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回到人间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098 2017.07.22 07:00

  也不知在这黑暗中等待了多久。

  就在我以为,自己已与这片虚无融为了一体之时,突然,秦异的声音在我耳边沙哑地响起:“夏夜,准备走了。”

  “走?去哪里?”

  “回到我们来的地方——人间界。”

  话音刚落,银河中的星辰突然之间停止了运动,纷纷向着我所在的银河中心坠落下来。此刻的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黑洞,正在将整个宇宙吸入口中。无数的白光瞬间将我所包围,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推力从我心口传来。

  在飞……此刻我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身边的白光将我包裹着,正在向着某个方向急速飞去。只是,这团白光太过炽烈,仿佛在炙烤着我的灵魂。此刻的我,正在渐渐失去意识……

  我……已经难以保持清醒了……

  我……还会醒来吗?

  “秦异!”

  “大伯!”

  耳边传来燕枫道与秦宛钟的惊呼声。

  我睁开双眼,只见自己正躺在妈妈的怀里。不远的地方,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地上站起——漆黑散乱的长发,宽厚的肩膀,双鬓夹着几丝灰白,两眼如炬般注视着天空。

  那个身影,是秦异。我成功了!我成功把秦异带回了人间界!

  “这是我临时为你准备的身体。”盘古高大的身躯依然屹立在山顶,这时俯下了头来,看着从地上站起的人影,缓缓道,“不过,我的力量也快要维持不了多久了。如果你准备好了,就请尽快施展术法,关闭混沌界的链接吧。”

  “好。”秦异的回答十分干脆。

  紧接着,只见秦异闭上了双眼,右手向着空中伸出,对着盘古与神魔先祖二人之间的白色漩涡,用食指和中指在空中从下而上地书写起来。与此同时,秦异左手在胸口逆时针画着星形的符号,口中念起了咒语。

  见到此幕,本欲奔至秦异身边的燕枫道与秦宛钟,也都停下了脚步,站定在那里。众人齐齐屏气凝神,注视着这改写着两个世界命运的一刻。

  这一刻,让我想起了秦异的最后一个记忆。

  此时的术法,应该就是在皇陵第九层之时,秦异为了打开混沌界的链接,而施展的通天之术吧。那一刻,人们也是那样地屏住呼吸,等待着奇迹的降临。

  然而,那时的人们没有料到,术法施展成功之后,降临的并非奇迹,而是毁灭的灾难。如今这一刻,当人们终于可以将灾难彻底送走之时,才幡然醒悟过来。原来曾经的世界,那个没有奇迹的世界,已经足够美好。

  秦异的右手在空中画着蜿蜒复杂的符文。与此同时,空中白色漩涡的光芒渐渐黯淡了下去,在盘古与神魔先祖的双手之间,变得越来越小,从一开始直径足有百米,变得如井盖般大,如西瓜般大,如碗口大,最后变得如同钱币大小,如同针尖大小。

  最后的最后,白色漩涡化作空中的一个光点,彻底消失。

  “结束了!”神魔先祖和盘古同时长舒一口气,相互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笑,“终于,彻底结束了。”

  而这时的秦异,在施展完术法之后,已是极度虚弱地倒在了地上。

  “秦异!”燕枫道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将秦异抱在了怀里。与此同时,秦宛钟也飞奔着赶到了秦异的身边。

  “枫儿,宛钟……”秦异看着眼前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柔声道,“终于,我也可以释然了。”

  “秦异,坚持住!”燕枫道的声音因激动而颤抖着,“我这就使用‘创字诀’,借助远古创造神的力量,让你活下去。没有你的世界,我又何必久活?”

  “不……不要……”秦异按下燕枫道正欲施术的右手,艰难地说道,“无论是开启异世界的链接,还是关闭链接,都需要以燃烧自己的灵魂作为代价。现在的我,灵魂已经燃尽。你不要再徒劳了……更何况,我是这个世界的罪人。如今的我,早已没有资格再活下去了……”

  “宛钟……”秦异看着泪如雨下的秦宛钟,艰难地抬起了手,放到了她的脸上,“我答应过秦殊,要将你培养成优秀的降魔师……现在看来,我要食言了……不过,我能感觉到,秦爵他还活着。他一定会重振秦派,并代替我,继续培养你,关心你,爱护你……”

  “对了,”秦异的声音已经变得越来越沙哑,生命正在迅速地流失,“替我好好感谢神魔之子。幸亏是他,我才能回到这里。还有,说过多少次,我们秦派的降魔师,生来便是战士,可以流汗流血,但绝不可以流泪……”

  “嗯!”秦宛钟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拼命地点头,声音却依旧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枫儿……”秦异又看着燕枫道,伸手向她的脸颊抚去,“还是你最坚强,从来都不会在我的面前掉眼泪……我……我这一生里……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

  “不,你从来都没有对不起我。”燕枫道握住秦异无力的手掌,温柔地放在了自己的脸上,“你是我心中最完美的人。我一直以来,都在努力向你靠拢。没有你,也就没有今日的我。”

  “是吗……”秦异嘴角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原来,我在你的心中,是这样的……你知道吗……其实,我也一直……很爱你呢……”

  秦异的脸僵在了最后的那一个微笑,便没有了气息。一阵风吹过,秦异的身体化作一缕尘埃,消失在了空气中。

  “呜哇——”

  看着怀里消失的身影,燕枫道突然仰起了头,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起来。嘶哑的哭声在天地间久久回响着,那是我所听到过的最悲恸的哭声,在场所有人亦无不为之动容。

  这个女人,原来直到秦异消失前的最后一刻,一直都在强忍着悲伤与泪水。

  是的,只要是人,都会有感情。如果一个人看上去没有感情,只不过是因为,所有的感情都被沉积在了心底。而当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终于永远地离开了自己之后,所有的坚强便都失去了意义。那些压抑了一生的温柔与软弱,在这一刻倾泻而出,令天地亦为之黯然。

  “化解了这一次的灾难,我们也该再次睡去了。”众人平静下来之后,神魔先祖低头说道,“只是,如果放任三族的矛盾继续积累深化下去,今日的灾难,或许在不远的明日便会重现。那个时候,我与盘古或许再也难以出手相助了。”

  “先祖放心。”荆歌走上前一步,注视着神魔先祖,郑重地说道,“经历过桑蜉海释的我们,如今已经知道该如何去化解这一切。”

  “哦?”神魔先祖点了点头,“那么新一任的主神,请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

  “人间界与神魔界之间的链接已被混沌再次开启。神族会和魔族一起,通过链接,离开人间界,在神魔界中和平相处。诺大的神魔界,应容得下神魔两族。”荆歌一字一顿地承诺着,每个字都有着千钧的力道。

  “当真!?”藏岳和妈妈听闻此言,眼中双双都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惊异光芒。

  “主神之诺,岂有戏言?”荆歌看着藏岳与妈妈,认真地说道,“神魔两族争斗千年,不仅让两族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还将无辜的人间界卷入了灾难。”

  “如今,矫正这个错位的世界的唯一方法,便是和解。只有当神魔两族真正和解了,人类、神族和魔族才能各得其所。如今日般的灾难,也才不会重现。这,便是桑蜉海释所要传递给我们的最终信息。”

  “好!”听完荆歌此言,藏岳微笑着点头道,“既然主神许下了诺言,那我也以魔王的名义承诺。只要魔族回到了神魔界,那么两族千年的恩怨,便一笔勾销,永远不再追究。”

  “好,很好!”神魔先祖满意地笑道,“如此,我便能安心睡去了。”

  “神魔之子,”神魔先祖突然又向我这边看来,满脸赞赏地说道,“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待,不仅成功开启了桑蜉海释之力,还将秦异从意识海中带回了这里。在我长眠之前,就用我最后的力量,送给你一份礼物吧。”

  说罢,神魔先祖巨大的身躯在我面前缓缓蹲下,伸出右手在我身前轻轻抚过。

  “夏夜!”妈妈看着我,突然惊呼一声道,“夏夜,你恢复原样了!”

  恢复……原样!?

  我低头打量着自己,这才发现,自己好像突然之间变高了一些。这双手,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粗糙了……还有,我的长发呢?怎么感觉头发好像变轻了……

  “夏夜,你变回你本来的样子了!”妈妈将我拥入了怀里,喜极而泣,“这才是真正的你,你被‘镜字诀’交换身体之前的样子。”

  这一刻,我才明白。原来神魔先祖的礼物,便是将我的身体复原,回复成我原本的男儿之身。

  可是,这一瞬间,我竟有一种莫名的失落。雷墨和小薇早已死去,而我的身体现在也复原了。这样一来,将我和小雯相连接的最后纽带,也随之消失。

  会不会有一天,小雯也终将从我的整个记忆中彻底消失,就如同那些被秦异割裂的回忆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