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血与书之战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4394 2017.06.08 06:55

  “将我铲除?”妈妈怒视着荆歌,眼中带着强烈的愤恨,“呵呵,我本是念着你也算照顾过夏夜一段时间,才想着今日先放你一马。现在看来,你也没有让步的意思,甚至还打算继续将夏夜作为你们神族的棋子利用下去。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再浪费口舌了。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用不了多久,你便会知道你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

  话毕,只见妈妈用身后暗红色的巨大双翅裹住了周身,猛地像陀螺一样旋转起来,直直冲上了云霄。双翅重新在天空中展开的一瞬,无数暗红色的羽毛破云而出,如急骤的血雨一般落下,笼罩在荆歌头顶之上。天空中的羽毛是如此密集,以至于在大地上所遮蔽的阴影几乎都没有一丝缝隙。

  眼前的这一幕,在我看来竟是如此熟悉。当时在姥姥的血封空间里的时候,正是这样暗红色的羽毛,一瞬间便贯穿了小雯的身体,将同行的楚派降魔师尽数击倒在地。而此刻与那时相比,天空中的羽毛要更加密集得多。原来与楚派交手之时,妈妈甚至都没有使出全力吗?

  “千羽血葬”……我脑海中浮现出这四个字。是的,在来咸阳的火车上,韩助曾经也提起过这个招式。他的父母,正是葬身在我妈妈的这个招式之下,毫无抵抗之力。每一片羽毛之中,都蕴藏着极恶之血的力量,任何术法都无法阻挡,极为霸道。我心下不禁有些担忧,即使是强大如荆歌者,不知又能否抗衡这个术呢?

  看到无数沾染着暗红色鲜血的羽毛如泰山压顶般从天空袭来,荆歌站在阴影之下,脸上却并无惧色。只见荆歌右手紧紧抓着那本古书的书脊,猛地抡起手臂,便将古书向着空中掷去。

  古书脱手的一瞬间,整本书沿着书脊齐齐裂开,成百上千的书页飞散而出。紧接着,这些飘飞在空中的无字书页,每一页又碎裂成了上千张火柴盒大小的方形纸片。

  就这样,整本古书裂变成了几十万几百万张纸片,向着空中妈妈所在的方向迎去。而这些纸片如同拥有着视觉与智慧一般,每一张纸片竟都精准地接住了一片羽毛。

  刹那间,只见无数的暗红羽毛消失在纸片筑成的屏障之中。刚刚还盈满了整个天空的杀气,竟于一瞬间彻底消失。

  荆歌站在大地之上右手一挥,却见那无数细碎的纸片在空中重新聚集,拼合成了一张一张的书页。书页再次聚合到书脊之上,变回了古书一开始的形态,落在荆歌的身边。而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时书中的每一页纸上,不似先前的空白,而是画满了密密麻麻的暗红羽毛。

  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荆歌居然就这样……轻松地防御住了妈妈的千羽血葬!?那个一瞬间屠尽楚派主力,一瞬间杀死韩助父母的千羽血葬之术,竟被荆歌如此轻描淡写地给化解掉了?

  妈妈在空中翻动着血红色的双翼,眼里此时也露出了无比震惊的神色,显然是不敢相信面前之人,竟然能够抗衡自己未尝败绩的一击。

  “这就是十四年前重创韩派的‘千羽血葬’之术吧?”荆歌猛地振起背后的三对雪白羽翼,提起古书飞到了与妈妈齐高的空中,道,“每一片羽毛都沾满极恶之血,拥有贯穿一切之力。这样的力量,果然难以抗衡。”

  “不过我也说过,”荆歌冷冷一笑,“为了防御你的力量,我埋头苦心钻研了很多年。当年那些从你手下侥幸逃脱的人们留下了宝贵的资料,这些资料足以让我洞悉你的能力。和你的血葬一样,我的‘瀚海边界’也可以分裂。以等同数量的虚实边界,去吸收你分散在羽毛中的极恶之血,便能将你的攻击尽数转移到无形的智慧之海中。”

  “不愧是六翼大天使之首。”惊讶过后,妈妈的脸上又回归了之前的冷静与狠厉,“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一个对手能够从血葬之下全身而退。不过,血葬虽然几乎没有遇到过对手,但也并不是我最后的王牌。既然对手是你,看来我也不得不拿出勍鞅一族最后的必杀之术来招待了。”

  说到这里,妈妈左手抓起一支羽毛,猛地扎进了右手的手心,道,“你将有幸成为我‘血雾蒸腾’之术的第一个祭品。这个术,会将我极恶之血中的每一个分子都化作武器,无孔不入,无坚不摧。即使是魔王,都避讳这个术的力量。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如何防御。”

  羽毛从妈妈手心拔出的瞬间,只见妈妈周围的空气瞬间变作暗红的血雾,并以极快的速度扩散开,如同一片急剧膨胀着的星云尘埃。

  荆歌见此状亦是脸下一黑,抓起古书猛然转身朝着远方飞去。然而扩散的血雾却如同拥有生命一般,竟化作蛇一样的形状,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荆歌追了过去,迅速将荆歌整个人包裹其中。

  糟了……如果妈妈的这片血雾之中,真的每一个分子都是武器,那么此刻血雾必然已经渗透进了荆歌的身体。被这样可怕的力量侵入身体之后,荆歌还能活下来吗?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将我抚养成人的妈妈,我自以为最了解的妈妈,居然有着这般可怕的力量,连身为六翼大天使之首的荆歌都难以抗衡!

  血雾包裹住荆歌身体的瞬间,妈妈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然而下一刻,妈妈的表情便立即僵住。

  就在妈妈操控着血雾之时,无数粗壮的藤蔓从她身下的地面破土而出,如一只只手臂般向着妈妈的方向袭去。妈妈双手一握,包裹着荆歌的血雾便迅速收回到妈妈身边,凝结成了妈妈手中的一把六尺血红色长剑。妈妈挥舞着长剑,将从四面袭来的藤蔓一一斩断。

  血雾散去后,我这才看清,荆歌周身竟被一滴巨大的“水银”一样的屏障包裹着。那屏障似是一道封闭而扭曲的镜面,反射着周围的光线,护在荆歌身体的表面。没想到,就是这样的一滴“水银”,竟然能保护住荆歌不受妈妈血雾的伤害!?

  从地底射出的藤蔓越来越密集,如聚光灯般齐齐袭向空中的妈妈。尽管妈妈不断挥舞手中血刃劈砍着藤蔓,然而被斩断的残枝却并未落下,而是在空中继续生长,互相嫁接相连,最后竟交织成几十层镂空的同心球将妈妈重重围住。

  同心球的每一层球面,都是一道由藤蔓织成的罗网。而罗网中藤蔓间的空隙,在每一层都形成一种独特的样式,并随着妈妈挥舞血刃的动作而发生变化,似乎在适应着妈妈的刀法。

  当妈妈落刀朝着藤蔓斩下之时,突然之间,这些层层相扣的同心球同时向着球心的妈妈急速坍塌缩小。妈妈见状猛地一刀斩去,然而几十层藤蔓交织的同心球中,竟然有一层的空隙刚好与妈妈的刀路完全吻合,毫无阻拦地贴到了妈妈的身上。

  藤蔓接触到妈妈的身体之后,瞬间将妈妈周身缠紧,封锁住了主要关节,并继续在身体表面肆无忌惮地疯长着,开出一朵朵白花。

  而在妈妈被缠住的同时,裹住荆歌的扭曲镜面也随之破裂,散作无数晶莹的碎片,如同一粒粒细小的钻石,在空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辉。这些散开的碎片并未从空中落下,而是很快便褪去了光芒,在空中凝聚,竟又重新幻化成了那本陈旧的古书,回到了荆歌的手上。而此时古书的书页,已经彻底变成了和血雾一模一样的暗红色。

  被藤蔓缠住了双翅的妈妈从空中坠到了地上,更多的藤蔓立即从地面破土而出,织成一张张网,如众星捧月般将妈妈层层围在了中心。妈妈在藤蔓中用力挣扎了一下,却见藤蔓上那些白色的花朵,花瓣瞬间变作了暗红色,从藤上簌簌飘落。而与此同时,更多白色的花朵又从藤蔓上生出,绽放开来。

  荆歌此时也携着古书飞落到了这些藤蔓面前,默默从地上捡起了一片刚刚飘落的暗红色花瓣,用手指轻轻碾碎。而这时我才注意到,这些花瓣的纹理,竟与荆歌手中那本古书的纸张极为相似!

  刚刚妈妈那一招“血雾蒸腾”,竟然也被荆歌防御住了吗?这一轮交锋,居然又是荆歌完胜!?若是这样,那么只怕妈妈现在有危险!

  心里这样想着,我便用力甩开了一直抓着我奔跑的垠树,不顾一切地转身向着妈妈的方向奔去。无论如何,我要阻止荆歌伤害我的妈妈。

  “将极恶之血从分子的尺度进行操纵化为武器,这招‘血雾蒸腾’果然厉害,简直堪称旷古神技!”荆歌站在被藤蔓紧裹的妈妈身前,不由感叹道,“四千年前的神魔大战,你的祖父就是用这招重创了神族,才得以掩护魔族的撤退吧。”

  “两百年前,韩派的先代首领韩葵也是葬身于你父亲的这招‘血雾蒸腾’之下。能够独立控制血液中的每一个分子,而每一个分子都拥有极强的破坏能力,所以即便韩葵施展韩派至强术法,以千钧嵩山之土、万吨黄河之水来阻挡,面对血雾中数以亿计的分子,竟也是无可奈何。”

  “我的‘瀚海边界’虽也能化作亿万的碎片,但却不可能同时操作它们,去同等地抵消你血雾中的每一个分子。不过,”说到这里,荆歌的嘴角轻轻扬起,“我也不必完全化解你的血雾。我只需要将‘瀚海边界’的碎片不留缝隙地包裹住我的周身,形成一个完全封闭的曲面,仅仅将企图穿越进入曲面内部的血雾分子转移到无形的智慧之海中,便能争取足够的时间来反守为攻。”

  “同时,控制二维曲面上的所有碎片,比起你同时控制三维空间中的所有血雾分子,所消耗的力量要小得多。所以当我用剩余的力量对你发动反攻之时,你必然难以招架。”

  妈妈在藤蔓层层的束缚之中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然而当妈妈想要奋力挣脱之时,却见藤蔓上白色的花瓣再一次蓦地变成了暗红色,徐徐飘落在地。与此同时,藤上又旋即生出了新的白色花朵,甚至比之前还要多,如同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一轮季节的交替。

  “这可不是普通的藤蔓。”看着在一次次挣扎中渐渐耗尽气力的妈妈,荆歌冷冷说道,“这是我专门用来封印你力量的术。藤蔓的根已经渗入你的皮肤,与你的血管相连。而藤上的每一朵花,都是一道‘瀚海边界’。任何企图挣脱这个封印的力量,都会被吸收到智慧之海中。所以,你若继续挣扎下去,只会白白耗干你自己的血液。”

  荆歌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刚刚在你企图斩断藤蔓之时,你使用极恶血刃的刀法便已被我完全看破。所以你无论怎样挥刀,层层藤蔓罗网之中,都会有一层藤蔓能够刚好躲过你的刀路,将你全身封住。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们勍鞅一族的力量和战斗方式,早已被我研究透了。所以,无论你的极恶之血多么强大,今日都注定会败在我的手中。”

  听到这番话,被藤蔓缚住身体的妈妈终于放弃了挣扎,而是冷冷地看着荆歌,嘴边闪过一丝诡笑:“呵呵,看来是我轻敌了呢。排位第一的六翼大天使果然名不虚传,居然连极恶之血的力量也赢不了你。只是不知道,如果是魔王大人的力量,你又能否消受得了呢?”

  妈妈的话音刚落,只见头顶的天空中不知何时竟已凝结出一朵巨大的黑云,将整个大地笼罩在阴影之中。一种强大的压迫感顿时从天而降,仿佛整个空间的重力瞬间增加了一倍,令人难以呼吸。

  “糟了……”看到这一幕,荆歌也是一声惊呼,右手慌忙催动起力量施展开术法,只见缠绕着妈妈的藤蔓之上立即绽放出了更多白色的花朵。

  然而,天空中的黑云却是越来越大,并从中间如虫洞一般漏下。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顺着黑云向下汇集,慢慢凝聚到了妈妈的头顶之上。

  “刚刚在空中使用血葬之时,为了以防万一,我便顺手结下了这个向魔王大人借助力量的术法。”妈妈的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本以为你即使抵挡住了血葬,也绝无可能抵挡住血雾。但考虑到你毕竟是魔族在人间界最难对付的敌人,我还是设下了这最后一层保险。”

  “借助魔王之力会损耗我自己的生命,所以,这个术法是我最后的王牌,只有在绝境之下才会使用。”妈妈咬着牙,冷冷道,“没想到,你居然能把我逼到这一步。六翼大天使,你很强,我承认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强的对手。只是今天,我必须把夏夜带走。只有身为母亲的我才能保护他。这种心情,没有子女的你,是永远无法理解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