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咸阳考古研究院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527 2017.05.08 07:34

  火车缓缓进站停了下来。窗外的站台上,能看到写有“咸阳”二字的站牌,以及从候车厅陆陆续续走过来乘车的人群。韩助撕下包间门口的符纸,便带着我和齐杏儿二人下了车。

  走出车站的时候,我看到一路琳琅满目的商铺和餐馆,想起上一顿还是一大早在襄阳车站吃的一碗面条,之后一路都没吃过东西,而现在已是下午,便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不过说起来,韩助与齐杏儿二人与我同行的一路上,似乎也没见他们吃过任何东西。

  “咱们不用吃点东西再上路吗?”空气里飘来一股烤肉和炒面的香味,我终于忍不住问道。

  “饿了的话,就先吃些压缩饼干吧。”韩助头也不回,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仿佛这是降魔师对抗饥饿的唯一标准答案。

  “一会儿到了秦派那边,也会有东西吃的。”齐杏儿看我露出失望的神情,便安慰道。

  “哦……那好吧。”我悻悻地耸了耸肩。

  正要继续赶路,韩助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了脚步,转身说道:“小雯,齐杏儿,你们等我一下。”说完便往路边的便利商店跑去。

  不一会儿,韩助便回来了,从手中递给了我一些面包和零食,道:“我差点忘了,小雯你这几年过着普通人的日子,大概也已经吃不惯这些压缩饼干了。也不知道是你这些年生活方式改变的原因,还是失去了记忆的原因,我总感觉现在的你和以前的你很不一样。现在的你,给我一种更加亲切的感觉。以前与你只是在任务中并肩战斗过,生活之中少有交集。今天就让我请你吃一次东西吧,毕竟以后可能也难得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说完,韩助的脸微微有些泛红。

  我看着韩助塞到我手中大袋小袋的面包,薯片,花生,还有巧克力,一时有些尴尬。韩助他……是在对我示好么?果真是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大男孩啊……说话这么直就算了,而且哪有请女孩子吃面包和零食的……我每次带小雯去的,可都是用心挑选过的精致餐厅啊。

  不过想来也不是韩助的错。作为一个降魔师,没有恋爱的自由,也没有时间去享受生活,所以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才会说出这样唐突的话来吧。

  我从韩助手中接过这些食物,这才注意到齐杏儿嘟囔着嘴满脸的不悦。是啊,在一个喜欢你的女孩面前,这样直白地讨好另一个女孩,多伤人啊。

  于是,我把面包和零食分了一半给齐杏儿,笑着说道:“齐杏儿,一路上你也没吃什么东西。我自己一个人可吃不了这么多,咱俩分着一起吃吧。”

  齐杏儿这才喜笑颜开,收下了食物:“谢谢小雯姐,你真体贴。还有,谢谢助哥哥请客。”

  韩助愣了一会儿,满脸憨厚地傻傻笑了笑,便带着我们继续赶路。

  我们在车站外的马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直接开到咸阳考古研究院。上车后,我和齐杏儿一边吃着面包零食,一边聊着些有的没的。我们在出租车上坐了很久,一路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从繁华的闹市慢慢变为萧条的郊野,待我都有些昏昏欲睡时,这才终于到达了集会的地点。

  下车后,我发现这个所谓的考古研究院看上去实在是破败萧条。院子的四周被很高的红砖墙围了起来,墙面没有上漆,墙顶用水泥糊着防止盗贼翻越用的玻璃碎片。院墙外面种着一圈低矮的灌木,看上去很久都没有人来修剪了。

  这一带的附近看上去也都十分荒凉,除了这所研究院之外,周围几乎都是荒地,远处偶尔有几户简陋的民宅和荒地上垦出的几片菜地。研究院门口的这条街道,路面坑坑洼洼还有不少裂缝,路上几乎没什么行人和车辆,很难让人相信这里正进行着降魔家族最高规格的集会。

  出租车离去之后,我们三人向着研究院大门走去。正门的门口有一张立式海报,上面没有任何图案,只是简单几个大字:“欢迎出席虚拟文学与艺术协会年度研讨会。”

  一位穿着保安制服的门卫从大院门房里走了出来,打量着我们三人:“请问几位来院里有什么事吗?”

  韩助指了指门口的海报:“来参加研讨会的。”

  “请出示你们的证件,每个人的。”门卫道。

  糟了……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我并没有在小雯家里找到她的任何身份证件,这下可怎么办……一路上韩助和齐杏儿都没有跟我提起过参加集会需要证件这事。他们大概觉得即使我失忆了,证件之类的也会带在身上吗?

  正在我担心之时,我看到韩助和齐杏儿各自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卡片。我伸过头去瞅了一眼韩助的卡片,那不是身份证,卡片上面印着韩助的照片,并写着一行字:“虚拟文学与艺术协会会员证——B级会员,韩助”。

  这个是……对的!我也有这个卡片!昨天我换下小雯的降魔师长袍时,我从长袍内侧找出了这张卡片,并收进了背包里。

  韩助和齐杏儿把各自的卡片递给了门卫,这才担心地向我这边看来:“小雯,你的降魔师身份卡,该不会不在身上吧?之前竟然忘记跟你说这回事了。”

  我从身后的背包里翻出了小雯的卡片,在他俩面前晃了晃,得意地说道:“虽然大部分事情都不记得了,不过还好我还记着要带上这个。”

  韩助和齐杏儿舒了一口气。门卫从我手里接过了卡片,然后将三张卡片一一放在手心,闭目沉思起来。

  “呃……他在干什么?”我轻轻戳了戳一旁的齐杏儿,不解地问道。

  “他在验证降魔师身份卡的真伪。”齐杏儿悄声告诉我,“别小看这小小一张卡片,它们跟降魔师的长袍一样,是由赵派的高级降魔师为每一位降魔师定制的。对了,你之前不是问我每个派别降魔师的术法风格吗?赵派的开山之祖是墨子的后人墨心。赵派的降魔师不仅传承了墨家的机关术,还精通营造、冶炼与工匠之道。”

  “小雯姐你会使用‘隐字诀’对不对?你的‘隐字诀’只能隐去自己的身体,却无法隐去身外之物。但是赵派为楚派定制的降魔师长袍、内衣和降魔师身份卡,都可以随着你的‘隐字诀’连同你的身体一同隐遁,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必须裸着身子去战斗啦。”

  听完齐杏儿的解释,我心中豁然顿悟。原来如此!我想起了昨晚去小雯家的时候,她家门口的指纹识别器。因为小雯战斗的时候可能使用“隐字诀”,所以不能携带除了长袍和身份卡之外的任何物品,包括钥匙。所以,她家门口才安装了指纹识别门禁系统!这样,小雯即使不用将钥匙带在身上,也能顺利出入家中。

  原来,她并不是提前预料到我会去她家,所以才事先安装好指纹识别器,而是纯粹为了方便自己可以随时以降魔师的装束离开家中。这样想的话,一切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我心中的疑问也少了一个。不错!看来只要继续探索下去,我一定会知道更多我想知道的答案。

  “你们进去吧。”门卫将身份卡还给了我们,应该是已经检验过真伪,“研讨会在研究院招待所举办,一直往里走就是。”

  我们三人谢过门卫,将身份卡小心收好后,便进入了院子大门。大门里面是一条宽阔却破败不堪的水泥路,两侧有几栋年久失修的红砖瓦楼。路边种满了高大的银杏和梧桐,树叶早已落完只剩空荡荡的枝干。两侧的树下立着各式各样的展板,上面介绍着关于考古研究院的研究工作,还有人员的构成。

  我们从这些展板面前一一走过,我注意到有几张展板上写着院长、副院长和其他管理人员的信息。有意思的是,这些人几乎全都姓秦。

  “这里还真是寒酸啊……”我小声嘀咕着,然后指着那块介绍院长信息的展板问道,“这些人都是秦派的降魔师吗?这个考古研究院的院长,他就是秦派的首领吗?”

  齐杏儿摇了摇头道:“不,这些人不全是降魔师,有些只是普通人而已。不过,研究院的管理层应该多数都是降魔师,但他们也都是E级降魔师,因为没有对抗魔族的能力,所以负责经营这个研究院的日常事务,为降魔家族做好保密工作。”

  “我在升为D级降魔师之前,也跟他们一样。”齐杏儿继续说道,“我那时为外界所知的身份,是一家小型家族企业的副总裁。降魔家族里等级越高的降魔师,为外界所知的身份越卑微;等级越低的降魔师,为外界所知的身份越显赫。这样的一种身份的错位,是对降魔家族的秘密最有效的保护。”

  “对了,”我突然想起了研究院门口的海报,便问道,“什么是虚拟文学与艺术协会?为什么我们降魔师的身份卡上,都写着虚拟文学与艺术协会会员卡?门口的海报上也写着虚拟文学与艺术协会年度研讨会。这些也都是为了保护降魔家族的秘密吗?”

  “是啊,”齐杏儿答道,“降魔师必须对外严格保守降魔家族的秘密,不能让外界知道降魔家族的存在。所以,我们的组织与活动都是通过这个虚拟文学与艺术协会来进行的。那个《魔物狩猎日记》的手机游戏,也是通过这个协会的名义发布的。”

  “如果出现了意外情况,降魔家族内部的信息被泄露出去了一部分,我们也可以用这是虚拟文学与艺术的幌子来遮掩过去,毕竟现在魔幻类的小说啊、电影啊、游戏啊什么的都挺流行,普通人不会较真去怀疑内容的真实性。此外,协会内部也会出版一些刊物之类的用以混淆外界的试听。小雯姐你的身份卡上写着你是协会的A级会员,这也就代表着你是A级降魔师。”

  一边聊着这些,我们已经走到了这条水泥路的尽头。此刻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幢高大的灰色建筑,比一路上看到的两边的红砖瓦楼要干净、现代得多。这栋建筑看上去有十多层的样子,视野内远远近近都没有第二座和这一样高的楼。我们顺着楼下的十几级大理石台阶走了上去,来到了建筑的大门前。大门的上方写着几个金色的大字:“咸阳市考古研究院招待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