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最想成为的样子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330 2017.06.28 07:00

  我将这份神族远古卷轴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放入怀中。

  而这时,只见垠树怀里抱着一具纤弱的身躯,神色黯然地向我们这边走来。

  那样鲜红的长发和衣不蔽体的穿着,只需一眼,我便认出,垠树怀中之人,正是小薇。此刻的小薇双眼紧闭,显得格外宁静安详,让人完全无法联想起之前在战场上见到时的那般邪魅张狂。

  我突然想到了秦宛钟之前说过的话——失去了魔王之血的堕天使,神智或许会恢复一些,变得更像成为堕天使之前的那个人。

  “怎么样?她还活着吗?”我慌忙来到垠树身边,关切地问道。

  我明白,垠树怀中之人,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无论是生是死,这都是一个值得他用一生时间来寻找、来等待的人。

  “找到她的时候,身体已经冰冷了。”垠树缓缓开口,面色戚然,“终究,我还是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

  “不过,”垠树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能在这里再次看到小薇安详的脸,我已经很满足了。而且很幸运,她死去的地方,在大厅的一处角落里。那里没有聚集秦派的人群,也没有遭受到混沌之王的攻击,因此保留了完整的尸身。”

  “果然,秦宛钟说的应该都是真的。现在的小薇看上去,很像她以前的样子。看着这张永远睡去的脸,感觉就像回到了那个时候,小薇在我眼前慢慢睡着的样子。”

  “夏夜先生,”我正不知该说些什么,垠树突然抬起了头,注视着我的双眼,满脸认真地说道,“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还想劳烦一下夏夜先生。”

  “什么请求?”看着垠树突然认真起来的眼神,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我并无他长,也不知有什么事情,是一定需要我来帮忙的,便只是答道:“如果我能做到,定当尽力。”

  “我的请求便是,”垠树看着我,语气十分恳切,“请以您所掌握的归尘之力,带走小薇的尸体。”

  “什……什么?”我有些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这番话。

  垠树历经艰险,好不容易才来到这皇陵第九层,如愿找到了小薇的尸身。为何刚刚到了这里,便立刻要让我以归尘之力,将她的遗体化为尘土?

  正当我满脸疑惑之时,荆歌也走到了我们身旁,思忖了片刻,向我解释道:“以时间大天使的归尘之力,来安葬死者的尸身,这是神族最高规格的葬礼之一。归尘之力,可以斩断死者的灵魂与这世间的一切羁绊。灵魂超脱之后,便能融入天地,与日月星辰为伴。”

  “垠树,你怀中女子背弃了神族,自甘沦为堕天使,理应按极刑论处,绝不应享受这样的礼遇。”荆歌看着垠树,眼中有一丝严厉一闪而过。

  随即,荆歌却又柔声道:“不过,念及死者生前曾为神族效力,却因一念之差堕入魔道。而这其中,神族自身也难辞其咎。所以,此事我就网开一面,不予追究了。”

  “再者,”荆歌又朝我看了过来,“夏夜你并非我神族大天使。如何使用你自己的力量,我也无权干涉。是否同意此事,还请你凭自己的意愿来决定吧。”

  不予追究……无权干涉……荆歌这番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边是默许。

  我看了看荆歌,又看了看垠树那渴求的眼神,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好,垠树,我答应你,我来替你送走小薇。至少,也算作是她曾陪伴在我身边半年多的答谢。”

  “谢谢……真心感谢……”垠树看着我,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眼角更是泛起了泪光。

  只见垠树单膝跪下,小心翼翼地将小薇轻轻地放在地面上最干净平整的地方,慢慢将冰冷的尸体放平。随后,垠树又将小薇的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将那鲜红的长发在脑后铺开,并脱下自己的大衣,盖在了小薇身上。

  “开始吧。”垠树简单而用心地打理了一番小薇的尸体,然后退到了一旁,对着我微微点了点头。

  而其他人,也在此时一道围了过来,绕着我和小薇站成了一个圈,准备共同见证这场仓促而又奇特的葬礼。

  待到众人静了下来,我站直了身体,深吸一口气,将右手笔直地伸向了面前全身冰冷的红发女子,在手心凝聚起力量。

  即便是如此仓促简单的仪式,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我都尽量营造出一种神圣感和肃穆感。因为我知道,对于垠树来说,小薇便是他的一切,是他的整个世界。只有将这简单的葬礼做得不留遗憾,才能帮助他彻底地告别过去,面对未来。

  归尘的力量从手中慢慢涌出,只见小薇的身体自内而外泛起了一层微弱的光芒。慢慢地,身体与空气之间的轮廓变得模糊,化作了尘埃四散开来。

  然而,就当小薇的整个身体快要从空气中消失之时,突然之间,没有任何预兆地,本已散开的尘埃竟凝固在了空中,如同时间静止了一般。片刻后,空中的尘埃竟又重新向着空中一个看不见的点开始聚合。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垠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就连荆歌也皱起了眉。

  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难道是因为我使用的力量不够,无法将堕天使送走吗?

  以我的归尘之力来安葬小薇,斩断灵魂的羁绊,这是垠树对我最郑重的请求。如果把这件事弄砸了,大概会在垠树心中留下最深刻的遗憾,甚至是心魔。

  心里这样想着,我便不顾一切,催动起全部的力量,集中在归尘之上,一口气全部使了出来。然而,空中的尘埃此刻却聚合得更快了,在众人面前慢慢凝结成了一个手掌大小的黑色影子,缓缓落到了地面之上。

  我放下了右手,顿时茫然不知所措。众人看着地上的黑影,也纷纷警觉地后退了一步。唯独垠树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在黑影面前跪了下来。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垠树并没有难过,也没有生气。相反,他的脸上忽地竟露出一种极度惊喜的表情,两行热泪潸然而下,竟将那黑影如珍宝般捧到了手心里。

  垠树抬头看着荆歌,激动地说道:“荆歌大人……这……这是……是‘悔涅’!”

  荆歌紧锁的眉头此时也舒展开来,冷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是的,没错。没想到,居然真的是悔涅。”

  而我直到这时也才终于看清,那空中尘埃凝聚而成的,被垠树捧在手心里的黑影,竟然是一只小猫崽。猫崽蜷曲在垠树的手掌中,全身漆黑的毛发尚自**着,如同刚刚从胎中诞下,身体微微颤抖。

  “悔涅?那是什么?”燕枫道率先问道。

  显然,垠树和荆歌两位神族之间的对话,让众人都感到困惑不解。

  “那是一种死后的重生。”荆歌解释道,“当使用归尘之力安葬死去的神族之时,死者的灵魂将快速跌向未来,斩断与世间的羁绊。”

  “然而,若是死者生前留有深痛的悔恨,那么这份羁绊就会化作强大的执念,无法被斩断。此时,死者的灵魂将无法归于天地日月,而是会得到一次重生的机会,成为死者生前最想成为的样子,去完成未尽的心愿。”

  “而死者的灵魂重生之后,便会彻底失去身为神族的一切力量,以及前世的一切记忆,只以最平凡的生命形式活下去,直至生老病死。”

  “这种悔涅……经常会发生么?”我不由问道。

  “不,恰恰相反,悔涅极其罕见。”荆歌摇了摇头,说道,“即便是活了几百年的我,也只是在历史的卷宗里,读到过关于‘悔涅’的只言片语的记载。”

  “神族的生命本已很漫长,无论是怎样的一生,在濒死的时候,大概都会看破一切,放开一切。所有曾经坚持过的,放弃过的,得到过的,失去过的,珍惜过的,挥霍过的,拥抱过的,告别过的,在那一刻,都不再重要。就算是深入骨髓的执念,也会在归尘之力的作用下烟消云散,不再入眼。”

  “没想到,这个叫做小薇的堕天使,心中却有着极为深刻的悔恨。这份悔恨,竟连归尘之力也无法化解,才执意要再经历一遍世间的苦痛与劫难,化作一个新的生命降临在这世上。若不是今日亲眼所见,连我也会一直以为,悔涅只是先祖们留下的无法考证的传说。”

  “生前最想成为的样子……”垠树低声重复着荆歌的话,脸上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幸福表情。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是我自从遇到垠树之后,从未在他脸上见到过的表情。

  而我此时也想了起来,垠树在刚刚认识我的那天晚上,曾经对我说过。他第一次见到小薇时,小薇化作了一只黑色的野猫,而垠树也并不知道,她其实是拥有变身能力的神族。那时小薇受了很重的伤,是垠树把她带回家中,悉心治疗、照看着她。

  小薇离开垠树身边之后,两人便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甚至最后,两人竟站在了尖锐对立的位置上。而如今小薇死后,在归尘之力的作用下,以一只黑猫的形态悔涅重生,就如二人第一次相见时一样,仿佛一切回归原点。

  原来小薇最想成为的,就是永远做那样的一只黑猫,留在垠树身边吧。是啊,那样多好,没有繁重的任务,没有时时刻刻的危险,没有无止尽的战乱,只是这样安安静静的,待在一个人身边,慢慢度过一生,经历生老病死。

  对于生前饱经折磨、误入歧途,死后心中却充满了悔恨,不甘化作尘土的小薇来说,这样的一生,或许便是最好的一生了吧。而对于垠树来说,只要明白了小薇这份最后的心意,先前的伤害与痛苦,大概也就释然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