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智慧大天使荆歌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4592 2017.05.12 08:34

  走出房间的时候,金发女人微微抬起左手,外面一直响个不停的刺耳警报声便立即停了下来。只见她微曲无名指,一束光从她手中射出,变作一张白色面具忽地飞来戴在了我的脸上。面具贴在我脸上的瞬间,我的眼耳再次被封住,眼前一片漆黑,耳边一片死寂。

  这时,我的脑海里响起了金发女人的声音:“我的光缎会引导你跟随我去荆歌那里。我已用面具遮住了你的容貌,所以不用担心一路遇到的行人会看到你的长相。但是,此时我必须封住你的视觉与听觉。因为对于神族而言,荆歌的所在之处,是最高的机密之一。”

  头脑里的声音刚刚落下,我便感到脊背上再次传来一股向前的推力。

  这个声称要带我去见荆歌的金发女人,她究竟是谁?我记得刚才秦宛钟称她为矶茹大人。她是降魔师吗?不对,之前她对秦宛钟说这是神族的内部事务。这么说来,她应该是神族。大概也正因如此,秦宛钟才会对她如此毕恭毕敬吧。

  不过,她们口中的堕天使究竟为何物?为何秦宛钟说我被验出了堕天使的术纹?为何身为神族的矶茹,要特意吩咐降魔师们不可提及堕天使一事?想到这里,我隐隐觉得,这其中或许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很可能便与我内心深处寻找的那个答案有着密切的关联。

  除此之外,另一件让我感到不解的事,便是为何带我去见荆歌,还需要封住我的视觉与听觉。这个叫做矶茹的女人,她真的会带我去见荆歌吗?还是说她对我另有其他目的?

  即便她真的是神族,但如果神族内部也分不同派系的话,她与荆歌又属于同一派系吗?不同的神族派系之间,会不会与降魔家族里的秦楚两派一样,表面太平,实则暗地争斗?如果这个矶茹与荆歌互为对手,她会不会在得知我正在寻找荆歌之后,便立刻将我灭口,从而破坏荆歌的计划?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毛骨悚然。总之,我此刻不能被完全牵着鼻子走,我一定得做些什么,任何事情都好。只要做点什么,或许之后便能成为自救的关键。

  正在我思考之时,身后的缎带流动到了我的右肩上,传来一道向左的推力。我随着推力左转九十度之后,缎带又回到了背后,推着我向前直行。

  对了!我心中突然有了主意。即使此刻看不见也听不见,但我依然可以把从二楼到荆歌所在之处的路线给记下来。我只要记住每一次转弯的方向,以及每两次转弯之间的步数,编成口诀记在大脑里,到时候,便能通过逆向推导,画出路线图。

  我快速回忆了一番,从走出术纹石的房间开始,我先是左转,然后走了35步,然后右转,到现在为止走了19步。那么当前位置距离术纹石房间的路线,就可以记作“左三五右十九”,简单六个字。我只要不断在脑海里重复默念口诀,并在每次转弯后更新口诀,那么口诀的记忆也不是一件太难的事。

  就这样,我一边被身后的缎带牵引着行走,一边数着脚下的步数,一边同时在脑海里默念着口诀。走过几个弯之后,身后的推力突然消失,脚下传来一阵失重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时应该是在电梯里。不久后,失重感消失,缎带推着我向后转了一百八十度,然后继续推着我往前直行。

  又走了一阵,从离开术纹石房间起,转过总共十二个弯之后,身后的推力再次消失,我便站定在了那里。就在这时,我感觉到脸上的面具突然之间被摘了下来,瞬间出现的强烈光线一时把我照得不得不闭上了双眼,耳边也随之传来了细微的声响。

  没错,应该是矶茹解除了对我视觉与听觉的封锁。这么说来,已经到了吗?

  “荆歌大人,这个人说她要见你,还说是雷墨让她来的。”耳边传来矶茹的声音,“此人自称失去了记忆,刚刚却在术纹石上验出了疑似堕天使的术纹。”

  我努力试着睁开双眼,被封锁了许久的视觉却依然不太适应眼前明亮的环境。慢慢地,我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我此刻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宽敞却没有窗子的房间——不,不对,这里已经不能称之为“房间”了,这里简直就像是一个庞大的图书馆,到处都是三米多高的巨大书架,一眼几乎看不见尽头。

  这里真的好大,感觉比足球场还大。虽然这栋招待所从外面看上去确实十分宏伟大气,但楼内也绝不可能容得下这么大的房间。我记得刚刚应该是乘坐过下行的电梯,难道说,这个地方是在地下?

  这时,我注意到在我正前方不远处有一张宽大的书桌,书桌上立着一盏金色的浑天仪,几摞厚重的古籍整齐地摆放在桌面上。书桌的后面坐着一位穿着浅灰色大衣的中年大叔,细碎的胡渣,凌乱的刘海,刀锋一般的面部轮廓,淡淡的法令纹,成熟而不显老气。

  乍一看去,此人第一眼竟让我觉得隐隐有些像是雷墨。然而细看,才觉那双眼如此深邃,与雷墨大不相同。若是要用两个字来形容雷墨给人的第一印象,那我一定会用“将军”二字;但是如果是形容眼前这位中年男子,我觉得最合适的莫过于“先知”二字。

  我迅速环顾了一下四周,在这个巨大的房间里,除了我和金发女人矶茹之外,就只有眼前这位中年男子了。所以说,这个人,他就是大天使荆歌!?我终于见到了我要找的荆歌!?

  坐在书桌后的大叔放下了手中的书卷,面无表情地冷冷看着我,一言不发。正待我欲开口解释之时,大叔突然“哈哈哈”大笑几声,一边站起身朝我走来,一边对着我抬起了右手。

  只见大叔朝着我的腰间轻轻挥了挥食指,身后捆住我双手的缎带便簌簌散开。终于,我的双手也恢复了自由。我活动着已有些僵硬的手指,却见一旁的矶茹此时露出了惊慌的神色:“荆歌大人,您这是要?”

  “欢迎来到咸阳,夏夜同学。非常高兴你还活着。”荆歌没有回答矶茹,而是微笑着走到了我的面前,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

  他……居然知道我是谁!?荆歌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难道雷墨出现在我面前之前,就已经告诉过他,我会以楚小雯的身体去见他吗?

  “你……说他是神魔之子?”站在一旁的矶茹听闻此言也是一脸困惑不解。

  荆歌笑了笑,对矶茹道:“昨天才传来消息,说是神魔之子被魔王俘获,六翼大天使雷墨与魔王交手不幸阵亡,楚派降魔师损失惨重,长女失踪。然后今天,失去了记忆的楚派长女便出现在了咸阳,还说是奉雷墨之命来见我。这一切,你觉得应该如何解释?”

  矶茹低头沉思片刻,恍然醒悟道:“你是说楚派的‘镜字诀’?”

  荆歌看着矶茹点了点头,道:“没错。雷墨之前告诉过我,他曾一直派遣楚派长女以神魔之子女友的身份从暗中保护他。昨日神魔之子与魔王接触,雷墨与楚派若要从魔王手中救下神魔之子,楚派长女必会先用‘隐字诀’遁去身形,然后以‘镜字诀’与神魔之子互换身体。这两个术法都是楚派至高至深的绝学,应能在战场上暂时骗过魔王,只不过必须以牺牲楚派长女作为代价。”

  “神魔之子获救之后,雷墨应会让他来找我。一是因为他留在我的身边会更安全;二是因为,我也可以帮助他慢慢掌握神魔之子的力量。”

  “而神魔之子既然能够来到这里,”荆歌继续说道,“说明路上一定是遇到了其他的降魔师,邀请他一同参加七派联会。而为了避免暴露身份,神魔之子便谎称自己便是楚派长女本人,不过因为失忆,所以不知道自己本该知道的事情。谎称失忆既能骗过其他降魔师,同时也能名正言顺地打探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可谓明智之举。”

  “荆歌大人英明。”矶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过矶茹还是不明白,如果此人是神魔之子,为何会被验出堕天使的术纹?”

  “这一点我也不能完全确定,毕竟从来没有人见到过神魔之子的术纹应该是什么样子。”荆歌道,“不过神魔之子与堕天使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身上同时拥有着神魔两族的力量。根据我的猜测,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才导致了他的术纹与堕天使的术纹从外观上看会比较相似吧。”

  说完这些,荆歌转头看向满脸震惊的我,笑了笑道:“我说的没错吧,夏夜同学?”

  此时的我,只是呆呆地愣在了那里,震惊得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个与我素未谋面的荆歌,在见到我的第一眼,竟然只是短短几秒之内,便算出了我是谁?不仅如此,甚至连小雯帮我逃生的方式,以及我谎称失忆的动机,竟全部被他一一看穿!?

  好强!实在是太强了!虽然我一向自认为是个聪明人,但是这次,我对面前这位大天使的头脑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到被一个人的智慧所彻底地征服。这个叫做荆歌的人,或许真的值得信赖。或许他真的,能够解答我所有的疑问!

  “我……我是……”刚一开口,突然心中一阵酸楚袭来,我竟哽咽地说不出话。

  太艰难了!自从昨日雷墨告诉我要去咸阳寻找荆歌,这一路真的实在是太艰难了!这两天里,我无时无刻不提心吊胆地活着,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一切,盘算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不敢信任身边的任何人。在来咸阳的火车上,差点遭到韩助的攻击;而就在几分钟前,还被众人怀疑是魔族,被矶茹捆缚在地上差点当场毙命。

  而此刻,我要找的人终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而且看上去是如此的可靠。我两天来绷紧的神经,此刻终于可以松懈下来了。

  我双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却被矶茹和荆歌同时扶住。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荆歌看着我,脸上露出温暖的微笑,将我扶到一旁的红木扶椅上坐下,“这一路上,一定很艰难吧。不过现在你不会有事了,这里十分安全,几乎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几个地方之一。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我们神族也会把你当作家人来对待。”

  “矶茹,”荆歌吩咐道,“夏夜以后就在我这里住下了。你去让垠树过来,将这里空着的书房打理一下,多备些水和食物。这边就先交给我了,你自己赶紧去忙七派联会那边的事吧。”

  “明白。”矶茹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我仰躺在宽大的扶椅上,尝试着放松全身每一块肌肉,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从收到妈妈让我回襄阳的短信到现在,不过两天吧。这短短两天里我所经历的一切,对我人生带来的冲击与改变,比我之前二十多年经历的总和还要多。第一次,我意识到安全感是如此的珍贵。离开襄阳之前,我不得不担心自己会不会无处栖身,担心魔族的追击随时会出现;到达咸阳之后,我又不得不担心会被人怀疑身份,担心无法找到荆歌。

  想来我的运气也算是不错。若不是碰巧在火车上遇到了韩助与齐杏儿二人,到了咸阳之后只怕我根本不知该何去何从。没想到一路竟是阴差阳错,有惊无险,刚到咸阳的第一天,便找到了荆歌。

  现在,我终于暂时不用再担心些什么。至少我有栖身之所,至少有荆歌在这里,我感到很可靠,很安全,甚至有一些温暖。家人、小雯和坤少都已不在身边了,雷墨临死前将我托付给荆歌,而我此时能够依靠的,也就只有这个人了。

  “夏夜,你有什么需要的吗?肚子饿吗?口渴吗?”荆歌在我身旁的另一张扶椅上坐下,微笑着看着我问道。

  “我想喝水……”我顿了顿,答道,“还有,这些天发生了太多,我的脑子很乱。能不能给我一些纸笔,我想记一些东西,整理一些所见所闻,理一理自己的思绪。”

  荆歌笑了笑,给我递来一个盛满温水的玻璃杯,一支精致的银色钢笔,和一个羊皮封面的笔记本。

  我仰起头,一口将杯子里的水喝完。温热的水顺着喉咙流入腹中,让我瞬间精神了不少。接着我又翻开了笔记本,开始在上面迅速地记下这几天里听到的一些关键词:神族、魔族、降魔师、七派联会、三世界体系、阶位、神格、术纹、堕天使……

  利用写下这些词的间隙,我悄悄在书页的夹缝里,用小一号的字体写下了从术纹石房间到这里的路线口诀。终于,我不用再在脑海里反复默念强化记忆了。从这一刻起,我才算可以彻底地放松身心了。

  “夏夜,”荆歌看着专心写字的我,和蔼地说道,“我知道,这些天里发生了很多,这一切对你来说太突然了。我也很遗憾,无论是魔族,还是我们神族与降魔家族,都没有将你的真实身份告诉你。现在,我们也不需要再对你隐瞒了。你想知道什么,我们都会告诉你。”

  我停下了手中快速移动着的钢笔,抬起头看着荆歌。他的眼神很诚恳,似有一丝微微的歉意与愧疚在其中。没有任何犹豫,我平静而缓慢地说道:“请告诉我,关于神与魔的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