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我好后悔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603 2017.07.20 07:00

  “呼——”回忆突然又如噩梦般散去,眼前现出一片彻底的黑暗,没有半点星光。

  这是哪里……银河呢?为何我的眼前,竟是这样无尽的一片漆黑?

  我仓惶环顾周围,这才发现,原来我此时已身处银河的最中心处,所以眼前才看不见任何的星辰。然而只要抬头,便能见到无数星光,此刻正围绕着我转动着。

  刚才的那一段回忆,是秦异在皇陵底层打开混沌界的链接,被混沌之王所吞噬的回忆。想必,那一定就是他生命中最后的记忆了吧。

  所以,在看完了那份记忆之后,我便来到了银河的中心吗?如果是这样,那么秦异的意识海,无疑便是这里了。

  “秦异——”我对着周围旋转着的星辰再次高声呼喊,“秦异首领——”

  我的话音刚落,只见整个银河都剧烈地震颤起来,所有的星辰都脱离了原来的轨迹,杂乱无章地运动起来。我心惊胆战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担心那些脱离了轨道的星辰,会不会相撞、陨落。

  “是你……在叫我?”

  片刻后,秦异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然而那声音却显得困倦无比,如同半睡半醒之间。

  “你……是谁?”

  当我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之时,此刻的我已无比确信,这片银河就是秦异的意识海。

  终于,在这片黑暗之中,经过了不知多久的漫长等待,见证了贯穿他一生的回忆,此刻的我,终于找到了秦异。

  “秦异首领,是我啊!”我满心激动地喊道,“我是神魔之子,夏夜啊!”

  “哦,是你,神魔之子。”秦异的声音依旧惺忪如梦,“你为何来找我?还有,你为何要叫我首领?”

  “秦异首领,”虽然秦异此问让我心中感到有些不解,但我只觉那是秦异长期沉睡在这链接之中,尚不清醒,于是便继续呼喊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带你回到人间界啊。只有你能够关闭人间界与混沌界之间的链接。整个人间界与神魔界,现在都需要你的力量啊!”

  “混沌界?我的力量?”秦异的声音中充满了疑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是混沌界?为何一定需要我的力量?我的力量那么弱小,从来都不被人们所需要。”

  听到这里,我心中微微一惊。此刻秦异的话中充满了矛盾。这个声音,真的是那个睿智的秦派首领秦异吗?为何我感觉仿佛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甚至有些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

  难道说,秦异在这两个世界的链接之中,已经失去了记忆?可是不对,如果他失去了记忆,又怎么会记得我是神魔之子?究竟是哪里弄错了?

  “还有,”秦异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何要叫我首领。”

  “你本来就是秦派的首领啊!”我对着那片银河高声回答道,“秦异首领,你不记得了吗?你是秦派的第一高手啊!你是赤霄剑的主人!是你打败了黎娄,制定了通天计划,打开了人间界与混沌界之间的链接啊!”

  “骗人!”秦异的声音粗暴地将我打断道,“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是秦派的首领?我一直以来那么弱小,怎么可能成为赤霄剑的主人,怎么可能打败强大的黎娄?还有,你说的那个什么计划,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秦异的这番话,让我彻底不知该如何回答。

  怎么会这样……好不容易才找到秦异的意识海,难道他真的失去记忆了吗?为什么偏偏要在这时……

  可是不对,就算是失忆,秦异为何会觉得自己弱小呢?他明明是降魔家族之中顶尖的高手,为什么此刻竟会如此自卑?这片意识海,真的是秦异的吗?

  有没有可能,这片意识海其实属于另一个人,而那个人的声音,又刚好很像秦异?如果这个人不是秦异,那么在这个人现在的记忆中,他自己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秦异首领,”想到这里,我不由反问道,“如果你说你不是秦派首领,那么,请你告诉我,秦派首领是谁?”

  “当然是秦殊。”秦异的声音不假思索地回答道,“秦派首领,难道不是我的弟弟秦殊吗?他那么优秀,那么强大,父亲也那么喜爱他。秦派首领一位,除了他还能是谁?”

  我暗自思忖着秦异的话语。没错,他将秦殊称为自己的弟弟,说明他的确是秦异,不会是别人。

  只是,此时他的记忆,似乎全部都是错乱的,误以为自己很弱小,误以为秦派首领是秦殊。究竟为何会这样?看来我得继续问他一些问题,才能得到答案。

  “秦异,我记得秦殊他已经死了。死去的人,又怎么可能成为秦派首领?”我问道。

  “胡说!”秦异语气中有些愠怒,“秦殊怎么可能死了?他那么强,谁能杀得了他?他一直身居秦派首领之位,与魔族战斗着,怎么可能轻易死去?”

  “秦异,”我继续问道,“你为何会觉得自己很弱小?你五岁的时候就能够使用降魔师的力量,没有人能够像你一样拥有那样的天赋。”

  “五岁?哈哈哈哈,简直是天方夜谭,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事。”秦异突然放声大笑起来,“降魔师必须经过很多年的训练,才能感受到力量的存在。然后需要更漫长的训练过程,才能学会力量的使用。没有人能够在五岁,就掌握降魔师的力量。”

  “不,这世上是存在天才的。”我接着说道,“而且,这样的天才不止一个。除了你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拥有着这样的天赋。她就是燕派首领,燕枫道。”

  “燕……枫道……”秦异的声音突然颤抖了一下,仿佛触动了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整个银河中的星辰,都在这一刻瞬忽黯淡。

  “你是说,燕派的那个天才首领吗?如果是那个人,确实可能拥有这样的天赋。可是,好奇怪,明明与那个人素昧平生,为何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中竟会有一种难言的酸楚……”

  “燕……枫道……”秦异喃喃地重复着这个名字,“真的好奇怪,这三个字,简直就像是一道咒语一样。仅仅只是在心中默念,竟会让我感到如此的痛苦……那个人,究竟与我有何关系?”

  “有何关系?她可是一直爱着你的人啊!”不知不觉间,我竟有些激动起来。

  “爱着我?哈哈哈,哈哈哈哈。”秦异笑得更大声了,“降魔家族第一高手,一个足以傲视天地的女子,爱着我这样一个无名小卒?开什么玩笑。你的谎言编得越来越离谱了。”

  “没有骗你!”我坚持道,“燕枫道在刚认识你的时候,就对你一见倾心了。那时的她,还没有获得强大的力量,却将你作为了自己的榜样啊!你还记得她对你说过的话么?‘我对你永远只会有爱,不会有恨。’”

  “只会有爱,不会有恨……只会有爱,不会有恨……”秦异止住了笑声,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声音逐渐变得颤抖。

  “好痛苦……怎么会这么痛苦……感觉,好像有人在一片一片地撕碎我的心脏……难道……难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不……不可能……我明明已经有妻有女,怎可能在外面招惹别的女人?”

  “有妻有女?”我愣了一愣,小心翼翼地问道,“她们……不是已经都去世了吗?”

  “你胡说什么!”秦异突然暴怒起来,高声道,“你竟敢诅咒我的家人!她们明明一直都在我的身边,怎么可能去世?”

  我突然沉默……

  果然,秦异此刻的记忆,完全是错误的……甚至和我之前看到的那些记忆,彻底相反。

  在我看到的那些记忆中,秦异自幼便显现出非凡的天赋,成年后妻女惨遭弥孪暗杀,后来凭着强大的实力继任秦派首领一位。再之后,弟弟战死,然后被燕枫道表露心声,最后一举战胜黎娄,制定通天计划,开启混沌界的链接。

  然而,秦异现在的记忆却是,他生来便是一个弱者,妻女一直在世,成为秦派首领的不是自己,而是弟弟秦殊。自己一生与燕枫道并无交集,也从来不知道关于黎娄和混沌的任何事情。

  很明显,我之前看到的那些记忆,是与我所了解的事实相吻合的。那么问题来了,为何秦异此刻自己的记忆,却是完全错误的?在被混沌吞噬了身体之后,在被困在两个世界的链接中的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呜哇——”

  突然之间,秦异竟然像一个孩子一般,失声痛哭了起来。

  “悔……我好后悔……”秦异呜咽着说道。

  我见识过在七派联会上,勇于与神族对立争辩的秦异;也见识过面对远远强于自己的藏岳,依然临危不惧、沉着应战的秦异。然而此刻听到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我面前如孩子般啼哭,心中忽然有一种莫名的难过。

  “秦异,你后悔什么?”我轻声问道。

  “我……我也不记得了。”秦异哽咽着说道,“我……我只记得,我很后悔,极度的后悔,悔恨自己做过的很多事情。那些事情,只要有一件不曾发生,便不会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

  “那样的悔恨,实在太过痛苦,我不得不试着努力去忘记它们……到了最后,我已不记得我为何悔恨,也不记得我忘记了什么……本来我以为,我已经遗忘了那些会让我痛苦的事情。可是,刚刚听你说了那些话,不知为何,那种悔恨,就又再次涌进了心底……”

  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我豁然明白了过来。原来在我进入这个链接之后,一路以来所见到的那些回忆,都是秦异所试图忘记的回忆。因为秦异召唤出了企图毁灭两个世界的混沌之王,所以秦异将一切的罪责,都归咎于自己。

  而这种极度的悔恨,每分每秒都在折磨着秦异的灵魂。秦异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痛苦,所以才将那些令自己后悔的记忆化作飞星,从自己的意识海中一一删除。

  而正是因为如此,才导致秦异有了现在完全错误的记忆。

  原来是这样。如果秦异没有制定通天计划,或者当初没有攻打黎娄,或者当初选择了和燕枫道一样的道路,或者当初弟弟没有死去,没有那场葬礼,又或者当初自己没有成为秦派首领,或者自己一开始就没有那样的天赋,甚至或者在出生之时,自己便被父亲掐死……

  这么多如果之中,只要有一个成为了现实,便不会酿成今日的灾难。然而偏偏不凑巧,这些都没有发生,天赋异禀却又一意孤行的秦异,最终走上了最危险的一条道路,不知不觉间,亲手开启了毁灭两个世界的大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