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莫怪我格杀勿论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101 2017.07.03 07:00

  我们一行五人在这山顶之上,一边交谈和探查着周边的环境,一边等待着魔族的到来。约莫过了一个多钟头之后,只见东南方向的天边突然出现了一个暗红色的斑点,正向我们这边急速飞来。

  “是魔族!”秦宛钟顿时握紧了腰间赤霄剑的剑柄,“他们终于来了。”

  “不要紧张。”见众人此刻颇有剑拔弩张之势,我立即阻止道,“魔族这次前来,是为了把他们的远古卷轴交给我,与我们联合起来对抗混沌的。还请大家暂时抛弃过去的恩怨,不要抱有敌意。”

  天边的红点在视野中变得越来越大,慢慢地已经能够看清轮廓——那是一对在空中完全展开的暗红色的羽翼。那样的一双翅膀,我在梦渊之中已经见到过三次。不会有误,从那边过来的,正是妈妈。

  确认来者身份之后,我便朝着妈妈飞来的方向大步飞奔过去,迎在最前面,内心激动无比。

  而这时,身后也传来了燕枫道的小声低语:“不要大意,对方意图尚不明确,还请保持警惕。”

  妈妈的身影在天空中越来越清晰,移动速度极快,如一枚导弹一般向这边飞来,一路上掀起巨大的风浪,在山林间簌簌有声。快要接近我们这座山峰之时,妈妈背后双翅向前一卷,如同两只巨大的风帆一般挡在身前,速度便骤然降了下去。

  接近山顶上方后,妈妈再次展翅,如乘着滑翔伞一般,缓缓落到了我前方十多米处。妈妈刚一落地,便满眼激动地奔至我的身边,不由分说地将我紧紧抱在了怀里:“夏夜,我的儿,我可算是终于见到你了。”

  我也用力地抱住了妈妈,享受着这重逢的幸福与喜悦。一想起这些时日里所经历过的一切,不禁泪流满面。

  曾经以为这个家,就这样永远的破碎了,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和姥姥了。没想到,在这样特殊的时刻,还能够再次像这样感受妈妈怀中的温暖。

  妈妈打量着我这一身,脸上表情十分复杂:“夏夜,妈妈我好后悔。如果当时在姥姥面前的时候,我就决心把你救下,现在的你,也不用屈居在这个人类女子的身体里苟活着。”

  “不。”我轻轻摇了摇头道,“那样做的话,只会连累妈妈你自己。妈妈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地活着吗?”

  说到这里,我心里又泛起一阵苦涩,想起小雯、雷墨和那些楚派的降魔师们,戚然道:“只可惜,已经有那么多的人,为了救我而牺牲掉了。”

  “夏夜,”妈妈看了看我身后的众人,接着又看了看我,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激动地说道,“妈妈已经按照约定,成功地说服了藏岳,为你拿来了魔族的远古卷轴,你看!”

  说完,妈妈便将右手探入怀中,取出了一卷深褐色的布匹,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我的手中。

  见妈妈取出此物,身后燕枫道等人也顿时面露惊喜之色,纷纷准备上前围到我身边来。

  然而,妈妈眼里却是瞬间盈满了杀气,对着我身后众人抬起了右手,手心腾起一片血雾,厉声喝道:“此物乃是魔族圣物。神族与降魔家族,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否则,莫怪我格杀勿论!”

  见势头不太妙,我立即对着身后使了个眼神,而众人也知趣地纷纷退后。果然,即便是以神魔之子为契机,让三族联手对抗混沌,但是这延续了几千年的仇恨,也让三族根本无法并肩而战。

  众人退开之后,我便从妈妈手中接过了这份无比珍贵的卷轴。此时,我能感觉到心脏正在剧烈地跳动着。

  终于,我要获得这世上至高无上的力量了吗?开启了神魔之子最终力量的我,真的能够超越魔王,战胜混沌,并按照我的意愿,去矫正这个世界吗?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这一刻,将会是改变三族命运的一刻,写进史诗里的一刻吧。

  我左手握着妈妈给我的魔族卷轴,右手从怀中取出了荆歌交给我的那份神族的卷轴,将两份卷轴同时呈于双手之上。这两份卷轴,除了颜色不同,一份是金色缎布白玉轴骨,一份是褐色缎布黑玉轴骨,其他地方,无论是大小、外形、材质,几乎都一模一样,如同孪生。

  没想到,神魔两族千年为敌,而族中至宝,却如出自一人之手,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我屏气凝神地注视着手中的两份卷轴,静静地等待着奇迹的出现。

  这最后的力量,究竟会以怎样的形式被开启?会是以知识的形式,直接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让我瞬间掌握某种所向披靡的术法吗?还是说,我体内某种隐藏的力量会在这时开启,让我拥有无可匹敌的躯体与灵魂?

  我满怀激动地等待着。然而,几分钟过去了,尽管神魔两族的远古卷轴此刻都在我的手上,我却没有感应到任何的变化。头脑中没有出现任何信号,身体、神魂也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心里开始变得有些焦虑。同时拥有了两份卷轴的我,难道不应该立即开启神魔之子那最终的力量吗?为何此时,竟什么都没有发生?

  各种念头从我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会不会,是因为我现在的这具身体,已经不再是神魔之子的身体,而预言的实现,又必须通过神魔之子的血统来完成?会不会,爸爸他所破解的预言,其本身就是错误的?

  如果都不是的话,那会不会有可能,此刻我手中的两份卷轴,其中有一份是赝品?如果是这样,那么究竟哪一份是赝品?是荆歌给我的那一份?还是藏岳给我的那一份?

  “妈妈……”想到这里,我抬头看着妈妈,有些不安地问道,“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来这里了?藏岳他……现在在哪里?”

  “藏岳?”妈妈微微一愣,随即答道,“他把卷轴交给我之后,就让我一个人先过来了。他说他要在襄阳和商山之间,沿路布下各种封印和禁制,尽量拖延混沌之王的到来,好让你有足够的时间去开启神魔之子的力量。怎么样,夏夜,你现在感觉如何?你的力量觉醒了吗?”

  “我……没有任何感觉……”我心下开始慌张起来,压低了声音,“即使拿到了这两份卷轴,好像也没有任何变化发生。我有些怀疑,有可能,爸爸说的其实是错的……”

  妈妈刚才还放着光的双眼,此刻也变得仓皇失措。如果现在不能开启神魔之子最终的力量,如果不能在混沌之王制造出永恒节点之前,将其赶回混沌界,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一切的计划都将失败,所有人都只能亲眼看着混沌将这个世界毁灭,无人能够幸免……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究竟是哪一步出了差错?

  就在这时,东南边的天空尽头又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此刻正向着我们这边飞来。黑影的速度极快,沿途的风浪生生将下面的一片片树木森林尽数刮倒。

  与此同时,在我身后数十米处,燕枫道与秦宛钟盯着那天边的黑影,警觉地用右手扶住了剑柄。

  “是藏岳!”妈妈低声道,“藏岳他也来了。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快。”

  只见那黑影迅速向着我们这边逼近,蝙蝠一样的双翼在视野中越来越清晰。接近我们这座山峰之时,黑影依然丝毫没有减慢速度,而是带着强大的压迫感,如陨石坠地一般,在距离我和妈妈约莫百米之处骤然落下。

  “轰”的一声,地面一阵剧烈摇晃。一阵烈风扑面而来,几乎要将我掀到在地。地上的积雪也被这大风扬起,漫天飞舞。

  “神魔之子,我们又见面了。”飞雪之中,藏岳手中握着姥姥生前不离手的那支树根拐杖,瞬间便来到了我的面前。

  藏岳看着我,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说起来,这已经是我们第五次见面了吧。呵呵,神魔之子,你打算用来对付混沌的力量,想必也已经准备好了吧?”

  我看着藏岳,手心渗出了一丝冷汗,心中忐忑着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时,妈妈却走上前去,抢先说道:“魔王大人,夏夜他或许……还需要一些时间……”

  “时间?”藏岳冷冷地看着妈妈,语气显得十分不耐烦,“你之前不是对我说,只要拿到了魔族的卷轴,就能获得足以打败混沌的力量吗?呵呵,时间?混沌不久之后便会从神魔界返回,你以为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可能是……”我虽低着头不敢直视藏岳,却是壮着胆子,小声说道,“这卷轴本身有问题……”

  我话音刚刚落下,藏岳便变得怒不可遏,周身散发出强大的压迫感,几乎要将我整个人撕裂,厉声喝道:“大胆!你是在质疑,我给你的卷轴是假的?我堂堂魔族之王,把整个魔族的希望赌在了你的身上,所以才屈尊将这份珍贵的卷轴交给了你。而你现在,竟然敢质疑我们魔族的圣物!?”

  一股凌厉的杀气顿时从藏岳身上喷薄而出,仿佛瞬间要将我燃烧殆尽。只见藏岳左手幻化出一把黑色的金属利刃,足尖一点,便向着我这边袭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