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鬼目与传送门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727 2017.05.25 01:00

  我又一次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一片漆黑。

  已经醒来了吗?在梦渊里的时间还真是短暂呢,足够房间角落里的蜡烛燃烧殆尽,却不足以让我熬到天亮。也不知现在几点,剩下的漫漫长夜,我又该如何熬过。

  我开启了鬼目,看向天花板上的光晷。鬼目之中,光晷的指针与刻度在黑暗中浮现,时针指着两点的方向。说来前几天都是早上六点起床,而现在还有四个小时才到六点。

  真是个尴尬的时间,起床的话太早,怕是会影响垠树他们;又不能再继续睡下去,因为只要我闭上双眼,白天的训练所带来的痛苦便会如洪水猛兽般袭来。我现在做些什么好呢?

  对了,不妨就这样躺在床上,练习一下鬼目的使用。

  我试着将鬼目的注意力转移到房间里的书桌上,然后慢慢集中到荆歌给我的那本羊皮封面笔记本上,尝试着去观察合上的笔记本里夹页中的字迹。

  不错,鬼目的力量十分好用,即使笔记本被合上,只要力量运用得当,也能读出写在里面的文字。我一页一页地“翻读”着我自己的笔记,这才想起,今天因为太累,都忘记将训练的内容记录下来。

  正“翻看”着自己的笔记,突然之间,我注意到书页的夹缝之中有一行小字,那是一条长长的口诀。这时我才想起,我来到这个与外界隔绝的地方之前,曾经把来到这里的路线编成了口诀记录了下来。也就是说,此刻只要照着口诀逆向推导,按理就能离开这里。

  虽然垠树告诉我,这里与外界并不直接相连,但我无论如何却也无法相信。我分明就是从招待所的二楼一路步行来到这里的,怎么就与外界不相连了?

  我仔细地重温着昨天白天写下的口诀,突然发现了其中的蹊跷之处——在我走出下行的电梯之后,居然连续左转了六次,才到达荆歌的房间外面。我检查了一下这六次左转之间的步数,其中竟然有一个圆形的回路。

  为什么矶茹要带我原地绕圈?是因为猜到了我会计步,所以故意带我多绕一会儿,这样就能混淆我的记忆吗?如果是那样,只绕一圈是不是也太小瞧我了?

  我忍不住好奇,便扩大了鬼目的观察范围,向屋外的走廊看去。虽然走廊上一片漆黑,但在鬼目的视野内,一砖一石却都看得十分清楚。不出所料,那只黑猫依然守在我的房门口,默默监视着我。走廊往垠树房间的那一头,边上还有另外几个房间,再往里便是死路。

  而走廊的另一头,也就是根据路线口诀,我来的那个方向,不远处有个右转。这个右转,也就是口诀中的第六个左转。我往鬼目中注入了更多的力量,向右转之后的地方看去,终于看到了下一个右转,也就是口诀中的第五个左转。

  我想用鬼目再往前看,却发现已经达到了视野的极限。于是我下了床,站到了房间最靠外的墙角里,将所有力量注入鬼目之中——只要再往前看一点,到了下一个转弯处,就能解开圆形回路之谜了。

  我推进着鬼目的视野,第二个右转之后,向前,向前,再向前——目力延伸到六十步左右的地方时,却发现这竟然是一条死路。

  这……怎么可能?来时记下的口诀中,第四个左转与第五个左转之间,明明有八十步的距离啊!我怎么可能在长度只有六十步的地方直行了八十步?难道,这墙上有暗门?

  我将脸贴到了房间的墙壁上,将鬼目的力量释放到极限,继续往前推进,却发现死路就是死路,墙壁的背后只是岩石与土壤,并没有暗门。

  难道真的就如垠树所说,这里与外界是隔离开的?可是……可是我明明是从那里走来的啊……如果这里与外界相隔离,我先前到底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尽管心中疑团重重,但无论如何,至少现在我掌握了鬼目的使用方法。这的确是一个非常方便的能力,即使寸步不移,也能清楚地感知周围的环境。不愧是身为魔族护法的妈妈所拥有的力量。既然漫漫长夜无法入睡,那就让我用鬼目来把这个神秘的地方研究研究清楚吧。

  我将鬼目的视野推移到走廊另一侧几个一直没机会进去过的房间里。第一个房间是一个很小的存储着食物和水的地方,沿着墙壁立着一排柜子,上面整齐地摆放着锅碗瓢盆和柴米油盐。房间里还有一个生火做饭的台子,看上去略显简陋,但却收拾得非常干净。想必这里就是垠树为我准备三餐的地方吧。

  接着我又开始查看第二个房间。视野刚进入门内,我便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这第二个房间,几乎是第一个房间的上百倍大,已经足以和荆歌那间图书馆一样的房间媲美了。而这个房间里面居然是——田地!

  如体育场一般宽阔的房间地面上,铺满了厚厚的一层土壤,松软而肥沃。田地里种植着各种各样的谷物和果蔬,天花板上密密麻麻地画着几个巨大的光晷,应是白天时用来作为这里的光源。想来垠树为我准备的三餐,大概便是直接从这里采集食材的吧。这个房间,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温室。

  在这个巨型温室内查看过一圈,没发现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于是我便继续推进鬼目的视野。

  第三个和第四个房间的大小介于前两个房间之间,里面堆满了各种杂物,看上去应是仓库的样子。我粗略地扫视了一遍仓库里的物件,无外乎一些衣物、图纸、仪器和兵器,此外还有一些五金工具和木材石材,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这些房间之外,剩下的便是垠树和荆歌的房间了。

  之前垠树说过,这里是神族的秘密地下基地,藏着神族的各种珍宝法器。如果之前查看过的那些房间里都没有见到的话,那么就如和氏璧一样,那些珍宝法器,一定就藏在荆歌的那个巨大房间里。

  我将鬼目的力量向荆歌的房间推移过去,却出乎意料地发现里面什么也看不见。那房间里竟然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能将我的鬼目隔断。而且无论我怎样加强力量,房间里那股神秘的力量也随之加强,不让我窥见分毫。

  几个回合之后,毫无收获的我终于放弃。如果荆歌的房间里藏纳着神族的各种重大机密,想必也应布置着各种强大的术法,防护着任何形式的外界入侵吧。

  窥视荆歌的房间失败之后,我将鬼目挪移至垠树的房间。虽然知道没有经过垠树的允许就这样窥视进去对他来说很是无礼,而且我现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异性,但我现在是真的很想知道关于这个地方的一切秘密。要怪,只能怪你们软禁我。所以,对不住了,垠树……

  本以为凌晨两点,垠树此刻应正在熟睡,然而鬼目的视野进入垠树房间的时候,我却不由一惊。垠树的房间里蜡烛都还亮着。而垠树,站在一只正上下翻飞着的蝙蝠面前,脸上露出极为惊骇的神色。那只蝙蝠,仿佛正在用一种独特的肢体语言向垠树传达着某种信息。平时看上去荣辱不惊的垠树,为何竟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吗?

  正思索着,却见垠树慌忙地穿上了一件御寒的大衣,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带着那只蝙蝠便匆匆离开了房间。这个深更半夜的点,垠树他不好好休息,这是要去哪里?

  我将鬼目的注意力锁定到了垠树身上,只见他朝着走廊尽头走去,而那里,正是我来的地方。难道,垠树他有事要离开这里?刚好我正好奇要如何离开这个地方,如果垠树此时要离开,那么我只要用鬼目跟踪他,便能解开我心中的谜团。想到这里,我更加盯紧了垠树。

  垠树从我房间门口经过的时候,那只黑猫也追随着他的身影而去。只见垠树拐过第一个右转,紧接着又拐过了第二个右转。我再一次将全部的力量注入鬼目之中,将视野跟了过去。垠树走到死路的尽头之时,突然停下了脚步,右手探入衣兜里,掏出了那把我之前留意过的金色钥匙。

  我屏气凝神地注视着这一切,只见垠树弯下了身子,将钥匙插入了地面上一个不易察觉到的缝隙之中。刹那间,一道蓝色的光从钥匙插入的地方射出,如电流一般在空中画成一个竖长的椭圆。四周的墙壁上不断有游离的力量渗出,向着空中的蓝色椭圆汇聚。只见那椭圆越变越大,直到变得足有一个人那么高。

  待到空中的椭圆稳定了下来,垠树便将钥匙从地上拔出,走进了椭圆之中,从鬼目的视野中顿时消失不见。而与他随行的蝙蝠与黑猫,也一道进入了椭圆。

  一秒钟后,椭圆化作蓝色的光消失在地面上的裂缝之中。过道里再度回归平静,而垠树的踪影,也已消失得完全不留痕迹。

  原来这里竟暗藏着机关!?那个散发着蓝色光芒的椭圆,难道就是连接到外界的传送门?

  是的,这样就说得通了。来这里的路上,出了电梯之后,四个左转之间的步数,刚好绕到了电梯间的正后方。在那之后,穿过的是传送门,而非电梯。之后再走两个左转,就到了荆歌房间的门口。而这其中的关键,就在于那道传送门。

  也就是说,只要能够拿到那把金色的钥匙,就能开启传送门,然后就能乘坐电梯,回到招待所的二楼。招待所所在的咸阳考古研究院是秦派的地盘,因此一定有办法能找到秦异。

  虽然现在这么晚了,秦异大概正在休息。但至少,现在垠树用来监视我的黑猫不在了,只要能够出去一趟,确认一下我的想法,然后回来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也一定是有收获的。至少,应该比等在这里被动地接受神族灌输给我的一切要强。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暗暗下定了决心。是的,反正漫漫长夜我也睡不着,现在垠树和他的黑猫都不在了,这可是离开这里的绝佳时机。

  离开之后,如果幸运,说不定可以见到秦异。那样的话,我可以向他问清楚很多事情,特别是,我也很在意他所说的“通天计划”到底要如何进行。即使他不愿意将这些告诉神族,但我有着神魔之子的特殊身份,我可以用一些我所知道的情报与他作为交换。

  偏信则暗兼听则明,如果长期留在这里一味地接受荆歌与垠树的说教,真相可能会被蒙蔽。

  而就算见不到秦异,探索清楚离开这里的方法,或许将来某日也会成为我逃生的关键。就算我的擅自离开被荆歌发现了,我也可以声称,我只是看到垠树半夜突然离开,有些担心,所以才忍不住跟着找了出来。这样的话,荆歌大概也不会对我怎么样。何况我都已经被软禁了,他还能把我怎么样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