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弥孪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281 2017.06.20 07:00

  这皇陵的第五层,果然与先前看到的第一层几乎一模一样。无论是布局还是装饰,甚至是头顶天花板上那奇特的纹路,都让人感觉十分熟悉,仿佛又一次来到了第一层那个车站一样的大厅。

  然而,身处这第五层之下,我却能感受到一种难以言状的压迫感。或许是因为,这里距离非攻之阵的中心更近了一些,所以我魔族的那部分力量,此刻也受到了更强烈的压制吧。我不由想起了秦宛钟先前所说,皇陵的第五层,与第一层功能是一样的,但是却能锻造在第一层无法锻造的武器,比如此时秦宛钟腰间的那把赤霄剑。

  很顺利地,我们便穿过了第五层足有数百米长的大厅,来到了第五层尽头的楼梯口。

  自从进入皇陵一直到现在,一路都算是十分顺利。除了在第二层遇到了一只逃脱的奚鼠,还被秦宛钟轻松地一剑斩杀,这一路上,都没有遇到过任何其他的阻碍。由此可见,第三层的岩浆海,以及第四层的水银池,即使在非攻之阵被破坏之时,对魔族的束缚依然是非常有效的。

  然而,就在我们将要进入通往第六层的楼梯之时,秦宛钟却沉着脸,警告我们道:“我们刚刚经过的第五层,是皇陵上下两段的分界。从第六层开始,我们便算是进入了皇陵的下段。囚禁在那里的,将会是角位甚至以上的魔族。这些魔族异常强大,一旦逃脱,即使我们五人联合以来,也未必能够对付得了。所以,还请大家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以防不测。”

  大概是因为进入了皇陵的下段,从第五层通往第六层的楼梯,终于与前面几层都不太一样了。之前的楼梯都是斜长的,一路向着下前方延伸。而这第五层的楼梯,却是盘旋着向下,如同在沿着一道深井,向井底进发。

  这样的楼梯走起来,更加让人有种神秘与恐惧感。因为是不断地盘旋向下,所以只能看到近处,总感觉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会冷不防地突然从前面冒出来。

  在我们快要接近楼梯的出口,即将进入皇陵第六层之前,秦宛钟已拔出了赤霄剑横在身前,一步一顿地小心前进着。而齐杏儿则是右手握着一把银色的短刀,左手每个指头都捏着一支飞镖暗器。

  韩助此时也从手中召唤出了火焰,凝结成了那把炽魂之刃。与此同时,几只跃动着的火球如同精灵一般,在韩助周身飞舞着。每个火球上都有一只赤色的眼睛,眼珠不断转动扫视着,防范着四周每一个角落。

  见三位降魔师都进入了严密的备战状态,我也催动起归尘的力量,凝聚在右手之中,准备着随时可能出现的战斗。幸好,神系的力量在这皇陵之中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压制,否则,我将没有任何保护自己的手段。

  皇陵第六层的大厅中心,屹立着四支巨大的白色水晶柱。柱内是浑浊的乳白色,隐隐散发着微光。每一个水晶柱都有十多人高,从地面一直延伸到穹顶,仿佛承载着头顶整个大地的重量。

  然而,四支水晶柱中,离我们最远的一支,中间竟然破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如同被一张巨大的嘴咬下了一块,白色的水晶碎片在柱子下面散落了一地。

  “糟了……”秦宛钟见眼前此状,手中赤霄剑握得更紧,神情凝重,竟连呼吸都有些紊乱,“第六层用来封印魔族的‘晶甲封印’,竟被生生破开了一个。这封印,本是用来作为非攻之阵之外的双重保险。没想到,非攻之阵被破坏之后,竟被里面的魔族从内部打破。这个魔族,非常不简单……”

  “不要慌张。”韩助冷静道,“就算有魔族破开了封印,毕竟在地下困了这么多年,实力也应被大大地削弱,也不是完全无法应对。况且,混沌之王是从第九层破开地面离开这里的。如果有魔族逃出了晶甲封印,更可能会下到第九层,从那里离开,而未必会在这里与我们相遇。”

  “可是我现在就在这里哦!”就在这时,一个稚嫩的女声突然从水晶柱后面响起。我们所有人被这声音吓得慌忙后退几步,齐杏儿更是不禁发出了一声尖叫。

  众人紧紧围成了一圈,剑拔弩张地朝着那支被破坏的水晶柱看去。只见水晶柱的后面,缓缓走出一个娇小的身影,竟是一个身高只有一米多一点的小女孩。

  然而只需一眼,便能看出这女孩绝不是普通的人类。女孩的头顶长着两只绵羊般弯曲的紫黑色犄角,瞳孔细长如同猫眼,脑后扎着双马尾辫,穿着一身黑色长裙,怀里抱着一只样子极为狰狞恐怖的僵尸布偶。

  女童站在水晶柱前,一袭黑裙在满地白色的水晶碎片中格外显眼。只见女童眨着眼睛,看着我们一行人,娇弱地说道:“我一直都在这里哦。哥哥姐姐们,要不要陪我一起玩?”

  “寐隐一族……”垠树满脸惊恐地吐出了这四个字。

  看到女童头顶的绵羊犄角,我也终于想了起来。垠树曾经对我说过,这种绵羊角,正是魔族四大家族中,擅于在暗地里行动的寐隐一族所特有的外观。但凡头顶有角的魔族,都继承了四大家族血统中强大的力量。看来眼前这个魔族,应是强敌。

  “不简单!”韩助手中提炼着力量,瞬间将炽魂之刃延长了一倍,火光四射,低声道,“这个魔族绝非等闲之辈,光是隐藏气息的能力就十分了得。在她开口之前,甚至连我都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

  “弥孪……”秦宛钟此时看着眼前这个女童,却如同中了魔怔一般,声音颤抖着说道,“这个魔族,就是当年杀害我伯母和宛玉姐姐的那个魔族——弥孪……她一直被秦异首领囚禁在皇陵之中。没想到,逃出晶甲封印的,竟然是她……”

  “秦宛钟,不要分心,一起上——”韩助话音未落,身影便已飞一般掠至弥孪身边,双手紧握着炽魂之刃,一刀斩下。

  好快的动作!不费一句口舌,不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时间,毫不迟疑地出手。这种抢占先机的战术,无疑是面对强大对手时的明智之举。

  见到韩助果断出击,秦宛钟此刻也猛地惊醒过来,提剑紧紧跟了上去。

  然而,就在韩助手中的炽魂之刃斩在弥孪身体上的一瞬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弥孪的身体竟然凭空消失,只剩那只僵尸布偶“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韩助与秦宛钟见此都是一惊,却立即下意识地以剑护身,察看着四周,防御着随时可能出现的突袭。

  果然,“叮叮”两声,韩助与秦宛钟击落了几只袭来的暗器。然而,那刀刃相击的声音,在我听来竟是如此熟悉,跟我们还在碑海中时,秦宛钟为我挡下齐杏儿朝我射来的飞刀所发出的声响一模一样。

  我带着一种不祥的预感回头看去,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朝韩助与秦宛钟出手射出暗器的,竟然真的就是齐杏儿。然而,齐杏儿的眼神此刻却已变得十分涣散,简直如同灵魂出窍了一般。

  “助哥哥,救我……”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

  然而,这个声音,却不是从齐杏儿口中发出。我转头看向韩助那边,却被眼前的一幕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发出这个声音的,竟是弥孪掉落在地上的那只僵尸布偶。

  我一瞬间仿佛明白了什么,连忙拔腿朝着韩助与秦宛钟身边奔去。

  镜字诀……没错,这一定是和小雯的镜字诀一样的术法——此刻在齐杏儿体内,控制着她的身体攻击韩助他们的,应该正是消失的弥孪;而齐杏儿的灵魂,却被困在了那个布偶中。能够做到这一点,弥孪的力量果真可怕!

  果然,不出所料,齐杏儿飞起一脚,踢在了未能及时反应过来的垠树胸口。垠树毫无防备地挨上这一脚,整个身体被踢飞好几米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当即昏迷了过去。

  “垠树!”我不由惊呼一声,并捏了一把冷汗。刚刚若不是我反应及时,此刻的我,应和垠树一样被齐杏儿所伤。

  “小心!”秦宛钟低声呼喊道,“弥孪能够侵入人类的心智,完全地控制人类的身体,非常棘手。当年,她就是这样侵入了我祖母的身体,伪装成我的祖母,潜入秦派,杀害了宛玉姐姐和伯母。降魔家族的术纹检验制度,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类似于弥孪的这种能力。现在看来,齐杏儿已经被弥孪附身。万不得已之时,可能不得不对她动手。”

  韩助看着地上的僵尸布偶,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将布偶捡了起来,用左臂揽在了怀里,与秦宛钟确认道:“我们必须和齐杏儿交手吗?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解除这种交换,在不伤及齐杏儿的前提下,打倒弥孪?”

  秦宛钟目色凝重,皱了皱眉,声音低沉道:“据我所知,寐隐一族的附身之术,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解除……要打倒弥孪,唯一的方法,便是先杀死齐杏儿。此后的一分钟内,弥孪将无法附身到其他人身上。而弥孪的本体并不强大,我们可以趁机将其击杀……”

  看到秦宛钟已然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对齐杏儿发出下一轮进攻,韩助用炽魂之刃将秦宛钟的赤霄剑压了下去,冷冷道:“唯独这一点,我绝对不会同意。”

  韩助低头看着怀里的布偶,郑重地说道:“杏儿,相信我,我会以我的生命来保护你。”

  然而,韩助话音未落,却见怀中那只布偶咧嘴一笑,手中竟射出一把银色的尖刀,直直刺向韩助胸口心脏的位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