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拯救荆歌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4397 2017.06.24 07:00

  “之后究竟该如何行动,还得与神族协商,从长计议。”思索片刻后,燕枫道打破了沉默,“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继续向皇陵底层进发。此次邀我前来皇陵的六翼大天使荆歌大人,现在应该就在这皇陵下面的第八层。而皇陵最下面的第九层,便是非攻之阵的核心所在。到了那里,或许以我的能力,可以修复非攻之阵。”

  “荆歌……”听到这个名字,秦爵的脸色却是突然黯淡了下去,“荆歌大人,只怕是见不到了。”

  “此话怎讲?”燕枫道眼中闪过一丝隐隐的不安。

  “我把宛钟送走后,荆歌便从第八层赶来,并与混沌交手了。”秦爵犹豫片刻,说道,“我趁着那个时候,向皇陵第七层逃去。然而逃走时,却感觉到身后荆歌的气息越来越弱,直至消失。”

  “你是说……”燕枫道眉头紧锁,却没有再说下去。

  “如果我没有猜错,荆歌大人……应该已经死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我如五雷轰顶一般,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荆歌他……死了?”

  “未必,但也是凶多吉少。”秦爵依然脸色阴沉,“混沌的力量是压倒性的,我能通过镇魂石侥幸逃过这一劫,已经算是奇迹。无论荆歌有多么强大,与混沌正面对抗,能活下来的机会,都是微乎其微。”

  “可是,”我依然心有不甘,“我记得荆歌对我说过,高阶位的魔族,还有高神格的神族,都是无法被轻易杀死的。就像魔族的护法一样,只要还有残余的力量,荆歌就还能复生,对吧?”

  “不。”秦爵一个字打碎了我最后的幻想,“无法被轻易杀死,是只有当双方力量在同一层面时才成立的。比如我和秦异无法杀死黎娄,荆歌无法杀死千羽,是因为双方力量的差距,基本还在同一个层面。”

  “但是,魔王的‘熵噬’之力,却可以彻底消灭神族六翼大天使。,同理,圣殿主神奥埙大人的‘湮灭’之力,也可以彻底杀死宫位魔族。这是因为,双方力量的差距,已经不在一个层面之上。而力量远超一切神魔的混沌之王,自然也可以轻松地杀死荆歌。甚至,就算是魔王和主神,若是与混沌之王交手,或许都难以自保。”

  听到这样的话,我脸色变得苍白,瞬间不知所措。

  本以为到了皇陵第八层,我就能见到荆歌。那时,我便可以将爸爸的话转告给他,说服他放走我的妈妈,然后让妈妈替我拿到魔族的卷轴。

  如果一切顺利,我将按照爸爸所说,从荆歌和妈妈的手中,分别拿到神魔两族的卷轴,然后开启桑蜉海释的力量。

  可是……可是如果连荆歌都死在了混沌的手中,那这一切就都无从谈起。所有的计划,都将化为泡影。

  “还有,枫道。”秦爵转头看着燕枫道,语气里有一丝质疑,“你刚刚说,要修复非攻之阵?这种事情,即便是你,只怕也难以做到吧?除非……是用那一招?但是如今的状况下,就算修复了非攻之阵,又有什么意义?如果我们的敌人,是能够轻易破坏非攻之阵的混沌,那么纵然有一千个非攻之阵,怕是也抵挡不了。”

  “当然有意义。”燕枫道顿了顿,反驳道,“非攻之阵,本来就不是用来对付混沌的,而是用来压制魔族的。如今非攻之阵被破坏,囚禁在皇陵中的魔族便会不断恢复力量,从皇陵中逃脱出去。如果放任不管,这些在皇陵中积攒了千百年怨恨的魔族,出去后定会屠戮生灵,祸乱四起。”

  “话虽没错。可是,这不是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尽管身体依然虚弱,秦爵的眼神却是十分犀利,看着燕枫道,说道,“与皇陵中囚禁的那些魔族相比,混沌之王将要给两个世界带来的灾难,要可怕得多。”

  “作为降魔家族中的至强者,我希望你把力量留存下来,等待真正需要你力量的机会到来。如果秦异还在,他一定也不会赞成你为了修复非攻之阵,而使用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那一招。”

  听到秦异的名字,燕枫道竟冷静了许多,沉思片刻后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眼下这种形势,我不应徒费力气做无用之劳。不过,就算荆歌大人已经战死,就算非攻之阵眼下没有修复的必要,我们也必须尽快前往下一层。有些事情,只有到了那里,才能确认。”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便继续向前进发。而我心中也是惊异不已。仅仅是听到了秦异这两个字,并能让燕枫道这位一派之首瞬间改变想法。秦异这个名字,在降魔家族中,到底有着怎样的魔力?

  一行七人,燕枫道握着青铜宝剑,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韩助和秦宛钟一起搀扶着身体僵硬的秦爵,慢慢地跟在燕枫道身后。

  齐杏儿独自走在队伍的最后。与弥孪一战之后,她便似乎一直心事重重,变得沉默寡言。

  垠树和我并肩而行,走在队伍的中间。与我一样,在得知荆歌可能已经战死的消息之后,垠树显得十分焦虑。想也难怪,除了圣殿中的主神之外,身为六翼大天使之首的荆歌,便是神族在人间界的最高领袖。爸爸、雷墨、矶茹和矶杋,他们几人身为神族的高层,现在都已经死去。如果连荆歌也不在了,不敢想象,整个神族会陷入何等的混乱与恐慌。

  第七层尽头的楼梯和上面两层一样,盘旋下行。然而因为秦爵行动不便,我们一行七人顺着楼梯走下来,却是花了很长的时间。由于一直身处地牢之中,此时我们已然不知地上是白天还是黑夜。

  终于,我们来到了皇陵第八层。而进入第八层大门的瞬间,我便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宽敞的大厅里,一颗巨大的绿色心脏,悬浮在大厅正中间的空中。无数绿色的血管,从那颗心脏之中,直线状辐射到天花板、地面和四壁之上。整个大厅,简直就像是一副立体的胸腔心血管图。

  待我仔细看清,这才发现,那悬在空中的,原来并不是一颗心脏,而是无数粗大的藤蔓虬结交错在一起,在空中编织而成的巨大球体。那颗“心”的直径大概有十多米,悬在整个大厅的正中,如同一颗星体一般。

  而从那颗“心”向外辐射的,也并不是血管,而是粗壮繁茂的藤蔓。这些藤蔓的另一端,扎进大厅四周和上下的石面之中,连接之处无不将坚硬的石面钻出蛛网般的裂纹。

  虽然是第一次来到这皇陵的第八层,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我却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如此粗壮的藤蔓,我并非从未见过。就在不久前,我经历了荆歌与藏岳和妈妈之间的战斗。在那两场战斗中,荆歌正是频繁地使用藤蔓作为武器。

  “这里便是皇陵的第八层。”秦宛钟对众人说道,“第八层是由神族设下的封印,所以我对此了解也并不多。我只知道,大厅中间的那颗‘心’,便是封印的中心。”

  “瀚海封印……”我忍不住脱口说出了这四个字,“这是荆歌的瀚海封印,我曾亲眼在战场上见他使用过。”

  “没错。”秦爵点头应答道,“这正是荆歌大人的瀚海封印。只是,这封印,此时已经被破掉了。”

  “何出此言?”所有人都是一惊。

  “你们自己去看吧。”

  秦爵说完,我们便来到了那颗“心”的下方。从这个角度看去,我们才发现,这颗“心”上,果然破开了一道深长的裂口。

  那裂口,看上去不像是被刀刃切开,亦或是被重击所撞开的,而像是被某种液体所腐蚀,在裂口的边缘积起了厚厚的一层角质。裂口的四周,散落着暗红色的羽毛。那样的羽毛我一眼便认出——只有妈妈的羽毛,才是那种血一样的颜色。

  妈妈她……难道从封印中逃出去了!?太好了……这下我就不用担心她会被燕枫道所带来的越王勾践剑所斩杀了。

  然而,一刹那的轻松过后,我心中依然沉重无比。如果妈妈逃走了,她此刻又在哪里?她是否曾和荆歌一样,与混沌交过手?如果是那样,难道她也凶多吉少?

  “夏夜,不用担心,你的妈妈还活着。”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头顶响起,将我从沉思中惊醒。

  “荆歌大人!?”我与垠树同时惊呼一声。

  没错,这个声音,正是荆歌的声音。刚刚是他在说话,他没有死!

  秦爵与燕枫道听闻此声亦是一惊,然而四处望去,却不见荆歌的身影。

  “荆歌大人,你在哪里?”燕枫道抬头望向头顶的那颗“心”,大声呼喊道,“为何我感觉不到你的力量?”

  “不用找了,你们是看不到我的。”荆歌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缥缈,“我与混沌一战,已经被毁灭了肉身,大部分力量已被摧毁。还好这里有我的瀚海封印,我才能勉强将一部分力量与意志,通过这瀚海边界,保存了下来。”

  听到这番话,众人脸上齐齐露出了恐慌。

  “然而,这残余的力量,已然远远低于魄散临界点。”荆歌的声音里,隐隐有种从未有过的脆弱与无奈,“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消亡,不能再与你们并肩战斗。好在,夏夜,在我彻底耗散之前,还能见到你。现在这世上能阻止混沌的,或许只有你了吧。”

  听到荆歌的话,我的心头一酸。

  尽管之前,无论是对荆歌,还是对神族,我都有着种种的不信任。但是,自从遵循雷墨的遗言,离开襄阳之后,荆歌这个名字,便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

  在无处可去之时,找到这个叫做荆歌的人,便是我唯一的目标和动力;在心中充满疑惑之时,唯有荆歌,能帮我看清纷繁复杂一切;在战场上陷入危险之时,荆歌的强势出现,便是扭转战局的关键;在这危机四伏的皇陵之中,知道荆歌此时就在下面,也是我继续前行的勇气之源。

  这几日里,我已潜移默化地开始依赖荆歌,那个自称会像父亲一样待我的人。然而没想到,在这皇陵之中,再次见到荆歌之时,他却已站在死亡的边缘。

  不敢想象,没有荆歌,将来的路我该怎样走下去。还是说,这个世界,已经不会再有将来?

  “不,荆歌大人,我不允许你就这样消失。”还未等我开口,燕枫道却突然高声说道,“荆歌大人,无论是为了神族,还是为了人类,你都必须继续活下去。如果我没有猜错,混沌此次南下,应是前往襄阳了,对吧?它在襄阳的目标,应该不仅仅是魔王吧?襄阳同时也是人间界与神魔界的链接之所在。如果混沌通过那个链接进入了神魔界,那么圣殿中的主神,大概也会有危险吧?”

  “如果,只是说如果,连主神也败给了混沌,那么神族的力量,就会面临彻底的灭绝。荆歌大人,你是下一任主神的唯一人选,我们绝对不能失去你的力量。所以,请允许我来为你复生。”

  燕枫道此言一出,所有人脸上都满是震惊。

  复生……我没有明白燕枫道此话是何含义。

  荆歌明明说过,他残余的力量,已经低于魄散临界点,不久便将会彻底耗散。燕枫道再强,也只是区区一个人类,要如何将身为神族六翼大天使的荆歌,在此复生?

  “好强的魄力与决心!”秦爵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表情复杂地变换着,仿佛同时夹杂着一股钦佩之情,以及一种深深的无奈,“虽然我们秦派对神族向来不满,但那些不满,大都是针对现任主神的独断专行,以及对人类的蛮横利用。如果此时,能卖这么大一个人情给下一任主神,对于人类来说,也是好处多多。”

  “只是,枫道,”秦爵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犀利,“你真要付出这样的代价,来拯救他吗?对于人类来说,在你与荆歌二人之中,或许反而是你更加重要。而且,如果秦异还活着,他也未必会希望你做出这样的决定吧?”

  “如果秦异还活着,我相信他会支持我的选择。”燕枫道答道,“更何况,即便抛开一切利弊,荆歌大人对我父亲也有过救命之恩。没有荆歌大人,就没有我的今日。而如今荆歌大人有难,我燕枫道自当义不容辞。区区一半的寿命,又算什么?”

  “枫道,你确定要为我这么做吗?”荆歌的声音再次从头顶响起,“人类的生命本也不长,不过区区几十年,我不希望你将来为此后悔。”

  “我当无怨无悔。”燕枫道微笑着,将右手食指和中指举至胸前,闭上了双眼,低声吟诵起了咒语。

  “圣殿中的远古神祇,吾在圣天使的注视下起誓。以吾之生命为契,请以创造神之力,唤醒那不应睡去的灵魂,让汇入江河的血液与深埋地底的骨肉再次凝聚,让吾面前之人如凤凰般重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