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斩断空间的力量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296 2017.07.04 07:00

  “藏岳你要干什么!?”妈妈见此状,慌忙张开了身后血红色的双翼,手中鲜血涌出,化作极恶血刃,不顾一切地护在了我的身前。

  我心下无比惊惧,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慌忙之间不知该如何防御。

  为何藏岳继承了魔王的力量之后,此刻竟会变得如此暴躁?只因我说了一句卷轴可能有问题,便要动手将我杀死吗?

  难道是说,这神魔之子的力量,在刚刚便已然开启,但却需要经历和蝶魇一样的训练,要在濒死之际才能觉醒。而藏岳作势要攻击,其实是在好心帮我觉醒这种力量?

  刹那之间,我只觉有一股寒意从我身边快速扫过。下一个瞬间,我却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

  我以为藏岳手中的金属利刃会向我刺来。然而,藏岳却掠过了我和妈妈的身旁,穿过漫天的落雪,笔直冲到了燕枫道的面前。

  藏岳左手一挥,那柄利刃便朝着燕枫道的眉心射了过去。紧接着,只见藏岳又从手中幻化出几百条黑色的锁链,从各个方向袭向燕枫道的周身。而藏岳右手握着的那支树根拐杖,则是长驱直入地直直刺向燕枫道的心脏。

  燕枫道见此势,以极快的速度从身后拔出了越王勾践剑。只见燕枫道周身一舞,先是“叮”的一声击飞了那柄利刃,随即又将袭来的锁链尽数切开,最后将青铜宝剑稳稳横在身前,格开了藏岳手中的拐杖。

  越王勾践剑这么一舞,那几百条金属的锁链顿时便被削成了碎屑,如雨点一般四处飞散。刹那间,几乎整座山的树木都被密集的铁屑砸得千疮百孔,纷纷倒下。

  见残铁如子弹般袭来,妈妈立即用身后的双翅在我周身绕成一道屏障,将我严严实实地护在了里面。慌乱之中,秦宛钟将齐杏儿和垠树二人按倒在了雪地上,三人也才没被碎铁所伤。

  一轮快速的交锋之后,藏岳与燕枫道各自后退了几十米,远远地对峙着。

  “燕……松……涯……”藏岳脸上露出了前所未见的可怕表情,一字一顿地咬牙切齿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你就是新一任的魔王?”燕枫道紧握手中青铜宝剑,剑中散发着强大到令人窒息的力量,即使在魔王面前,也毫无退缩之意,“当下乃特殊时期,人间界面临灭顶之灾,我本无意与你交手。但是,你口中刚刚所说的那个名字,是我早已去世的曾祖母。你若对我们燕派有所不敬,我也不会对你客气。”

  “曾祖母……”藏岳冷冷一笑,一口痰啐在了雪地上,“原来如此。想来也是,你们人类的寿命,也就那么区区几十年而已。那个贱女人,也不可能活这么久。不过没想到,那臭婊子居然还有后人,并且跟她长着同样的一副猪狗嘴脸。”

  “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听到藏岳如此公然辱骂自己祖上,燕枫道同样变得怒不可遏,杀气凌人,青铜宝剑上寒光闪闪,“燕某人此次奉神族之命,前来护送神魔之子完成使命。我本不愿节外生枝,当忍则忍。但是,你若再敢辱骂我燕派先祖半字,无论你是谁,我剑下都不会留情。”

  “留情?”藏岳嗤笑一声,“呵呵,好一个狂妄的女人。区区人类,在我面前如蝼蚁一般,竟也敢说出这等诳语。不过这一点,倒是更像那个贱女人了。”

  燕枫道抬起右手,越王勾践剑锋芒直至藏岳,冷冷道:“看来,今日你我之间,必有一战。出手前,敢问你与我曾祖母,究竟何仇何怨?”

  “呵呵,”藏岳眼中露出一丝狠厉,冷冷道,“一百年前,你曾祖母燕松涯率领燕派,与我耘咫一族交战。为了打击魔族士气,并将魔族大军引向非攻之阵,她竟将我身为普通人类的母亲活活凌迟至死。”

  “虽然魔族与降魔家族的战争从未停止过。可是,请问我母亲何错之有?身为人类的她,也是你们降魔师的同族,你们如何忍心下得了手?”

  “要怪的话,也只能怪当时的我太过弱小,既无法保护我的母亲,也无法去向你们燕派复仇。但从那以后,我便发誓,待我日后强大,燕派的人一定见一个杀一个。今日既然见到我杀母仇人的嫡系后人,而且还是个神族的走狗,必当赶尽杀绝,方能解气。”

  “藏岳,快收手!”眼见这二人的冲突顿时要变得不可收拾,妈妈冲着藏岳高声厉喝道,“现在不是纠结这种私人恩怨的时候。藏岳,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现在是魔族之王!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阻止混沌!”

  “魔族之王?那又怎样?”藏岳已然展开了背后黑色的双翼,一个转身,便飞向了空中,回头冷冷笑道,“就算是魔王的力量,也无法复活我逝去的母亲。而且说实话,我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对神魔之子抱有太大的希望。呵呵,果不其然,就算拿到了卷轴,神魔之子也不过废物一个。”

  说到这里,藏岳的目光又落在了燕枫道的身上:“既然这个世界早晚都会被混沌所毁灭,那么就让我在被毁灭之前,痛痛快快地用这魔王之力来尽情杀戮一番。先待我亲手杀死眼前这个燕松涯的后人,随后再去灭他燕派满门,妇孺不留。若是能替我母亲把这血海深仇给报了,我这一生,也算是不留遗憾。”

  说完,藏岳便举起了手中的树根拐杖。随着拐杖的缝隙中亮起一道紫色的光芒,只是一瞬间,便有无数的黑色锁链从拐杖中攒射而出。

  密密麻麻的锁链不断从拐杖中射出,顿时遮天蔽日,如同一瓶墨水灌入一缸清水之中,整个空间都被那黑色的锁链所填满。

  妈妈见状,一把便将我抱起,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远离战场的地方飞去。我在空中回过了头,看到此时还在山上的秦宛钟亦是满脸惊恐,抓着垠树和齐杏儿二人,仓惶地逃离山顶,向着山下飞奔。

  无数的黑色锁链在空中不断膨胀着,如同一个黑色的星球一般悬在山顶之上。黑球下方,一簇簇锁链扭拧交缠,每一簇锁链都拧成了一只粗壮的“触手”。

  成千上万的“触手”,如同一只巨大的章鱼一般,瞬间将整座山缠绕起来。我倒吸一口冷气,眼睁睁地看着燕枫道的身影被这一片黑色所吞噬,就连鬼目之中,竟也感受不到她的丝毫气息。

  而这时,只见藏岳左手伸向空中,对着山顶一拧。随着藏岳的动作,那些锁链触手亦如麻绳一般拧动着,瞬间便将整个山顶碾得粉碎。震耳欲聋的崩塌声,在山谷间一阵阵轰鸣回荡着。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紧接着,又见藏岳猛地将左手张开。与此同时,只见每一道锁链之上,都随之密密麻麻地侧生出无数尖锐的锋芒,互相穿插,并发出极为尖锐刺耳的金属刮裂之声。

  “好强……”看着眼前这一幕,连我也不由感慨。

  此时继承了魔王之力的藏岳,比之昨日与秦异和荆歌交手之时,明显要强出了太多!

  昨日的交手,藏岳那千手观音一般的幻造术法,以及那遮天蔽日的直升机,已经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而此时,藏岳更是轻轻松松地,便将脚下最高的一座山峰从大地上抹去。这样的力量,就算是身为SS级降魔师的燕枫道,只怕也是难以抗衡吧……

  然而,在空中操纵着锁链的藏岳,此时看着身下被粉碎的山顶,却突然面色凝重,皱紧了眉。只听那无数黑色的锁链之中,发出一阵阵“咔咔啦啦”的爆裂声。一道青铜色的光芒,摧枯拉朽般从无数的锁链中穿刺而出,竟直直向着藏岳袭去。

  藏岳脸上虽有一丝惊骇,却也并未慌乱,冷笑一声后,身后的空间便裂开了一道黑色的缝隙。藏岳背后双翼往前一卷,便纵身向后飞去,身影消失在了裂空之中。

  而那道青铜色的光芒,已如子弹穿过水滴一般,轻松贯穿了空中锁链凝聚成的巨大球体。光芒之中,只见燕枫道手握越王勾践剑,向着藏岳所在的方向飞去。

  然而,飞至藏岳身前之时,黑色的裂空已然合上,藏岳的身形早已被隔绝到了另一个空间之中。

  尽管如此,燕枫道嘴角却是微微一扬,双手高高举起青铜宝剑,对着藏岳消失的地方,便是猛地一剑劈下。

  “轰——”

  一声巨响之下,强大的剑气顺着那一剑的方向临空斩向大地,竟在山谷间生生撕开了一道几百米长的沟壑。

  “这……这力量也可怕了……”看着眼前这一幕,我忍不住感叹道。

  然而此刻,我心中除了惊骇之外,更多的则是不解。藏岳他明明已经躲入了裂空之中,燕枫道耗费大量气力使出的这一剑,岂不是劈了个空?她为什么要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

  就在我疑惑之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却发生了。燕枫道毫发无损地落回了地面。而在她刚刚那一剑斩过的地方,裂空竟再度张开。一只断裂的手臂,以及一只黑色的翅膀,带着两道鲜血的轨迹,从空中的裂缝里坠向了地面。

  “啊——啊——”裂空之中,传来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痛嚎叫。

  片刻后,只见藏岳满脸极度痛苦,颤抖着从裂空中探出半个身子来。看着裂空中的身影,我顿时骇然变色,心中无比的震惊——此时的藏岳,全身都是鲜血,而左臂和左翼,竟都已被削去。

  “这把越王勾践剑,拥有着能够斩断空间的力量。”燕枫道落在了另一座山的山顶,看着空中藏岳残破的身体,冷冷地说道,“即便是魔族的裂空之术,也休想躲过这把剑的攻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