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爸爸的声音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4172 2017.06.11 07:00

  垠树离开后,我草草塞了一些面包和饼干到肚子里,便倒在了床上。一夜都没怎么休息,还进行了那样的战斗,此时的这个身体是极为困倦疲惫的。也不知道,身为A级降魔师的小雯,曾经以这样一副纤弱的身体,进行过多少这样的战斗。

  我躺在床上,刚刚闭上双眼,昨日蝶魇梦境中的种种痛苦回忆顿时再次涌入脑海。

  我惊骇地睁开了眼,喘着粗气。没想到,经历过白天的那么多事情,此刻只要一闭眼,蝶魇的训练依然会让我如此痛苦,难以入睡。难道,又要借助梦渊的力量,才能让自己得到短暂的安宁吗?

  等等……梦渊?

  对了!我差点忘了,只要拥有梦渊的力量,无论相隔多远,我都能和妈妈取得联系。只要能在梦渊里见到妈妈,或许,我便能向妈妈询问出关于魔族远古卷轴的秘密。而得到卷轴之后,或许我就能得到至高无上的力量。拥有了那样的力量的我,即使不能矫正这个错位的世界,至少,应该能够把妈妈救出来吧。

  就算……就算真的什么也得不到,什么也做不了。至少在梦渊里,还能见到妈妈最后一面吧。如果真的无法阻止荆歌和燕派将我的妈妈彻底消灭,至少,我想和妈妈认真地道别——抛开我们的立场,单纯以一个孩子的身份,与母亲道别。

  想到这里,我便唤起了梦渊的力量,任这股力量盈满全身,慢慢合上了双眼。

  当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梦渊里的一切和之前的每一次都一样——两侧是黑色的悬崖,脚底是铺满暗红羽毛的大地,头顶是被挤成一条细缝的紫色天空,还有那真正属于我自己的身体。

  然而,环顾四周,视野里却并没有妈妈的身影。我顺着狭窄的深谷向前奔跑,脚下扬起一片片的羽毛。一直跑过了几百米远,却无论如何也找寻不到妈妈的踪迹。

  是啊,这个狭窄却又巨大的梦渊空间,一眼便能看到地平线,我又能跑到哪里去?妈妈又能藏到哪里?如果第一眼看不到妈妈,那只能说明,她根本就不在这里。

  会不会是因为矶茹和矶杋的封印,隔绝了妈妈的感官,所以她现在连梦渊空间都无法进入了?

  “夏夜!”就在我满心沮丧,准备离开之时,一个空灵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这个声音如此熟悉,一瞬间竟让我全身一阵颤抖,眼眶湿润。

  “爸爸!?”我不由惊呼一声。在这个梦渊的空间之中,我居然听到了已经死去的爸爸的声音!

  如果说,我和妈妈只是没有机会好好地道别,那么爸爸则是在我毫不知情之时,已然离去。此时能够在这里再次听到爸爸的声音,简直就像做梦一般。

  不,这里本来就是梦。可是,即使是梦渊,为何爸爸会在这里?难道说,爸爸他其实没有死去?

  “爸爸!你在哪里?”眼泪瞬间便沿着我的脸颊流下,我忍不住呜咽起来,“你没有死对不对!”

  然而,纵使我一次又一次地转身,不断地寻找,无尽的黑色悬崖之下,却只有我自己的身影。刚刚的那个声音,仿佛是幻听一般。

  “夏夜,我就在你的身边。”爸爸的声音再次响起,仿佛就在耳边一般,“不用找了,你看不到我的,我的真身已经被姥姥杀死了。”

  “可是,你现在不是正在和我说话吗?”我难以置信地摇着头,不愿接受这个事实,“爸爸你一定在骗我,你一定还活着,对不对?”

  此时的我,多么希望爸爸告诉我,他真的只是在骗我。然而,爸爸只是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说道:“在我临死前,妈妈她用梦渊悄悄地将我的一部分力量保存了起来。在这里和你说话的,是我残余的意念。”

  原来……原来爸爸果然已经死去了吗……我内心的一丝亮光一丝希望,此刻再度破碎。

  然而,无论如何,能够在这里再次听到爸爸的声音,依然让我觉得幸福。哪怕这一切,都并不真实。

  “夏夜,你之前两次进入梦渊,我其实也一直都在这里。”爸爸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只是因为妈妈的缘故,那时的我没有办法告诉你。一直以来,我也在透过妈妈的双眼,注视着你。夏夜,我看到了你的成长,看到了你已经能够使用的力量,这一切让我感到很开心。我知道,你终将有一天,会以这个神魔之子的身份去面对一切,去完成只属于你自己的战斗。”

  “战斗?”听到这两个字,我的心中却是无比纠结,竟忍不住握紧了拳,狠狠向着空中那个声音挥去,“爸爸,原来我生下来,便只是为了与身为魔族的姥姥和妈妈战斗的吗?如果是这样,我真的希望你们当年不曾将我生下。为何我必须以两个敌对势力的后代的身份去活着?为何我必须对自己最亲密的人刀刃相向?你们有问过我是否愿意吗?”

  我猛的一拳击在半空之中,拳头不住地颤抖着。

  “夏夜,”沉默片刻后,爸爸的声音再次响起,“爸爸我知道,这一切对你来说很不公平。你所必须承受的,要比别人沉重得多。爸爸对不起你。”

  “但是,有一件事情你说错了。爸爸将你生下,并不是希望你去对抗姥姥和妈妈。爸爸是希望,你能够和爸爸一起,去改变这个世界,让无论是神族,还是人类,甚至是魔族,都能各得其所地生活着,不再对抗。这件事情,爸爸做不到,所以需要你的帮助,需要神魔之子的力量。这,才是我和妈妈将你生下的原因。”

  “不,”我摇了摇头,“爸爸你骗我。荆歌已经告诉了我关于‘伺君计划’的一切。你当初接近妈妈,就是为了削弱魔王,窃取魔族的情报,然后生下神魔之子,想借助我的力量彻底歼灭魔族。不是吗?”

  爸爸沉默了片刻,叹息道:“没错,一开始的时候,确实就如你所说的那样。由我来接近你的妈妈,是圣殿主神奥埙大人的安排。但是,潜伏在魔王身边的时日里,我所经历的与我所看到的一切,让我改变了很多。曾经对于魔族有着根深蒂固的偏见的我,也慢慢改变了对魔族的看法。”

  “魔族并没有先代神族的前辈们向我们描述的那么邪恶,那么黑暗。相反,他们和神族非常像。无论是使用的力量,还是内心的想法,神魔两族之间都有许多共同点。越是与他们密切接触,越让我感觉到,魔族简直就像是另一个神族。”

  “虽然一开始接近你的妈妈,单纯只是为了将你生下,然后借助你的力量,最终消灭魔族。但是,和你的妈妈在一起的时间里,我发现,我慢慢真正地爱上了你的妈妈。哪怕你的妈妈是被所有神族和降魔师所痛恨的那个左护法千羽,我依然爱着那个将魔族身份隐藏之后,纯粹的作为我的妻子,作为你母亲的那个人。”

  “我知道,这样的感情是不会被神族所允许的。但是,这样的爱,是我了解了真正的魔族之后所作出的选择,是我至高无上的权力,没有人可以阻拦。就像你妈妈在我的身份暴露之后,毅然冒着被姥姥发现的风险,将我的一部分力量,隐藏在了这个梦渊空间里一样。我和你的妈妈是同一类人,敢爱敢恨,不愿被世俗所束缚。人的感情超越一切。立场的分歧,种族的对立,这些都不应成为爱的阻拦。所以,妈妈也愿意为了保护你,而甘愿与姥姥作对。”

  听到这里,我的内心微微有一丝颤动。感觉爸爸和妈妈之间,就好像我和小雯之间一样。虽然一开始的接近有着明确的目的,但是二人相处之后,却对对方产生了深深的依恋。爸爸的话,此时让我更加确信,小雯的确是爱我的。我想起了小雯最后对我说的那句“我爱你”,又想起了她倒在那一片血泊中的身影,不由悲从中来。

  “可如果是这样,”我顿了顿,又争辩道,“如果人的感情超越一切,那么姥姥呢?姥姥她为何执意要毁灭我?她又为何能狠心置爸爸你于死地?难道,姥姥和我之间,就没有亲情了吗?”

  “夏夜,有些事情你必须明白。”爸爸语气深沉地说道,“当人站到了一定的位置之上,便不得不有所舍弃,不再只为自己而活着,而是为了自己脚下的那个位置所代表的集体,所代表的种族而活着。”

  “姥姥从成为魔王的那一天起,便不得不抛弃她的自我,以及她所有的情感,甚至是她的名字。从那以后,她将只作为魔王被人知晓,只作为魔王而活着。她所需要做的一切,以及她全部的行为准则,便是以魔族之王的名义,为魔族的利益而战。”

  “这是姥姥她所不得不接受的命运,不会因为她是你的姥姥而改变。所以,即使你曾经是她的孙子,在她知道了你神魔之子的真实身份的那一刻,她就已明白,她必须亲手将你根除,以免你日后成为魔族的隐患。”

  “同魔王极其相似的是,圣殿中的主神在还是大天使的时候,也和我们一样,都是有着鲜明的性格与丰富的情感的。可是,一旦走进了圣殿,站在了神族最顶端的位置,所有关于自我的一切都必须被磨灭。因为只有那样抛弃了一切的神,才能突破精神的极限和道义的束缚,将世间一切的本质看穿,为一族做出最有利的决策。即便这样的决策中,不得不包含着对人类的欺骗与利用。”

  “说起来,这些时日里照顾着你的大天使荆歌,他本已拥有接近于圣殿主神的力量,理应早该成为下一任的主神。然而,正是因为他不愿抛弃自己的仁爱之心,所以才一直被圣殿拒于门外。只有内心足够狠烈决绝之人,才有资格成为圣殿主神。身为主神,若是心存半点妇人之仁,便可能会使整个神族陷于险境。”

  听到这里,我心中是难言的震惊。那个在我眼中看来尽管有一些严厉,却还算是平易近人的荆歌,他居然已经拥有了能够接任主神一位的力量!怪不得藏岳和妈妈与之交手,都纷纷败下阵来。

  然而,就是这个在我百般乞求之后,依然执意要杀死我妈妈的荆歌,居然被圣殿以妇人之仁为由拒于门外。依此看来,圣殿中的主神,该是多么冷酷无情的存在。

  我不由想起了曾经在书中看到过的那句话——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原来这个法则,在神魔界里同样适用。

  “所以,当姥姥她要杀死我的时候,我甚至没有怨恨她。”爸爸继续说道,“因为我知道,这是她不得不做出的决定。无论魔王是谁,站在那个位置,都会做出那样的决定。而我,也不会后悔来到了她的身边。我明白,作为神族里地位仅次于主神的六翼大天使,这也是我不可推卸的使命。即便最终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在所不辞。”

  “更何况,”说到这里,爸爸的声音里突然多出了一分温柔,“即便我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预谋,可是婚姻里的另一个人,却是一个值得我深爱的人。这样的我,已经是无比幸运了。因此,即使姥姥不得不将我杀死,我也明白,错的并不是她,而是神魔两族的先代们所留下的历史,和这个错位的世界。”

  “正是因为看透了这一切,所以我的眼中,不再只是神魔两族的仇恨与对立。夏夜,我希望你能和我一样,不要被一时的冲动,或者一人的情感利益所蒙蔽双眼。你是我和妈妈的孩子,但你也是神魔之子。你有着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特殊身份,和与之相应的使命。”

  “我从来都没有被这些所蒙蔽。”我打断了爸爸的话,目光变得认真起来,“这些天里,我一直在思考,在神族、魔族和人类这三者之间,我的立场究竟是什么,我的使命又究竟是什么。我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任何神族,任何降魔师,或者任何魔族。”

  “但是,”我顿了顿,郑重地说道,“爸爸,你刚刚所说的一切,让现在的我愿意相信你。请你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