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破字诀的代价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2929 2017.05.06 12:41

  “天啊!”齐杏儿满脸惊讶地站了起来,“这……这也太爽了吧!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任务!小雯姐可是百里挑一的A级降魔师啊,不去降魔的最前线而是去过普通人的生活,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

  韩助看着齐杏儿,摇了摇头道:“这个任务的具体细节,我也不知道。虽然这些年我和小雯之间偶尔会有联系,知道了她在校园里的种种,包括她所学的艺术专业,她所接触的人,她如何一边学习一边继续修行降魔之道。但是关于这个任务的目的与本质,这些应该都是高度机密的内容,不会向任何不相关的人员透露的。”

  “降魔师本来就常常会接到一些看似琐碎无意义,实则非常重要的任务。降魔家族绝不会无端浪费宝贵的人力,去做没有价值的事情。有时候任务的目的,甚至连执行任务的降魔师本人都不知情。”

  “比如我昨天接到的任务,就是去重庆和四川的边界处,一个叫做万源的地方,在那里制造大型爆炸,破坏郊区的铁路。明明是E级降魔师就可以完成的任务,却直接指派给了我,并且不说明原因,只说任务极其重要,关乎整个降魔家族的命运。”

  等等!韩助他刚刚说,在重庆和四川边界,制造爆炸破坏铁路?那个地方叫做——万源!?这个地名,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对的,没错!我昨天从重庆回襄阳的火车,是从北边绕路的,刚好要路过万源这一站!而火车遭遇爆炸被逼停的时候,坐我对面的光头大叔告诉我,之前刚经过的一站叫做达州,而万源正好是达州的下一站!

  所以……所以我所乘坐的火车之所以会停下,竟然是因为韩助制造的爆炸!原来是降魔家族在暗中阻止我回家!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不仅是雷墨和小雯,而是整个降魔家族的力量都在出动,阻止我回到襄阳的老家,避免神魔之子落入魔王手中。

  “小雯姐?”齐杏儿在我面前摆了摆手,“你好像有点走神哦。你还好吧?”

  我回过神来,连连回答:“没事没事,可能只是有些累了。我还好。”

  “咦?”齐杏儿这时突然站起身来凑到了我面前,拨弄着我头顶的头发,一对丰满的酥胸隔着轻薄的便衫抵在我脸上,我颇有些难为情地向后躲开。

  “小雯姐你有不少白头发耶,上大学要不要这么辛苦,又不是真的要去当艺术家。”齐杏儿说道。

  我?有白头发?不会啊……和小雯相处这么久,我可从来没见过小雯有白头发。而且,昨天晚上在小雯家用小雯的身体洗澡时,也并没有留意到头上有任何白头发。

  齐杏儿从床角拿过那个和我带着的几乎一样的棕色背包,从背包中取出了一面镜子递给我。我接过镜子照了照,果然,随手抓一把头发,都会有几根雪白的发丝夹杂在里面。

  “奇怪了……”我自顾自地喃喃道,“明明昨天还没有白头发的,今天怎么突然就有了这么多?”

  刚说完这句话,韩助突然猛地站了起来,满脸惊恐地看着我。我和齐杏儿都被他突然的举止吓了一跳。

  “小雯!”韩助突然开口,语气里带着些惊恐,“你刚刚是不是说,你在失忆之前,碰到了非常强大的对手?”

  “呃……我也不记得了,但我想应该是吧。”我回答道,“要不然,我也不至于失忆。”

  “你……是不是动用了远古之神的力量……”韩助讷讷地站在我面前,声音有些颤抖。

  远古之神的力量?我努力回想着……是的,昨天小雯为了救我,对姥姥念动咒语发起的攻击好像叫做“破字诀”。而姥姥也好像说过,那个招式,是来自于破坏神的力量。这些跟我突然生出的白头发有关系吗?我不妨告诉眼前这二人,说不定能够知道些什么。

  “我……我隐约记得我好像使用过一种力量……”我装作努力回忆的样子,说道,“那个力量……好像叫做‘破字诀’……”

  听到最后三个字,韩助如同丢了魂一般无力地瘫坐了下来,两眼里满是悲哀:“为什么……小雯你为什么要这样……”

  什么这样?见到韩助这番异样的反应我心中颇为不解。小雯用降魔师的力量去战斗,有什么不妥吗?

  “你……居然掌握了‘破字诀’?”齐杏儿听到这里,也是一脸震惊的表情,“天啊,那可是S级降魔师才能使用的至高至强的术法,小雯姐你居然已经掌握了这种级别的力量?难道,你遇到的强大对手是商位的魔族?还是说,你遇到了魔族的两位宫位护法之一?”

  韩助的眼眶此时已经有些湿润,看着齐杏儿,戚戚然道:“齐杏儿,你是否知道,使用‘破字诀’,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代价?什么代价?”齐杏儿全身微微一颤。

  “向远古之神借助力量的代价便是,必须献出自己剩余寿命的一半作为祭品。”

  听到这句话,我和齐杏儿双双难以置信地惊呆在那里。剩余寿命的一半……也就是说,如果小雯原本能够活到80岁,使用一次破字诀之后,剩下的60年便变成了30年,只能活到50岁了么?

  见我一言不发,韩助又继续说道:“破坏神作为远古之神,自身的形体早已不存在。但其残余的力量,却被神族通过圣殿保存了起来。为了让这份力量得以延续,每次动用远古之神的力量,使用者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作为祭品。只有这样,力量才能得到长期的供养,直到下一个使用者出现。而降魔家族要使用‘破字诀’借助破坏神的力量,唯一的方法,便是祭献出自己剩余寿命的一半。”

  听完韩助的解释,我愣在了那里,头皮一阵阵发麻。

  所以,我今天突然生出的白头发,是因为小雯昨天使用了“破字诀”,失去了一半的寿命,身体开始加速衰老的后果吗?可是……想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小雯使用“破字诀”,明明是在雷墨动用时间回溯之前啊……雷墨在发动时间回溯之后,小雯并没有使用“破字诀”,而是直接用“镜字诀”和我交换了身体。既然如此,为何小雯的身体还会加速衰老?

  难道……难道借助破坏神之力所需的代价是超越时间的吗?还是说,因为我和小雯带着记忆穿越了时间,所以小雯所付出的代价,也一同随着我们穿越了雷墨的时间回溯,而作用在了这个身体之上?

  韩助说到这里时,声音已经有些哽咽:“小雯,从我刚认识你的时候起,我就把你当做我的偶像,以你为榜样。当时的我看到你在战场上使出那招‘狂字诀’,身影在敌人间如风一般穿梭,真的感到特别的震撼。我没想到过这世上还有着这样的降魔师,比我还年轻,却掌握着如此强大的力量,在战场上如此英勇,如此无畏,仿佛能轻松将任何敌人踩在脚下。”

  “我一度以为你是无敌的,是不可战胜的。没想到,这样强大的你,却不仅在战斗中失去了记忆,还在如此年轻之时,便失去了一半的寿命。想想我们降魔师的命运,还真是悲哀啊。从小便要经受极其残酷的训练,到头来,无论修行达到了何种境界,依然没有一点点自由,甚至连命也不是自己的。”

  韩助说完这些,便转过头去,默默地看着火车窗外,一言不发。齐杏儿看了看韩助,又看了看我,突然扑到了我的怀里把我抱住,毫无预兆地“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气氛在几秒钟之内便突然变得凝重,我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此刻只隐隐感觉齐杏儿的泪水从我的衣领渗了进来。我轻拍着在我怀里抽搐着的齐杏儿的后背,一边安抚着她,心里的滋味却极其复杂。

  今天遇到的这两个降魔师还真是奇怪呢。尤其是这个韩助,怎么突然就说出这样悲观的话。付出代价的是我又不是他,怎么在得知小雯牺牲了一半寿命时如同天塌了一般。一开始齐杏儿夸他很强大的时候,我以为他的内心也是十分坚强的。结果没想到,这么快就看到了他脆弱的一面。

  这个齐杏儿,倒是个耿直的姑娘,有什么就说什么,心里的情绪也是不加遮掩放肆地表达。只是我一时也想不明白,她究竟为什么会因为韩助的这样几句话,便突然哭了起来。

  然而,还有一件事情,是这两个人并不知道,我却只能默默独自承受的。那就是,真正的小雯,其实早已经在战斗中失去了生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