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交换身体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2976 2017.04.27 07:35

  “但现在看来,既然你身上流着一半神族的血液,那我也只好把你送去你爸爸的那个世界了。”随着姥姥右臂上的黑龙纹身燃起赤色的火焰,姥姥将手指嵌入了我的头皮,再次狠狠用力。

  我跪在地上,就快要失去知觉。然而,眼前这一幕,如此熟悉,分明在之前就已经发生过一次!

  对的,我想起来了,这是三十分钟之前发生过的一幕。看来雷墨的时间回溯已经成功发动了。那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下一刻,应该便是小雯和降魔师们突然出现,将我从姥姥手中救下。

  “我爱你。”就在这时,一个轻柔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这个声音,如此清晰,我十分确定,这不是幻觉,这是小雯的声音。小雯她正在和我说话,然而却是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将声音不经我的双耳,直接送入了我的脑中。虽然这并不是真实的声音,但我却甚至能感觉到,小雯离我很近,非常近,几乎就在我的身后。

  下一个瞬间,我看到了我自己的背影。那个背影就在我前面不到一米的地方,全身被黑色绳索紧紧捆缚着,此刻正跪倒在姥姥的身前。

  紧接着,一把金色的长剑从我头顶飞过,直直击在了姥姥的胸前。然而姥姥脸上既无惊慌之色也没有痛苦的表情,只是从容地纵身一跃,便退后到了妈妈的身旁。

  等等……为什么是金色的长剑?我明明记得,在之前的记忆里,是一支银色的箭矢插在了姥姥的胸前。

  就在这时,一群身披白袍的降魔师突然从右边赶了过来,冲到了我和身前的那个“我”的身边,一圈圈将我们围住。

  既然此刻我能够看到我自己的背影,难道说……小雯已经和我完成了身体的交换!?若是那样的话,也就是说,我现在其实是在小雯的身体里面,而小雯也正在我的身体里?

  我突然明白了过来。原来,在之前的记忆中,击中姥姥胸口的那支银色箭矢,正是小雯射出的。而在雷墨发动时间回溯之后,小雯已经与我完成了身体的交换,所以第一个向姥姥发起攻击的不再是小雯,而是另一位降魔师,也就是那把金色长剑的主人。

  这时,身旁的一位降魔师低头吟诵了一段咒语,只见捆缚着小雯的那道黑色绳索随之碎裂。小雯回过了头,用坚毅的眼神看着我,犀利的目光让我瞬间清醒了起来——眼前那分明是我自己的身体,然而,我的眼中却从来不曾有过那样坚毅的眼神。与此同时,我的脑海里再次想起了小雯的声音,只有短短两个字,却铿锵有力:“快走。”

  快走……可是,如果我走了,小雯你怎么办?我不敢想象,如果我只顾自己从这里逃走,姥姥她会对你做出什么。然而,即使我留下,又能怎样呢?我没有任何力量,无法与你并肩而战,更无法将你从这里解救出去。如果我只是待在这里无所作为,或许只会让你白白牺牲吧。

  “神魔之子是神族的远古卷轴里所预言的唯一能够消灭魔王之力的存在,也是神族和人类对抗魔族的最后王牌。因此,神族和降魔家族将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你的生命。”这时,雷墨在天神结界中曾经说过的话语突然在我心底浮现。我定了定神,站起身来,终于下定决心逃离这里。

  我快速地扫视了一下四周。在我前方是姥姥、妈妈和那个被称为藏岳的魔族,右边宽阔的空地上,不知何时已经集结了一批身后长着翅膀的魔族战士,此刻正欲加入这边的战场。左边是死路一条,而后面……

  我回头朝后面看了过去,只见之前直升机里的那两个魔族,此时已身受重伤倒在了地上,看来应该是被刚刚赶来的降魔师们消灭了。也就是说,我身后的这条路,可以一路畅通无阻地离开这里。

  我不再犹豫,转过身去,用尽全身力量拔腿狂奔。

  飕飕的风声在我耳边响起,好快的速度!没想到小雯看上去娇弱的身躯竟然全身都是力量,腿脚轻快灵敏,两侧的建筑此刻正飞一般地向身后退去。若是以我自己的身体,是绝不可能跑出这样的速度的。

  我头也不回地一路飞奔,脑海里反复回响着小雯最后留下的那两个字——快走。此时身后传来激烈的打斗声和一片哀嚎,然而很快便离我远去,渐渐被耳边的风声淹没。我依然没有回头,只是竭尽全力地继续奔跑着。

  不知跑了多久,眼前忽然明亮起来,空气中的血红色也变得极为稀薄。我知道,我就要逃出姥姥的血封空间了。在离开血封空间的最后一瞬,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血!到处都是血!连天空都是血色!地上到处都是尸体!我定睛望去,目力所及,竟能看到一般人肉眼所不可能看到的遥远处细节。远处的血泊里,倒着大一片降魔师的尸体,白色的长袍被染成了鲜红。

  血泊之中,有一个格外高大的身影,他穿着金色的铠甲,身后有六只宽大的翅膀。翅膀下面那张失去了知觉的脸,是雷墨老师……多么讽刺啊,那个被我在学院论坛里称作魔王的人,他竟是神族的天使……他想尽办法阻止我回家,只是为了阻止今日这一场灾难的发生。他在最后为了掩护我安全离开,不得不牺牲掉了自己的生命。

  血泊中的另一张脸是我自己的脸。那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神空洞,如同在死去的最后一刻被彻底抽干了魂魄。藏岳的冥兽此时正贪婪地啃噬着那具身体,尖锐的利齿不断撕咬着血肉,场面极其血腥恐怖。

  我知道,在那里代替我死去的,是小雯……她和雷墨老师一样,极力阻止我回到襄阳,正是为了避免我落入姥姥的魔爪。而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她却毫不犹豫地与我交换了身体,为了保护我而牺牲掉了自己。在交换前的那句“我爱你”,原来竟是饱含着生离死别的深情与决绝。

  懊悔……此时我的内心被悔恨和愧疚所淹没。如果当初不是我执意要回到襄阳,那么今日这一切的悲剧便不会发生,小雯也不会死去。想到这里,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我抬手将泪水拭去,这才发现,现在的我根本就看不见我的双手。我低下了头,果然,我也看不见我的双腿,看不见我的身体。我想起来了,此时的我还在小雯的身体里,而她的身体已经通过“隐字诀”的术法隐去了形体。

  等等……现在的这一幕,好像也在梦中出现过?

  没错,我在火车上的那个梦,梦见的就是此时的情景。远处血泊里的雷墨和我自己的身体,以及因为施展了“隐字诀”而看不见的小雯的身体,这一切和梦中一模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我在火车上的那个梦境居然能够分毫不差地预见此时发生的一切?无论是昨晚的梦,还是火车上的那个梦,居然都能精确地预见未来。这难道与我神魔之子的身份有关系吗?可是,为什么这种事以前从未出现过?

  无数个疑问在我心中一一浮现,然而,现在的我却没有时间去细想这些问题。我还有十分重要的事情。对,按照雷墨的指示,去咸阳找到大天使荆歌!我不能让雷墨老师和小雯白白为我牺牲。雷墨说过,只要找到了荆歌,他便可以回答我所有的疑问。

  我转过头继续向前奔跑,直到空气中的血色彻底消失,明朗的天空在头顶出现,眼前是一片蓝天白云,周围的行人熙熙攘攘,车辆在街道间穿行不息。终于,逃出血封空间了吗?

  我没有停下脚步,我知道,我必须远离这里,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想办法去咸阳。我也不应再为雷墨和小雯的死继续自责下去。就算我今天没有回到襄阳,如果姥姥已经发现爸爸是神族大天使,发现我是神魔之子,那么她也一定会想办法找到我的。况且,愧疚与懊悔并不能挽回他们的生命,我能做的,便是完成雷墨最后的嘱托,让他们死得更有价值。

  可是,就算我活了下来,我未来的道路又是怎样的呢?如果我从荆歌那里掌握了神魔之子的力量,我应该去对抗身为魔族的姥姥和妈妈吗?姥姥是我从小最亲的人,即使刚才她一心要置我于死地,让我去亲手杀死姥姥,我想我依然还是做不到。何况妈妈,那个爱我的妈妈,我怎么可能与我的亲生母亲为敌?

  一想到这些,我的脑中便一片混乱,不愿再思考,只是茫然地继续奔跑着。或许,到了咸阳之后,等我见到了那个叫做荆歌的大天使,一切都会明朗起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