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垠树的决定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422 2017.06.13 07:00

  当我从梦渊之中醒来之时,刚睁开眼,便看到了天花板上金色的光晷。光晷的刻度显示此时已是正午。我正欲起身,一扭头,却看到垠树满脸尴尬地站在我的床边。

  “对不起,”垠树脸颊泛红,连连低头道歉,“我听到您在房间里大声地呼喊,还以为您出了什么事,便匆忙赶了过来。没想到,您只是在房中休息。”

  “呼喊?我喊什么了?”我一边坐起身来,一边有些奇怪地问道。

  “您在睡梦中,好像一直在喊爸爸。”垠树用一种让人感到温暖的声音回答着,仿佛已变回了之前的那个垠树,“这些天里,我从矶茹大人那里也知道了一些关于您父亲的事情。希望夏夜先生您能早日从悲伤中振作起来。”

  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我的脸上还留着未干的泪痕。原来在梦渊中放肆地哭过,大声地喊过,也同样会在现实的世界里流下泪水,发出声音。

  只是眼前的垠树,明明也刚刚失去了小茉,而且还遭到了小薇那样的对待,此刻却还能若无其事地站在我身前,安慰着因失去了爸爸而悲伤的我。这个男孩的内心,或许比我想象的要坚强得多。

  想到这里,我猛地用力抓住了垠树的双手,殷切地看着他的双眼,认真地说道:“垠树,请你千万不要去在意小薇说的那些。你很强,一点也不弱小。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内心深处,你都是一个强者。即使别人不认同你,我也认同你,欣赏你。你是一个可靠的,值得信赖的同伴,也是一个能够担起重任的男人。”

  垠树显然是被我突然的举动给吓到,下意识地退了半步,语气有些慌乱地说道:“谢谢夏夜先生把我当做同伴。我只不过是一名卑微的小神,一直以来,只是在做着一些简单的事情。夏夜先生过奖了。”

  垠树一边说着,一边企图抽开双手。而我却将垠树的双手抓得更紧,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认真的眼神看着他,恳求道:“垠树,我和你说这些,是希望你能够理解我。我现在必须离开这里。我有着必须完成的使命,请你不要阻拦我。”

  垠树看着我,眼里满是为难:“夏夜先生,你想去救你的妈妈,对不对?”

  没想到垠树一语便说破了我的企图,但我却没有否认:“是的。不过,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有一条非常重要的情报,必须现在就去告诉荆歌。”

  “荆歌大人几日后便会回来。”垠树道,“那个时候再告诉他不行吗?”

  “不行。”我斩钉截铁道,“我必须在他对我妈妈下手之前,把这个情报告诉他。这个情报与神魔之子的预言有关,事关整个神魔界的存亡,片刻都不能耽搁。”

  然而垠树却甩开了我的手,依旧是满脸为难:“夏夜先生,我虽然不愿怀疑您,但是,您的话真的让我难以相信。为何您一觉醒来,并没有与任何人接触,就突然有了这样的一条重要情报?您只是内心急着要去救您的母亲,所以才编造了这样的谎言,对不对?”

  我看着垠树,却不知该如何解释。而我这时才想起,我一直对荆歌隐瞒着我所拥有的梦渊的能力。此刻就算突然对垠树坦白爸爸在梦渊中告诉我的一切,或许也难以让垠树信服。

  垠树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夏夜先生,荆歌大人与矶茹大人让我陪在您的身边,除了让我确保您的安全,也是为了让我阻止您有任何过于任性的举动。昨夜我擅自离开这里,去寻找小薇,作为一位下属,已是极大的失职行为。只是因为事发突然,我才没有立刻遭到处罚。这一次,请原谅我,实在难以答应您的请求。”

  眼看难以说服垠树,我变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到底要如何才能离开这里?如果我坚持要走,或许只能与垠树直接发生冲突。可是,我并没有将人降服的力量。“归尘”的力量一旦动用,便会对垠树造成无法恢复的损伤,而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即便是为了拯救妈妈。

  况且,垠树虽然神格低微,但也毕竟在战场上战胜了被小薇做成傀儡的坤少。而刚刚掌握了力量的我,现在还未必是垠树的对手。难道我真的就只能被困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吗?

  等等,小薇?我突然想起,秦异与藏岳交手之前,吩咐过秦宛钟,让她把垂死的小薇带去秦始皇陵。而荆歌出现后,秦异自己也朝着秦宛钟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也就是说,除了荆歌和妈妈之外,秦异、秦宛钟还有小薇,此刻应该也都在秦始皇陵之中。他们在那里做什么?是要对小薇用刑审讯,还是要以她的身体为载体,进行可怕的实验?

  想到这里,我心里突然有了办法,再次握住了垠树的双手,恳切地说道:“垠树,有些事情我现在难以向你解释。但是,我刚刚所说的绝对属实。我真的有非常紧急的情报,必须要立即传达给荆歌。还有,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想不想再次见到小薇?”

  垠树看着我,眼神微怔,却依然一言不发。但我能看出,在他平静的眼神后面,内心正在纠结着。垠树一定和我一样,早已想到,小薇既然被秦异留下了一条命,带去了皇陵,那么她将要面对的,一定是比死亡更加可怕的东西。

  作为深爱了多年的女子,小薇在垠树心中一定依然无法被忘怀。可是,就算能够再见到她,却又能如何?沦为堕天使的小薇,已经从灵魂最深处发生了改变,再也不是垠树身边曾经的那个恋人。这样的小薇,对于垠树来说,或许每多见一次,内心的伤就更深一分。

  只见垠树平静的脸上瞬间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双手用力从我手中挣脱。我一时有些愧疚,垠树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或许不该此时再揭这块伤疤。可是,我亦有重要使命在身,真的不能再在这里耽搁时间了。

  于是,我站起身,看着垠树坚定地说道:“垠树,这些天里,承蒙你的照顾。但是,这次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前往秦始皇陵。我身上有着我不得不完成的使命。如果你执意要阻拦我,那我们此刻就不得不成为敌人。与神魔之子刀刃相向,应该不是你的职责吧?”

  垠树听到我的这番话,仿佛是察觉出了其中隐隐有着威胁的意味,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脸上有一丝惊恐。

  看到垠树这个样子,我又故意放缓了语气,继续说道:“垠树,荆歌和矶茹只是要求你陪在我的身边,并没有让你将我软禁在这个地下基地。你如果和我一起前往秦始皇陵,那也算是陪在我身边。”

  “只要你愿意成为我的同伴与我同行,那你既不必成为我的敌人,也算不上失职。一路上,两个人还能相互照应。到了皇陵之后,我可以去我妈妈身边,你也可以见到小薇。我知道,你一定也不甘心就这样与小薇永远分别,更不希望她去遭受可怕的刑罚,对吗?”

  仿佛被我所言打动,垠树这次竟没有反驳,只是低着头,眼珠左右摇摆着。

  我知道,他在犹豫,于是又继续说道:“垠树,你在担心被矶茹处罚,对吗?如果这次你与我一同前往皇陵,一切责任和后果由我来承担。我会在矶茹面前坚称你只是被我挟持了而已。如果神族要责罚你,我就跟他们抗争到底。他们没有必要为了这点小事与神魔之子闹僵,毕竟,他们是有求于我的。”

  “更何况,这次前往皇陵,本就是为了传达极其重要和紧急的情报给荆歌。只要你帮助我,一旦成功,意义非同小可。而这其中最大的功劳,到时候全都属于你。”

  “不,我并不是在担心受到责罚。”垠树突然将我打断,“功劳什么的,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已经失去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功过赏罚,于我来说早已没有任何意义。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如果再次见到小薇,我又该如何去面对她。”

  “不过,你说得对。”说到这里,垠树却突然抬起了头,目光变得无比坚定,那竟是我不曾在他脸上见到过的表情,“我不甘心就这样与她永别。无论小薇是否还活着,至少,我想再见她一眼。夏夜先生,如果你执意要前往秦始皇陵,那么,我愿意和你一同前往。”

  这一次,垠树的回答让我也感到有些惊讶。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能将垠树说服,与我同行。

  初识垠树之时,只以为他是一个内心温顺、与世无争的男孩。这一日里,却接连见到他做出非同寻常的举动,先是深夜里不顾一切地追寻所爱之人,再是在失去爱猫之后,思路清晰地布置出精妙的战术,在战场上以弱胜强。而此刻他的脸上,又写满了从未有过的勇敢、自信与从容。

  或许,垠树的内心深处,其实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呢。只是这种桀骜,只有以最深最烈的情感为引,才会显现出来。

  “垠树,谢谢你!”我一时激动得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连声道谢,“谢谢你愿意相信我,愿意帮助我。”

  “夏夜先生,虽说我愿意与你同行,但前往秦始皇陵的路线,我自己也并不知晓。”垠树看着我,又一次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皇陵一直是降魔家族的领地。就算是神族,也只有少数的高层才能进入那个地方。据说就连皇陵的入口所在之处,也是一个秘密。”

  “这个不用担心。”我立即答道,“在刚刚的梦境里,爸爸已经告诉了我皇陵入口的位置。华清池畔的碑海书林,玄黑无字方尖碑的下方,便是秦始皇陵的入口。”

  垠树惊讶地看着我,似乎是不敢相信,我居然知道连身为神族的自己都不曾知晓的降魔家族机密。

  垠树随即点了点头,道:“如果此行是夏武大人的意思,那就不用再有任何的顾虑了。夏夜先生,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