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岩浆与水银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716 2017.06.19 07:00

  秦宛钟的话音刚落,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极为刺耳的金属刮裂之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破出了牢笼。这声音在皇陵冰冷的石壁间一阵阵回响着,令人毛骨悚然。

  听闻此声,众人纷纷都警觉了起来。韩助手中燃起了一团火焰,齐杏儿也将双手按在了腰间的一排飞刀上。秦宛钟此时右手按着赤霄剑的剑柄,沉声道:“皇陵之中的非攻之阵被破坏后,这里可能会有不少的魔族从蝶魇中苏醒过来,并试图逃脱。大家要小心随时可能出现的袭击。”

  众人点头,并继续谨慎地向前行进。一路上,我开始留意周围这些层层堆叠的牢笼。这里的大部分牢笼内部都是空的,有些里面还残留着一些血迹和腐肉。有几个牢笼里,不时会传出低沉的呼吸声。借着昏暗的光线,可以看到一些体型奇特的巨兽,正趴在笼子里昏睡如死。

  果然是兽系魔族,这些巨兽无一例外都有着坚实的表皮,粗壮的肢体,有些还身覆着厚重的鳞片。然而这些巨兽,此时全身都被带刺的铁链牢牢捆住,一根根粗大的黑色铁钉生生从头顶插进颅内,看上去十分恐怖血腥。我心中琢磨着,那些黑色的铁钉,应该就是秦宛钟所说,用来将魔族的意念投射到蝶魇中的阎罗钉吧。

  渐渐地,我们离那金属声响的源头越来越近。而那声音也仿佛察觉到了我们一行人,竟突然停了下来。走在前面的韩助与秦宛钟,二人此刻同时停下了脚步,示意众人不再前行,并屏气凝神地打量着四周。

  突然之间,前方不远处的黑暗之中,毫无防备地传来一阵阴冷的气息。只见眼前红光一闪,秦宛钟腰间赤霄剑瞬间出鞘,对着面前便是挥剑一斩,一股强大的剑气向前劈去。

  前方顿时传来一阵“吱吱”的痛苦尖叫声,紧接着便有什么东西倒在了地上。

  赤霄剑回到鞘中,与此同时,韩助也熄灭了手中火焰,整个战斗的过程不到一秒。我随众人走近一看,只见地上果然躺着一具尸体。

  然而,在看到这具尸体的第一眼,我却不由脊背一凉——刚刚被秦宛钟所击杀的这只魔物,竟和我前几日里,在蝶魇中对阵了五十次的那只巨鼠几乎一模一样。

  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这刀刃一样的鳞片,利剑一样的长牙,还有鼻孔上方那六只没有瞳孔的眼睛,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我曾在蝶魇之中,一次次地被这只魔物撕裂身体,在它的眼前痛苦万分地死去。所以,即使是此种异兽,我也能清楚的记得这张脸。

  这只巨鼠,分明就是我在蝶魇中遇到的那只!

  看着眼前这只巨鼠,蝶魇之中的种种痛苦回忆,再一次翻江倒海地侵入我的脑中。一种强烈的眩晕感顿时袭来,我躬下身,忍不住剧烈呕吐起来,全身颤抖,失去了平衡就要瘫倒下去。

  秦宛钟见状,赶紧将我扶住,一边轻拍着我的后背,一边安慰道:“这只死去的魔物,叫做‘奚鼠’。奚鼠和大部分低阶兽系魔族一样,拥有强大的躯体力量,以及敏捷的反应速度,不过智力却十分低下,所以综合战斗力在羽位中也属于最弱的。”

  “正是因此,奚鼠被我们专门用来训练新人降魔师。我记得父亲跟我提过,你这几日,在神族那边接受了开发力量的训练。如此说来,想必你也在蝶魇中与奚鼠对抗过吧。最开始的训练向来都是最痛苦的,每一个降魔师对此都深有体会。等你熬过了这一阶段,之后的训练会好很多。”

  我慢慢缓过神来,点了点头,不再去看地上奚鼠的尸体,也不再去回想那些痛苦的记忆,站起身来与众人继续前行。

  一路上,我们从堆积如山的牢笼间走过。数不清的牢笼,靠着其间狭窄的过道,把皇陵第二层宽阔的大厅生生隔成了一座迷宫。一行人在迷宫中左突右闯,却没有再见到逃出的魔族。不久后,我们便来到了皇陵第二层的尽头,脚下是通向下一层的楼梯。

  尽管皇陵第二层与第一层截然不同,但尽头处楼梯的建造与布局,看上去却与第一层如出一辙。走进楼梯深处之后,甚至无法分辨这究竟是哪一层的楼梯。我们一行人就这样顺着楼梯下行,走过了上千级台阶,终于来到了皇陵的第三层。

  早在离楼梯出口还有几百级台阶之时,我们便已感觉到周围的空气燥热无比,如同在热带沙漠中穿行。来到了皇陵第三层,我才瞬间明白了原因——这第三层,分明就是一片岩浆海。整个大厅,除了中间的一条两米多宽的过道,两侧都是金黄炽热的岩浆。

  岩浆海中的远处,有若干个褐色岩石筑成的孤岛。孤岛上是和第二层一样的金属牢笼。因为距离太远,加之光线昏暗,也看不清那些牢笼里究竟囚禁着怎样的魔物。

  中间的过道两侧,停靠着几只简陋的银色小船,船上拴着银色的桨。让人感到神奇的是,这些小船即使浸在岩浆之中,却并未燃烧,也并未熔化。

  “这里便是皇陵第三层。”秦宛钟这时解释道,“囚禁在这里的,是低阶的人形魔族。人形魔族与兽系魔族不同,他们拥有类似于人类的心智,即使失去了力量,也会想办法逃脱。对他们而言,金属牢笼已不是万全之策。”

  “不过,即使他们拥有智慧,因为阶位低下,所以无法飞行。因此,我们用岩浆海将它们困在孤岛之上,形成一道绝对的屏蔽。一旦逃离孤岛,必将葬身于岩浆火海。而如果降魔家族需要与这些魔族接触,则可以乘坐这些以钛为材质制成的小船,自如穿梭于岩浆海之上。”

  众人点了点头,无不对眼前这片壮观的岩浆海感到惊奇。

  “不过,这些都与我们无关。”秦宛钟顿了顿,指着前方的过道,说道,“我们现在,只要沿着岩浆海中心的这条过道穿过去,便能到达通往下一层的阶梯。”

  说完,我们一行人便随着秦宛钟,一同朝着眼前这片岩浆海走去。

  此时,即使脚下这条过道足有两米多宽,灼热的空气从岩浆海上蒸腾而上,也是几乎要将整个人烤熟。韩助见状,便在胸口掐指念动起咒语。咒语落下,空中顿时凝结起一片清凉的水雾。这片水雾将我们一行人包裹在其中,里面的温度立马降了下来,大大减轻了痛苦。

  穿过这一片漫长的岩浆海之后,我们来到了第三层的尽头。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与前两层几乎毫无二致的石门与楼梯。又一次,我们顺着楼梯往下走了上千级的台阶,来到了皇陵第四层。

  不似第三层的炎热,这皇陵第四层倒是颇为清凉,甚至有些阴湿的感觉。不过,这第四层的总体布局,第一眼看上去,竟与第三层颇为相似——一条两米多宽的过道,一直通往遥远的大厅对面。只是过道两边不再是岩浆,而是清澈的水池。

  与第三层不同的是,这一层两边的水池中没有孤岛。数十条比成年人腰还粗的巨大金属锁链,从看不见的水底伸出。而锁链的另一头,则连接着头顶天花板上错综复杂的各种机械齿轮。这样的机械齿轮布满了整个大厅的上方,一直从大厅的四个角落延伸到地面。每个角落里,都能看到几个形如古代船舵的金属转轮,以及一些看上去像是闸门开关的手柄。

  我们一行人踏上了水池中心的过道,向着大厅另一头走去。走着走着,我不由靠近了过道的边缘,低头看向水底。脚下十多米深的水底,就仿佛一面镜子一样,远远地竟然能够看到我们一行人的倒影。

  正当我看得出神的时候,水底的镜子竟如水面一般,荡起了一层涟漪,整个水池亦随之荡漾。这感觉,就仿佛镜子的另外一边,有什么邪恶的东西,此刻透过镜面也刚好看到了我,正在不安地涌动着。

  “当你凝视深渊之时,深渊也正凝视着你。”就在这时,一个苍老而嘶哑的声音突然传入我的脑海,我的意识顿时开始变得模糊。

  “唯有踏入深渊,才能理解深渊。”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水底的涟漪之中,仿佛伸出了一只无形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左脚,让我全身动弹不得。

  “来吧,成为深渊的一部分,与深渊同在。”水底伸出的那只手,此时传来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拉着我不受控制地一脚踏向水中。

  “不要离水边太近!”这一幕刚好被秦宛钟看见,一把便抓住了我的手臂,将我从水边拽了回来,厉声警告道。

  而此时我也瞬间回过神来,意识再次清醒。

  刚刚那是什么!我竟仿佛被施了魔咒一般,差点自己走进了水里。幸好被秦宛钟所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回想起刚才那一幕,依然心有余悸。

  “一旦掉下去,可就没命了。”秦宛钟沉着脸说道,“这水池底下,不是镜子,是水银。在这秦始皇陵的第四层,囚禁的是能够飞行的魔族。这些魔族,阶位要明显高于前两层。此刻非攻之阵被削弱,他们的力量,有一些能够穿过水银的封锁,渗透到外面来。若是自身修为不足,又过于靠近水边,很容易成为下面魔族的活靶子,被控制心智。”

  “由于具有了飞行的能力,第三层的岩浆海已经无法困住这些魔族了。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把它们困在水银池里。这些伸向水底的每一条锁链,下面都连接着一个密闭的牢笼。一旦下面的魔族企图冲破牢笼逃出,便会立即葬身水银之中。而覆盖在水银上面的这些水,则是为了防止水银挥发用的。”

  听完秦宛钟的这番话,我已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不仅不敢再靠近过道边缘,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大声。我很担心一不小心,便会吸入那些渗透过水池而挥发出的水银。现在想来,若是刚刚真的被控制了心智落入水中,就算被立即救起,也会被水银渗入体内,毒发身亡吧。

  真没想到,为了困住魔族,降魔家族竟会大规模使用水银这种危险的东西。这么多年里,就不怕会有降魔师失足落入池中吗?说不定,这片水银池里,已经埋了不少尸骨。

  我忍不住又往水池里瞥了一眼,看着渐归平静的水面,不由感慨——这么大的一片水银池,下面得有多少水银啊。还有第三层的岩浆海也是。那么大的一片岩浆海,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要知道,这座皇陵早在几千年前就建成了。而以那时的生产水平,要在这么深的地下,建造这片水银池和岩浆海,那该是何等浩大的工程,简直可以算得上世界奇观了。

  一边感叹着,我们一行人已经穿过了水池,来到了皇陵第四层的尽头。再次穿过漫长的楼梯,我们终于下到了第五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