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飞星中的回忆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337 2017.07.17 07:00

  “呼——”

  回忆中的画面再次散去,我仍心有余悸地怔在那里,回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幕。

  我想起了先前在秦派的考古研究院里,与韩助、齐杏儿一同检验术纹时的事。在我假装无法做出术纹的时候,秦宛钟说过,术纹检验是降魔家族里绝对的规矩,并坚持要让我检验完术纹,才能进入会场。

  当时的我们,还觉得秦宛钟是在有意刁难。现在看来,秦宛钟的这种坚持,正是为了防止弥孪这样的魔族侵入人类的身体,潜入降魔家族之中实行暗杀。若是降魔家族在更早的时候,便已启用术纹检验,那么,秦异的妻子与女儿,也都不会惨遭弥孪的毒手。

  当我回过神来,这才发现,眼前的这片银河,比之前又要变大了不少。而且,这次我能更加确定,这绝对不是我的错觉。

  难道说,此刻的我,离银河的中心又更近了吗?如果是这样,或许很快就能到达秦异的意识海,将他唤醒了。

  就在这时,又一颗星从银河中飞出,新的回忆瞬间将我淹没。

  “此前我们已经通知过各派。”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空旷而嘹亮,“此次七派联会,除了评选各派中的A级与S级降魔师,还有另一件要事,便是公布我们秦派的下一任首领。”

  我环顾四周,眼前的场景竟似曾相识。

  没错,这里正是我到达咸阳的那晚,和荆歌一起从和氏璧中看到的那个报告厅。此时,站在讲台上的是一位鬓发如雪的老者。尽管老者的脸上已布满了皱纹,但身材却依旧壮硕魁梧,隔着大衣也隐隐能看见虬结的肌肉。而刚刚开口说话的,也正是这位老者。

  台下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而这时我才注意到,人群中竟有好几张熟悉的面孔。

  四翼大天使矶茹,此刻正端坐在前排显眼的位置,一身锦衣玉服,精致优雅的面容不时吸引着会场里各路英雄的目光。

  在矶茹身后不远处,我看到了燕枫道的身影。此时的燕枫道,还只是一位少女,眉清目秀,朱唇皓齿。远远看去,燕枫道似乎还涂着淡淡的妆容,长发披肩,眼神英气逼人,在人群中显得极为耀眼。

  我心中不由一阵暗自感叹,原来燕枫道那样的女中豪杰,绝世高手,竟也曾有如今这般女人味十足的一面。

  燕枫道的身旁,坐着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男子身上布满了伤痕,即便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也能感觉到,那男子体内隐藏着的强大力量,非顶尖高手所不能有。

  男子的身后,背着一把宽大的青铜宝剑。那样的光辉,即便只看过一眼的人,也会立即认出——这把剑,正是旷古神器越王勾践剑。

  燕枫道身后不远处,坐着另一位白发老头。与讲台上健硕的老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老头全身消瘦,身子骨仿佛碰一下就会立即散架。虽然已经如此苍老,但从那老头的眉目之间,却隐隐能够辨出,此人正是刚刚的第一个回忆里,与秦异母亲争执的那个男人——秦异的父亲。

  老头木木地看着台上,呆滞的双眼,竟有泪水从眼角滑落。

  “父亲,今日是兄长继承秦派首领一位之日,您应该高兴。”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此刻正笑意盈盈地俯身过来,将老头眼角的泪水拭去。

  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我竟差点将他错认成了秦异。两人的脸实在是太像了……然而只需再多看一眼,便能觉出,此人与秦异神情实为迥异。秦异的眼神凌厉如针,而这个男人的眼中,却带着一种在降魔师中少见的温情。一瞬间,此人的眼神,竟让我觉得有些像是垠树。

  难道,这个将秦异称为兄长的男人,就是秦宛钟的亲生父亲吗?

  就在这时,人群的角落里,两个不起眼的身影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那两个人,竟是我之前去小雯家中时,所见到的小雯的父母。原来,小雯的父母也是降魔师吗?

  可是,当我看清那二人时,却又震惊得说不出话来。那个我曾以为是小雯父亲的男人,此时正和另一位女子亲昵地交谈着。而那个我曾以为是小雯母亲的女人,却依偎在另一个男人的怀中。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说,他们根本就不是小雯的父母,只是为了迎接我去小雯家中,所以临时扮演了小雯家人的角色?

  我回忆着之前在小雯家中时的情形。是的,那时我就隐隐察觉,小雯和她的父母,三人之间的互动怎么如此拘谨,一点也不像是亲密无间的一家人。原来,他们本来也就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可是如果是这样,那么小雯真正的父母,究竟又在哪里……

  “这把赤霄宝剑,是我们秦派的圣物,也是秦派首领身份的象征。”台上的老者此时突然提高了音量,双手将通体泛着红光的赤霄剑高高举过头顶。

  而秦异不知何时也已走上了讲台,跪在了老者身前。

  “秦异,”老者语重心长地说道,“你是我们秦派不可多得的奇才。百年来,也少有能在你这个年龄,便拥有如此力量的青年才俊。而你的智慧与谋略,更是远远超过你的同龄人。如今,我将这把赤霄剑交到你的手中,你便将接替我,成为新一任的秦派首领,同时也身为整个降魔家族的领袖之一。秦异,你明白你的使命吗?”

  “秦异明白。”秦异起身,从老者手中接过了宝剑。座下众人纷纷站起,掌声如雷。

  猛然之间,掌声又戛然而止,眼前的画面再次变回黑暗中的银河。

  此时,我已能清楚地感到,比起刚才,那片银河离我又近了不少。

  然而令我不解的是,如果这片银河是秦异的意识海,为何会有星星从银河的中心飞出?难道是他的意识在耗散吗?如果是那样,等我找到秦异之时,他会不会已经什么都不记得?

  正思索间,又一颗飞星从银河中袭来。

  白色的光芒亮起,这次回忆中的场景,居然又是一个熟悉的地方——巍峨的山脚之下,黑色的石碑林立,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远方。这里,正是华清池畔的碑海书林。

  黑色的碑海与葱绿的密林交界之处,伫立着一排看上去像是刚刚立起的墓碑。一众身着白色丧服的人群,此时正立于碑前。

  人群的前面,有一个男子的身影格外眼熟。我仔细看去,那人正是秦异。此时的秦异,看上去已快有四十来岁,正默默地站在一座石碑前,凝视着碑上的文字——“秦殊之墓”。

  同一座碑前,还站着一对母女。那女孩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依偎在母亲的怀里,两人眼中都是极度的痛苦与悲伤。那个女孩,即便还只是孩童的模样,我也一眼便认了出来,那正是年幼时的秦宛钟。

  只是,认识秦宛钟以来,她在我心中一直都是一个坚强刚毅的女子。我从来没有在她的脸上,看到过此时这种浓烈的悲痛与绝望。

  “节哀顺变。”秦异缓步走到了秦宛钟母女身边,声音低沉而哀婉,“秦殊是一个优秀的丈夫,优秀的父亲。于我而言,他也是珍贵的兄弟手足。自幼以来,每当我与父亲不和,针锋相对,总是他在其间调和,化解矛盾。在蓉儿、宛玉和母亲过世之后,秦殊便一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但是,我也明白,”秦异轻叹一声,继续说道,“降魔家族的每一位降魔师,都有着早已注定的命运。能力越大,肩头的责任就越大。秦殊牺牲在战场之上,在战斗中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他身为英雄而死,他的名字,将会被后世所铭记。”

  “可是,我们人类明明不是魔族的对手。”年幼的秦宛钟看着秦异,眼神中充满迷惘,用稚嫩的嗓音问道,“神族那么强,为什么他们不去消灭魔族?神族不是有三位法力无边的主神吗?他们为什么不去战斗?为什么要让爸爸去战斗?爸爸他明明只是一个人类,而且他还有我和妈妈。”

  “有些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秦异看着这对母女二人,深深叹了口气,道,“千百年来,神族一直在帮助人类对抗魔族,甚至将自身的力量借助给降魔家族。”

  “然而,从魔族手中保护人类,最后毕竟还是我们人类自己的事情,怎能向一直以来无私相助的神族开口索取更多?消灭魔族,保护人类,这是每一个成年后的降魔师所必须肩负的使命。即便这使命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辞。”

  “那秦荒哥哥呢?”秦宛钟突然之间全身颤抖起来,指着不远处另一座崭新的墓碑,大声哭喊道,“秦荒哥哥明明还没有成年,他为什么也要去战斗?”

  “对于秦荒的死,我也感到十分惋惜。”秦异无奈地摇了摇头,“秦派的年轻一代中,少有秦荒这样的人中翘楚。我也知道,你和秦荒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本来这次的任务中并没有秦荒。但是,他看到任务名单里有楚芸的名字之后,便执意也要参加这次的任务。最后,在战场上,他也是为了保护楚芸而死去的。”

  “什么!?”秦宛钟如同触电一般,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你说……秦荒哥哥是为了楚芸姐姐才参加这次任务的?而且,他还为了保护楚芸姐姐牺牲了自己?”

  听到这里,秦宛钟的母亲将女儿紧紧搂在了怀里,狠狠瞪了秦异一眼:“这种话为什么要说给宛钟听?你明知道她对秦荒的感情。她现在已经很难过了。”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而已。”秦异漠然道,“我答应过秦殊,将来要将宛钟培养成最坚韧刚毅的降魔师。若要成为那样的降魔师,就必须学会面对最残酷的现实,不可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