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我的道路注定孤独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2786 2017.07.18 07:00

  “呼——”

  回忆很快再次散去,缓缓旋转着的巨大银河,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窥视过刚才的五次回忆之后,我心中也大概摸索出了一些规律。秦异的这些回忆,与桑蜉海释中的蜃景十分相似,都是曾经发生过的场景。

  然而,桑蜉海释的蜃景,在时间上,是从最近发生的事件,回溯到久远的过去。而秦异的这些回忆则相反,是从他刚刚出生,顺着他人生的轨迹,追循到近些年发生的事情。

  刚刚我所看到的这些回忆,似乎都是秦异生命中,一些极为重要的时刻。而在这些时刻所发生的事情,以及他所听到的言语,或许都是改变他一生轨迹的关键节点。

  比如,刚刚在碑海中的那场回忆,当被年幼的秦宛钟问起,为何神族不去消灭魔族,而是让人类去战斗时,秦异的回答,似乎在无意间袒护着神族。这一点,与我所了解的那个秦异,却是截然不同。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秦异在七派联会上,在众人面前与神族针锋相对时的情形。

  难道说,正是秦宛钟年幼时的那一番话语,彻底改变了秦异对于神族的看法,让他从此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若真是如此,那么,当把所有的这些记忆全部都连在一起,是否又有着什么特殊的意义呢?

  除此此外,更让我在意的是,当这些回忆的时间轴,慢慢地推进到与现实相重合的时候,是不是我就能够见到秦异了呢?

  我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很快,又一颗星从银河中心飞了出来,白色的光芒顿时将我包裹其中。

  雪……天空中飘飞着鹅毛般的大雪,如同一场盛大的葬礼,将大地上的一切掩埋……

  这次的回忆,是在冬季最寒冷的日子。我放眼四处看去,周围是荒无一人的废墟。白茫茫的雪地上,偶尔露出尖利的碎石和断裂的钢筋。

  在不远的地方,两个孑然的身影兀自站立在雪地里。背对着我的那个男子,穿着一身漆黑的绒袄,披散着长发,腰间的赤霄宝剑在雪地上映射出一道红色的光晕。那桀骜不羁的背影,只是一眼,我便看出那人正是秦异。

  “请问燕首领,有何话不能在联会上说明,却必须将秦某人单独约至此处?”冰冷的寒风之中,秦异突然开口道。

  燕首领?我心下一惊,定睛看去。秦异对面之人,果然正是燕枫道。

  此时的燕枫道依旧年轻,约是二十四五岁左右的模样,但却早已不似先前少女时那般青春靓丽。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精练地高高束在了脑后。其眉宇之间,也隐隐有了一丝沧桑。

  此时的燕枫道,已将那把越王勾践剑背负在了身后。我在心中暗自猜测,燕派大概和秦派一样,也是以一派之中的至尊兵器,来作为首领身份的象征吧。

  只是,秦异接过秦派首领之位时,已经接近四十岁,却仍被称作难得的青年才俊。而燕枫道居然在如此年轻之时,便已身任燕派首领了么?如此说来,燕枫道被降魔家族奉为唯一一位SS级降魔师,也不是不可理解了。

  “秦异,”燕枫道眼中突然露出一丝从来不曾见过的哀婉,仿佛瞬间换了个人一般,“距离珮蓉去世,已经过去了八年。而我也如你所愿,变得很强,甚至成为了燕派历史上最年轻的首领之一。可是如今,为何你对我却只是越来越冷漠?”

  “燕首领何出此言?”秦异躲避着燕枫道的目光,看着远处飘落的雪花,冷冷道,“虽然七派之中,秦派最大,燕派最小,然而燕派却拥有着降魔家族中无与伦比的力量,越王勾践剑更是人间至尊宝物,我秦某人怎敢对燕派有所怠慢?何况,秦派时常需要借助燕派之力,日后还怕多有叨扰,只求燕首领不要嫌弃。”

  “秦异!”燕枫道突然高声打断了秦异的话,眼角竟有泪光闪过,脸上表情复杂,分不清那是愤怒,无奈,还是哀求,“你究竟还要让我等多久?到了现在,还在我面前说这些吗?”

  “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意,为何迟迟不肯和我在一起?是因为珮蓉吗?你不能接受我,是因为我是她姐姐的女儿吗?可是,珮蓉都已经死去了那么多年。这些世俗伦常,我们燕派都不曾在意。一向不羁的你,又何必介怀?”

  “这一切都与蓉儿无关!”秦异终于转过了头,正视着燕枫道的双眼,认真地说道,“我无法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要走的道路,注定孤独。在这条道路上,一些昔日的战友或许会变成敌人,甚至难免会与神族产生不可避免的激烈对抗。”

  “而在七派之中,当属魏派、燕派和齐派对于神族最为忠诚,甚至将服从神族的意志,写进了立派纲领之中,连首领也无权篡改。仅凭这一点,便注定你无法与我同行。更何况,智慧大天使荆歌曾经救过你的父亲一命。于情于理,我脚下的这条路,都不是你所能涉足的。”

  “可是……”燕枫道的声音有些颤抖,“可是这些,你以前为什么从来没有对我说起过?难道我们每个降魔师,不都肩负着相同的使命吗?你的道路是什么?我又为何无法涉足,无法与你同行?这些,难道都不能告诉我吗?你心中的想法,已经连我也无法分享了吗?”

  “对不起……”秦异再次将目光移开,看着远方的雪,低下了头,“枫儿,你的心意我明白。可是对不起,我脚下的道路已经不容我回头。你如果和我在一起,只会陷入痛苦,那是我所不希望看到的。”

  “现在的你,身为燕派首领,无形之中便已被绑上了许多层枷锁,所以我无法与你分享我的想法,因为那只会引起无端的冲突。我脚下的路,注定只能我自己一个人走下去。”

  “不过,请你相信我。”秦异终于再次将目光落回到了燕枫道身上,“我的道路虽然孤独,但是我的终点,和所有降魔师一样,便是将人类从苦痛中解救出来。枫儿,我现在必须走了,必须回到秦派之中,继续将我的道路坚定地走下去。”

  “此次一别,下次又不知何时才能相见。”燕枫道脸色凄然,“你……就没有别的话要对我说了吗?”

  “在离开这里之前,我唯有一个心愿。”秦异顿了顿,缓缓开口,“那便是,请你不要恨我。”

  “恨你?”燕枫道艰难地挤出一个微笑,眼中淌下两行晶莹的泪水,在寒风中瞬间凝结成冰,“不,我对你永远只会有爱,不会有恨。”

  “那么,多谢燕首领。”秦异深鞠一躬,然后转身,在雪地上留下了长长一串脚印,却没有再回头,“我们后会有期。”

  “秦异,我相信你。”看着秦异渐渐消失在大雪中的背影,燕枫道独自喃喃道,“从刚认识你的时候起,我便折服于你的智慧和力量。在那以后,我便以你为榜样,每日不断精进。可是,虽然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力量,但我却似乎永远也无法达到你的境界。”

  “不过我明白,智者的道路,注定是孤独的。既然你选择了你的道路,那我也就只有相信你是正确的。你走之后,我会如你所愿,继续变强下去,一直强大到当你需要我的时候,能够为你扫清你道路上的一切障碍。”

  随着燕枫道的声音消失在大雪之中,回忆再次慢慢散去。我看着眼前离我已十分接近的巨大银河,心中百感交集。

  原来,燕枫道,那个人类中的至强者,内心深处竟也藏着这样的一片温柔,对秦异竟是如此的一往情深。而这些天里,我却对此完全没有丝毫的察觉。

  这两个人生在不同的派别之中,年龄相差有十多岁,几乎已是不同的两代人。而秦异更是早有家室,虽然妻女都已经不在。

  可即便是这样,燕枫道却依然独守着内心的寂寞,苦苦等待着这个人。即使秦异最后还是无情地拒绝了她,她也心甘情愿在任何时候,为了心中的这个人而拔剑。

  此时,连我也有些不太明白,秦异究竟有何魅力,竟能让这样一个足以傲视天地的女子,为其倾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