场上发挥些作用吧。”

  与垠树聊了许久,我也有些困了,于是便与垠树再次道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此刻重新打量这个房间,眼光也有些不一样了。因为得知是垠树通灵那些鼹鼠们来帮我布置打理的这个房间,不由得会去想象那是怎样一幅可爱又滑稽的画面。

  我在桌边重新坐下,这才发现刚才被鼹鼠推开的抽屉里,有几只微型的斧头、钢锯和锤子,这些工具的大小刚好可以被鼹鼠拿在手上。旁边的另一个抽屉里,整齐地摆满了面包、饼干和几瓶水,里面夹着一张手写的字条:“尊敬的客人,请放心食用。”

  我从抽屉中拿出一块面包胡乱吃了几口,便倒在了床上。想想昨天的这个时候,我还在襄阳小雯的家里。今天一天的时间里,先是在火车上遇见了韩助和齐杏儿,然后来到了秦派的地盘,认识了秦宛钟,接着被矶茹带到了荆歌这里,听荆歌讲述我自己的身世,再然后又隔着和氏璧观看了七派联会,看到了秦异在众降魔师面前质疑神族,最后还认识了垠树。

  这一天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通过韩助、齐杏儿、荆歌和秦异,从他们的口中,我慢慢了解了神与魔的世界,了解了关于降魔师的很多。大量的信息如洪水般灌入我的脑中,我感觉我的大脑简直快要容纳不下,头痛欲裂。我躺在舒适柔弱的床上,闭上了双眼,试着不再去想这些。今天已经够累了,再多的烦恼,也先留给明天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