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通天计划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906 2017.06.17 07:00

  通道的四壁都由巨大的灰色岩石筑成,一看便是有着久远的年月。然而,即便是刚刚的强烈地震,竟也没有将这里破坏,甚至墙壁上都没有出现裂缝。我在心中暗自思忖,能做到这一点的,大概只有按照最高防震级别来设计的建筑了。

  通道的内部空间足有一辆公交车身那么宽,足够五人并肩而立。里面的空气比较潮湿沉闷,但也不算令人窒息,想必这里也一定有着看不见的风口,与外面的空气相连通。

  我们五人沿着通道一直向前行走着,脚下不时的会有向下的阶梯,将我们引向地下深处。韩助手中握着一团跃动的火光走在最前面,秦宛钟紧随其后,我走在五个人最中间,而齐杏儿与垠树则跟在最后面。

  “不用那么小心,这里没有陷阱。”见韩助脚下每一步都谨小慎微,秦宛钟忍不住说道,“这座皇陵几千年前就被降魔家族接管,改造成了地牢。这里不会有盗墓小说里描述的那些机关。更何况,我们现在还只是在皇陵外的甬道里。”

  听到这话,韩助一边加快了脚下的步子,一边问道:“关于通天计划,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秦异首领突然便成功打开了混沌界的链接?为何又会出现如今这样的局面?”

  “这其中的渊源,却是说来话长。”秦宛钟沉声道,“十年前,秦派发生了一次血腥的惨案。一个叫做弥孪的魔族,成功潜入了秦派内部,趁众人熟睡之际,对秦派大肆杀戮。大伯他的妻子和女儿,也就是我的伯母和堂姐,正是在当时葬生于弥孪之手。而这个弥孪,正是与秦派对抗了几百年的商位魔族黎娄的手下。”

  “那次惨案之后,大伯整个如同变了一个人。为了替妻女报仇,他每日闭关疯狂修炼自己的力量。五年之后,大伯终于以绝对的实力,成为了秦派第一高手,出任首领一位。而大伯身为秦派首领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带着秦派众人,将当年杀害妻女的弥孪俘获,囚禁在了这皇陵之中。”

  “在各种酷刑逼问之下,弥孪终于说出了黎娄的弱点——‘血月’出现之夜,便是黎娄最虚弱之时。此外,弥孪还向秦派透露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便是,一向对这一代魔王——也就是夏夜的姥姥——感到颇为不满的黎娄,凭借着家族里积累的丰厚资料,一直在进行着一项秘密研究。而有传言称,这项研究一旦成功,黎娄将获得超越魔王的力量。只要得到了这种力量,黎娄将不必再听命于魔王,而是带领自己麾下的魔族,孤军杀回神魔界。”

  “黎娄的这项秘密研究引起了大伯极大的兴趣。此后,大伯他便厉兵秣马,根据弥孪所提供的黎娄的弱点,制定了周密的作战计划,企图在下次‘血月’出现之时,从黎娄那里夺取这些研究的资料。”

  “就在一个月前,十年一遇的‘血月’之夜如期而至。秦派按照大伯的计划秘密进行了作战,并成功击败了黎娄,从他那里缴获了大量的文献。这些文献中,果然有着关于他所进行的秘密研究的详细记载。文献中提到,只要将人类、神族和魔族这三族的力量,以血液和灵魂的方式融合在一起,便能打开人间界与混沌界之间的链接,以此向混沌界借助力量。”

  “而黎娄当初派遣弥孪潜入秦派进行暗杀,也正是为了从高级别的降魔师身上,获取他们拥有强大力量的人类之血。不过,黎娄的计划最终还是失败了。他们试图将人类与神族的鲜血,同时注入被抽干血液的魔族体内。可是,这两种血液根本就无法融合,更无法在魔族的身体内正常运转。”

  “然而,大伯他却在仔细分析过黎娄的研究记录之后,冥思苦想,制定出了自己的‘通天计划’。他让秦派四处搜集关于堕天使的情报,正是因为魔王在赋予堕天使力量时,会将自己的一部分血液注入堕天使体内。因此,堕天使的血液里,刚好包含着互不排斥的神与魔两种成分。”

  “在我们成功俘获堕天使小薇之后,大伯将小薇囚禁在了皇陵的第九层,并召来了秦派几乎全部的人手。之后,大伯他便以秦派七大绝技之一的‘置血熔炼’之术,与小薇对换了全身的血液,并改造了自己的身体,以兼容这本不属于自己的堕天使之血。这样,大伯他便同时拥有了神族和魔族的血液,以及人类的灵魂,满足了开启人间界与混沌界之间链接的全部条件。”

  “可是,就当我们整个秦派在成功开启的链接前虔诚地匍匐下身躯,准备向那个未知的世界祈求力量之时,一股前所未见的强大力量突然从链接之中涌出,迅速侵占了大伯他的身体。面对这一幕,我们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只是无比恐惧地看着这一切。”

  “等大伯他再次睁开双眼之时,那已经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眼神,如看着蝼蚁一般地睥睨着匍匐在身前的人类。他以一个陌生而让人颤栗的声音开口,自称是来自链接的另一端,那个混沌界里唯一的王,并也将要成为另外两个世界的王。他问我们,人间界与神魔界的最强者在哪里。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步,便是要消灭剩下两个世界里拥有力量的强者,成为三个世界里唯一纯正的力量。”

  “此时父亲见形势不妙,便试图以‘非攻之阵’的力量,将混沌之王逼回混沌界,再强行关闭链接。然而,混沌之王的力量是如此强大,竟然身处非攻之阵的中心,将非攻之阵强行破坏。这样的破坏力,简直相当于被压在万丈高山的山底,却将整座山给掀翻。”

  “非攻之阵被破坏之后,混沌之王对秦派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戮。即使是人才辈出的秦派,也没有人能够抵挡这样的力量。矶茹和矶杋两位大人从地牢第八层赶来,试图阻止混沌之王,却也被混沌之王所杀害。父亲在最后的时候将赤霄剑交给了我,用术法将我转移到了皇陵的入口。”

  “在那之后的一切,便如你们所见。我遇到了你们,而混沌之王从皇陵的最底层,直接洞穿了大地,逃了出来。他所去往的方向,大概是襄阳一带。那里是魔族在人间界的据点,而混沌之王所寻找着的强者,或许正是魔王本人。”

  秦宛钟说着这一切的时候,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然而我却能看出,她的眼神里,有着藏不住的恐惧与悲伤。秦派首领秦异,她唯一的亲人,被混沌之王侵入了身体,即便没有彻底死去,此时怕是比死亡还要痛苦。秦派副首领秦爵,秦宛钟的继父,那个她曾经不愿意称之为父亲的男人,在最后一刻将她救出,自己却是凶多吉少。

  而整个秦派,此刻也不知还有多少人能从混沌之王手下捡回一条性命。经历着这样的一切,无论她的内心是多么坚定与强大,此刻的秦宛钟,也应是前所未有的脆弱与无助吧。

  我们四人一言不发地听着秦宛钟说完这一切。虽然就在不久之前,我们已经亲眼见过了混沌从地下爆发出的无与伦比的力量,以及从头顶遮天蔽日地飞过时,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然而此刻听到这样的讲述,众人心中依然是无比震惊。

  这便是秦异为之赌上了一切的通天计划吗?纵然那未知的混沌界里有着超越一切的力量,却从没有人断定过,那份力量能够为人类所用,为人类所控制。一生聪明如秦异者,竟也犯下了如此愚蠢的错误吗?还是说,秦异已经彻底无法忍受这个错位的世界,所以哪怕要承受玉石俱焚的风险,也甘愿一试?

  可是,即使是错位的世界,必须承受痛苦的,也只不过是降魔家族和神族。而大部分的人类,依然能岁月静好地安然活着,对于这个世界潜在的危险浑然不知。

  但若是混沌的力量进入了这个世界,等待着我们所有人的,或许只有彻底的毁灭,没有任何人能够苟活。即使这样,秦异也愿意冒险一试吗?还是说,秦异他根本没有想到过,通天计划的风险,会是这样的一场灾难?

  秦异啊秦异,荆歌说的没错,你果然还是太自负了。总想着凭借自己一人的力量去改变一切,拯救一切。可是到了最后,却不得不看着自己亲手毁掉一切。

  “小薇……她和秦异对换了全身血液?”垠树第一个打破了沉默,声音颤抖着问道,“她……还活着吗?”

  秦宛钟摇了摇头:“除了秦派的‘置血熔炼’之术,没有人在与异族交换全身血液后,还能生存下来。”

  看到垠树绝望的眼神,秦宛钟又补充道:“不过,堕天使的生命力十分顽强,此刻或许还有最后一丝气息。而且,失去了魔王之血的堕天使,神智或许会恢复一些,会变得更像成为堕天使之前的那个人。垠树,你随我们前往皇陵之中,就是为了见到小薇,对吗?如果她此刻还活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你还愿意冒险,随我们一起继续走下去吗?”

  垠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即使小薇已经死了,我也还想再见她最后一面。而且,对我而言,前往皇陵并不仅仅只是为了见到她。我也有我的使命,那便是待在夏夜先生的身边,保护他去往荆歌大人那里。”

  “使命……”听到这两个字,齐杏儿眼神里顿时充满了矛盾与不安,一边微微摇头,一边低声自言自语道,“我……我已经不知道我的使命是什么了……我们齐派对于上级的命令,一向做到绝对的服从,不得有任何偏差。这次,我接到的命令就是阻止任何人进入皇陵。然而此刻,我非但没有阻止你们,反而自己也跟着你们一起进来了。”

  尽管齐杏儿这番话是说给自己的,走在前面的韩助此时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齐杏儿,眼神认真地说道:“杏儿,使命不是命令,而是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而赋予自己的职责,是任何其他人都无法强加给你的。只有有了最坚定的理想,才能在任何时候,都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这便是使命。”

  “很早的时候起,我就知道了自己的使命是什么。而这一切,也成为了我力量的源泉。刚刚与神魔之子的对视,我从他的眼神中,一瞬间便能明白,他和我有着一样的理想。所以,我不会去阻止他完成自己的使命,哪怕这样做会违背上级的命令。杏儿,我希望有一天,你也能明白自己的理想是什么,使命又是什么,而不是一味地去服从命令。”

  齐杏儿看着韩助,用力地点了点头,然而目光中,却似乎有着说不出的委屈。是啊,之前齐杏儿不顾韩助已经做出的放我进入皇陵的决定,突然封住了韩助的穴位,还要以暗器伤我。若不是韩助技高一筹,强行解开了穴位,二人差点葬身于地震之中。

  虽然韩助将齐杏儿救下之后,也一直没说什么。但是刚刚这番话中,显然隐含着对齐杏儿先前行为的不满与责备。

  我们一行人跟着韩助,继续在昏暗的通道中前行。也不知走了多久,下到了多深的地底,我们来到了一扇三米多高的铁门面前。

  银灰色的铁门上,浮刻着五个篆体大字。我看了半天才认出来,这几个字,竟是:“始皇帝陵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