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铁路爆炸事故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440 2017.04.24 09:43

  八点,火车缓缓开动。我拿出了手机,拨打了爸爸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电话里,一个机械的声音响起。

  我顿时觉得有些奇怪。我爸向来是一个谨慎的人,出门前手机肯定充满电,充电宝也是随身带,工作的时候,手机一般都静音,从不关机。这次为什么大早上的却把手机给关机了?该不会是手机被偷了吧?想到这里,心中有一丝担忧,于是我又一个电话打给了妈妈。

  电话刚响了一声便被直接挂断。片刻之后妈妈发来了一条信息:“我这里不方便说话,有事短信吧。你出发了吗?一路注意安全。——爱你的妈妈”

  “嗯,开车了,下午五点多到襄阳,可以在家吃晚饭。”发完这条信息,一丝困意袭来,我不由打了个哈欠。

  对面的中年大叔翻看着报纸,车窗外的高楼一座座消失在身后。昨晚睡得有点晚,今天早上六点就起床赶来车站,还在车站被雷魔王莫名其妙地暴力摁在地上,膝盖现在还在痛。从早上到现在,也一直都没有吃东西,一路上也没时间买,只能等会儿在车上随便买点吃的了。想着这些,眼皮有点支不住了,我靠在车窗上慢慢失去了意识。

  血!到处都是血!连天空都是血色!放眼望去,地上到处都是尸体!突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副地狱般的景象。

  这是哪里?这是……梦?我稍微冷静了一下,对,这肯定是梦。可是,这个梦感觉好真实,和以前的梦完全不一样。而且,这个梦好眼熟,感觉跟昨晚的梦好像。对了,小雯!我突然想起,在昨晚的梦里,我梦见小雯在我怀里死去了……那么,现在的这个梦里,小雯又在哪里?

  我四处张望着,没有看到小雯,却看到了远处两张熟悉的脸。一张是雷魔王的,他高大的身躯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身上伤痕累累。还有一张,竟然……竟然是我自己!我看到了我自己眼神空洞地倒在了同样的一片鲜血之中……为什么我会在梦里看到我自己?如果倒在那里的那个人是我,那么我现在又是以谁的视角在看着这一切?

  镜子,哪里有镜子?我四处寻找,没有找到镜子。我抬起手来,看着自己的双手,却……什么也没有……我看不见我的双手,也看不见我的双腿,看不见我的身体,仿佛我根本就不存在……“我”究竟是什么?我死了吗?死的只剩下离开了身体的灵魂吗?“轰——”远方传来一声巨响,仿佛有什么在爆炸。

  “轰——”我从梦中惊醒。好可怕的梦……居然被炸死在了梦里……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梦?以前也不是没有做过噩梦,从小时候起我也时常梦见鬼怪啊坏人啊之类的,这些梦不过都是迷迷糊糊,醒来之后也会马上忘掉。可是无论是昨晚的梦,还是刚刚那个梦,都是如此真实,仿佛真的发生过一样。而且,这两个梦,我现在依然记得梦里的所有细节,清清楚楚。这种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睁开双眼,这才发现所有的乘客都正伸着脖子把脸贴在窗边,仿佛试图想从车窗里看到火车前方的什么。所有人的眼神里都有一丝惊恐。还有,火车好像正在减速。

  难道……是真的?刚才那一声爆炸,难道不是梦里的声音?

  “怎么了?”我抬头看着对面那位中年大叔问道,此时他已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眼里也有些惊慌,“火车怎么感觉要停了?”

  “不知道,”大叔摇了摇头,“刚刚好像外面有爆炸,地面都在震动。”

  爆炸?看来果然是刚刚爆炸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惊醒的。这年头,报纸上隔三差五地刊登一些工业事故,这场爆炸应该也是类似的事故吧。可是,火车为什么要减速呢?如果爆炸地点离火车比较远的话,应该不会影响我们行驶才对啊。除非……没有那么倒霉吧……

  就在这时,车厢里的广播响了,不是机械而流畅的录音,而是一个急促并带点磕绊的声音:“亲爱的旅客们,你们好。刚收到紧……紧急通知,前方发生爆炸事故,铁路遭到破坏,列车将进行紧急停车。请各位旅客保持冷静,在您的座位坐好,等待下一步指示。列车工作人员会保障您的安全。谢谢合作。”

  刚刚还只是有些紧张的乘客们,在听到这个广播之后,反而开始恐慌起来。

  “铁路都被破坏了,我们还能到终点站么?”

  “出事了,咱们打电话报警吧。”

  “这么大事,警察肯定早都知道了。”

  “小张,一会儿要是车厢着火,就用我们刚买的逃生锤,打碎玻璃逃出去。”

  “妈妈,外面是不是有坏人?火车会不会爆炸?”

  虽然我一向遇事算是冷静,但听到广播和乘客们的谈话之后,也开始有一些不安。列车慢慢停了下来,我看了一眼窗外,火车停的地方算是城乡结合部,铁路两边没有什么建筑,也没有田地,而是比较荒凉的秃土。还好,万一真需要跳窗,外面的地面也不会太硬。

  这时,一位男乘务员走进了车厢,开始安抚乘客的情绪:“大家不要紧张,列车已经停下了。我们这里离爆炸地点还很远。大家请回到座位上耐心等待。”

  “铁路都坏了,等有什么用啊?你能马上修好吗?”一位民工模样的乘客开始抱怨,“还不如把车厢门打开让我们下车,然后把车票钱退给我们。”

  确实,他说的不无道理。如果铁路已经被破坏了,肯定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修好的。在车上等,无非是等着政府那帮官僚们慢慢做决策,最后的办法肯定还是让我们下车,然后把我们安置在周围,或者用汽车把我们拖去襄阳。

  我看了看表,现在刚好中午。这个时间点,刚好在襄阳和重庆正中间,回哪边都难。这一困,少则数小时,多则一两日。可是,爸爸妈妈还在盼着我今晚回家一起吃晚饭、看望姥姥呢。

  为什么我会这么倒霉?从昨晚开始,各种事情就已经倒霉到了极点——游戏害队友被团灭,姥姥病重,老师刁难,女友要分手,车站被暴力摁在地上。没想到坐个火车,还能遇上这不知是十年一遇还是百年一遇的事故。

  有那么一瞬间,我有一丝后悔。如果我选择留在学校,这一切应该都不会发生吧?此刻的我,应该正坐在空调开着暖风的教室里学习,晚上还可以去找小雯一起吃晚饭一起散步。

  想到这里,我用力掐了自己一把。不行,我怎么可以这样想。姥姥从小把我带大,是我最亲的人,有时甚至感觉比爸爸妈妈还要亲,我怎么可以扔下姥姥不管?每次生病,都是姥姥带我去医院,照顾我。每次和爸爸闹矛盾,也是姥姥护着我替我说话。当初高考完之后,我不愿意离家里太远,想留在湖北上大学,爸爸非要我去北京或上海,说要让我变得独立,见识大城市。最后,也是在妈妈和姥姥的努力下,终于才让爸爸妥协,允许我去离家不太远的重庆上学。现在姥姥需要我,我一定要回到她的身边。

  “您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我也没有权利打开车门啊。”乘务员似乎和刚才那位要他打开车门的乘客有些争执。

  “而且,这外面什么都没有,您下车了能去哪里啊?车上有空调供暖,有卫生间,我们也会定期出售水和食品,您下车哪有待在车上好?等等……妈的,车门怎么开了,谁开的?”

  我和对面的光头大叔同时一惊,站起身来往车厢尽头看去,车厢门真的开了。他们……为什么要打开车门?是要开始引导乘客下车了么?列车停下还不到十分钟,难道这么快就有解决方案了?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铁道部门,能够做出这么迅速的反应,这效率也是厉害。

  就在这时,车厢广播又响了:“亲爱的乘客们,列车车门因故障无法关闭。为了您的安全,请您不要下车,保持冷静坐回您的座位。为了您的安全,请您不要下车。谢谢您的合作。”

  到底怎么回事?列车门打开竟然是因为故障?而且听上去,似乎是所有车厢的门都打开了,并不只是我们的这节车厢。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出现这种故障?难道和刚才外面的爆炸有关系么?

  刚刚那个跟乘务员争执着要他打开车厢门的民工乘客,这个时候也愣住了,本来想下车的他,在听到广播后反而回到了座位上。但依然有几个乘客不顾乘务员阻挠,坚持带着行李下了车。

  我朝窗外看去,有几架武装直升机正从远方的天际向我们这边飞来。当地政府果然还是有行动的。不过,想来这些直升机应该是直接去爆炸现场的吧。和处理爆炸事故相比,安置因爆炸而被耽搁的列车应该属于次要任务。

  可是,究竟为什么会爆炸呢?化工厂?化工厂应该不允许建在铁路附近吧。恐怖袭击?国内的枪支弹药管制很严,恐怖袭击一般都是用刀和冷兵器的,不会造成爆炸吧。那究竟是为什么呢?想不通啊。

  我拿出手机开始定位,然而这一带却没有任何信号……我只好求助对面的大叔:“您好,请问您知道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大叔摇头道,“我只记得上一站停车,好像是在达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