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整个世界的力量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935 2017.06.25 07:00

  这个咒语,我虽是第一次听到,却也感觉如此熟悉。那样的手势,和那时小雯在姥姥面前使用的“破字诀”,几乎是一模一样。

  燕枫道的这个术法,难道是……

  咒语的最后一个字刚一落下,耀眼的光芒便一瞬间将整个大厅笼罩。突如其来的光亮刺得我睁不开眼,只听耳边响起空灵神圣的风琴声。

  只见眼前燃起了一片金色的火焰,疯狂地蔓延着,仿佛要吞噬掉一切。然而,这火焰却没有温度,也没有烟雾,只是那样猛烈的燃烧飞舞着,席卷整个皇陵第八层的大厅,如漩涡般向着大厅中心翻飞凝聚。

  当那光芒慢慢褪去之时,火焰中渐渐显现出一个人形。银色的长袍在大火中猎猎作响,刀锋一般的面容上,一双深邃有神的双眼缓缓睁开,漆黑的双眸映着跃动的火光。

  “这便是以剩余寿命的一半为代价,换取创造神之力的‘创字诀’么?”韩助眼中带着敬畏,喃喃低语道,“第一次见,果然是震慑人心的力量。”

  金色的火焰中,荆歌抬起了双手,低头注视着这具重生的肉体,沉默不语。

  片刻后,荆歌从烈焰里缓缓走出,来到此时头上已生出几缕白发的燕枫道面前,深深鞠下一躬,迟迟不起:“今日燕首领以半生寿命为代价,换取我此次重生。如此恩德,神族上下无以为谢。”

  看着眼前这一幕,连我也有些出乎意料。毕竟荆歌身为六翼大天使之首,一向高高在上,给人以孤傲的感觉。如今,荆歌行如此重礼,也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说回来,燕枫道此次付出巨大代价救下荆歌一命,应如我们人类一样,恩重如再生父母。本已游走在死亡边缘,眼看就要神形俱灭,现在却再一次有了生的希望。即使是荆歌,内心也应是受到了很大的震动吧。

  “荆歌大人不必多礼。”燕枫道连连抱拳道,“昔日荆歌大人从魔族手中救下家父,已是恩重如山,燕派无以为报。如今荆歌大人身临绝境,枫道岂有躬身自保之理?何况,当下混沌出世,人间界大乱,降魔家族不能没有智慧大天使荆歌大人的指点。”

  “既然燕首领这么说,那客套之话我也免了。”荆歌这才抬起了头,面色严肃道,“当下形势极其危险,远远超出了神族与降魔家族的预料。我们必须尽快采取行动,在局势进一步恶化之前,找到对付混沌的方法。”

  “预料?”秦爵重复着这两个字,颇有意味地说道,“说起来,神族对于秦派的通天计划,一直没有明确表明过态度。不知神族是否早已知晓了其中的风险?”

  “对于秦派的通天计划,我们神族的确有过担忧。”荆歌摇了摇头,道,“然而,神族自身对混沌界的了解并不多,而大部分资料又掌握在秦派手中。加之神族因种种原因失信于秦派,所以也不便横加阻挠。”

  “更何况,借助混沌界之力,击败魔族,这一切对于神族本身,也有着巨大的诱惑。因此,多方面因素,导致神族未能阻止通天计划的实施,这才出现了如今的局面。”

  “尽管那混沌极为强大,但这局面,也并非毫无破局希望吧?”燕枫道蹙眉问道,“若是能探清那混沌的本质,说不定可以找到其弱点,联合诸方势力,共同击破。”

  “关于混沌的本质,经过刚才生死间的一番试探,我有了初步的结论。”荆歌顿了顿,答道,“在刚刚的交手中,我能感受到,混沌的那种力量,绝非人间界与神魔界的任何力量所能够匹敌的。即便是魔族之王,或者是圣殿中的主神,也根本无法抗衡那样的力量。”

  “因此,我的猜测是,混沌界与神魔界和人间界不同。混沌界的力量没有发生过分化,而是保留着最原始的状态。如果说,人间界的力量,被万物生灵所继承,分化成了多元体系;神魔界的力量,被神魔两族所继承,分化成了二元体系;那么混沌界的力量,则始终由混沌之王一人所独有,以一元体系的形式存在着。”

  “那种对力量的贪婪渴求和独占欲,让混沌之王不愿将力量分化出去,去改造他所存在的世界。因此,那个世界除了混沌之王自身之外,没有天地,没有虚实,更没有任何生灵,有的只是无限的混沌,如同盘古开天辟地之前的宇宙。”

  “正是因为如此,整个混沌界的力量,都掌握在混沌之王一人手中。这也是为什么,无论是神魔界,还是人间界,任何力量都不足以与混沌之王的力量相匹敌。”

  “而秦异制定通天计划,将人间界与混沌界之间的链接打开之后,混沌之王便通过吞噬秦异的身体,降临到了人间界。混沌之王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将人间界变得和混沌界一样,让所有的力量,都为其所独占。”

  “而燕首领所说也不错,襄阳还保留着人间界与神魔界的链接。混沌之王更有可能通过那个链接,将神魔界也一同占领。这一次的灾难,是两个世界前所未有的灾难。如果不能阻止混沌之王,两个世界的一切,无论是人类,神族,还是魔族,面临的都只有毁灭。”

  听着荆歌说完这一切,众人都沉默了。秦爵与燕枫道愁容满面,齐杏儿更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满脸的难以置信:“两个世界的……毁灭……怎么可能……”

  沉思片刻后,秦爵脸色凝重道:“一元体系……没想到竟是这样……虽然见识过混沌之王那无与伦比的力量,但还是幻想过,如果将神族与人类的力量联合起来,或许还有一丝取胜的希望。”

  “但如果如你所说,混沌之王所拥有的,是未分化的整个世界的力量,那只怕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战胜了。在那种力量面前,两个世界的一切,真的都只如蝼蚁一般了。”

  说完这些,秦爵仰起了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满眼的酸涩:“真是讽刺啊,幻想着将人间界从魔族的阴影下拯救出来的秦派,最后竟然亲手葬送了两个世界么?”

  “荆歌大人,如今,果然没有任何办法了么?”燕枫道蹙眉看着荆歌,凌厉的眼神里也有着藏不住的惊惧。

  “或许,”荆歌顿了一顿,“还有最后一个方法,可以赌一把。”

  “什么方法?”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问道。而唯独我,隐隐猜到了荆歌接下来要说的话。

  “伺君计划。”果然,荆歌转过了头,将目光锁定在了我的身上,一字一顿地说道。

  “伺君计划?”秦爵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荆歌,面露不解,“此话怎讲?难道是说,要用神魔之子来对付混沌?”

  “不错!”荆歌点头回答道,“神魔之子有着超越魔王力量的潜力。这份力量,便是我们对付混沌的最后希望。二十多年前,我们神族在破解出关于神魔之子的那部分远古卷轴之后,便一直自以为是地以为,神魔之子的力量,是先祖们留下来让我们对付魔族的。因此,整个伺君计划,也一直以这个假设为基石而展开。”

  “然而,在我见识到混沌之王的力量之后,我才意识到,这种猜测,或许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关于神魔之子的预言,无论是神族的这一份,还是魔族的那一份,或许一开始,就是为了应对今日的这场灾难。”

  “正是如此!”我高声答道。没想到,在我主动开口之前,荆歌竟已猜到了这一层。

  于是,我不顾众人惊异的目光,鼓起勇气,上前一步,道:“荆歌,爸爸让我来这里见你,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情。爸爸他潜伏在魔王身边之时,就早已破解出了关于神魔之子的秘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将这些情报转达给神族。”

  “爸爸?”智慧大天使的眼里,此时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困惑,“夏武他……难道没有死?”

  “不……”我有一丝难过,答道,“爸爸他……已经不在了。只是,他还有一丝残余的意念,留在了妈妈的梦渊之中,向我传达了这最后的消息。”

  终于,我将从一开始便对荆歌隐瞒着的关于梦渊的能力,以及关于几次在梦渊中所发生的一切,包括爸爸让我转达给荆歌的话,包括卷轴中预言的真正含义,以及开启桑蜉海释的力量的方法,在荆歌与众人面前,全部如实地交待了出来。

  “原来如此。”当我解释完这一切之后,荆歌叹了口气,若有所思道,“看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本早该料到,终究却还是晚了一步。”

  “秦异一直在四处寻找着堕天使,原来他的目的,正是为了实施通天计划。连这次垠树的偶然离开,也被秦异当做堕天使来怀疑。然而,当堕天使终于如秦异所愿出现时,却没想到,好不容易才到手的堕天使,竟被藏岳伤得已是奄奄一息。于是,不愿错过良机的秦异,便执意在关于混沌界的信息尚不完整的情况下,仓促打开了与混沌界之间的链接。”

  “无数的巧合,终于导致了今日的灾难,说来这也是两个世界终究躲不过的劫数。为何从黎娄那里缴获魔族秘密文献的,偏偏是最不信任神族的秦异?为何垠树寻找多年的旧识,偏偏在七派联会之夜出现?为何随神魔之子一同追踪垠树的,偏偏是能够用‘至亲血契’召唤秦异至身边的秦宛钟?为何堕天使被秦派俘获之时,又刚好被藏岳所伤?”

  “这其中的任何一条发生偏差,或许灾难便不会发生。无数的偶然和必然交织在一起,才酿下今日的苦果。在远古卷轴中写下预言的先祖们,必是早已料到了这样的结局,所以才决定将最后的力量,通过卷轴传达给我们。”

  “然而也不必绝望。”荆歌走到了我的面前,将右手放在了我的肩上,淡然说道,“既然远古卷轴中写下了那样的预言,那么,我们就应该相信先祖们。只要开启神魔之子的最终力量,就一定能够战胜混沌之王。”

  “幸运的是,夏夜,你的母亲还活着。在非攻之阵被破坏,矶茹、矶杋和我都败在混沌之王的手下之后,我们束缚住你母亲的封印,也随之瓦解。你的母亲逃出封印之后,并没有直接去鲁莽地与混沌之王接触,而是立即返身前往襄阳,大概是去向魔王禀报这里发生的一切。”

  “时至今日,我们必须与魔族联手,将神族与魔族的两份远古卷轴收集起来,解封‘桑蜉海释’的力量,才能拯救两个世界。夏夜,你此刻能否再次使用梦渊之力,向你的母亲请求,让魔族自愿献出远古卷轴?”

  我正欲点头答应,却想起我在这非攻之阵的范围内,无法使用魔系的力量,于是摇头道:“不行。非攻之阵虽被混沌破坏,但依然在压制着我体内魔族的那一部分。此刻的我,无法在这里使用梦渊。”

  “果然如此。”荆歌沉思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前往第九层,然后再从那里离开皇陵。”

  “第九层?”燕枫道不解地问道,“那里是皇陵的最深处,也是离出口最远的地方,如何能从那里离开?”

  “可以。”此时回答的,却是一直沉默着的垠树,“混沌之王已从地底破开了地面。我可以在那里召唤鹰王,载着大家一道,顺着混沌之王打通的隧道离开。”

  众人纷纷点头,赞同了垠树的提议。于是,我们便一道向着皇陵的最后一层进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