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天下第一剑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746 2017.06.22 07:00

  “好强啊!”弥孪咧嘴发出一声狞笑,“这个身体,竟然能召唤黄帝轩辕氏之力。在人类的所有上古先祖之中,大概也没有能够超越如此力量的存在了吧。若不是有这个力量,刚刚那五条难缠的龙,我还真不一定能够抵挡下来。”

  看着眼前这一幕,我目瞪口呆地愣在了那里。虽然秦宛钟说过,弥孪侵入人体之后,会比本人变得更为强大。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刚刚韩助施展的五行龙神之术,那种层次的术法,竟然也没能伤到弥孪分毫。

  如果连韩助都不是对手,那么或许此刻我无论怎样抵抗,也只是徒劳而已了吧……

  “这个叫做齐杏儿的女人,在内心深处,似乎对你很是爱恨交杂呢。”弥孪看着脚下的韩助,阴冷地笑道,“也不知你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这个女人的事情,竟在这个女人的内心,种下了一丝恨意。说到底,终究是个内心脆弱,不堪一击的女人。自己的心境,却受一个无能的男人所影响。如此看来,这具身体,大概也没有资格作为我的永久寄主。”

  “不要以为……侵入了她的体内,就算了解她……”尽管被踩在了脚下,韩助此时却依然艰难地开口道,“身为魔族的你……没有资格……窥视她的内心……”

  “哈哈哈哈,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呢,助哥哥。”弥孪踩在韩助胸口的右脚,此时愈发用力地碾动了起来,只见鲜血不住地从韩助口中涌出。

  “若不是你在这个女人内心种下的那一丝隐隐的恨意,我也难以从她的体内提炼出这么多的黑暗,从而将她完全支配,甚至唤起轩辕氏之力。虽然还不配成为我的永久寄主,但相较而言,拥有此等力量的这具身体,也算是难得一见的上上品了。”

  说完,弥孪斜着眼又向我这边看了过来,对着我缓缓抬起了右手:“剩下的就是你了。虽然我能感应到,你体内有着我们魔族的力量,勉强算是半个同胞,我本不想对你下手。”

  “但是,你也是害死泰偌的凶手之一。”弥孪的眼神中瞬间杀机闪现,我只觉全身涌起一股寒意,“唯独这一点,我是无法原谅的。所以,也请你去死——”

  最后一个“死”字还未落下,突然之间,却见一道紫色光芒如流星一般在眼前闪过。这道紫芒从皇陵第六层大厅入口直直飞来,击在了齐杏儿背后。这一击,竟仿佛将什么东西活活从齐杏儿体内剥离而出,分裂开来。

  待我回过神来,却见从齐杏儿身体里飞出的,竟是之前消失的女童。这女童一袭黑裙,头顶紫黑色绵羊弯角,满脸的惊骇,正是弥孪的真身!

  还未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那片紫芒已飞向弥孪。一道古铜色的光在眼前亮起,我浑身突然一阵剧痛,倒在了地上。

  “越——”女童惊恐地发出最后一个字,便没了声息。我努力地睁开双眼,却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一把巨大的青铜宝剑,这一刻径直刺穿了弥孪的身体。

  而握着宝剑的,是一位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紫衣女子。女子黑色的长发高高束在脑后,俊秀的脸上,有着一丝藏不住的沧桑。女子眼神凌厉,如同最锋利的刀刃。钢铁般的身躯中,隐隐透着女人独有的柔美。

  这个女人是谁?她怎会拥有此等的力量,将韩助都无法战胜的敌人,如割草一般轻松斩杀!?

  我想起了前一日,秦异在我和秦宛钟陷入危机之时出现,轻松杀灭堕天使小薇时的情景。那时的一切,与此刻是如此的相似。

  然而,此刻发生的一切,却远比秦异斩杀小薇之时更为震撼——不仅是因为弥孪明显要比小薇要强大得多;更是因为,这个女人不仅斩杀了弥孪,而且还做到了不伤及齐杏儿分毫。

  我凝视着眼前这把青铜宝剑。这把剑,竟是如此的眼熟——宽大的剑身,菱形的剑纹,金色的刀刃,深褐色的剑柄。没有浮夸的造型,也没有任何多余的部分。无论是设计还是工艺,这把剑的目的,都只为一个字——杀!

  眼前这把剑,和我七岁时,在湖北博物馆里看到的那把剑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尺寸要大了许多。

  “越王勾践剑!”我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这把剑的名字。

  没错,眼前这把剑,无疑便是垠树之前提起过的天下第一至尊宝剑——越王勾践剑。记得垠树还说过,力量弱小的魔族,即使只是看一眼这把剑,都会受到剑光的伤害。

  所以,刚才我所感受到的那一阵剧痛,便是越王勾践剑爆发时,对我魔族那部分力量所带来的伤害吧。如此说来,握剑的这位紫衣女子,这位瞬间将弥孪击杀的女子,无疑便是燕派的首领——燕枫道。

  这一刻,我想起来了。荆歌曾对我提到过,那个只进行了一次蝶魇的训练,便能如C级降魔师般战斗的人,那个被称为世上唯一一位SS级降魔师的人,就是眼前这把剑的主人。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象过,这位人类中的至强至尊者,究竟会是什么样子,有着怎样的容貌与身姿。每一次想象之时,我都会不自觉地,将电视和游戏里吕布、关羽或者赵云的形象与之关联。

  可是,我怎么也不会料到。燕派首领燕枫道,这位世上最强的降魔师,竟是如此年轻的一位女子!她此刻会出现在这里,应是收到了荆歌的邀请,前来以越王勾践剑的力量,协助荆歌除掉我的妈妈的吧。

  “燕首领!”齐杏儿此时跪倒在了燕枫道的面前,怀里抱着全身血流不止的韩助,带着悲恸的哭腔,哀求道,“感谢燕首领救命之恩!求求燕首领,也救救韩助哥哥吧。韩助哥哥与弥孪交手,全身筋脉尽毁,脏器破损,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唯一没有在战斗中受伤的我,此时也来到了燕枫道的身前,对眼前女子深深一拜,低头恳求道:“燕首领,我是神魔之子夏夜。皇陵之中的‘非攻之阵’已遭破坏。我们五人为寻找荆歌大人以及秦派幸存者,潜入到了这皇陵深处,却遭遇魔族的袭击。这位韩助兄弟,还有那边的秦宛钟姑娘,以及神族的垠树,都在此次战斗中受了重伤。还请您出手救救他们。”

  燕枫道转过头来,凝视着我的双眼。那如刀锋般的眼神,顿时让我感到难以呼吸,仿佛有一丝力量顺着她的眼神,强行进入了我的脑中,正翻看着我的记忆。

  片刻后,燕枫道微微点了点头:“既然你能说出荆歌的名字,看来你也没有说谎,神魔之子。虽然此刻我很想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当下还是救人要紧。”

  说罢,燕枫道扫视了一眼众人的伤势,轻轻叹了口气,将越王勾践剑收回了身后的剑鞘之中。随后,燕枫道走到了满身是血的秦宛钟面前,伸出手道:“秦姑娘,治疗众人伤势,燕某还需借你手中赤霄剑一用。”

  秦宛钟没有迟疑,直接将赤霄剑恭敬地递到了燕枫道手中。只见燕枫道将左手抵在通红的剑身之上,口中念了一句咒语,赤霄剑顿时便如活了一般,从剑身上面生出无数的筋脉血管,如藤蔓一般,攀爬到了秦宛钟身上,与她的全身脉络相连接。

  片刻后,秦宛钟止住了血,全身伤处生出了崭新的血肉与肌肤。燕枫道再次念动咒语,赤霄剑上的筋脉与血管便又缩回剑中。

  刚刚还右腿骨骼碎裂、背部血肉模糊的秦宛钟,此时竟矫健地站起身来,对着燕枫道躬身抱拳,致谢道:“感谢燕首领救命之恩!小女不才,无法使用剑中白蛇之血的力量。幸遇燕首领路过此地,捡回一命。秦宛钟此生定当涌泉相报。”

  “我与秦异首领相交甚久。如此举手之劳,秦姑娘不必多礼。”燕枫道一边回答着,一边来到了韩助与垠树身旁,用赤霄剑中白蛇之血的力量相继为二人疗伤。

  “只是,这把象征秦派首领身份的剑,此刻为何会在你的手中?”一边为二人治疗着,燕枫道一边问道,“秦首领此时身在何处?皇陵下的非攻之阵,又为何被破?还有,方才有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从大地中破土而出,又从天空中掠过,你们可知晓那是何物?”

  于是,秦宛钟将秦派的通天计划,混沌之王的出现与离开,以及我们一行人在这里的遭遇,从头到尾向燕枫道描述了一遍。而燕枫道也向我们说明了此行的目的。

  果然,燕枫道是受荆歌之邀,前往皇陵第八层,协助神族铲除千羽。然而,燕枫道刚到华清池附近,便见天地异变,于是便赶紧进入皇陵之中,前来探寻究竟。

  到达皇陵第六层时,燕枫道见我们正与同样身为降魔师的齐杏儿战斗,而封印弥孪的晶甲封印已被破开,便瞬间明白了缘由。于是,她便以越王勾践剑的侧面拍击齐杏儿,以剑中专克魔族的力量,将弥孪从齐杏儿身体内逼出,再趁机将其斩杀。

  “此次来骊山,本以为还能与秦首领一见,再叙旧事。”听完秦宛钟的讲述,燕枫道脸色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眼中竟似有晶莹的泪滴在闪动着,“没想到,那次一别,如今竟已是生死相隔。秦异啊秦异,你聪明一世,坚信着自己所走的道路,甚至不愿相信包括神族在内的任何人。到头来,在你道路的尽头,竟是这样的结局么?”

  燕枫道这席话语,听得我有些不明就里。眼前这位人类中的至强者,自称与秦异相交甚久。秦异的死,似乎是让燕枫道触动极深。看来这二人之间,绝非泛泛之交,应是有着我所不知的恩怨。

  燕枫道与秦异,一个是不到三十岁便已冠绝群雄,问鼎最强降魔师之称的年轻女子;一个是年逾四十,聪慧过人却又特立独行的中年大叔。虽然这二人年龄相差十多岁,又出身于不同的派别。但同为降魔师一派之首的他们,无论曾经是挚友亦或是对手,心底自然都是惺惺相惜的吧。

  “燕首领,”韩助全身伤愈之后,终于站起了身,恭敬地问道,“在下韩助不才,擅自带领众人前往皇陵深处,险些害大家丧命。接下来,我们应该如何行动,还请燕首领指示。”

  “继续往下走。”燕枫道没有一丝犹豫地答道,“不必自责,你的判断是对的。只有下到皇陵最深处,才有可能找到关于混沌之王的线索,才能更好地了解目前的形势。也只有那样,我们才能制定出最合理的对策。而且,到了皇陵第九层之后,我想看看有没有办法可以修复非攻之阵。”

  我们一行人纷纷点头,便随着燕枫道继续前行。这一次,有燕枫道这样的强者一路同行,大家心中都踏实了许多。

  然而,我的心里却依然还有一个沉重的结——如果荆歌和妈妈都在下面,那么,当越王勾践剑出现在荆歌面前之时,我真的能说服他,放走我的妈妈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