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非攻之阵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2684 2017.06.26 07:00

  从皇陵第八层通往第九层的这最后一道楼梯,与前面几层都不太一样,而是分为四段,两段盘旋梯和两段直行梯相交错。而每两段之间,都被一道厚重的铁门所隔绝。

  我们穿过这些楼梯之时,三道铁门已全被损毁,而且看得出是被一种强大的力量仓促间所破开,尖锐的金属边缘绽放开来,地上满是铁屑,周围一片狼藉。

  荆歌告诉我们,那是混沌出现之时,他与矶茹、矶杋感受到了下面的异变,为了前往第九层查看究竟,才不得已破坏掉的。

  穿过了四段楼梯之后,我们一行人终于来到了皇陵的第九层。远远的,我们就从大门外闻到了一股强烈刺鼻的气味。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味道,血腥味、腐臭味和硝烟味混杂在一起,涌入鼻中的瞬间便让人感到窒息。

  第九层大厅入口处的铁门敞开着,门口倒着几具降魔师的尸体。这些尸体看上去,似乎是临死前试图要逃离这里,然而最终却没能逃脱。

  远远看去,那些尸体四肢躯干都还完整,甚至连降魔师长袍都没有任何破损。

  我正欲朝那几具尸体走近过去,秦爵却突然伸手将我拦住:“这些尸体,你们还是不要近看的好。我怕你们承受不了。”

  “他们是怎么死的?”秦宛钟盯着地上这些穿着秦派长袍的尸体,眼中满满的恨意,不甘地问道,“这些尸体看上去,明明不像受过致命伤,为何却彻底断绝了生机?”

  “空间碎裂。”秦爵摇了摇头,低声说出了这四个字,“这种攻击的形式,连我也从未见过,只是在一些很古老的文献典籍里,读到过只言片语。”

  “混沌之王瞬间在空间之中,制造了无数细密的裂纹。在攻击范围内的一切事物,其内部都会随之碎裂。哪怕只是一片指甲盖大小的空间内,或许都会有成千上万道伤口。而这些伤口又极其微小,不足以摧毁宏观上的结构。所以,皇陵本身并没有因为承受这样的攻击而随之坍塌。”

  “但是,人就不一样了。几乎所有的血管,所有的神经,都被切断成无数截,在瞬间就会死去。好在这样的死,或许只有一瞬间的剧烈痛苦吧。大脑的所有中枢神经都被切断之后,人就会立即失去意识,不会经历漫长的煎熬与折磨。和那些在与魔族的战斗中,惨遭蹂躏后再牺牲掉的兄弟们相比,这种痛快的死,也算是一种幸运。”

  “空间碎裂……”韩助低声重复着这四个字,“这种事情……真的能做到吗?感觉有些不可想象。”

  “的确是难以想象。”荆歌皱着眉说道,“能够改变空间的结构,这种力量,和我们所认知的力量,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这是一种改变世间法则与规律的能力。在神族的记载中,大概也只有最初的几位远古之神,才可能拥有这种能力。”

  秦宛钟不语,只是默默走上前去,将地上的一具尸体扶起,留韩助一人搀扶着虚弱的秦爵。

  秦宛钟将尸体的脸抬起来的一刻,我的胃中顿时一阵剧烈恶心,俯下身难受地干呕起来——那张脸,已经没有了表皮,沾满鲜血的肌肉和组织就这样裸露在外面,在暗淡的灯光下微微颤动着,并不断有一层层的肉泥滴在地上。所有的头发和鬓须,也在头部离开地面的瞬间簌簌脱落,显得极其恐怖。

  “别费劲了。”秦爵看着眼里强忍着泪水的秦宛钟,冷冷道,“从微观尺度彻底碎裂了的身体,已经不可能辨认其生前是谁。在混沌之王发动攻击的瞬间,我以极快的速度逃离了这里,才九死一生躲过了一劫。这种攻击几乎不可能防御,这里也不会有任何生还者。秦派幸存下来的人,除了你我,便是那些今日侥幸身在外地,未能参加皇陵集会的人。”

  “怎么会这样……”秦宛钟咬着牙,难以置信地哽咽着说道,“师兄师姐们,竟然都……既然如此,为何独独留我一个人活了下来……”

  “宛钟,现在不是悲哀的时候。”秦爵叹了口气道,“眼下全人类,以及包括神魔界在内的两个世界,都正面临着灭顶之灾。秦派的牺牲,与即将发生的灾难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我懂。”秦宛钟将手中的尸体放下,顿了一顿,几秒之后脸上立刻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冷静,站起身道,“我们走吧,去第九层大厅。”

  话毕,秦宛钟便一言不发地朝大厅门内走去。这一刻,秦宛钟的背影仿佛显得格外消瘦,不知为何,竟让我心中一阵深深的绞痛。

  一行人跟着秦宛钟继续前行,一一穿过大门来到了大厅之中。

  这皇陵第九层的大厅,与前面八层相比,要明亮了许多。这倒不是因为这里有着更多的火灵石灯,而是因为头顶的天花板已被彻底破坏,外界的光线照了一些进来。

  我抬头看去,只见巨大的空洞一直连通着几千米外的地面,仿佛一条连接着另一个时空的隧道。天空如一轮深蓝色的明月般挂在头顶,偶尔能看到几颗微微闪烁着的星辰。从这地底深处往上看去,真有些坐井观天的感觉。

  第九层的大厅,不同于前几层大厅的长方形布局,而是一个正七边形。大厅之中一片狼藉,到处是巨大的碎石,散落的武器,以及倒在鲜血中的尸体。大厅里有好几处还燃着火焰,冒着黑烟,应是秦派与混沌之王战斗过的痕迹。

  大厅的七个角落里,是七尊巨大的石像。每尊石像都有将近五十米高,神色庄重,手中握着各式的武器,有男有女。然而,七尊石像中,有一尊男性的石像却被削去了腰以上的部分,只剩下了双腿还屹立在那里。支离破碎的躯干散落了一地,唯有头部比较完整地横在脚边。

  “这七尊石像,便是降魔家族分出七派之后的七位开山始祖。”秦宛钟定了定神,解释道,“被破坏的这座,便是赵派的创始人——墨子传人墨心的雕像。七座石像构成的非攻之阵,力量极为强大,连魔王都不敢靠近。”

  “虽然早就听闻了非攻之阵的强大,但是亲眼见到之时,内心依然是无比震撼。”韩助抬头仰望着这些石像,眼中满是惊奇,“不过,这些石像,究竟是用怎样的原理,才能令魔王也感到忌惮?”

  “非攻之阵拥有着固若金汤的结构,七座石像构成了七个支点,互相支援,力量反复叠加。每个支点本身就已蕴藏了巨大的力量,其中任何一个支点遭到攻击之时,其所承受的伤害,都会均分到七座石像上;而每一座石像平摊到的伤害,又会进一步被均分到隐藏在世界各地、数以万计的兵马俑之中。”

  “所以,理论上来说,要从非攻之阵的中心将其攻破,所需要的力量,几乎是全部人类所拥有的力量的总和。”

  “正是因此,我们才以为,在这非攻之阵的中心打开混沌界的链接,应是万全之策。”秦爵接过了话,皱眉叹息道,“我和秦异本以为,纵使混沌界居住着无比可怕的魔鬼,只要在这皇陵底层的非攻之阵之中,也能遭到强烈而有效的压制。一旦局面不可控,只要将混沌界的链接强行关闭即可。”

  “可我们万万没想到,混沌之王所拥有的力量,竟是混沌界整个世界的力量。那种力量,远远超过了全部人类的总和,因为人类终归是与人间界万物生灵共享着力量的。因此,在我们看来绝不可能被破坏的非攻之阵,对于混沌之王来说,却是轻轻松松便能摧毁。”

  “所以,话说回来,归根结底还是我们秦派的错。我们以人间界的常理,去妄自猜测另一个未知的世界。正是这种傲慢与自大,带来了无可挽回的灾难。所谓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