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桑蜉海释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195 2017.07.12 07:00

  神魔先祖的这一席话,让我一时语塞,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原来是这样……那时的神魔两族,都已做好了发动突袭,并毁灭对方的准备。任何一族若是提前发动战争,都会取得巨大的优势,保全一族生存的机会。

  然而,提前发动战争的一方,必然会站在道义的对立面,成为恶的化身。只是,无论对哪一方而言,通过战争的胜利取得生存的权力,都是高于一切的。没有生存,一切都无从谈起,何谈善恶?

  正是因此,身为一族的决策者,必须舍弃一切情感与仁义,将一族的利益,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看来,你明白了。”神魔先祖的声音将我从沉思中惊醒。

  “发动战争者,虽然背负了全部的恶名,然而却不是恶的根源。两族之间的猜疑、对立、冲突,会随着时间而积累。当积累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便是任何个人的意志都无法挽回的了。要消除对立,唯一的方法,便是让两族从一开始,便接受对方,理解对方。唯有真正的理解,才能避免战争。”

  我在心中斟酌着神魔先祖的这番话语,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眼前的一切再次慢慢黯淡模糊,战争的兵刃声与哀嚎声也随之远去。

  我静静地等待着下一个场景,然而蜃景,却再也没有出现。

  “夏夜,你醒了?”

  当我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妈妈的脸。此刻的我,正躺在妈妈怀中。我能感受到身上的血液在流动,能看到自己的一头雪白长发。

  这里是……现实?

  桑蜉海释的蜃景……已经结束了?

  我从妈妈怀里坐了起来,这才看到荆歌、秦宛钟、齐杏儿和垠树他们也都在身边。而就在不远处,另外两个身影也正从地上站起,朝着对方迈步走了过去。

  “藏岳,你还没打够吗?”妈妈看着其中的一个身影忿忿道。

  然而,藏岳与燕枫道却是依旧旁若无人地凝视着对方的双眼,神情变幻莫测,握紧了拳头,径直朝着对方一步步走去。

  这两个人,和我一样历经过桑蜉海释的蜃景之后,醒来的第一件事,居然便是继续战斗下去么?

  两个人在距离对方一米之处,才终于停下了脚步。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地看着这二人。方才这二人的争斗,令天地亦为之变色。此刻不知这二人,又会有何等举动。

  就在这时,只见藏岳与燕枫道同时举起了紧握的右拳,猛地挥向了对方。

  难道这二人,方才被桑蜉海释抽干了力量,此刻却依然要不惜以血肉之躯来互相搏杀?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伴着一声清脆的响声,挥向空中的那两只拳头,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然后紧紧握在了一起。

  “击拳……为誓?”妈妈不由惊呼一声,“他们二人……竟然和解了?击拳为誓,握手言和,这乃是我们魔族的不同家族之间,宣誓和解的仪式。那个人类的降魔师,她怎么会知道这个仪式!?”

  两只手掌握在一起的那一刻,天地间突然绽放出盛大的光芒,一个高大的身影在人群中慢慢浮现。

  众人朝那人影看去,只见其身躯极为魁梧,披着一头凌乱的长发,穿着一身金色的铠甲,头顶是和姥姥一样的长长的双角。而那人身后的四对翅膀,每一片羽毛都夹杂着一半的黑色,和一半的白色。

  “看来,你们二人终于真正理解了对方。”人群中浮现的那个身影开口说道。那声音,竟是神魔先祖的声音。

  “神魔先祖!”我激动地大声喊了出来,“真的是你!你……完成重生了!?”

  “神魔……先祖!?”听到这个称呼,妈妈和荆歌亦是大惊,齐齐看向从光芒中诞生的身影,“你就是神族和魔族共同的祖先,神魔先祖!?”

  “不错。”神魔先祖俯视着地上惊讶的众人,缓缓说道,“是神魔之子用桑蜉海释,将这击拳握手的二人力量相融合,才让我得到了短暂的重生。我很高兴,这二人经过桑蜉海释的洗礼,终于能够彻底理解对方。也只有当使用力量的双方彻底理解了对方,两种力量也才能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我也才能够顺利地重生。”

  “理解?”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不远处的燕枫道与藏岳二人。

  刚刚还要以必死的决意去消灭对方的两个人,此刻竟然能够彻底地理解对方?他们在桑蜉海释中,究竟经历了什么,看到了怎样的蜃景,才会发生如此深刻的改变?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是你们人间界的谚语。”神魔先祖看着藏岳与燕枫道,叹息一声道,“憎恨一个人十分容易,而理解一个人,则极其困难。仇恨一旦产生,便会生生世世地延续下去,难以化解。”

  “然而,桑蜉海释所拥有的,正是彻底改变一个人的力量。你们二人,代表着敌对的双方,各自站在尖锐对立的立场上,更有着延续了几百年的深仇,彼此间的矛盾已是根深蒂固。所以,在桑蜉海释之中,我让你们看到的蜃景,是对方的一生。只有让你们站在对方的角度,去经历对方经历过的一切悲欢离合,生离死别,你们才会真正理解对方,才会明白,改变这一切的唯一方法,不是将仇恨延续下去,而是握手言和,化解仇恨。”

  神魔先祖的这一席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是的,这世间所有的不理解,都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只活在自己的立场上。我们的见识,我们的想法,我们的判断,完全被我们有限的经历所局限。

  当我通过桑蜉海释的蜃景,看遍了神魔两族的千年恩怨,我便会明白,无谓地探讨神与魔谁善谁恶的问题,并没有意义。

  而当藏岳与燕枫道在蜃景之中,以对方的身份,对方的视角,经历过了对方的一生,他们也会明白,自己和对方一样,都不过是仇恨的奴隶。战胜对方,并不会让自己得到解脱,反而只会让身上的桎梏与枷锁更加沉重而已。

  “神魔先祖!”荆歌突然打破了这一片沉默,神色庄重地匍匐在了神魔先祖的面前,高声道,“神族第十三任圣殿主神荆歌,在此拜见神魔先祖。荆歌无意打断先祖教诲,然而此时此刻,混沌之王力量已在逼近此处。神魔先祖既然在此重生,必有应对混沌之法。还请神魔先祖出手击败混沌,拯救神魔界与人间界。”

  见荆歌拜倒在地,藏岳也毫不犹豫地俯下了身躯,祈求到:“魔族第七代魔王藏岳,在此拜见神魔先祖,恳请神魔先祖于危难中拯救魔族。”

  在神魔两族最高领袖的带领下,众人也都纷纷谦卑地匍匐在了神魔先祖的面前。而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东南方向的天边,不知何时已经现出了黑金色的云层,此刻正向着这边迅速逼来。

  我想起了桑蜉海释的蜃景中,混沌之王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主神和魔王杀死的画面,不由全身颤栗,也满心敬畏地拜倒在了神魔先祖身前。

  “大家请起。”神魔先祖看着匍匐在地上的众人,慈声道,“此次我从长眠中觉醒,正是为了帮助两个世界度过这一劫。然而,仅仅凭借我现在所得到的力量,还不足以对抗混沌。”

  “只要能够击败混沌,”荆歌抬起了头,“荆歌愿意为先祖献出一切力量。”

  “还有我,”妈妈也抬起了头,面色从容坚定,“魔族左护法千羽,愿意献上一切力量。”

  “你们的力量,定能助我一臂之力。”神魔先祖点了点头,随即又道,“然而,即便是这些力量加起来,怕是也难以对抗混沌。”

  “究竟该如何才能战胜混沌,还请先祖指点!”看着黑金云层已经快要逼近商山,众人纷纷焦急道。

  “若要战胜混沌,我需要盘古与我并肩而战。”神魔先祖道。

  “盘古!?”我突然想起方才神魔先祖在天神结界中对我所说的话——只要找到最接近创世者自身最纯正的力量,便可让这些力量回流到创世者身上,使创世者复生。

  “没错!”神魔先祖看着我,点头道,“神魔之子,只要找到盘古留存给后世的力量,并再次使用你的桑蜉海释,便能使盘古和我一样,得到短暂的重生。若是我与盘古并肩而战,定能击败混沌之王。”

  “可是……”我不由心生焦虑,“现在的我们,又该到哪里去寻找盘古的力量?”

  “那种力量,就在这里,不是吗?”神魔先祖的目光,这时转向了一直沉默着的燕枫道。

  “盘古留存在人间界最纯正的力量,非炎黄之力莫属。炎帝神农氏的后人,在上古之时,为纪念先祖,改姓为‘炎’。后战国时为逃避战乱,定居燕国,再度改姓为‘燕’,并成立了降魔家族七派之一的燕派。”

  “燕派历代首领实力冠绝降魔家族,甚至能与神魔两族的高层媲美,正是因为继承了炎帝一脉相传的力量。若是以这份力量,注入桑蜉海释之中,想必应能将盘古唤醒。”

  此话一出,众人皆振奋地看向燕枫道。

  然而,燕枫道却皱了皱眉,道:“刚才与藏岳一战,为召唤出荷笙与法箜两位先代主神大人的力量,我已将自身力量耗尽。此刻我的身上,只残留着一点点微弱的余力。仅凭这点力量,只怕是难以唤醒盘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