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主神之印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412 2017.07.05 07:00

  眼前的这一幕,让我顿时瞠目结舌,脑海中不断回想起燕枫道先前的那些豪言壮语。

  “由我来亲手斩杀黑龙,取出卷轴。”

  “刚刚获得了魔王之力的新任魔王,在与魔王之力完美融合之前,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因为游灵也感受到了可怕的东西——我,和我身后的剑。”

  “你若再敢辱骂我燕派先祖半字,无论你是谁,我剑下都不会留情。”

  之前听到这些话语,心中还是将信将疑。但现在看来,燕枫道果然不是在虚张声势。身为人类的她,不仅真的能与继承了魔王之力的藏岳一战,并且还占据了上风,对藏岳造成了如此的伤害!

  这……这怎么可能是人类所能拥有的力量……

  “区区人类,竟然拥有此等层次的力量……”一直从身后抱着我,在空中躲避着这场争斗的妈妈,此时也难以置信地低声喃喃道,“整个人间界的历史上,从未有任何人类,拥有过这样的力量……这种力量,就算是拥有极恶之血的我,都会感到忌惮……看来我们魔族,还真是低估了降魔家族的实力啊……”

  此时的藏岳,正紧咬着牙,满脸青筋暴起,神情极为狰狞可怖。然而,却见他左肩断裂之处,竟迅速地长出了新生的血肉,背后的翅膀也正在急速地愈合、重生。

  须臾之间,藏岳的躯体便全部复原,黑色的双翼再度在空中展开。此时的藏岳,除了遍布全身的血迹,仿佛根本就不曾遭受过燕枫道方才那一击。

  “魔王之力……”燕枫道凝视着空中,看着在短短几秒之内,便从重伤之中完全愈合的藏岳,不由皱了皱眉,“这愈伤的速度,比赤霄剑中的‘白蛇之血’还要快得多,几乎已经和雷墨‘伤愈如初’的能力达到了同样的水准,看来是相当的棘手啊。”

  “呵呵,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啊,燕松涯的后裔。”藏岳在空中面露狠色,怒视着此时屹立在远处山顶上的燕枫道,声音颤抖着说道,“你的力量,竟远远超过了你的曾祖母呢。若是没有这刚刚得到的魔王之力,我还真未必能够赢得过你。”

  “不过接下来,”藏岳冷笑道,“为了表示对你的尊敬,我将会动用魔王全部的力量,来与你毫无保留地一战。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使出多大的能耐。”

  藏岳说话间,却见我们一行人最初降落的那座山顶上空,藏岳与燕枫道战斗时用黑色锁链凝结成的巨球,此刻已然失去了控制。金属巨球如一颗巨大的陨石一般,此时正向大地坠落而去。

  糟了……

  秦宛钟、垠树和齐杏儿,他们三人现在还在那座山下。即便秦宛钟身手敏捷,带着众人躲过了藏岳与燕枫道的刚刚那一波交锋。可这大小几乎接近于整座山的金属巨球,若是从空中砸下,只怕方圆百里都在破坏范围之内。而不巧鹰王此时又不在,他们几人该如何逃过这一劫?

  “妈妈,快带我到我那几个同伴身边去!”我指着山下秦宛钟一行人拼命逃窜的身影,对从身后将我抱住的妈妈喊道,“他们几个有危险,求求你快去救救他们!”

  “嗯。”妈妈没有多说什么,便点头答应了,抱着我向着秦宛钟那边俯冲而去,并在我耳边吩咐道,“飞到那边后,你让他们抓住你的双脚,拉成人梯,从地面撤离。”

  此时,那黑色的金属巨球已撞击在了地面上,震耳欲聋的声音一阵阵响起,在天地间回荡。整座山瞬间被压碎,无数断裂的锁链残铁,如黑色的洪流一般,在大地上摧枯拉朽地铺展开来。

  尽管妈妈此刻正带着我急速向着山下飞去,眼看却也来不及赶到秦宛钟他们身边了。

  “秦宛钟!垠树!齐杏儿!”远远看着他们三人绝望的眼神,和即将被铁流吞噬的身影,我撕心裂肺地大喊道。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秦宛钟、垠树和齐杏儿脚下的土地竟毫无征兆地突然裂开。只见三只粗壮的藤蔓从地面中生出,迅速将三人周身缠绕,举向了高空。

  我心下一阵惊喜。这游灵当道、寸草不生的土地中,竟会突然生出藤蔓,难道是……

  黑色的铁流迅速将脚下的土地吞噬,地面刚刚生出的藤蔓也立刻被无情地冲毁。然而,秦宛钟三人还未坠向地面,缠绕着他们的藤蔓却在空中伸展开来,幻化成了翅膀的形状。

  三人身后,粗藤为骨,细藤为筋,绿叶为羽,三双巨大的翅膀用力翻飞着,将三人带向了安全的空中。

  “轰——哗——”

  脚下传来阵阵巨响,周围数十座山头瞬间被铁流夷为平地,整个大地彻底改变了形状,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痕迹。还好这一带远离城乡,是无人之地,否则这样的破坏力,真不知要葬送多少无辜的生命。

  妈妈在身后双翅一振,抱着我再次回到了空中。我看到秦宛钟三人成功脱险,心里也松了口气,同时四处张望寻找着,终于在远处的天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荆歌!”我朝着那个身影的方向,喜出望外地大呼一声,“你终于来了!”

  果然没有猜错,刚刚在危急关头,用藤蔓将秦宛钟三人救下的,正是六翼大天使荆歌。

  荆歌这时也正朝着我们这边飞来。然而,身后的妈妈此刻身上却腾起一股强烈的杀气,左手将我紧紧抱住,而鲜血已从右手涌出,化作极恶血刃。

  “你来干什么?还要执着于取我性命吗?”妈妈用血刃指着荆歌,狠狠道。

  “不必多虑。”荆歌在离我们不到百米之处停了下来,远远应道,“当下人间界与神魔界正面临毁灭。神族与你的恩怨,虽不可能一笔勾销,但也非当务之急。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将一物交给夏夜。”

  “看来我猜得没错。”荆歌还未说完,刚与燕枫道又进行过一轮激烈交锋的藏岳,此时却从空中向这边看了过来,突然打断道,“三十秒,这便是你‘虚实幻灭’之术的弱点,对吧?”

  藏岳话音刚落,只见荆歌脸色一沉,神情一瞬间竟让人感到有些可怕。

  藏岳远远看着荆歌,大笑了两声,接着说道:“你的‘虚实幻灭’之术,能对任何通过术法幻造出的物质,进行随心所欲的改造。这个术,对于我们最擅长幻造能力的耘咫一族来说,简直就是天敌一样的存在。第一次与你交手时,看着你用这招‘虚实幻灭’之术,轻轻松松便化解了我的‘无穷幻军’,当时还真是被你给吓到了。”

  “可是,与你交锋过几轮之后,我便发现,对于我用术法幻造出来的物质,你只会选择性地幻灭掉其中的一部分。例如我用来困住神魔之子的铁笼,你并没有直接将铁笼幻灭掉,而是用藤蔓来间接地摧毁铁笼。从中我便推测,你的这种选择性,可能正是因为你的‘虚实幻灭’之术,本身存在着某种弱点。”

  “那一战之后,通过对战场情报的反复分析与复现,我做出了大胆的假设。”藏岳诡笑一声,继续说道,“这个假设便是,一旦幻造出的物质,在这个世界真实存在的时间,超过了一定的阈值,那么你的‘虚实幻灭’之术,便会对其无效了。而这个阈值,根据我的计算,仅仅只有三十秒而已。”

  “本来,这些之前都还仅仅只是我的一些猜测而已。但就在刚才,你出手去救山下的那三个人的时候,选择用藤蔓将他们带向空中,而非直接将那些锁链幻灭掉。这一举动,便彻底证实了我的想法——正是因为这些锁链存在的时间,超过了三十秒的阈值,所以你也对这些锁链无可奈何。怎么样?我说的没有错吧,六翼大天——”

  藏岳凝视着荆歌,突然之间话音却戛然而止,眼神变得极其复杂,从震惊,到憎恶,到愤怒,到惊喜,再到鄙夷,最后嘴角竟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哈哈哈,看来神族的处境,也并不比魔族好多少呢。既然如此,那我也该改口了,对吧,主神先生?”

  “主神!?”听到这两个字,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身为新一任魔王的藏岳他……居然称荆歌为主神先生!?

  我突然想起在皇陵中时,燕枫道曾经说过,荆歌是神族下一任主神的唯一人选。而这,也是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拯救荆歌的原因之一。

  如今,只过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荆歌便已经正式成为主神了吗?难道,这也就是说,和魔王一样,身在神魔界圣殿中的主神,此刻已经惨遭混沌之王的毒手?

  我朝着不远处荆歌那边看去,这才注意到,在他的脖子下方,比以前多出了一道明显的金色印记。那个印记,形状十分奇特,说不上简单,但也算不上复杂,庄重里带着一丝张扬,乍看以为是某种装饰,细看却像是某种神秘的符文。

  “主神之印……”妈妈将极恶血刃收了回去,声音里有着藏不住的惊愕,“荆歌脖子上的那个印记,便是象征着神族最高领导者身份的主神之印。拥有那个印记的人,便得到了使用神族最为强大的力量——圣殿之力的资格。如今,主神之印被传承给了眼前的这个大天使,这说明现任的主神们,已经全部败在了混沌的手下。”

  “呵呵,昔日被你这‘虚实幻灭’之术打了个措手不及,仓惶逃窜,想想还真是丢人啊。”藏岳在空中死死地盯着荆歌脖子上的印记,冷笑道,“如今,我已看穿了你术法中的弱点,同时又继承了魔王之力。而你,刚好也继承了神族至高至强的圣殿之力。要论实力的话,你我之间,还真不知谁会更胜一筹。”

  说到这里,藏岳全身腾起无尽的杀意,脸上露出嗜血的表情:“今日,不妨待我先将眼前这燕派后人斩杀,报我母亲血仇。完事之后,再来与身为主神的你一决高下,也算是在世界毁灭之前,为神魔两族持续了千年的争斗,画下最后的句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