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失忆的小雯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4386 2017.05.03 10:23

  光……好刺眼的光!

  一道强烈的光线突然之间把我照得什么也看不见,然而此时,耳边却能听见火车的车轮驶过铁轨连接处所发出的有节奏的声响。我这是……已经醒过来了?

  我顶着强光睁开了双眼,只见一个穿着蓝色卫衣的年轻男子此刻正站在我面前一米处。他向我笔直地伸着右臂,左手搭在右肘上,而他的右手五指微曲成爪,掌心里握着一团跳动着的金色火焰。

  刺眼的光芒正是从他手中这团火焰散发出的。火焰中仿佛凝聚着一种强大的力量,随时准备喷薄而出将我整个人吞噬掉。

  果然,刚才在梦渊中感受到的杀气,就是从这个人身上发出的。

  糟了……居然这么快,就被魔族追上了吗?我是从什么时候起被盯上的?是在襄阳火车站吗?还是说,刚才坤少与我通完电话之后,已经在第一时间联系上了我附近的魔族,前来将我捉拿?这下可怎么办,我没有任何的战斗力,要如何才能从魔族手下脱身?

  “小……小雯!?”正当我束手无措之际,却见那蓝衣少年手中的火焰突然之间黯淡了下去,飘散成零碎的火星,直至消失在空气里。而男子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强烈逼人的杀气,也随着火焰的消失一同消散。

  这个男子,他在叫我?他竟然认识小雯?

  我抬起头打量着站在我面前之人,只见这位年轻男子面色清秀俊朗,带着一副银色的金属眼镜,一脸书生气质,没过双耳的头发显得闲散却又干净,看上去应是与我差不多的年龄。在看清他容貌的那一瞬间,我竟然有一点点自己都难以察觉的心动。好好看的男孩子!虽然我明明自己也是男人,但是在这个小雯的身体里,却竟对眼前这个少年有了一丝丝微妙的感觉。

  这个少年是谁?明明外表看上去不过是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为何竟能在手中凭空凝聚火焰?而且,他为何会认识小雯?会不会是我们学校的同学?不,看他刚才娴熟地用右手操纵火焰的样子,应该绝对不是普通人。难道说,他和小雯一样,也是降魔师?

  这时,蓝衣少年已经放下了刚才施展术法的双手,突然转过头去,对身后说道:“齐杏儿,没事儿了。是我一个朋友,快过来吧。”

  少年话音刚落,他的身后便跑过来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女孩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然后冲着我灿烂一笑。我顺着少年身后看去,只见这女孩一头波浪卷发,一双水灵的大眼睛,皮肤如冰雪般白皙。女孩上身穿着一件宽大的灰色毛衣,出落得颇有气质,虽不是人群里惊艳出众的存在,那颀长的身形与清丽的容貌,却也足够百看不厌。

  “我来介绍一下,”少年把手伸向我这边,对那女孩说道,“这位是我曾经一起执行过任务的同伴,楚小雯。”

  接着,少年又指了指那女孩对我说道:“这位是我以前一起进行过训练的朋友,齐杏儿,现在跟我一起顺路去咸阳。咱三儿都是同行。说来也真是巧,没想到小雯你会刚好跟我们同一辆火车啊。”

  说完后,少年突然压低了声音,一脸严肃地凑到我耳边,小声道:“小雯,你怎么不隐藏力量?刚刚我们感受到了非常强大的力量,还以为是魔族,所以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匆忙赶了过来。结果没想到,力量居然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

  听到少年这番话,我感到十分不解。力量?我能有什么力量……我从昨天才开始被迫接触这些关于神与魔的东西,根本就不知道力量为何物。至于隐藏力量什么的,我更是一无所知。难道……

  糟了……我突然想起,在刚才的那个梦境里,妈妈说过,我已经能够使用梦渊的力量了。原来,在我无意间进入妈妈梦渊的空间之时,便不知不觉地触发了会让别人察觉到的力量吗?少年所说的隐藏力量,应该指的就是这个吧。

  先不说这些,现在不是纠结这种问题的时候。此刻的当务之急是,我应该如何应付眼前这个自称是小雯同行的男子,还有那个叫做齐杏儿的女孩。既然他说跟我是同行,还知道魔族的事情,那么可以断定,他一定和小雯一样是降魔师。他刚才跟我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故意不让那个齐杏儿听见,这说明齐杏儿要么也是降魔师,要么至少是跟降魔师有关联的人。

  既然如此,我现在应该如何回应他?难道要我告诉他,真正的小雯其实已经死去了,而我是神魔之子,同时也是小雯的恋人吗?

  不,不可以。这二人身份尚不明确,此刻还不能断定他们真的就是降魔师。而且,就算他们是降魔师,他们二人也未必知道神魔之子的秘密。很可能这个秘密是只有包括雷墨在内的极少数人才知道的。若是那样的话,我也应该继续将这个秘密保守下去。

  可是,要如何才能保守?难道要我假装自己就是小雯,一路表演下去吗?不,不行的……他们一定会立刻找出破绽,因为我对降魔师的世界一无所知……除非……

  想到这里,我突然心生一计。是的,看来只能这样了。虽是险计,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一试。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啊。”我做出一副一脸迷茫的表情,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男子问道。

  “小雯?你……是在开玩笑吧?”蓝衣少年看着我,笑容突然变得似乎有些尴尬。

  “那个……我真的不认识你。”尽管因为紧张而心跳得厉害,我却故作镇定,依然摆出满脸迷茫的表情,凝视着眼前少年的双眼,直至少年的笑容僵在了那里,变成了一副惊讶错愕的表情。

  “你不认识我了?我是韩助啊!你不记得我了吗?我们以前一起……”少年说到这里突然止住,谨慎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压低了嗓音,在我耳边低声道,“我是韩派的降魔师韩助啊。”

  “对不起,我真的完全不记得你了。”我继续一脸茫然,然后也压低了声音,凑到韩助耳边低语道,“你真的是降魔师吗?请你帮帮我,我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然后就好像完全失去了对过去的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唯一能记得的事情,便是我现在必须去咸阳。”

  是的,我的计划,便是假装自己是失忆的楚小雯。这样,我既不会暴露任何关于神魔之子的信息,又能糊弄过去任何关于小雯的事情。并且,小雯确实刚刚和魔王进行过战斗。如果他们二人碰巧知道这个消息,只会更加相信我所说的话。

  而至于我自己,对眼前这两个人,是怎么也无法做到完全信任的。我生来就是一个谨慎的人,而从昨天开始发生的这一切,特别是得知坤少竟然也是魔族,已让现在的我变得十分多疑,不敢再轻易相信任何人。我无法排除,面前的少年少女,或许就是魔族派到我身边的探子,前来打探关于神魔之子的消息。所以,只要装作失忆,我就可以什么也不必说,只是倾听,去了解我所不了解的一切。

  “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眼前这个叫做韩助的少年睁大了眼,满脸惊诧,似乎完全没有任何的怀疑,便相信了我的话,“竟然会有魔族能把你弄成这样。小雯,你跟我们过来。我们有一个卧铺的包间,那里方便说话。你现在这样很危险,特别是刚刚暴露的那种强大力量,很容易便会将魔族吸引过来。”

  韩助说完这些,便示意我跟他去往另一节车厢。我迟疑了几秒钟,还是决定跟上他。至少刚才的几分钟里,我看不出他有任何的破绽,就让我暂且相信他的确是小雯的同伴,跟过去看看,说不定能了解到一些关于荆歌的事情。万一真有什么不对劲之处,到时候再见机行事吧。

  韩助身旁那个叫做齐杏儿的女孩儿也跟上了我们。她的嘴角有那么一丝不易觉察的不悦,只是一闪而过,却刚好被我看到了。她为何会不悦?难道是,这个齐杏儿她喜欢韩助,所以不希望别的女孩跟他们同行?

  想到这里,连我自己都不禁惊讶于我对这种事情的敏锐。这根本就不像是我自己啊……难道在与小雯交换身体之后,我的内心也开始向着女性化的方向发生转变了么?一想到这种可能,我心里便感到颇为不安。

  我跟着韩助和齐杏儿穿过了几节车厢,来到了一个卧铺包间的门口,一路上三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过一句话。等我们三个人都进入包间之后,韩助反手将门锁上,然后和齐杏儿一道把包间里的每个角落迅速检查了一遍,接着又在门口贴上了一张足有一尺长的纸片。

  我好奇地观察着门上的这张纸片,只见白色的纸面上用黑色的墨水画满了花朵形状的符文,像是某种咒术。这时,韩助转过身对我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可以放心随意地说话了,不用担心会被人听见。而且,小雯你的力量也被隔绝在了这个包间里,外面是无法察觉到的。”

  卧铺包间里暖气很足,韩助脱下了外面的蓝色卫衣,穿着一件轻便的白色外套。齐杏儿也脱下了宽大的毛衣,里面是一件浅红色的便衫,显露着少女曼妙的曲线。我虽依然丝毫不敢放松警惕,但也将大衣脱下,随这二人一道在床沿坐了下来。

  坐下后,我才留意到,这二人的床角各有一个棕色旅行背包,和我从小雯家里带来的这个一模一样。如此看来,这个背包,果然是专门为降魔家族的远途出行而准备的。

  韩助用包间里的开水瓶为我沏了一杯茶,递到了我的面前,满眼关切地问道:“小雯,你真的失忆了吗?你还记得些什么?你记得你自己是谁吗?你记得在你失忆之前都遇到过谁吗?”

  “我只记得我叫楚小雯,是一位降魔师。”我接过茶杯捧在了手里,低头看着杯中腾起的白雾,不紧不慢地答道,“我记得我遇到了极其强大的对手,陷入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但是,这些记忆都十分模糊,除了这些之外,我几乎什么也不记得了,无论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只知道,我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使命,就是要前往咸阳,去找一个人。”

  韩助脸色凝重地听着这一切,顿了一会儿,问道:“那你还记得,你要找的人是谁么?”

  我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赌一把,把这个名字说出来。这可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可能会让我陷入巨大的危险之中。但无论如何,我感觉这个险值得一冒。我最好的哥们儿坤少,已经不值得我再去信任再去依赖了。或许此刻能够帮助我的,是眼前的这两个陌生人。

  想到这里,我抬起了头,一字一顿地答道:“我要找的人,叫做荆歌。”

  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心几乎已经跳到了嗓子眼。我假装平静,等待着这二人的回答。

  这二人会是魔族伪装的吗?如果他们是魔族,他们伪装成小雯同伴的目的是什么?他们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吗?如果他们知道我要找的人是荆歌,会不会立刻识破我的谎言,得知我的真实身份?

  这二人会是潜伏的神族吗?如果他们是神族,他们与雷墨是朋友吗?无法排除神族内部也可能有着复杂的派系关系。即使他们是神族,如果他们刚好隶属于与雷墨对立的派系,那么他们也未必会愿意帮助我,甚至可能还会阻碍我。

  如果他们二人真的只是小雯的同伴呢?那或许是最好的情况吧。作为降魔师,他们可能会知道这个名字,或许还可以告诉我,要如何才能见到荆歌。

  我紧张地注视着眼前这二人,留意着他们一举一动的每一个细节。然而,韩助只是轻轻摇了摇头,随后看着齐杏儿问道:“我没有听过这个名字。齐杏儿,你在降魔家族中人脉比较广,你知道这个叫做荆歌的人吗?”

  齐杏儿也摇了摇头:“我也没有听说过。降魔家族的名单里,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名字。而我所知道的神族和魔族里面,也没有叫做荆歌的。小雯,你确定你要找的这个人在咸阳吗?”

  “我确定。”我点了点头,随后又补充道,“我也不知道为何,我很清楚的记得这个人肯定在咸阳。”

  “那好吧。”韩助的脸上突然间闪过一丝惊喜,说道,“正好我们二人也要去咸阳,小雯你若不嫌弃,就跟我们同行吧。现在的你失去了记忆什么都不记得,独自行动的话,不仅非常不方便,还很有可能会遭遇危险。如果跟我和齐杏儿在一起,我们可以帮你记起以前的事。而且,到了咸阳之后,我们也可以一起行动,说不定还能帮你找到一些线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