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我必须将她除去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631 2017.06.07 07:00

  “居然可以用冥兽来逃生……”看着被那张大嘴咬断的藤蔓从空中簌簌落下,荆歌一边低头沉思一边独自低语道。

  随后,只见荆歌背后六只宽大的羽翼凌空一振,便飞落到了我和垠树的面前。

  “战斗……结束了?”我心有余悸地看着荆歌,颤悠悠地问道。

  方才藏岳与荆歌的一战如此华丽,却在数十秒之间便已结束,让我感到简直难以置信。位列神族六翼大天使之首的荆歌,竟然拥有如此的力量!连秦异都无法匹敌的藏岳,竟在如此短暂的几轮交锋之后便败在了荆歌的手下,仓惶逃走。与荆歌相处的两日里,我无论如何也不曾猜到,他竟是如此强大的存在。

  “恩,”荆歌轻轻点头,道,“如果你是指藏岳的话,战斗确实已经结束了。是我的失算,让他给逃掉了。”

  听到这个回答,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瘫软着身体坐到了地上,仰起头,看着天空,任凭漫天的花瓣与落叶落到脸上。

  终于结束了吗?这就是我加入降魔家族与神族的阵营之后,所参与的第一次任务。本以为此次只是要将垠树追回而已,并不会真的要进行实战。没想到,找到垠树之后,竟接连被卷入一场又一场的恶战之中。先是坤少,再是堕天使小薇,最后是魔族右护法藏岳,每一次都几乎被逼到了绝境,每一次都以为必死无疑。

  而直到现在,我才终于安全了吗?终于可以放下心来,自在地呼吸,而不用担心下一刻自己的生死了吗?

  “荆歌大人,”一旁的垠树看着荆歌,脸色却有些不安,“您刚才的话里,好像话中有话。”

  “是的。”荆歌转过头,神情莫测地向着另一个方向的天边看去,低声道,“与藏岳的战斗确实结束了。不过,今天这个地方果真热闹,又有一个重量级的角色马上就要出现了。”

  “谁?”我与垠树同时一惊。我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好不容易放松下来,此刻又不得不再次紧绷了全身的神经。

  荆歌看着我,带着一脸复杂的表情说道:“夏夜,是一个你非常熟悉的人。”

  荆歌话音刚落,我的鬼目中便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杀气,此刻正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我们这边袭来。这股杀气,与之前秦异和藏岳那种凛冽逼人的杀气截然不同,而是阴柔中带着狠辣,更加捉摸不定,却也更加令人毛骨悚然,难以呼吸。

  荆歌猛地一转身,手中竟瞬间幻化出一本比他自身还要大的羊皮古书。那本书,如同我在他的房间中所看到的那些浩如烟海的古籍一样,乍看上去陈旧破败,细节处却能显出精致的做工。书的封面颜色是千年古树一般的深褐,书页间泛着斑驳的暗黄。只见荆歌右手抓住封面,左手抓住封底,猛地张开双臂,把书脊对着自己,将古书整个朝外翻开,像一个屏障一样的挡在了自己身前。

  古书翻开的瞬间,杀气已袭至荆歌面前。只见一把六尺长的暗红长剑破空而来,一剑斩进了书页之中。就当我以为长剑将要贯穿古书而击中荆歌之时,却见那六尺长剑如同斩进了另一个空间的入口,没入书页中的一端竟凭空消失不见。

  就在我惊讶之时,这才看清了这把暗红长剑的主人。果然,荆歌说的没错,这是一个我非常熟悉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我在这世上最熟悉的人了。因为握剑之人,竟然是我的妈妈……

  还未等我惊呼出声,下一个瞬间,妈妈已将长剑从书页中拔出,一跃向后退开了几十米远。而荆歌也将巨书“嘭”的一声用力合上,右手扶着书脊将书立在了身侧。

  此时出现在我眼前的妈妈,不再是平日里那个和蔼的妈妈,而是和我在梦渊中看到的一模一样——背后是一双暗红色的羽翼,头顶是一对宽大的鹿角,黑色的长袍上画着红色的羽毛与血滴。此刻妈妈脸上的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凶恶。无论是在梦渊之中,还是血封空间之中,我从来没有在妈妈的脸上见到过如此可怖的表情。这样的神情,仿佛随时准备将阻挡在她面前的一切摧毁殆尽。

  而直到这时,我也才终于看清。原来妈妈手中所握,竟不是普通的刀剑,而像是流动着的鲜红液体,如呼吸一般地在她手中脉动着,时刻变换着形态。这把剑,让我想起了韩助在术纹石那里替我挡开赵缚那一刀时所用的术法。然而不同的是,韩助的剑是流动的火焰;而妈妈手中之剑,却像是流动的鲜血。

  “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人能阻挡极恶之血的力量。”妈妈并未看我一眼,只是恶狠狠地盯着荆歌。话音刚落,那把六尺长剑便在妈妈手中如金箍棒一般迅速变小,最后竟在妈妈手中完全消失,仿佛是重新化作血液,回流进了妈妈的体内。

  “勍鞅一族蕴藏在血液之中的极恶之力,拥有洞穿毁灭一切的力量。这样的力量由魔族左护法亲自使出,即便是我,只怕也是难以阻挡。”荆歌此时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严肃而可怕的表情,狠狠地看着妈妈,说道,“几百年来,无数的神族葬身于你的力量之下。就连身为六翼大天使的雷墨,也对你无可奈何。我多年来苦心钻研,就是为了开发出能够有效防御极恶之血的术法。”

  “刚刚这个叫做‘瀚海边界’的术法,正是专门为了对付你们勍鞅一族而开发的。‘瀚海边界’能够模糊有形的物质世界与无形的智慧之海之间的边界。极恶之血的力量虽然强大,无法通过硬碰硬的方式直接阻挡。但是,只要将你的力量巧妙地转移到另一个空间中去,便能有效地防御你的进攻。”

  荆歌与妈妈各自怒目相视,剑拔弩张。看着面前互不相让的二人,我不禁悲从中来。说起来,除了先前两次在梦渊中见到妈妈,上一次与妈妈相见,还是在姥姥的血封空间之中。那时的妈妈,没有阻挡身为魔王的姥姥对我痛下杀手,而是选择了旁观。而此刻,当我与妈妈好不容易再次重逢之时,妈妈却竟然看都没有看我一眼,而是直接攻向了刚刚从藏岳手中将我救下的大天使荆歌。这个人,她真的是我的妈妈吗?

  此刻,我的心中不由纠结起来。如果妈妈与荆歌之间爆发冲突,我究竟应该站在哪一边?虽然我还不敢信任身为魔族的妈妈,但是对于神族,我也从来没有完全的信任过。我一直希望能够从两边得到我想要的信息,直到我看清一切的真相,才能无悔地选择我所要走下去的道路。

  然而,我却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荆歌与妈妈就在我的面前站到了针锋相对的位置上。这么快,我就要做出选择了么?可是弱小如我,在拥有强大力量的神与魔面前,我的选择又有什么意义?或许我无论内心如何纠结,终归却只能做个观众,无可奈何地看着这二人演完我最后必须接受的结局。

  只是,无论如何,我不想看到他们在我眼前争斗下去。无论是妈妈还是荆歌,我都不希望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受伤。

  “妈妈!”终于,我按捺不住内心的焦虑,大声喊了出来,“妈妈!你们不要打了!”

  “夏夜!”妈妈仿佛这才终于看到了一直站在这里的我,身上的杀气顿时弱了下来,之前凶恶冷酷的声音中,也多了一分温润与慈爱,“你快过来,到妈妈这里来,离这些神族远一点!”

  妈妈看着荆歌,咬牙道:“大天使,今天我暂时不想跟你交手。但是,我必须把我儿子带走,他不能留在你们身边。”

  “不想跟我交手?”荆歌的声音依然严肃得可怕,“刚刚你用血液凝结而成的极恶血刃,应该是抱着一刀取我性命的打算吧?知道我拥有克制你力量的术法后,却告诉我不想交手?你也不问问我的态度吗?”

  “首先,神魔之子是神族与人类的希望,绝对不可能交给你,即使你是他的母亲。其次,你们勍鞅一族对神族所造成的威胁,几乎不亚于魔王本人。这些年来死在你千羽手上的神族更是不计其数,这个账,你我之间非算不可。难得你亲自送上门来,今日我无论如何也必须将你铲除。”

  荆歌话毕,我心中如落下一道惊雷。妈妈已经明明说了不想与荆歌交手,但荆歌他……居然铁了心要杀死我的妈妈?即使我也尚不信任我的妈妈,但我绝对不希望看到我的妈妈就这样在我面前死去。即便到了最后,我所看到的真相是妈妈站在了人类对立的那一边,站在我所最不希望看到的位置上,即使是那样,我也不希望我的妈妈死去。

  因为……因为她毕竟是生我养我的妈妈啊……爸爸已经不在了,小雯、雷墨和坤少相继殒命,而姥姥又决心将我毁灭,妈妈是我现在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无论她是什么样的人,站在怎样的立场,如果失去了她,我便将是孑然一身在这天地之间。

  可是……可是荆歌他居然当着我的面,说出要铲除我的妈妈这样的话。这样的荆歌,即使是刚刚把我从藏岳手中救下的恩人,我还应该站在他的身边吗?

  “夏夜,我知道你很难过。”荆歌没有看我,只是一边提炼着法力,一边低声道,“但是没有办法,你的母亲与神族和人类之间有着血海深仇。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将她除去。请你不要忘记雷墨和楚小雯的死。还有你的父亲夏武,他如果还活着,绝不希望看到你走上错误的道路。此外,你也不用太担心自己。今日除掉你的母亲之后,神族便是你的家人,我定会像父亲一样待你。”

  “垠树,”荆歌面色深沉,突然变作了命令的口吻,“你待在夏夜身边保护好他,尽快远离这里,不要让他有任何冲动的行为。”

  “是!”身旁的垠树应声答道,向我身边靠了过来,一瞬间那张脸变得如人偶般面无表情,看着我说道,“夏夜先生,请您立刻随我离开这里。大战在即,一旦被这两个人的力量波及,便是必死无疑。”

  说完,垠树用力地一把抓在了我的手腕上,不由分说地拉着我便跑。我也没有多想,只知道就算自己留在这里,大概也无法改变什么,于是便任凭垠树拉着我离开。

  我一边跑,一边不时回头看着妈妈。刚刚妈妈她还对我说,要我去她的身边,远离神族。而现在,我却正与身为神族的垠树一起,离她远去。我这样做,她会不会以为我这是要彻底站在魔族的对立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