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鹰王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2969 2017.06.14 07:00

  这一次,我与垠树是沿着来时的路离开这个地下基地的。垠树用那把金色的钥匙,在我面前再次开启了那道蓝色的传送门。穿过传送门,便是招待所的地下电梯间。我们一路电梯坐到了招待所二楼,然后离开招待所,离开了考古研究院。

  上午的那场大雪此时虽已停下,但却在地面上积出了一尺有余。考古研究院大门外的整条街都被大雪所覆盖,无人清理。四周也是冷冷清清,没有一辆车,也没有一个行人。

  此时我心中暗自有些焦急,从咸阳到华清池,要穿过整个西安,好几十公里远。如果打不到车,别说前往华清池,就连想要离开这个地处偏远的研究院,都非易事。

  就在这时,却见垠树在雪地里不紧不慢地用脚拨弄着,不多久便辟出了一大片空地。垠树凝神对着地面用手比划着,似是在施展术法。很快,只见那片空地上,如霓虹般亮起一个蓝色的圆形法阵,一只巨大的白鹰从法阵中缓缓升起。

  看着眼前这只白鹰,我突然觉得十分眼熟。没错,之前与小薇战斗时,就是这只巨鹰,在危急关头之下,用自己的身体为我们挡住了飞来的石块,将我、垠树和秦宛钟三人救下。

  “这是我的好朋友——鹰王。”垠树转头对我说道,“前往华清池路途遥远。唯有它,可以带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到达。”

  鹰王仿佛听得懂垠树的话,看着我,竟点了点头。

  我抬头仰望着鹰王,这只巨鸟,站在地上足足有五米多高,如一座白塔一般伫立着。通身雪白的羽毛,几乎要与周围的雪地融为一体。鹰王的双眼,更是如同火炬一般敏锐犀利。对视的瞬间,那种强大的气场,竟让我几乎停止了心跳。

  难以想象,像垠树那样温顺的男孩,竟然能与如此凶悍的猛禽成为朋友。

  鹰王在雪地里俯下了身,垠树便示意我跟随他一同骑到了鹰王的背上。刚刚坐稳,身下的鹰王便双翅一振,转眼间带着我和垠树扶摇直上。

  腾空的瞬间,巨大的加速度让我全身脏器感到一阵难受,猛烈的寒风如刀刃般从我皮肤上划过。我紧紧从后面抱住垠树,心跳不止,闭上了双眼不敢向下看。

  虽然我并没有恐高的历史,但第一次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骑着如此的猛兽,翱翔在天空,此刻依然是提心吊胆。还好身下的鹰王晃动还不算剧烈,轻微的颠簸不至于将我甩出。加之垠树似乎有过丰富的驭鹰飞行经验,冷静而娴熟地骑在鹰背之上,我将他抱紧之后,心里的恐惧也减下一分。

  然而,此时最难受的便是,鹰王在高空之中急速飞行,本来就冰冷的空气扑面而来灌入鼻中。每一次呼吸,仿佛都要将整个肺给冻住。

  “夏夜先生,快把脸藏在我的身后。”轰轰作响的风声中,我隐隐听到了垠树的声音,“我们神族不怕冷,你快躲到我的背后,不然会无法呼吸。”

  我按照垠树所说,把头埋在了他的背后。果然,此时呼吸终于顺畅了许多。接着我又把双手伸进了垠树的大衣兜里,借着垠树的体温,双手终于也没有那么冰冷了。神族的体质果然与人类不同,尽管身处万丈高空,身体却像恒温炉一般,体温丝毫不受影响。

  说起来,虽然我本为男儿,此时却是小雯的女儿之身。与垠树如此亲密接触,换做别的场合,应是难免尴尬。然而此时,身下骑着巨兽,翱翔于苍云之上,心中更多的,只有敬畏与惊恐。

  “垠树,你和鹰王是怎么成为朋友的?”我终于忍不住好奇,在垠树耳边问道。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垠树在烈风中答道,“那年我在悬崖下采药时,无意中在一个草堆里捡到了几枚鸟蛋。当时我觉得这些蛋特别有灵性,之后便一直照顾着它们,直到它们孵化。后来才知道,那些都是鹰王的孩子们。因为一次暴风,整个鹰巢摔下了悬崖,所幸刚好落在了草堆之上,才得以保全。”

  “原来如此。”我若有所悟。

  怪不得像鹰王这样的凶猛巨兽愿意听从垠树的召唤,不仅愿意让我们骑在它的颈背之上,甚至不惜以身体为盾,为垠树挡下子弹一般的飞石。原来,垠树曾经救过它所有的孩子。作为一位父母,世上没有比这更大的恩情了吧。

  不知在天空中飞了多久,我整个人都已冻得有些神志不清,快要僵掉的时候,耳边突然听到了垠树的呼喊:“夏夜先生!夏夜先生!快抓紧我,我们要降落了!”

  被垠树的呼喊声猛然惊醒,我连忙用冻僵的双手紧紧抓住垠树的肩膀。鹰王的速度已经渐渐慢了下来,耳边的风声也慢慢减弱。我们盘旋着,穿过一片一片的云层,隐隐可以看到脚下的公路,树林,还有古老的宫殿,以及零星几片水域。

  当我们越来越接近地面,我几乎已能看到身下的茫茫碑海。一排排石碑整齐地遍布在脚下的大地之上,连绵不绝,甚是壮观。

  离地面不到百米之时,我的鬼目却突然自动开启,感觉到了碑海之中传来的一股杀气。

  “小心!”我话音刚落,却见脚下一个直径约有一米的火球从地面升起,直直朝着鹰王腹部袭去。

  鹰王显然也是受到了惊吓,猛地一个侧翻,闪避开了袭来的火球。然而,因为没有任何保护措施,鹰王的这一个翻身,却直接将我和垠树二人猛地甩了出去。火球从不远处飞掠而过之时,我感觉到皮肤上传来一阵灼热。

  在空中毫无防备被甩出的我和垠树,猛地向地面坠去。突如其来的失重感,仿佛要将心脏从胸腔中拽出。底下是碑海的水泥岩石地面,如果从这样的高度摔下,不死也是重伤。看着脚下迅速接近的大地,我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眼看就要落地之时,却有一股柔软的力量从下面将我托住,我的整个身体顿时都陷入了这股力量之中。缓过神来,我才看清,将我托住的是一张巨大的白色翅膀。雪白的羽毛将我周身包裹,形成一道缓冲,我与垠树才不至直接摔向地面。

  是鹰王,它又救了我和垠树一次。

  鹰王缓缓落地,将双翅倾斜,我与垠树便顺着鹰王巨大的翅膀,如乘滑梯般滑向地面,竟是毫发无损。

  安全着陆之后,垠树迅疾挥舞起双手,在地上做出一个法阵,鹰王的身影便缓缓沉入其中。而我也同时开启鬼目与归尘之力,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刚刚向我们射出火球的是何人?为何要攻击我们?难道是看守皇陵入口的降魔师吗?

  鬼目之中,四周全是高大的树木与冰冷的墓碑,竟是一眼望不见尽头。几乎所有的墓碑都是玄黑的岩石和灰白的刻书。那样的玄黑,像极了梦渊之中那两座直通天际的悬崖。

  快速扫视一番之后,我终于发现,不远的两座墓碑后面,藏着两个人影。还没等我看清,那两人已向着我们这边一跃而来。

  我将归尘之力凝聚到手中。来人若是不由分说地向我和垠树发起攻击,那么,就算对方是看守皇陵入口的降魔师,我也不得不反击了。

  然而,当来人跃至我身前之时,却突然僵住了身影。

  “是你!?”我和眼前之人同时惊呼一声。

  此刻冲至我面前的二人,竟是韩助与齐杏儿——我在前往咸阳的火车上结识的那两位降魔师。原来秦始皇陵入口处的看守,竟是他们二人!?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韩助已是飞身而起,一脚踢至我的胸前。尽管这一脚算不上狠厉,甚至有些手下留情,我却依然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背后一阵生疼。

  韩助紧接着一脚踩在我的胸口之上,使我全身动弹不得。一阵灼热从脖颈边传来,却见一把火焰凝结而成的长刀,此刻正架在我脖子旁边不到一寸的地方。

  为何……为何曾经对我殷勤有加的韩助,如今竟对我如此粗野?

  “堕天使,你已被神族带走,为何此刻会出现在这里?”韩助手持火刀,狠狠地盯着被踩在脚下的我,眼神里是前所未有的凌厉与愤怒,“还有,你究竟为何会拥有小雯的身体?”

  韩助踩在我胸口的那只脚是如此用力,那样的压迫让我难以呼吸,更是说不出话来。

  是啊,我曾经欺骗利用了他,谎称我就是楚小雯,只是因为在战斗中失去了记忆,才一时不记得他。后来,在检验术纹的时候,我被验出了形似堕天使的术纹。所以,在那之后,他都一直还以为我是企图混入降魔家族的堕天使吧。

  现在的我,该如何解释呢?就算我解释,他还会相信我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