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这个人我要带走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537 2017.05.11 01:00

  我再次将右手拇指按到了术纹石上。冰冷,和刚才一样的触感。只是有了前一次的经验,这次的我心里要淡定冷静得多。不过,即使刚才术纹石没有反应,或许也只是侥幸而已,并不能代表这次也会同样的幸运,我还是得非常小心才行。

  一秒……两秒……五秒……十秒……什么也没有发生。

  或许只要我什么都不做,就会和刚才一样,什么都不会发生吧。

  这时,书桌后面戴着金丝眼镜的老头慢慢把头俯了下来,右手扶着眼镜,歪着脖子,直勾勾地盯着我按在术纹石上的右手。老头一边变换着角度观察我的手指,嘴里一边不断发出“啧啧”的声音。

  老头这是在干什么……虽然小雯的手确实纤细白皙,百看不厌,但你这么大年纪的人,这番举止也太为老不尊了吧。

  杀气!突然之间,我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而且这杀气近在咫尺!是哪里?难道是我面前这老头?

  我本能地抽回右手往后退去,却发现此刻右手竟然动弹不了。我低头一看,却见面前那老头刚刚扶着眼镜的右手,不知何时已把我的右手拇指紧紧地按在了术纹石上。

  刀!我隔着书桌看到了一把银色的尖刀!为什么这里会有刀?而且,那把刀在……老头的左手上!只见那老头左手握紧刀柄,毫无防备地猛然一刀向我心脏的位置刺了过来。

  糟了!太突然了,完全来不及躲避……那老头是谁?他为什么突然便要袭击我?

  “当——”千钧一发之际,我的面前响起兵刃交击之声。

  我一愣,低头看向胸口——没有伤口和血迹,也感觉不到疼痛,看来我并没有受伤,还好好地活着。我抬起头来,却见刚才那把银色尖刀,此刻插在房间左侧昏暗的墙壁上,刀刃大半没入了砖缝之中。而在我右边的是——韩助!?

  只见韩助站在我的身侧,眼里透着杀气,手里握着一把冒着火焰的金色长刀。刚刚……是韩助为我挡下了老头的袭击?可是韩助他又是什么时候,从哪里拔出的刀?

  我定睛仔细一看,不对!握在韩助手中的并不是一把冒着火焰的刀。确切的说,那把刀本身就是由火焰凝结而成。炽热的火焰如同液体一般凝聚成刀锋的形状,缓慢地流动着。而韩助握着这把火刀的右手,竟然安然无恙。

  好强!这个叫做韩助的男人好强!刚刚的袭击发生在一瞬间,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而韩助却不仅察觉到了我的危险,并以极快的速度移动到了我的身边,从手中幻化出这把火焰凝聚而成的长刀,然后精准地将老头刺向我的尖刀挡开。在不到一秒的时间之内,竟能对突袭展开如此迅速有效的防御,降魔师果然厉害!

  “赵缚老头你干什……”秦宛钟见到这番情形,也赶紧跑到了我的身旁,正要大声斥责那眼镜老头,视线却停留在了我面前的书桌上,脸上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堕……堕天使!?”

  我低头看去,糟了!术纹石……居然发生了反应!?

  只见此时术纹石的上方,浮现着几片羽毛的幻影,在空中缓缓飘动。那些羽毛,左半边是大片的白色里夹杂着几缕黑色,而右半边则是大片的黑色里夹杂着几缕白色。

  为什么?为什么术纹石这次竟然会发生反应?明明之前还……

  “咯咯咯——”那个被秦宛钟称作赵缚的眼镜老头抬头看着我,突然露出满脸诡异的微笑。

  是他!是这个老头!他刚刚故意突然袭击我,还把我的右手死死按在了术纹石上。然后,我就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气,还能透过桌子看到本不应出现在视线里的尖刀。

  我想起了妈妈在梦渊里曾经说过的话——强大的魔族即使不用双眼,也能感知到周围的世界,而最初级的“鬼目”,可以察觉到身边的危险。所以刚刚我无意间使用的,难道就是这个叫做“鬼目”的魔族力量?

  如此说来,是这个眼睛老头设计出这样的计谋,以突袭的方式,逼出我隐藏的力量,使我被迫做出术纹?这个叫做赵缚的老头,他究竟是何许人也?看来这个家伙应该不简单……

  正在我不知所措之时,只觉有一只手突然伸进了我的上衣口袋里,取出了小雯的降魔师身份卡,然后迅速地放在了术纹石上。我转过头,才发现竟然是齐杏儿。

  “卡片没有反应,你果然不是楚小雯!”齐杏儿突然露出凶狠的目光看着我,咬牙切齿道,“原来你一直在欺骗我们,亏我还跟你推心置腹。”

  “嘟——嘟——嘟——”就在这时,整个二楼突然响起了急促而刺耳的警报声。

  与此同时,韩助、齐杏儿、秦宛钟和那个叫做赵缚的老头四人各自退后一步,纷纷拿出了武器,站成一圈把我围住,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你究竟是谁?你对小雯做了什么?”韩助手中紧握着炽热的火刀,全身腾起前所未有的凌厉杀气,目眦欲裂地问道。

  糟了……这下彻底完蛋了……此时连韩助和齐杏儿都已对我刀刃相向,只怕我是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楚了。怎么办?无论我事先考虑得多么周全,却怎么也不会料到,那个眼镜老头竟会突然使出这样的伎俩,将我的术纹诱导了出来。现在的我究竟该怎么办?

  杀气!再一次,我感到一股杀气如潮水般向我袭来。然而奇怪的是,这股杀气并不是来自身边将我围住的四人。是谁?有谁正在朝我们这里过来?这杀气,完全不似之前赵缚老头瞬间爆发出的那种尖锐凛冽的杀气。这杀气,浩然如烟云,带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正在迅速逼近。

  我转身看向门外,只见一束光向我射来,强烈而耀眼,令我几乎要什么也看不见。这束光在照耀到我的瞬间,突然幻化出形体,变作一缕缕或宽如臂腕或细若蛛丝的缎带,将我身体的各个部分缠绕起来,然后收紧。我感觉到腰间、胸口、头颈、四肢,甚至每一根手指,都被那束光线幻化而成的缎带所紧缚,全身肌肉动弹不得,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

  我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韩助等人依然全身戒备地从几步之外防范着我。那些缎带在我身上悄无声息地流动着,不断封锁着我的每一处关节。我从小雯家里带来的背包掉落在了一旁的地上,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

  叫做赵缚的那个老头见状,一步上前将我刚买的手机一脚踩碎,口中喃喃道:“搞不好这里面有魔族的窃听器或者跟踪器。”

  这时,我看到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位一头金发的女人,长发如瀑般直到腰间。那样的金色长发,并不是电视中所能见到的那种西方人的发色,而是如真正的黄金一般,璀璨夺目。金发女人着一身华丽的红白锦衣,戴着拇指大的水晶吊坠耳环,眉目间透着一股高雅的贵族气质。那女人低头看了看我,对秦宛钟道:“是这个人触发了魔族警报?”

  秦宛钟对那金发女人躬身行礼道:“矶茹大人,此人持楚派长女的身份卡伪装成降魔师,想要混入我们的七派联会,还谎称失忆想要逃过术纹检验。幸好刚刚赵缚先生有心,下计从此人身上验出了堕天使的术纹。”

  金发女人什么也没说,只是俯下身来看着我。

  我感觉到缠在身上的缎带收得更紧了,不仅封住了我所有的关节,还正在一一封住我的眼耳口鼻。我已看不见任何光线听不见任何声音,呼吸变得异常困难,连意识也开始模糊了。糟了……这样下去不知会怎样。我会死在这里吗?秦宛钟所说的堕天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难道是魔族的一派吗?

  危急时刻,我用尽全部的力气,张开了嘴,从喉咙里挤出了两个字。这也是我模糊的意识里仅存的两个字。或许只有这两个字,能够于此刻的危机中将我挽救。

  “荆……歌……”艰难地吐出了这两个字后,我便全身失去了知觉。

  光……有光……

  终于,我的眼前再次出现了光明。那些封住我眼耳口鼻的缎带渐次散开,而我的身体却依然动弹不得。我很快恢复了视觉,却见刚才那个金发女人此时正俯着身子,一脸惊愕的表情看着我,许久后才开口问道:“你是谁?你刚刚说什么?”

  我的意识也终于重新变得清醒,我急促地喘着粗气,道:“荆歌……雷墨让我到咸阳来找荆歌。”

  金发女人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干脆地答道:“好,我可以带你去见荆歌。”

  话音刚落,束缚着我身体的缎带便又开始流动起来。我感觉到我全身各处关节的封锁正一一解开,终于,双腿,身体,还有双臂,都可以活动了。然而,即使全身的大部分缎带都已经松开,我的双手却依然被缎带捆在了身后,如同被押解的犯人一般。

  我用背在身后的双手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虽然刚刚只是被缚住了一分钟左右,此时全身也是肌肉发麻,两腿颤抖。韩助等人依然在一旁剑拔弩张地瞪着我,如同防范着我随时可能发动的攻击。

  “这个人我要带走。”金发女人看了看秦宛钟和韩助等人,说道,“你们各自去做该做的事情吧。”

  众人先是面面相觑,但似乎没人敢质疑金发女人的权威,于是各自点了点头。

  正要离开之时,金发女人忽又脸色凝重地低声吩咐众人道:“这件事情,请你们四位绝对保密。秦宛钟,如果你大伯问起这次警报,你就说有魔族潜入,已交由我来处置,但绝对不可提及堕天使一事。此事为神族内部事务,神族自会妥善处理,你明白了吗?”

  众人再次点头应允后,金发女人便转身朝门外走去。而同一时刻,我感受到捆住我双手的缎带蔓延到了我的脊背,从身后推着我和她一起离开。

  “你到底对小雯做了什么?”身后传来韩助愤怒而焦躁的吼声。

  然而,我却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对于他们而言,无论我是敌是友,是人类还是魔族,无可改变的事实是,那个他们所认识的小雯,其实早已死去。这个事实,或许还是不要告诉韩助的好。因为这样至少可以让他心里,依然留有对于小雯还活着的一份期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