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术纹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2963 2017.05.10 02:00

  糟了……看来这下我遇到大麻烦了。即使与他人交换了身体,术纹也不会改变,这么说来,术纹检验这个东西,难道不就是专门用来对付我的吗?

  就在几分钟前,我还天真地以为只要随身带着小雯的降魔师身份卡,然后再假装失忆,便无论如何也不会暴露身份。可是,如果一会儿我无法做出术纹,或者我的术纹跟小雯的不符合,那岂不是立即就暴露了吗?

  我根本就不是小雯,而我却对韩助和齐杏儿谎称自己是失忆的小雯。如果在秦派的地盘被当场拆穿,我会不会被当成是魔族?或者即使秦派明知道我其实不是魔族,他们又会不会为了铲除身为楚派高层的小雯,而强行认定我就是魔族?只要他们铁了心要整我,我必然也是百口莫辩。秦楚两派之间的分歧,说不定真的已经演化到了这种地步。

  此时我心中突然有些后悔。或许我一开始就不该说谎,而是坦白自己的真实身份。如果我现在被抓住了把柄再坦白的话,是不是已经没有人会再相信我了?想想也是,任何谎言,只有在被人拆穿之前的坦白,才叫做坦白。而一旦谎言败露之后,就只能叫做狡辩了。

  想到这里,我的后背已渗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齐杏儿也已经走到了那张书桌前,将左手食指按在了术纹石上。我记得刚刚韩助用的是右手拇指。这样看来,术纹与具体使用哪只手、哪根手指似乎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不一会儿,术纹石上方出现了一双虚幻的眼睛。这双眼虽只是虚无透明的影像,但神色形态,却与真人的双眼竟毫无二致。接着,齐杏儿把身份卡放到了术纹石上,那双眼睛也立刻被吸入到了卡中。在消失前的一瞬间,那双眼睛的眼珠突然转动,以凌厉的眼神向我这边看来。我倒吸一口冷气,被惊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戴眼镜的老头再次点了点头,齐杏儿便回到了我身边,面带担忧地看着我:“小雯姐,你还记得怎么做术纹吗?”

  “我……完全不记得了。”我已经紧张得有些连话都说不清楚。

  “哎,偏偏这时候要做术纹,也是倒霉。”齐杏儿低声道,“要不,小雯姐你还是过去试一下吧,术纹是降魔师最简单的术法,只要将体内的力量缓慢地从指间释放出来就行了。虽然小雯姐失忆了,但我觉得,你凭本能应该也可以做到。去试试吧,万一不行的话,我和韩助哥哥去帮你跟秦派解释解释。”

  “嗯,好吧……”我无奈地点了点头。

  没办法,此时的我只能赌一把了……如果我此时拒绝做术纹,一定会引起齐杏儿和韩助的怀疑,定会让我陷入更加不利的境地。但我如果只是坚持声称自己是失去了记忆的楚小雯,不记得如何做出术纹,那么至少齐杏儿和韩助会帮助我,或许还能争取让其他人也相信,而不至于四面楚歌。韩助是B级降魔师,虽不算是高层,但应该也是有一些威望的吧。

  我走到了书桌前,戴眼镜的老头抬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一丝微笑。我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显得过于紧张,然而向前伸出去的右手拇指却依然止不住地颤抖。

  我将拇指轻轻按在了冰冷的石面上。好凉!一瞬间的触感便让我立即明白这绝不是普通的石头。这石头,简直就好像是活的!我能感受到石面与我皮肤接触的地方仿佛生长出无数细小的吸盘,正在试图将我身体里的什么东西吸走。

  不要有反应!不要有反应!不要有反应!

  我盯着眼前冰冷的术纹石,在内心默默祈祷。千万不要有反应啊!如果什么反应都没有,我还可以以失去记忆无法做出术纹为由,搪过这一劫。但如果出现了术纹,却与小雯的术纹不符,那我就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了。谁让我之前编造了自己是失忆的小雯的谎言呢?

  一秒……两秒……三秒过去……

  五秒……十秒……依然没有反应……

  二十秒过去……还是没有反应……

  太好了!我立即把手指抽开。看来应该暂时是安全了。

  “对不起,那个……我失去记忆了。”我看着眼前的老头,用无奈的语气说道,“我在之前的战斗中失去了记忆,已经不记得要怎样才能做出术纹了。”

  “怎么了?”老头还没答话,我便听见秦宛钟走进房间的声音,“怎么这么久还没检查完?”

  “那个……小雯姐姐她之前在战斗中失去记忆了……”齐杏儿也跟着进了房间,慌忙地向秦宛钟解释道,“她现在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也做不出来术纹了。这次能不能稍微通融一下……”

  “是的是的,这个我也可以作证。”这时韩助也跟了进来,在一旁补充道。

  秦宛钟白了他俩一眼,露出厌恶的神色,故意用阴阳怪气的语气说道:“哟,楚派的大小姐,到了我们秦派的地方也玩儿特权啊。可惜术纹检验是降魔家族里绝对的规矩,我可没有权力帮你做主。不过没想到,失去了记忆的人,竟然还记得到我们秦派的地方来参加集会。假装失忆可是魔族奸细最喜欢使用的伎俩。也不知你们两个好朋友,是亲眼看到她失忆了呢,还是她威胁了你们,让你们必须帮她说话呢?”

  齐杏儿和韩助一时被问得说不上话来。片刻后,韩助才用带着些愠怒的语气回应道:“宛钟,得饶人处且饶人。小雯她是在与魔族的战斗中失去记忆的,她已经为此受了不少苦头,你何苦现在又要为难她?”

  “我们也是刚好在前来咸阳的火车上碰到了她。一开始,我们也差点把她当成了魔族。但是一路的相处,我们都没有留意到任何可疑的地方。她的举手投足一言一行,绝不可能是魔族能够伪装出来的。这次的集会,也是我们带她来的。你如果不喜欢楚派的人,你可以对她的困难不闻不问。但是你若在这种时候坚持要刁难小雯,是不是也太失秦派此次作为东道主的风范了?”

  “切——”秦宛钟露出一脸不屑,“所以我最讨厌你们这些傻白甜的男生,一个个自以为是。就因为你韩助是尊贵的B级降魔师,所以你没有看出破绽,就表示她不可能是魔族伪装的了么?自己都没有亲眼见到她失忆,你也敢这么肯定?你是不是想亲自重蹈你父母的悲剧?如果不想的话,就请不要随随便便低估魔族的能耐。”

  秦宛钟的这番话,明显刺中了韩助的痛点。眼看韩助全身青筋暴起,就要控制不住怒意,我连忙站到他与秦宛钟之间劝道:“两位请不要因为我而争吵。”

  我看着满脸气得通红的韩助与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齐杏儿,道:“韩助,齐杏儿,谢谢你们帮我解释。但是这件事情不应该牵扯到你们,我也不希望你们两人为了我而与秦派之间发生冲突。”

  我又看着身后满脸不服气的秦宛钟,转过身用恭敬而谦卑的语气道:“这位秦姑娘,请您也不要因为我的事情而迁怒于与我同行的这两位同伴。如果我失忆前对您有过任何不敬的言行,在此我也一并道歉。此次我无法做出术纹,确实是我自身的问题。我明白这是降魔家族的规矩,但无奈我也有自己的苦衷。秦姑娘不妨让我再尝试几次,如果实在还是不行,我愿意此次全程在秦派严密的监视下行动。”

  听到我恭敬恳切的言辞,秦宛钟微微露出惊讶的神情,说话的语气也突然变得温和起来:“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的话,那就让你再试一次也无妨。不过,秦派可派不出多余的人手来负责全程监视你。你要是还是无法做出术纹的话,那我也只好请你原路返回离开秦派了。”

  “谢谢秦姑娘的宽容大度与理解。”我对秦宛钟微微弯腰行礼,便再次来到了摆放着术纹石的书桌前。

  我微微舒了口气,终于算是勉强应付了这个秦宛钟。这姑娘说话刻薄,做事也不留商量的余地,一看便不是好打发的角色。不过根据我的经验,这种女孩大多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只要对她表现得温文尔雅谦卑有礼,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也一定会心软。

  事到如今,也只能用这个术纹石再试一次了。不过无论再试多少次,我也必然做不出术纹来。所以,如果秦派无法允许我继续留在这里,我也只能与韩助和齐杏儿就此道别了。

  虽然肯定是无法参加这个降魔师的集会了,但还好,这也不算是最差的结果。至少,我的谎言没有被拆穿,身份没有暴露,我也没有被当成是魔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