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幻隐术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2925 2017.05.09 11:07

  我们三人推着厚重的玻璃旋转门依次进入了楼内。刚进来,便立即有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卫上前来将我们拦住,让我们出示证件。和刚才在院子门口一样,我们拿出了降魔师身份卡,那两人各自将卡片在手中掂量检查了一番,便指了指大厅后面的楼梯,示意我们从那里上二楼。

  这时我注意到,一楼诺大的大厅里,尽管布置得辉煌气派,却除了这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卫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人。整个大厅里空荡荡静悄悄的,听不见任何声响,令人不敢相信这座建筑里正在举办着一场本该人声嘈杂的大型集会。

  大厅里零零散散地放置着几份跟院子门口一模一样的立式海报,上面也写着同样的内容。果然,海报上声称的这个所谓的研讨会只是个幌子而已。这些海报摆在这里,应该只是用来敷衍那些误入此楼的无关人员的。想到这里,我心中也不由赞叹,降魔家族的安保工作做得还真挺到位的。不过,幸好我身上带着小雯的那张降魔师身份卡,这下真是走到哪里都不用怕了。

  我们三人顺着宽阔的大理石楼梯来到了二楼。在踏上最后一阶楼梯的瞬间,我仿佛踏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眼前原本空旷无人的走廊突然挤满了着装各异的人群,耳边原本安静得出奇的空气突然充盈着嘈杂的谈话声。这一切都在我毫无防备之时突然发生,仿佛待机的电脑突然蹦出画面和声音一般,把我吓得差点摔倒。

  身旁的齐杏儿见势连忙扶住了我:“小雯姐别担心,这是大规模的‘幻隐术’。这个术法是用来隐匿人的身形和声音的。这样,只有在二楼的人才能够看到和听到集会的内容,而任何有意无意从一楼附近路过的无关人员,都不会注意到楼上的异样。”

  “原来如此,”我定了定神,视觉与听觉也渐渐适应了新的环境,“这个‘幻隐术’,跟我们楚派的‘隐字诀’应该是差不多的术法吧?”

  “恩,可以这么说吧。”齐杏儿解释道,“不过,‘幻隐术’可以进行大范围的集体隐匿,而楚派的‘隐字诀’,却只能隐藏施术者自己。”

  “哦?所以,这个‘幻隐术’是比‘隐字诀’更高深的术法吗?”我接着又好奇地问道。

  “不不不,”齐杏儿笑着轻轻摇头,“恰恰相反,楚派的‘隐字诀’比‘幻隐术’要高深强大得多,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术法。虽然‘幻隐术’能够大规模使用,但是却只对普通人有效。因为其原理,便是用幻象去欺骗人类的感官而已,用虚假的视觉和声音,去替换真实,所谓一叶障目,两袖掩耳。”

  “对于稍有力量的神族与魔族,‘幻隐术’基本没有什么作用。即使像我这样低级别的降魔师,也能很快识破这个术法,因此我和助哥哥都没有被‘破隐’时的感官冲突给惊吓到。这个‘幻隐术’,主要就是降魔家族用来向普通人类隐蔽自身存在而使用的术法,在战场上是无法投入实战的。”

  “而你们楚派的‘隐字诀’,”齐杏儿继续解释道,“其原理是客观地将自身的存在从周边空间里剥离开来的术法。通过这种方式实现的隐遁,即使是高阶位的魔族与神族,想要察觉到也是极为困难的。正是因此,‘隐字诀’被奉为楚派的独门绝技之一。掌握了‘隐字诀’,基本就可以算作是S级降魔师候补人选了。”

  “小雯,”一旁一直沉默着的韩助这时突然看着我,补充道,“无论是‘幻隐术’还是‘隐字诀’,这两个术法,你都曾是使用的高手。记得你曾经跟我讲过,你在学校里第一次接近你的恋人的时候,便是使用了‘幻隐术’,让周围的人无法感知到你的存在,而只有你的恋人能够看到你。你正是通过巧妙地运用了这个术法,成功引起了那个人的注意,并同时不会被任何在场的其他人所干扰。”

  韩助的话让我又一次愣在了那里。原来……原来那时的真相竟是这样……我想起了两年前第一次见到小雯时的那场联谊舞会。是的,那晚小雯独自坐在远离人群的角落里。舞池里那么多如狼似虎的单身男生,看到这么一位清新脱俗的女孩,怎么可能没人去搭讪?怎么可能轮得到我去接近她?原来,那时的她使用了这招“幻隐术”,所以只有我一个人能够看到小雯。

  所以,小雯果然从一开始接近我就是假的,只是因为我是她要监视的目标,仅此而已吧。不过,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呢?我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再去纠结这个问题。世上哪有那么多的一见钟情,大部分其实都不过是预谋已久。是的,无论我们是怎么开始的,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真心的喜欢着对方,这便已经足够了。更何况,小雯她为了救我,甚至已经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我理了理自己的思绪,试着不再去想这些,只是随着韩助与齐杏儿,继续沿着二楼的走廊往前走。还未走出几步,一个穿着青衣的女子却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伸手将我们三人拦下。

  “三位新上来的客人请止步,请跟我先去检验一下术纹。”面前的青衣女子冷冷地说道,然后又斜眼看了看我,露出满脸不屑的眼神,“敢问,这位就是楚派的楚小雯小姐吗?”

  “恩,我是楚小雯。”我面带微笑,恭敬地答道。

  我打量着面前这青衣女子。此人应与我们三人差不多年纪,一头乌黑光泽的长发盘在脑后,淡淡的妆容显得成熟而干练,着一身颇有古朴气息的青色袄裙,是那种只有在古装电视剧里才能见到的衣着。尽管女子生得五官精致,面容娇美,然而眼神里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霸气,不怒自威。

  这个女子只是看了我一眼便能够说出我的名字,但用的却是疑问句,想必她应是了解小雯的身份,但以前却未曾谋面之人。

  青衣女子并没有理睬我,只是径自转身向走廊一旁的一个小房间走去。韩助招手示意我们赶紧跟上。齐杏儿悄悄给我使了个眼色,低声道:“她是秦派首领的侄女儿,秦宛钟。”

  这时我想起了韩助在火车上给我的第二个忠告——到了咸阳后,尽量避免跟秦派的人打交道。虽然我对此也算是有一些心理准备的,但也没想到,刚刚到了秦派的地方,就遇到不给我好脸色看的秦派降魔师。

  来到房间门口,秦宛钟便示意我们进去,自己却留在了外面。这个小房间里光线非常昏暗,一张简单的书桌上,摆着一盏台灯。台灯罩着很厚的帆布灯罩,只有很微弱的灯光漏出。书桌后面坐着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老头,他的面前是一块砚台一样的黑色石头,石头上打磨出了一大片圆形的光滑镜面。

  还未等我开口询问,只见韩助这时已一言不发地走到了老头面前,娴熟地将右手拇指按在了那块黑色石头的镜面上。不一会儿,石头上升起了一道金色烟雾,在空中缓缓凝聚成了一颗五角星的形状,在昏暗的房间里不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这是在干什么?”我一边抬起手遮住刺眼的光线,一边悄声问齐杏儿。

  “那块石头叫做术纹石,也是赵派降魔家族打造的。”齐杏儿在我耳边低声回答,“每一个降魔师,根据自己所使用的力量的不同,都有着独一无二的术纹,就像指纹一样。那老头儿的工作便是,检验术纹与施术者的身份是否相符。”

  “为什么要检验术纹?”我有些疑惑,“同一个人施展的术法,术纹怎么可能和施术者不符合?”

  “有时候,降魔师的心智会被魔族控制,甚至被附身,然后潜入到降魔家族里当奸细。这个术纹检验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而设计的。”齐杏儿答道,“人的指纹和视网膜纹都是随着身体走的,但是,降魔师的术纹却是自己灵魂的一部分,即使与他人交换了身体,术纹也不会改变。所以,术纹是验证降魔师身份最后的也是最可靠的一道保障。”

  这时,我看到韩助又拿出了他的降魔师身份卡,放在了术纹石上面。几乎只是一瞬间,那些金色的烟雾便被吸入到了那张身份卡之中,整个房间再次昏暗了下来。

  戴眼镜的老头点了点头,韩助便将身份卡收回,然后向房间外走去。路过我和齐杏儿身旁时,韩助对我们低声道:“我在外面等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