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此生最大的请求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920 2017.06.09 06:50

  就在天空中强大的力量沿着黑云汇聚到妈妈头顶之时,我在鬼目之中,却感觉到身后有另外两股力量,此刻正向着妈妈的方向袭去。当我企图看清那两股力量之时,却见一道金色的光和一缕纯黑的丝带,穿过荆歌布下的这一片藤蔓海,将妈妈如蚕茧般密密裹在其中。

  一缕缕金黑两色交织的缎带不断地在妈妈周身穿梭交织着。当妈妈的身影完全消失于缎带织成的蚕茧中时,只见空中凝结的黑云顿时竟如同失去了将领的军队一般,连同妈妈头顶聚集起来的强大力量,一同渐渐溃散开来。

  “看来我们来的还算及时。”身后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我转过身去,却见一个金发女人和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银发女人,各自翻动着身后的两对雪白羽翅,正向着这边飞来。

  这二人,竟是四翼大天使矶茹与矶杋。

  “我们从远处便感觉到有人在借助魔王之力,而且似乎连荆歌大人都无法阻断。于是,我与矶杋便发动了‘光影二重封印’,封住了她的所有感官,切断了她和外界的一切联系。一旦与外界完全隔绝,凝聚起来的魔王之力便会因失去寄主而耗散。”矶茹落到了荆歌身旁,徐徐说道。

  “做得好!”荆歌这才松了一口气,一抬手,那本巨大的古书便凭空消失不见,“幸亏你们及时赶来。如果再稍晚一点,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或许只有我的‘瀚海封印’,加上你们的‘光阴二重封印’,才能完全压制住千羽的力量吧。”

  “千羽!”听到这个名字,矶茹的脸上露出了极度的惊愕,就连矶杋那张冰冷的面具后面,也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震撼。

  “你是说……”矶茹的嘴唇颤抖起来,“封印在这里面的,是魔族左护法千羽?”

  见到荆歌点头,矶茹竟用双手捂住了脸,蹲下身去,“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眼泪如珍珠一般不断滴落在地上。

  没想到,那个在人前端庄高贵,言行举止优雅得体的大天使矶茹大人,此时竟然就如同一个五岁的女童一般,哭得如此旁若无人。如此的反差,令我也不禁为之动容。

  与此同时,矶杋的面具后面也淌下了两行热泪。矶杋握紧了双拳,狠狠咬着牙,声音哽咽道:“终于……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么……那个千羽,终于被荆歌大人战胜了么……”

  此刻的我已奔至荆歌身旁,却被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所震撼。矶茹与矶杋两位大天使,竟是如此的痛恨我的妈妈么?居然在妈妈被降服的一刻,哭得如此泣不成声?我的妈妈,究竟与她们有着怎样的仇怨?

  “荆歌大人!”我不顾垠树的阻拦,也顾不上矶茹与矶杋异样的目光,径自冲到了荆歌面前,声音有些颤抖,小心翼翼地说道,“求求您……能不能放过我的妈妈……”

  荆歌看着我,凌厉的眼神里却透着一丝无奈:“夏夜,你应该还不知道,你的母亲千羽是一个怎样的魔族。和其他的魔族不一样,你的母亲千羽,无论是在神族还是降魔家族之中,都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你母亲千羽在魔族中的司职,便是‘战争’。自从你母亲成为左护法之后,几百年之间的神魔对抗中,死在魔族手中的神族与高级降魔师,大概有接近一半都是死于你的母亲之手。而这其中,就包括了矶茹与矶杋的父母,你来咸阳的路上认识的那个叫做韩助的降魔师的父母,还有为了你而牺牲的雷墨和楚小雯,以及无数你所不认识的无辜者。”

  “神族和降魔家族对你母亲的憎恨,远远超过同为魔族护法的藏岳。某种程度上,甚至要超过魔王本人。这样的一个魔族,即使她是你的母亲,你依然还要偏袒她吗?”

  我看着荆歌的双眼,那眼中虽有一丝悲悯,却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一旁的矶茹与矶杋,此时看着我的目光,似乎瞬间也带有了一丝微妙的敌意。就连那个平日里谦恭温厚的垠树,他的眼中,此刻竟也看不见任何的同情。

  这一刻,站在四个神族之间,我是那么的孤独,那么的无助。这样的他们,日后真的会待我如家人一般吗?一群深深憎恨着我母亲的人,真的会如家人一般接纳我吗?

  终于,我心中无限的悲伤回忆在这一瞬间喷涌而出。爸爸,小雯,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姥姥,永远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姥姥了。我已经失去了太多。我真的,真的,不想再失去我的妈妈了。

  “扑通”一声,我双膝跪倒在荆歌面前,放下了一切尊严,把头深深埋在了地上,哽咽着哀求道:“荆歌大人……求求您……求求您放过我的妈妈吧……她是我最后的亲人,我真的不能失去她……求求您……这是我此生最大的请求……只要您今日放过我的妈妈,以后我愿意为神族做任何事情,付出任何代价……”

  荆歌看着跪在地上的我,轻轻叹了口气,却依然不为所动,决绝地说道:“夏夜,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只是,唯有这件事,我不可能答应你。除了你母亲与神族之间的血海深仇,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使我今日注定不能放走你的母亲。”

  “首先,如果是其他魔族,即使强大,若是众天使联合起来,却也有胜算。唯独你的母亲,拥有着勍鞅一族最令人忌惮的极恶之血。这种力量,唯有我多年钻研开发出的术法才能克制。如今日般的良机,以后不会再轻易出现。如果这次放走你的母亲,将来会害死无数神族与人类。我相信,你也不会希望看到那样的后果。”

  “此外,”荆歌顿了一顿,语气变得更加严肃,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母亲,应该就是下一任魔王的候选人。”

  听到这里,我心中不由一惊。下一任……魔王?荆歌是说,我的妈妈,将要接替我姥姥的位置,成为魔族的领袖,带领着整个魔族,与神族和人类为敌?

  我怔怔地跪在那里,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低着头,涕泪涟涟地喃喃重复着:“求求您,放过我的妈妈……”

  这时,一双宽大而有力的手将跪在地上的我扶了起来。荆歌用柔软的衣袖将我满脸的涕泪拭去,如慈父般把我抱在他宽阔的怀里,轻轻拍打着我的脊背,声音变得温和起来:“夏夜,我明白,失去母亲对你而言,定是难以承受的痛。只是,这世上承受着痛苦的,从来都不只是你一个人。”

  “如果今天为了不让你痛苦,而放走你的母亲,今后便会有无数的人因此而承受千百倍于你今日的痛苦。如果要避免这一切的痛苦,唯一的方法,便是终结神魔两族的对抗。这也是为什么,我希望你能够尽快变得强大,早日解封‘桑蜉海释’的力量。或许只有那个力量,才能够让这个世界得到救赎。”

  看着我情绪稍微有些平复,荆歌继续说道:“你的母亲现在还活着,只是力量和感官被我们完全封印住了而已。身为宫位魔族的千羽,可没有那么容易就死掉。即便是我,也无法完全将其消灭。我现在必须和矶茹与矶杋一道,将你的母亲押送至秦始皇陵的地下,那里有着能够削弱和压制魔族的特殊力量。”

  荆歌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垠树,吩咐道:“垠树,你现在立即带夏夜回到神族的地下基地。夏夜此次离开基地,其神魔之子的力量已然暴露,很有可能还会将其他魔族吸引过来。回去后,由你来负责帮助他进行蝶魇的训练。事发突然,我可能几日之内都不会回来。”

  顿了一顿,荆歌又补充道:“如果夏夜他有任何关于神族或者魔族的疑问,都请你尽你所知地如实回答他吧。不用再隐瞒什么了。我不希望神族再继续失去神魔之子的信任了。”

  荆歌说完后,遍地的藤蔓便簌簌动了起来,聚向一处,编织成了一只巨大的飞鸟,粗藤为骨,细藤为筋,绿叶为羽,足有十多米高。只见那只通身碧绿的飞鸟一跃而起,用双爪将困住妈妈的蚕茧封印一把抓起,双翅一振,便飞向了空中。

  “夏夜,”荆歌亦展开了背后的六只雪白羽翼,朝我这边看了过来,语重心长地说道,“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之一。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希望你回去后,能够静下心来好好思考,想清楚自己未来的道路,不要被一时的情感所困。”

  话毕,荆歌便振翅飞向了天空。而此时,矶茹与矶杋也已拭去了泪痕,见荆歌离去,便一同展开了羽翼,追随着荆歌的身影,和那只藤蔓巨鸟一起消失在了远处的云端。

  荆歌的身影消失的地方,太阳已高高升起。我这才想起,离开神族秘密地下基地的时候,好像还是凌晨吧。数小时前决心从那里潜逃离开之时,我如何能够料到,今日竟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如果早知会发生这些,那时的我,还会决心逃出那里吗?如果不是我的出逃,之后也不会遇见秦宛钟,不会见到秦异与荆歌,不会出来追踪垠树,不会遇见被做成了傀儡的坤少,不会遇到小薇,不会见到藏岳,也不会失去妈妈。那样,或许会更好吗?

  两次在梦渊之中,都没有与妈妈好好的道别。没想到今日一面,或许便是我见到妈妈的最后一眼。即便如此,今天却连好好跟妈妈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在神魔的立场冲突之下,人情已经渺小无谓到这样的地步了吗?

  “夏夜先生,我们走吧。”一个声音将我从沉思中拉回,只见一旁的垠树依旧面无表情。

  我明白,这一日里,承受着纠结与痛苦的不止我一个人。我失去了坤少与妈妈,而垠树则失去了小茉与小薇。这样算来,我们二人的遭遇竟有些相似。坤少与小茉同样惨死于小薇之手;而妈妈与小薇,分别是我和垠树曾经最亲密的人,现在却同样地站在了我们最尖锐的对立面。

  不过,我比垠树幸运的是,即便失去了妈妈,从妈妈的话语中,我能感觉到,妈妈依然是爱我的,愿意保护我的。这样的爱,超越了立场的对立与冲突,是最纯粹的亲情。

  而小薇对于垠树,仿佛却只剩嫌恶、怨恨与杀意。她嘴里关于垠树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字,都是如此恶毒,难以想象这些话会对垠树带来怎样的伤害。

  秦异与藏岳出现之后,垠树虽然脸上一直冷漠无表情。但我心里明白,他所承受的痛苦,远远在我之上。有什么痛苦,能够胜过被自己苦苦寻找了多年的深爱之人如此羞辱,并痛下杀手?

  更令人难以明白的是,究竟是怎样的经历与遭遇,竟让昔日垠树口中那个单纯可爱的神族女孩,为了从魔王那里得到力量,甘愿背叛整个神族,沦为堕天使?究竟是什么,会将一个曾经最亲密的人,变得如此的恶毒与残忍?

  我相信,这绝对不是单纯的力量的诱惑。只有最痛苦的记忆与最深刻的绝望,才会让一个人做出如此彻底的改变。而导致这一切的,又是什么?是战争吗?是这个错位的世界吗?如果没有魔族与神族之间的战争,以及魔族与降魔家族之间的对抗,那么无论是小雯,还是秦宛钟,还是小薇,她们本都应如每一个普通的女孩一样,过着平凡而幸福的生活。

  或许真的,只有神魔之子的力量,才能纠正这个错位的世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