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虚实幻灭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766 2017.06.06 09:15

  “垠树,你有没有办法杀死我?”我看着一旁一言不发的垠树,低声问道,“如果没有办法战胜藏岳,那么我唯一剩下的选择,就只有自杀。”

  垠树满脸惊恐地看着我,仿佛不敢相信我竟会说出这样的话。于是我又解释道:“放心好了,就算自杀,我也并不会真正地死掉,‘不朽’的力量会让我转世重生。可是一旦落入魔王手中,我的灵魂将被彻底毁灭。于我而言,那才是真正的死亡。”

  听完我的解释,垠树依然只是拼命地摇着头,眼角有些湿润,嘴里却说不出一句话。

  是啊,这世上又有多少人,会收到来自另一个人要求杀死他自己的请求?可是,我也知道,趁着现在藏岳在和秦异战斗,或许我还有自杀的机会。等到藏岳战胜了秦异,一旦我全身被藏岳束缚住,到时候才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等着姥姥用她的“熵噬”之力,将我的生机彻底断绝。

  既然垠树不愿杀死我,或许我也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自杀了。我咬咬牙,催动起归尘之力凝聚于右手之上。没办法了,我在心中反复告诉自己,这不是真正的自杀,我拥有着神魔之子特有的“不朽”之力,所以我会转世,我会在下一世记得我自己,我会一直活着。这不是自杀,这是在绝境之中的自我救赎。

  然而,无论怎样在心中暗示自己,我却始终下不了手。没有人确认过“不朽”的力量,所有的说法都来自对远古卷轴的解读与猜测,没有任何求证,这世上也从来没有过神魔之子的先例。我死去之后,真的会转世吗?转世后的我,真的还会记得自己吗?我还会记得小雯吗?就算记得,转世后的那个人,还算是现在的这个“我”吗?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布满了火光。之前被无数直升机遮蔽住的天空,一瞬间变得比白天还要耀眼。开火了……六千多架武装直升机同时向秦异射出了飞弹,整个天空仿佛燃烧起来,那景象简直如同世界末日一般。

  下一个瞬间,秦异就会粉身碎骨,连一个完整的指甲片都不剩,再强的再生能力也救不了他。如果现在不自杀,或许就没有机会了。想到这里,心中一阵悲痛,我终于下定了决心,举起了颤抖着的右手。

  就当我准备使用归尘之力,让自己的身体化作尘土之时,却见脚下的地面里一支藤蔓破土而出,迅速攀上了我的右手,将我手臂的动作锁住。我抬头看去,却见空中无数的飞弹,如梦幻般变成了白色的花瓣,随风飘零。遮天蔽日的武装直升机,化作一团团枯黄的树叶,纷纷坠落。而地下的锁链,则变作了虬结的树根,腐朽干裂,不再流动。

  漫天的枯叶与花瓣遮蔽了天空,在月光下徐徐飘落。前一秒还是地狱般的景象,此刻竟如同仙境一般。

  发生了什么……难道秦异又使出了什么绝技,竟能将藏岳如此强大的进攻也化解掉吗?

  而此时,藏岳的脸上也露出了难言的震惊,显然是没有料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来的还真是慢啊。”秦异握着手中长剑,发出了一声冷笑,“是想等我死在这里吗?”

  “秦异首领这是什么话?”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的远方传来,“秦派有难,神族怎会坐视不管?更何况,神魔之子也在这里。”

  远处的这个声音,浑厚而富有磁性,听起来是如此的熟悉。

  “荆歌!”我与垠树不约而同地一边转身一边叫出了这个名字。是的,此刻站在远处的那个身影,正是神族六翼大天使之首——荆歌。所以说,刚刚是荆歌出手,化解掉了藏岳的攻击吗?

  此时的荆歌身后已展开了六只巨大的雪白羽翼,就如当时在天神结界中的雷墨一样。我知道,这应是六翼大天使才拥有的形态。

  荆歌振翅飞到了将我与垠树困住的鸟笼之外,只是一抬手,地上便生出无数纠缠的树根,攀爬到了这黑色锁链扭拧而成的鸟笼之上。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树根中传来,瞬间便将这鸟笼由里向外地撕裂,如同一只巨大的黑色花朵般,在大地上绽放开来。

  看着我一头的白发,荆歌先是一愣,随后便笑道:“我从和氏璧里感应到了你的危险,还担心来不及赶到。没想到,归尘之力居然还有这样的用法。神魔之子的足智多谋,真是连我也不得不佩服啊。”

  这时我突然想了起来,这次任务临行前,荆歌用银针取了我一滴血。原来正是这滴血,让荆歌能够从和氏璧中感应到我的危险,并前来营救吗?想必是当时堕天使小薇出现之时,荆歌便已得知我身陷险境。没想到赶来的一路上,秦异和藏岳也都先后出现在了战场上。

  而又一次,荆歌仅仅只是看了一眼我的白发,便看透了我所有的行动,甚至连战场上发生过的一切都能精准地推算出来,尽管他的嘴边只是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

  “还真是热闹啊。”藏岳看着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的荆歌,冷冷笑道,“本来只是前来狩猎神魔之子而已,稍微多等了一会儿,就把秦派首领给钓了出来。没想到现在,连六翼大天使之首也前来凑热闹了。”

  “要说的话,”秦异飞快地看了一眼荆歌,突然低声道,“对抗宫位的魔族,应是超过降魔师的能力和职责范围了。为了不给荆歌大人拖后腿,在下可要先行撤退了。”

  什么!?我一时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秦异居然在这种时候,突然提出要撤退?秦异之前与藏岳一战分明骁勇生猛,即便敌强我弱,也丝毫不输气势,甚至能在逆境中反伤对手,绝不像是贪生怕死之辈。如果与荆歌联手,明明胜算要大得多,为何秦异此时却要独自潜逃,置荆歌与我的生死于不顾?难道秦异与荆歌之间的猜疑与隔阂,已经严重到了无法并肩作战的地步吗?

  不,秦异是聪明人,绝不会分不清轻重。那么,就只剩下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荆歌真的实在太强,强到可以没有悬念地战胜藏岳,连秦异这样的强者站在他身边,也反而只会成为累赘。如果是这样,那倒是好事。只是内心偏向人类一边的我却不愿相信,身为神族的荆歌,竟能比秦异强出那么多。

  “秦异首领难得如此谦虚。”荆歌眼里闪过一丝诡异的表情,笑了笑道,“不过这里我一人也足够应对。如果秦异首领还有别的要事,我自然也不会强留。”

  荆歌还未说完,却见秦异已然聚力脚下,一个箭步便是飞一般地离去了。然而秦异离去的方向,却并不是考古研究院所在的方向,而是与秦宛钟带着小薇的尸体离开时走的同一个方向。

  “啧啧,我刚刚还在担心,若是同时面对六翼大天使和秦派第一高手,就算是我大概也会有些吃力。”看着秦异离去的身影,藏岳不由咧嘴笑道,“没想到神族还真是正派。明明可以以二对一,却非要选择跟我来一场光明正大的公平对决。”

  话音刚落,藏岳便将双手再次举向空中。刹那间,无数只虚幻的手臂如大树一般在藏岳头顶层层展开。指尖所向之处,再一次在天空中幻化出成千上万架武装直升机。

  随着藏岳的目光向荆歌那边落去,遮天蔽日的直升机群在同一时间开火,整个天空瞬间化作一片火海。而无数的飞弹从这片火海之中攒射而出,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荆歌的方向袭去。

  紧接着,藏岳又将双手指向大地,先是握紧了双拳,然后又猛地张开手掌。顷刻间,只见地面中如春笋般窜出无数黑色锁链,而每一支锁链的前端都拴着各式各样的刀剑锐器,从各个方向朝着荆歌飞去。

  “又是大规模的幻造之术么?”看着漫天袭来的冷热兵器,荆歌摇了摇头,眼中却是毫无惧色。

  只见荆歌将双臂抬起至胸前,手掌掌心向外,朝着前方轻快地挪移着,如同捭阖着天地经纬。又一次,只是一瞬间,无数袭来的飞弹便化作一簇簇花瓣,空中的万千直升机“嘭”地一声变作一团团落叶,而地上的锁链则变作枯黄的树根藤蔓。

  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切,连最炫目的电影特效都无法媲美。天地间先是无中生有地出现漫天的军火武器,随后又在一刹那间幻化成花木飘落,我简直要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然而,即使鬼目之中,却也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每一枚飞弹,每一片落叶,都是真真切切的实物,绝不是蒙骗人感官的障目之术。

  这,便是顶尖的神与魔之间的对决吗?我此时的感觉,便如站在星辰日月之下的一只蝼蚁,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竟是如此渺小,如此无力。藏岳与荆歌,这两人简直拥有洪荒般的力量。而这力量中哪怕是最微小的一丝细流,也足以轻易地将我粉碎。

  我抬头看向天空,漫天飘落的花瓣与枯叶中,藏岳已不见了身影。而荆歌身后的空中不到五米之处,却突然裂开了一道漆黑的缝隙。三条黑色锁链从裂空中急速射出,直直袭向荆歌的背后。

  “小心!”从鬼目中看到这一幕的我不由大呼一声。

  竟然又是这样的偷袭!刚刚秦异就是被这突然袭来的锁链击穿了左肩。而此时更加可怕的是,这一次,裂空发动的地方,居然不是藏岳先前消失的地方,而是直接移动到了荆歌的身后。如此近距离的攻击,荆歌恐怕会有危险!

  然而,荆歌并未转身,却见那从裂空中射出的锁链,在空中突然化作粗壮的藤蔓,直接一百八十度调转方向飞回了裂空之中,将藏岳全身缚紧,生生从黑色裂缝中拉了出来。

  “我没说错的话,你所使用的,应该是幻造金属的能力吧。”看着全身被藤蔓捆缚而在空中动弹不得的藏岳,荆歌缓缓开口道,“耘咫一族的幻造之术果然强大,怪不得连秦异都难以招架。不过可惜了,你的力量层次在我之下,所以我的‘虚实幻灭’之术,可以轻松将你的幻造之术进行物质重构。”

  “真没想到,六翼大天使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强者。”即使动弹不得,藏岳眼中却并无畏惧,“既然能够如此轻松地破解我的‘无穷幻军’,说明你已看破了我的能力。再打下去,只怕是对我多有不利。”

  “不过话虽如此,”藏岳冷笑一声,又继续说道,“从刚才的几番交手之中,我也大概猜到了你这招‘虚实幻灭’之术的弱点。无论如何,看来神魔之子我今天是带不走了。既然我一时也赢不了你,那我还是等魔王大人将来亲自对付你吧。”

  话音刚落,藏岳脚下的空间便再次裂开。只见一张巨蟒般的大嘴从裂空中猛地探出,竟瞬间将藏岳整个人吞噬,然后消失在了裂空之中。这一切发生在不到一秒之内。看到如此惊悚骇人的一幕,我不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