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神魔之子的使命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137 2017.06.12 07:10

  “夏夜,你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去拿到神魔两族的远古卷轴。”爸爸的声音在我耳边回答道,“当两份卷轴合在一起之时,便是你开启最终的力量之时。”

  “最终的力量……”听到这个答案,我心下微微一凉,却不禁有些失落,“所以,我的使命,便是开启那份力量,然后用那份力量,彻底毁灭魔族吗?说了这么多,到头来,还是只有当包括妈妈和姥姥在内的魔族被彻底毁灭之时,这个世界才能回归原位吗?”

  “不!”爸爸却是斩钉截铁地否定道,“并不是这样。力量能让你做到的,除了毁灭,还有拯救。”

  “拯救?那又是什么意思?”听到这里,我隐隐觉得,爸爸的话中,或许藏着什么惊人的秘密。

  “这件事,要追溯到二十三年前。”爸爸平静地答道,“当时的神族,从远古卷轴中参破了一段关于神魔之子的记载。这段记载,尽管不太完善,但大体上表达了一则预言。其中便提到,神魔之子将会拥有一种至高无上的力量。而这种力量,足以拯救整个神族。”

  “自那以后,神族便一直认为,所谓的拯救,等价于对手的毁灭。而那则预言的含义,便是指借助神魔之子的力量,去毁灭魔族。现在看来,这是多么狂妄而愚蠢的臆测啊!可是在当时,却就连包括我在内的大天使们,都对此深信不疑。”

  “后来,依照‘伺君计划’,我便开始了在魔王身边的长期潜伏。这段时间里,我设下了一连串的周密计策,成功窃取到了被破解出的一部分魔族远古卷轴。而这部分,恰好正是关于神魔之子的信息。”

  “这段窃取到的信息中,除了关于神魔之子‘不朽’之力的记载,以及神魔之子所拥有的足以超过魔王的力量,还有一小段看上去没有任何意义的文字。我尝试了许多的方法去解释这段文字,然而一直以来都一无所获。”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却意外地发现,这些看似没有意义的文字,如果有规律地穿插在神族的卷轴被破解出的内容之中,不但语句瞬间变得完善了起来,而且还有了全新的意义。相比之下,之前神族的那部分解读,根本就是断章取义。”

  “神魔两族的卷轴,当被破解出的部分合并在一起之后,表达的其实是这样一则预言:‘包括神族和魔族在内的整个神魔界,将要面临一场空前的灾难。唯一能够从灾难之中拯救神魔界的希望,便是桑蜉海释的力量。而只有当神魔之子同时拥有了神魔两族的远古卷轴之时,桑蜉海释才会开启。’”

  “同时拥有神魔两族的远古卷轴……”我在心中默默重复着这句话。

  没错,荆歌曾经跟我提到过,唯一能破解“桑蜉海释”的秘密的方法,或许便是将神魔两族的卷轴合并在一起。当时,这还仅仅只是个大胆的猜测而已。没想到,现在居然在爸爸这里得到了确凿的证实。智慧大天使荆歌,果然有着洞穿一切的慧眼。

  “等等,空前的灾难?”预言中的这五个字让我感到十分不解,不由问道,“不敢相信,什么样的灾难,居然需要我这样的人,去拯救那个我从来未曾涉足过的异世界?”

  “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没有人知道。”爸爸语气深沉地答道,“我只知道,预言里所描述的灾难,如果足以威胁整个神魔界的存亡,那一定是连主神和魔王都无法应对的。只可惜,潜伏在魔王身边的时候,我一直没有机会将这个情报转达给神族。而我也断然不可能向魔族透露这份情报。因为一旦在魔族面前暴露了我的身份,魔族必然会认定我所说的一切,都只是在以谎言去掩盖谎言。”

  “就这样,一直以来,这则预言的完整内容,始终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直到我死在了姥姥的手中。幸运的是,妈妈把我最后一丝残留的意念保存在了这里,而我也终于等到了你的到来。夏夜,你的使命,便是在那场灾难到来之前,开启‘桑蜉海释’,去实现卷轴中的预言。”

  “可是,”我有些焦虑地追问道,“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拿到神魔两族的卷轴呢?在这之前,我还能救出妈妈吗?妈妈她被荆歌和矶茹他们带走了,带去了秦始皇陵。无论我怎么阻拦都没有用。神族告诉我,他们打算用越王勾践剑杀死妈妈!”

  “我知道,我都知道。”爸爸的语气似是在安抚我,“爸爸一直在这里,透过妈妈的双眼,看着外面的一切。即便是矶茹和矶杋的光影二重封印,也无法隔断妈妈通过梦渊和我之间建立的连接。可是,妈妈被关进了秦始皇陵之后,‘非攻之阵’的强大力量便将这个连接彻底切断了。”

  “所以,夏夜,你必须去阻止荆歌。虽然荆歌一心要除去身为魔族护法的妈妈,但我相信,只要你把我的话转达给他,他便能权衡轻重,给妈妈留下一条生路。”

  “妈妈知道魔族的远古卷轴在哪里,也一定有办法能够拿到。而神族的远古卷轴,就在荆歌的手上。只要你能分别从妈妈和荆歌那里,拿到这两份卷轴,便能开启‘桑蜉海释’。而只有‘桑蜉海释’的力量,才能阻止神魔界将要面临的灾难。这,便是你全部的使命。”

  “好!”我点头答应道,“如果阻止妈妈的死也是我使命中的一部分,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我的使命。”

  “很好。”爸爸语气中带着一丝欣慰,继续说道,“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要怎样才能救出妈妈。”

  “妈妈现在所在的秦始皇陵,并不是你在地图上能找到的那个皇陵,而是降魔家族的一个秘密地牢。因为存在着‘非攻之阵’,任何魔族一旦进入地牢之中,力量都会被极大幅度地削弱。所以,千年以来,地牢一直被用来囚禁魔族,以及进行各种降魔家族的秘密实验。”

  “整个地牢,从上至下一共有九层。每向下一层,便更加接近‘非攻之阵’的核心,能够囚禁的魔族的阶位也就越高。由于第九层被秦派封锁,用来执行一项连神族也不知道的机密研究,所以,只有第一层到第八层是被用来囚禁魔族的。而以妈妈的阶位,一定会被囚禁在最深的第八层。因此,夏夜,你只要前往秦始皇陵的地下第八层,找到并阻止荆歌,便可将妈妈救出。”

  “好。”听到这里,我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那么,具体要怎样才能进入这个地牢?”

  “地牢的唯一入口,藏在西安城东骊山北麓的华清池附近。”爸爸答道,“华清池有一处碑海书林。碑海之中,有一块玄黑无字方尖碑。那块方尖碑的下面,便是去往地牢的密道。然而,地牢入口处常年有降魔师驻守。如要进入地牢之中,还需说服驻守的降魔师放行才可。”

  “夏夜,这些就是我能告诉你的了。妈妈被荆歌囚禁之后,燕派应该已在赶来的路上。一旦越王勾践剑在你之前到达皇陵,妈妈便再无生还可能,而你也将失去唯一一次拿到魔族卷轴的机会。因此,我希望你能尽快上路,比燕派抢先一步赶到妈妈的身边。”

  “好,我一定做到。”我郑重地承诺道,“我一定会不惜一切救出妈妈。只是,”说到这里,我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爸爸……我还会再见到你吗?”

  爸爸沉默了一阵,黯然道:“不会了。我的灵魂已被姥姥以‘熵噬’之力摧毁。残余在这梦渊之中的意念与力量,已经远远低于‘魄散临界点’,正在快速地耗散。或许下一秒,你便再也听不到我的回答。”

  虽然早已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可当听到爸爸亲口说出这个答案之时,我依然按捺不住内心的悲伤,捂着脸嚎啕痛哭了起来。

  与之前在血封空间之中,毫无防备地得知爸爸的死讯相比,此刻眼前的生离死别,却更加令人心如刀绞。曾以为没有道别的永诀,便是世间最大的遗憾。我却没想过,这最后的道别本身,竟也是世间最难以承受的痛苦。

  “夏夜,”见我蹲在地上不住地嚎哭,爸爸在我耳边轻声道,“不要为我感到悲哀。要知道,任何人类,任何神族,任何魔族,都会有最终消亡的一天。没有人能够永生。”

  “不要忘了,我是司职为未来的六翼大天使。我的消亡,也只不过是以更快的速度提前去往了未来而已。如果在那个未来,你能阻止那场灾难,和妈妈都好好地活着,快乐地度过余生。那么,即使那是我必死的未来,我也愿意满心幸福地去迎接那个未来。”

  “夏夜,我能告诉你的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快走吧,不能再耽搁了。”

  我一边努力地点头,一边已唤起了梦渊的力量。当力量盈满全身之时,眼前的一切模糊起来。在一切消失之前,耳边传来了爸爸的最后一句话。

  “夏夜,你知道我和妈妈为什么给你取这个名字吗?那是因为,我和你妈妈第一次相遇,是在夏至那天的夜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