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魔族的血统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607 2017.06.10 07:05

  冬日的郊野,天空忽然飘起了大雪,仿佛要将这片被战斗撕裂的土地掩盖住。我与垠树走在无人的荒街之上,回头看去,才想起那片土地上还埋葬着坤少和小茉的尸体。等到这一场大雪融化之时,或许便再也没有人会记得,他们曾被葬在何处。

  猎猎寒风吹来,细碎的冰晶从垠树眼角飘散。这个平日里每一句话每一个微笑都让人感到温暖的男人,在发生了如此的变故之后,便一直面无表情,沉默寡言。

  我知道,如此的波澜不惊之下,垠树的内心却一定是翻涌着无尽的悲伤。尽管我心里此时有着无数的疑问,我也决定等回到地下基地之后再与垠树交谈。此时给予他独自静默沉思的空间,大概便是对这个男人最大的尊重吧。

  在大雪中沉默地行走了数小时后,我们终于回到了考古研究院。又一次,我们走进了招待所的大楼。然而奇怪的是,这次一路上都没有人来盘查我们的身份。来到二楼,只见术纹石房间的大门紧锁,整个楼层空无一人,寂静无声。

  我随着垠树走过了几个弯,来到了一个贴满封条的大门前面。垠树揭开了其中一张封条,那封条后面竟藏着一个密码键盘。

  垠树手指轻快地按下几个键,只见那大门无声地徐徐升了上去,里面竟是一个宽敞的电梯间。这个电梯,就是当初矶茹带我去见荆歌时乘坐的电梯吗?终于,这些都不用再对我保密了吗?

  电梯里只有两个按钮,垠树按下了下面那个按钮,电梯门便缓缓落下关闭,电梯也开始向下移动。果然,下行了很久之后,电梯才停住。这样的深度,甚至让我觉得都快要降到地下的矿井之中。但是,这一切都与记忆中第一次来到地下基地时的经历相符合。

  电梯门再次开启时,外面昏暗如同地牢。未经装修的地面凹凸不平,破旧的墙壁上,点着火光摇曳的几盏油灯。走出电梯后,连着四个左转,我们来到了电梯间的正后方。

  垠树从衣兜里拿出了那把金色的钥匙,插进了地面的缝隙之中。只见一道蓝光从那缝隙中射出,如电流般化作一道一人高的椭圆。四周的墙壁上不断有游离的力量渗出,向着空中的椭圆传送门汇聚,将周围的一切都映照成了幽幽的蓝色。我随着垠树钻进了椭圆之中,眼前有一瞬间彻底的黑暗,如同进入了黑洞。

  从传送门另一侧出来之时,周围的环境却已变成了另一番景象——地面变成了黑白两色相间的平整地砖,墙上点着的不再是油灯,而是蜡烛。回头看去,却已看不见传送门的另一端,仿佛那道蓝色的光圈,是连接着两个空间的大门,只有物质能够穿过,光线却被阻隔。

  垠树再次将钥匙插入地面,扭转之后,传送门便重新化作一道蓝光,回到了地面的缝隙之中,消失不见。

  我知道,我们回来了。这里便是我之前试图逃离的地方,被荆歌称为神族地下基地的地方。

  “垠树!”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知不知道,荆歌他到底要对我妈妈做什么?”

  “去秦始皇陵。”垠树将我带至我的房间门口,语气已平复了许多,变得有些像是之前的那个垠树了,“荆歌会将你的母亲带去秦始皇陵。皇陵中的‘非攻之阵’,由赵派先祖墨心几千年前率众降魔师所建造,能够极大幅度地削弱位于其中的魔族的力量。”

  “然后呢?”我追问道,“他们要把我的妈妈永远囚禁在那里吗?”

  “不,荆歌大人应该会在那里彻底除掉你的母亲。”垠树脸色微微一沉,但还是为我打开了房门,示意我进去。

  “可是……”我怔怔地坐到了桌边,心有不甘,“可是他不是说,以他的力量,无法彻底消灭我的妈妈吗?”

  “是的。”垠树双手如机械般地一边将一些茶水和面包摆到了我面前的桌上,一边说道,“但是人间界有一件宝物,拥有能彻底杀死宫位魔族的力量。荆歌大人和矶茹大人去往皇陵,就是在等待那件宝物的到来。”

  “什么宝物?”我心中一惊,本以为妈妈还有一线生机,此时却更加绝望。没想到身为六翼大天使的荆歌自己无法做到的事情,居然能借助人间界的宝物去完成。

  “天下第一剑——越王勾践剑。”垠树答道,“那把剑以七派降魔师的鲜血浇铸,并祭以七派先代首领的魂魄而炼成,是人间界最强的武器,几乎可以斩灭除了魔王和圣殿中的主神之外的一切神魔。并且,那把剑只有被握在人类的手里,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越王勾践剑?”我想起了历史课本上的插图,不解道,“那把剑……不是收藏在湖北博物馆里吗?我记得七岁时还去那里参观过。”

  “越王勾践剑有两把。”垠树解释道,“人类出土的那一把被称为‘礼剑’,是越王勾践用以象征身份的佩剑。‘礼剑’虽短而小,却也能吹毛断发。你在博物馆里见到的那把剑,正是‘礼剑’。”

  “然而,除了‘礼剑’之外,还有一把‘兵剑’,不仅尺寸比‘礼剑’要大得多,剑中更是蕴藏着深邃的力量。‘兵剑’才是真正的武器,也是流传到了降魔家族里的那一把。据说力量弱小的魔族,即使只是看一眼那把剑,都会受到剑光的伤害。”

  “如果只有人类能使用那把剑,”我追问道,“那么,它现在的主人是谁?”

  “越王勾践剑历来为燕派所保管。这把剑现在的主人,便是燕派首领燕枫道。”

  燕枫道……这个名字如此熟悉,仿佛在哪里听到过,然而一时间我竟想不起来。

  “荆歌大人应该已经通知了燕派。”垠树继续说道,“不出意外的话,燕枫道首领应该今晚就能赶到咸阳。那时候,她便会用那把剑,结束你母亲的生命。”

  垠树说完,我便怔在了那里。终于,神族还是不会留给妈妈活路吗?

  我想起了在血封空间里的时候,妈妈对姥姥说,只要以黑龙的心脏将神魔之子封印便可,然而姥姥却决心要将我置于死地,以绝后患。神族的做法,竟与魔王毫无二致。明明可以将我妈妈封印住,困在秦始皇陵之中。然而荆歌却为了杜绝后患,决心以越王勾践剑的力量,将身为魔族护法,并作为下一任魔王候选人的妈妈彻底铲除。

  虽然从战术的角度来看,斩草除根确实是最明智的做法。可是这样为了目的而残酷无情的神族,与魔族又有何区别呢?所谓的善与恶,究竟从何而来?

  “夏夜先生,”见我不说话,垠树便向门边退去,“如果您没有别的问题了,我就先回了。您昨夜没怎么休息,今天也没进食,还是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等您休息好了,如果需要继续训练,再来叫我。”

  “等等,”我突然又想起一事,站起身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今天我听荆歌频繁地说起勍鞅一族和耘咫一族,秦宛钟也曾提到过四大家族,那究竟是什么?”

  “那是魔族的血统。”垠树答道,“根据神族和降魔家族共同编纂的《魔物志》,魔族的祖先初代魔王有四个子裔,分别是勍鞅、耘咫、皋瓿和寐隐。这四个子裔继承了魔族不同的力量,形成了四大家族,而后世的魔族也都是这四大家族的子孙。”

  “既然所有的魔族都是四大家族的子孙,”我沉思道,“那么也就是说,所有的魔族都属于四大家族吗?”

  “不不不。”垠树摇头,“严格来说,真正的四大家族,是指完全继承了四大家族力量的魔族。四大家族的力量,会随着血统,随机地继承到子嗣身上。所以即便父母都是四大家族,其子女也有可能因为没能继承四大家族的力量,而被逐出四大家族,沦为普通魔族。而普通魔族的后裔,除非与四大家族通婚,否则将永远都是普通魔族。比如今天那个被你称为坤少的魔族,他便是普通魔族。”

  “那秦宛钟她又是怎么知道坤少不是四大家族的呢?”我好奇地继续问道。

  “继承了四大家族强大力量的魔族,头顶会生出象征着血统的双角。勍鞅一族为驯鹿宽角,例如你的母亲和你母亲的父亲;耘咫一族为牦牛对角,例如魔族右护法藏岳;皋瓿一族为羚羊尖角,例如魔王本人;而擅长在暗地里行动的寐隐一族,则为绵羊弯角。”

  “平日里,魔族可以将双角隐藏起来。然而,一旦要使用四大家族的力量,头顶的双角便会显现出来。坤少和其他数量众多的普通魔族一样,头顶是没有双角的,因而能够被立即分辨出来。”

  “血统……”我小声重复着这两个字,“我记得藏岳今天出现的时候,说过他痛恨堕天使和神魔之子,因为会污染魔族的血统。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堕天使和神魔之子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身体的血液之中,会同时有神族与魔族两种成分。”垠树解释道,“所以,神魔之子与堕天使的术纹,从外观上也十分相似。”

  “在魔族内部,魔族与魔族通婚,或者魔族与力量低下的人类通婚,生育下来的子女都会保有纯正的魔族血统。然而魔族一旦与堕天使通婚,生育的子女血统将不再纯净,从血统中继承四大家族力量的概率也将会急剧降低。拥有堕天使血统的魔族,一旦在魔族总人口中超过一定的比例,将会在整个魔族中引发扩散效应,使得拥有纯正血统的魔族数量急遽减少,这对魔族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因此,在魔族中司职为‘扩张’的藏岳,时常会不顾魔王的反对,对拥有哪怕极小一部分堕天使血统的魔族进行清剿。最著名的一次事件,便是藏岳身为人类的母亲被燕派杀死之后,藏岳的父亲娶了一位堕天使为藏岳的继母,并生下了五子。而藏岳为了清剿不洁净的魔族血统,竟亲手杀死了继母和她的五个孩子,与父亲发生冲突后,又亲手弑父。那一次的事件,给魔族的力量带来了极大的损害。”

  我目瞪口呆地听着垠树讲述着魔族的这些历史,不由惊异地问道:“为何魔族的这些事,你们神族会如此清楚?”

  垠树脸上闪过一丝犹豫,沉思片刻之后,终于开口:“因为这件事里,也有神族策划的一部分在里面。把藏岳父亲爱上的那位神族逼成堕天使,是主神的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