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七派联会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765 2017.05.14 01:21

  荆歌说完后便站起身,带着我来到了不远处一排高大的书架下面。此时在我们正前方的是整个房间里最高的一座书架,通身漆黑,足有五米多高,必须爬着梯子才可以够着摆在最上面一排的书卷。

  荆歌对着书架微微抬起右手,书架侧面木板的正中间便出现了一道竖直的裂缝。随着荆歌转动着手掌,只见细微的裂缝中散射出碧色的光芒并迅速扩大,而书架左右两半也向着两边缓缓分开,发出一阵阵低沉的轰鸣声。

  几秒钟后,书架被分开的两半便已各自向两边移出了三米的距离。而原本书架所在的地方,则现出藏于其中的一块巨大圆形宝玉。宝玉的下面是一座一米多高的金色金属支架,支架表面如盘根错节般布满了崎岖复杂的纹理。金色支架笔直地立在地面上,如一只粗壮的手臂一般,将那脸盆大的宝玉托举在空中。

  看到宝玉的第一眼,我的注意力便被那青碧无暇的玉面所吸引。即使我对玉石鉴赏一窍不通,但仅仅凭着直觉,我也能感觉到这块玉石绝非等闲之物,必有着不菲的价值。

  两边的书架停止移动后,荆歌便走到了宝玉面前,右手轻轻从玉上拂过,只见那光滑平整的玉面上竟如水中倒影一般,浮现出了模糊的画面,并渐渐清晰起来。此时画面里的场景像是一个宽敞的报告厅,一位一头乌黑长发并留着胡须的中年男子站在报告台上,而台下则密密麻麻坐着几十号人。宝玉内部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那是画面里的人**谈的声音。

  我仔细凝视着玉中的画面,却发现那画面中竟有韩助和齐杏儿的身影。他们二人此刻正坐在报告厅的后排,低声交谈着。报告厅的另一个角落里,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青色身影,那正是我之前遇到的秦宛钟。

  既然他们几个此时都在这里,难道说,玉面上所显现的这个地方,就是七派联会举办的地方吗?这个报告厅,难道就在这栋招待所的二楼吗?我还以为降魔师的集会可能会在什么更加神秘的场所,没想到居然只是这样一个普通的报告厅而已。而这块玉,简直就像是一台远程监视器,将楼里另一处的画面与声音,直接传送到了这里。

  “这是什么?”我指着眼前的玉石,惊讶地问道。

  “这是和氏璧。”荆歌答道,“也就是战国时期完璧归赵的那块价值连城的宝玉。”

  “和氏璧!?”我不禁叫出了声。虽然我已料到这块宝玉必定价值不菲,但无论如何也不敢想象,此时在我面前的,居然就是那块被历代王朝用作传国玉玺的和氏璧。

  我想起了以前读到过的一些历史,有些不解,便又问道:“和氏璧……不是在唐朝之后就已经失传了吗?”

  “不,和氏璧并没有失传,而是被赵派降魔师保存了下来。”荆歌解释道,“唐朝灭亡后,天下大乱,贼寇横行。赵派担心传世之宝遭贼人损毁,便特意派出两位降魔师去将和氏璧收回,这也是降魔家族中著名的第二次‘完璧归赵’事件。不过这里的‘赵’,指的是赵派降魔家族,而非战国时期的赵国。”

  “寻回和氏璧后,赵派便用术法将其改造成为了独一无二的通灵神器,不仅能够感知神与魔的力量,还可以联通五感。此后,这块和氏璧便一直由神族高层保管,用以监视魔族的力量。七派联会戒备森严,现场被布置了各种术法与结界,普通的通讯设备在其中根本无法运作。所以,我便用和氏璧连接了矶茹的耳目,才能既不用在人前露面,又可以直接了解到七派联会的进展。”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在眼前的画面之中并没有见到矶茹的身影。原来玉面上呈现的一切,都是通过矶茹的双眼所见,通过矶茹的双耳所闻。

  “台上的那个人是谁?”我指了指站在报告厅讲台上的那个长发男子问道。

  “此人叫做秦异,是秦派降魔师的首领,也是这世上为数不多的知道我身份的人类之一。”荆歌一边说着,一边微微皱了皱眉,“秦异虽是降魔师中少有的兼具智慧与力量的强者,曾经战胜过不少强大的魔族。但他在神族眼里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角色,太过于我行我素,不愿与神族配合。”

  “凭什么降魔师一定要配合神族?”我不经思索地便说出了这句话,然而却立即又感到后悔,因为我看到荆歌的眼神中有一丝凌厉。

  “夏夜,”荆歌转过头来看着我,神情严肃地低声说道,“除了秦异之外,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人。看来,你现在应该还没有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身为排位居首的六翼大天使,在神族的地位仅次于圣殿中的主神。在现在这个人类的世界里,我的力量仅次于魔王之下。因此,所有的降魔师,在我面前,无一不谦卑恭敬,对于我的一切吩咐如圣旨般坚决服从。”

  “千百年来,秦异是第一个敢对我说不的人类。我对此虽并不会心存芥蒂,甚至还有一些欣赏秦异的特立独行。但是,你的父亲夏武曾经尝试过卜算秦异的未来。这个人的未来是一片彻底的黑暗。虽然夏武自己也未能解读出这片黑暗的含义,但这个人若是稍有不慎,恐怕会给人类与神族带来灾难。”

  “刚刚与你短暂的谈话之中,我能看出,你是一个聪明睿智的人,就像秦异一样。你可以把我的这句话当做是对你的赞美,因为身为智慧大天使的我,一个人聪慧与否,我只需通过寥寥数言便可得出结论。”

  “只是,我不希望你在其他方面追随秦异,和秦异一样,把自己的未来投入到黑暗之中。刚刚你和我说话的语气,简直和秦异如出一辙。身为神魔之子,你的存在对于神族和降魔家族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你是我们共同对抗魔族的终极武器,我们不想看到这件终极武器脱离其原本的轨迹。”

  荆歌的这番话,语气严厉而深沉,我不知该如何回应,只好低头默不作声。此外,我总感觉这番话里,似乎还隐藏着什么其他的含义。我在心中反复品读,却也不得其解。

  就在这时,和氏璧中嘈杂的人声慢慢安静了下来,一个深沉而浑厚的男人的声音响起:“来自七派降魔家族的各路英雄,以及神族的各位尊者,非常感谢大家今日不远万里来到咸阳。鄙人于各位百忙之中,仓促决定发起此次七派联会,实属事关重大,关乎降魔家族的生死存亡,还请各位海涵。”

  此时说话的是站在报告台上的秦异。我看了看房间角落里的落地钟,刚好晚上七点整,我记得韩助说过这是七派联会开始的时间。

  “这次七派联会,我有四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告知在座的各位。还请各位与会代表回去之后,迅速转告各派首领与高层,及时采取相应的行动。”秦异站在台上朗声说道。

  此时座下众人都已停止了交谈,全神贯注地看着台上。秦异深吸一口气,道:“下面是我要公布的第一件事——前天与昨天两天的时间里,神族的六位六翼大天使中,已有两位相继阵亡。”

  秦异话音刚落,底下的人群便一片骚乱,各种惊恐哀叹,议论纷纷。

  是啊,我记得齐杏儿在火车上跟我说过,神族里地位和力量最高的,除了另一个世界里的三位圣殿主神之外,便是六位六翼大天使。现在短短几天之内,爸爸和雷墨两位六翼大天使都殒命于姥姥手中。这不仅对于神族来说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对于降魔家族来说,一定也是巨大的打击。

  秦异选择此刻公布这个消息,虽会扰乱军心,致使士气低落,却也实属无奈。毕竟事已至此,七派需要正视目前严峻的形势,制定相应对策,不可盲目乐观。

  秦异伸出双手,示意台下的人群安静,然后又接着说道:“两位六翼大天使的阵亡,源于神族与楚派降魔家族内部的一项秘密计划的失败。这项计划的内容,便是让一位六翼大天使长期潜伏在魔王的身边,与魔王的女儿生育神魔之子。而根据神族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秘密文献,违背世间法则诞生出来的神魔之子,将会拥有超越魔王的力量。一旦这个力量被我们所掌握,我们将拥有对抗魔王的一张王牌。”

  “但是就在昨天,神魔之子与楚派主力已被魔王全部歼灭。潜伏在魔王身边的六翼大天使,以及事后赶往现场救援的另一位六翼大天使,也都丧命于魔王手下。事已至此,这个计划现在也不必再对各派保密下去,各派都应对事件的发展拥有知情权。”

  秦异说完,座下顿时嘘声一片。

  我抬起头看着荆歌,道:“秦异并不知道我还活着,有没有必要告诉他真相?我可不希望全世界都以为我已经死了。”

  “不用担心,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告诉他的。”荆歌依然全神贯注地凝视着和氏璧里的现场,语气有些沉重地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先弄明白他的意图。秦异这次临时发起七派联会,并没有按照惯例事先征询神族的意见,也没有将联会的议程交给神族审阅。”

  “第二件事,”秦异站在台上继续说道,“各派有所不知,秦派已在一个月前,成功击溃了长期活跃在陕北一带的商位魔族——黎娄。”

  话音刚落,人群中又是一阵议论,还响起了一些欢呼与掌声。

  “黎娄是谁?”我转头问荆歌道。

  “魔族里力量几乎仅次于两大护法的高级干部。”荆歌答道,“黎娄及其属下长年以来活跃在陕北一带,是秦派几百年来的主要对手。没想到秦异居然能够胜过黎娄,看来我真是低估了他的实力。只是,这件事秦异从来没有跟神族提起过。为什么他今日突然要在七派联会上第一次公布此事?”

  “虽然我们未能完全消灭黎娄的力量和残党,”秦异看了看台下,又接着说道,“但是,我们从黎娄的藏身之处,缴获了魔族大量的秘密文献。一个月的时间里,在赵派的协助下,我们从这些文献中,解读出了海量的重要情报。而今天我要说的第三件与第四件事情,便与这些情报有关。”

  秦异说完之时,我看到荆歌皱紧了眉,凝视着面前的和氏璧,眼神严肃得有些可怕。我在一旁不敢作声,心里却暗自奇怪。秦派缴获魔族的秘密文献,解读出了重要情报,这对神族与降魔家族来说应该是重大的喜讯才对。为何身为大天使的荆歌,此时竟显得如此紧张?难道只是单纯的因为秦异没有事先向神族汇报吗?还是说,秦派缴获的那些文献里,有着对神族不利的情报?

  “第三件事,”秦异此时突然提高了音量,高声道,“我今天要在这里,当着来自七派的各位降魔师的面,拆穿神族几千年里,用来蒙骗我们降魔家族的谎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