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请让我与你们同行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192 2017.06.29 07:00

  “垠树,”荆歌走到垠树身旁,轻拍垠树肩膀,“你此刻的心情,我都能理解。重生后的小薇,我会暂时替你照看好。只是,此时的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是吗?”

  “垠树不会忘记使命。”垠树应答着,擦去了眼角因幸福而流下的泪水,然后从怀中取出了一方柔软的手帕,小心翼翼地将小猫崽裹好,交到了荆歌手中。

  随即,垠树双手在空中舞动,施展起通灵术法。大厅之中,地面上亮起一道蓝色的圆形法阵,鹰王的身影从中缓缓升起。

  五米高的白色巨鹰,此刻站在空旷的皇陵第九层大厅之中,与角落里的巨大石像和头顶通往地表的隧道相比,竟也和我们显得一样渺小。

  “荆歌大人,”垠树站直了身子,向荆歌请示道,“请问我带神魔之子离开之后,下一步应去往哪里?”

  “先带夏夜离开皇陵。”荆歌小心翼翼地将裹着手帕的小猫崽捧在手中,吩咐道,“然后去襄阳,去他母亲那里。现在,我们只能靠夏夜通过梦渊联系上他的母亲,然后说服他的母亲,将魔族卷轴交出。”

  “混沌之王的目标,是两个世界的强者。无论是魔王,还是身在神魔界的主神,此刻都有危险。不过,夏夜暂时还尚未拥有强大的力量。所以,即使到了襄阳,也还不会引起混沌之王的注意。”

  “荆歌大人,”垠树看着荆歌手中的猫崽,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请问您随我们同去吗?”

  “不。”荆歌轻轻摇头,“人间界与混沌界的链接依然开启着。虽然肉眼看不见,但我能感受到其存在。我先留在这里做些调查,也好安置一下死去的矶茹、矶杋,还有秦派的众人。结束之后,我会立即通过和氏璧找到你们的位置,去与你们汇合。这一路上,就先让燕首领与你们同行吧。”

  燕枫道低头思索了片刻,点头道:“虽说与魔族合作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我自己心中也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是,既然荆歌大人认定,这是唯一对抗混沌的方法,那我也不必多言。此行我燕某人定会倾尽全力,保护神魔之子。”

  燕枫道话毕,一旁的秦爵无奈地说道:“我的力量尚没有恢复,不便前行,就留在这皇陵之中,协助荆歌大人的调查吧。还有,今日在这里死去的兄弟姐妹们,无论如何也得好好安葬一下他们。”

  “宛钟,”秦爵看了看秦宛钟,郑重地说道,“发生这次的灾难,秦派难辞其咎。我看你与神魔之子相处融洽,就由你携赤霄剑,代表我们秦派,随神魔之子一道前往襄阳,助其一臂之力吧。”

  “好的,父亲。”秦宛钟点头应道。

  “难得啊。”听到这个称呼,秦爵深深叹了口气,“当我从镇魂石中醒来之时,听到的第一句话,便是你称我为父亲。那是一种多么幸福的感觉,幸福到让我觉得不真实,还以为是镇魂石强大的灵力,让我产生了幻觉。”

  “要知道,我与你的母亲组成新的家庭已有多年,而你却一直依然以‘长官’来称呼我。这么多年里,我一直期盼着有一天,你能开口叫我一声‘父亲’。可我也知道,在你的心里,只有一个父亲,那便是你的生父秦殊。无论我怎么努力,终究还是无法替代他的位置。

  “而之后,你母亲的死,更是将你我之间最重要的羁绊彻底斩断。我以为从此以后,这个家庭便不复存在。我只是你的长官,而你也永远不会视我为家人。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能从你口中听到这句‘父亲’。”

  “不!我以前不愿称您为父亲,并不是因为不认可这个家庭。”秦宛钟看着秦爵,低下了头,“先父的死,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回忆。我知道,生为降魔家族,肩负着特殊的使命,每个人的命都不属于自己。尤其是身居高位者,每天必须奔赴最危险的地方,与最可怕的敌人战斗,随时可能在任务中牺牲,就像先父一样。”

  “所以,我也害怕,一旦我接受了这个家庭,认可了您是我的父亲,那么当有一天,您和先父一样,从我身边离去之时,我会再经历一遍那样的痛苦。”

  “可是今天,”秦宛钟的声音已变得有些哽咽,“当我眼睁睁地看着混沌之王将大伯的身体吞噬,而您为了救我,却自己留在了皇陵中时,我突然非常的后悔。如果一个愿意为了救我而付出生命的人,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甚至都不被我认可为家人,那他将带着怎样的遗憾离开这个世界,而我又将带着怎样的愧疚过完这一生。”

  “所以,父亲,我如今的这条命是您给的。既然您让我活了下来,就请您也一定要好好地继续活下去,永远不要再离开宛钟。”

  秦宛钟说完这些之时,秦爵冷酷而沧桑的脸上也淌下了两行泪水,郑重地点了点头:“只要此次你能平安归来,将来的时日里,我必会尽一位父亲的全部职责,陪伴你身边,看着你成长,成婚,生子,成为秦派的下一任栋梁。”

  秦爵与秦宛钟父女二人互诉衷肠,场面颇有些感人。毕竟,众人面临的是一场事关两个世界的命运的战斗。此次一别,不知还会不会有下一次相见。

  韩助搀扶着秦爵虚弱的身体,先前一直一言不发,而此时也终于开口,对众人说道:“此行我也不必去了。虽然我并不反对荆歌大人提出的计策,但我不敢保证,当我亲眼见到杀害我父母的仇人之时,我会不会一时冲动,做出不顾大局的事来。所以,我不如留在这里,照顾秦副首领好了。”

  听到韩助的话,我心里却也微微松了口气。

  确实,刚刚我还隐隐有些担心,如果韩助与我们同行,当他见到我妈妈的时候,曾经的血海深仇,会不会引发双方激烈的冲突,把局面变得不可控制。没想到,他自己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并主动提出留在这里。

  秦宛钟又看了看一直站在韩助身后的齐杏儿。虽然大家几乎都能猜到,齐杏儿定会追随韩助身边,留在皇陵。但出于礼节,秦宛钟也象征性地问道:“齐杏儿,你与我们同去襄阳吗?”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齐杏儿竟是斩钉截铁地答道:“请务必带我同行。”

  秦宛钟也是一愣,呆呆道:“你……不留在韩助身边吗?”

  “不。”齐杏儿摇了摇头,语气坚定地说道,“我要去寻找自己的理想和使命。所以,请让我与你们同行,去助神魔之子一臂之力。”

  听到这样的回答,韩助脸上先是一阵错愕,随即便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突然想起了韩助在皇陵入口对齐杏儿说过的那些话——“杏儿,使命不是命令,而是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而赋予自己的职责,是任何其他人都无法强加给你的。只有有了最坚定的理想,才能在任何时候,都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这便是使命。杏儿,我希望有一天,你也能明白自己的理想是什么,使命是什么,而不是一味地去服从命令。”

  齐杏儿的回答,绝不像是在赌气,而是包含着真正的决心在里面。这个齐派的女孩儿,经过此次皇陵中的一行,应是和我一样成长了不少吧。至少,她变得不再那样依赖韩助,而是愿意去冒险,去独自寻找只属于自己的答案。

  皇陵最深处,在荆歌的安排下,我、垠树、燕枫道、秦宛钟和齐杏儿组成了五人小队。

  我想起先前潜入皇陵之时,我们也是临时组建了这样的一支五人小队。只是现在,队伍的领导者由韩助换作了燕枫道,而且我们所有人的目的也更加明确一致——拿到魔族远古卷轴,对抗混沌。

  我们向留在皇陵中的荆歌、秦爵以及韩助简短地道了别,便来到了鹰王身旁。

  在垠树的吩咐下,鹰王俯下了身,示意我们五人骑到背上。一行人在鹰王背上坐稳之后,我心里暗自有些担忧——即便是身形巨大的鹰王,五个成年人这样骑上来,应该也是不小的负担吧。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秦宛钟在我耳边轻声道,“不过不用担心,降魔师大多都修行过轻功。还记得我在废弃砖厂里用过的‘无声行走术’吗?燕首领也有类似的能力。所以,虽然我们有五个人,但是压在鹰王背上的重量,也最多不过三人而已。”

  “大家互相抓紧,准备起飞了。”垠树话音刚落,鹰王便展平了双翼,向着空中一跃,猛一振翅,离开了地面。我只觉身下传来一股巨大的冲力,抬头看去,鹰王已在沿着隧道的边缘,转着圈盘旋而上。

  随着慢慢远离地底的皇陵,我能感觉到,仿佛有某种沉积在胸口的浊物,此刻正在缓缓散去,周身开始变得轻盈。这种感觉,和在皇陵中穿过向下的楼梯时,那种似有似无的被淹没的感觉刚好相反。

  如果那时的被淹没感,是因为越来越靠近非攻之阵的中心,魔系的力量受到越来越强的压制。那么,现在应该和那时相反,我体内魔系的力量,应该正在迅速恢复。

  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试着发动鬼目的力量。果然,虽然还是不能顺利地发动,但是能明显感觉到,此时受到的阻力,比在地底时要小得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