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我所必须承受的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192 2017.05.22 01:00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我发现我依然躺在之前的地方。我坐起身来,环顾四周。没错,这里是荆歌的房间,宽敞得如同图书馆,左边是荆歌的书桌,身后是一排排高大的书架。然而,我很快便意识到这里并不是现实。荆歌本人并不在这里,而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黑色雾气,越远的地方黑雾越浓,十米开外的地方几乎已是朦胧不可见。

  这里,难道就是进行降魔训练的梦境?这个梦境,感觉好真实……感觉就像妈妈的“梦渊”和爸爸的“梦乩”一样,所有的感官都真实存在着,完全不像是梦。只是好奇怪,为什么这个梦境中的场景,居然和我入梦前的地方完全一样?

  我低头看着身下,地面上白色的蝶魇法阵清晰可见。这降魔的训练究竟应该如何开始?此刻我应该做些什么,或者到什么指定的地方去吗?荆歌他居然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便让我入了梦,这作风似乎与他智慧大天使的身份不相符啊。

  我站起身来,朝门口看去,心中突然灵机一动。对了!如果这个梦境和真实的场景是一致的,那么即使我在现实中被软禁着,梦境中的此处却没人监视着我,我便能够去探索任何地方,或许,也能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

  想到这里,我便下定了决心,朝门口迈开了脚步。

  杀气!刚走出几步我便感觉到了!门口有杀气!这是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和之前那几次一样,这就是妈妈所说的“鬼目”的力量么?而且,不仅仅是杀气,我仿佛能看到,门口有什么东西在那里。只是,那里黑雾太浓,我看不清。

  我索性闭上了双眼,全神贯注地用鬼目向门口看去。终于,我能看清了!即使我闭上了双眼,我也能看清身边的一切,并且比我肉眼所能看见的还要多!

  闭上双眼之后,鬼目的力量终于被完全开启。我能看见隐藏于书架中的和氏璧,能看见不易察觉的角落里有着和我房间里一样的金色时钟,能看见荆歌书桌抽屉里藏着的茶叶和一把金色的钥匙,能看见书架上的每一本书,终于,也能看清门外的黑色影子了。

  那影子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魔物,外形像是一只巨大的老鼠,身形足有半个人那么高。魔物周身覆盖着尖锐的刀状鳞片,口中露出剑一样的牙齿,四肢上都生着锋利的爪,黑色的粘液不断从牙齿和爪尖滴落下来,鼻孔的上方六只没有瞳孔的眼睛排成一排,在黑暗中发着绿色的幽光,极为狰狞。

  即便是在梦境之中,看到这魔物之时,我也被吓得浑身汗毛竖起。虽然曾经与身为魔王的姥姥在血封空间中对峙过,然而,那时我所见到的魔族,都是以人类的外形出现。就算是头顶双角,背覆双翼,五官也显现出了人类所不具有的特征,但那基于人形的存在所带来的恐惧感,却也毕竟十分有限。

  然而此刻,我从鬼目中所见到的这个魔物,完全没有任何人的特征,这绝不是人类的世界中应该存在的生物。

  我头皮发麻,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然而毫无征兆地,那黑色的影子突然冲进门来,以极快的速度向我袭来。好快!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那黑影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伸出尖爪向我扫来。我本能地向右侧躲闪,然而速度却远远比不过这个魔物,尖爪依然从我身体左侧剜过,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传来。

  我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却见那黑影的尖爪上带着一大片血肉和内脏,送入口中咀嚼了起来。此时左侧的胸与腹传来剧烈的痛,这样的痛是我一生都不曾经历过的,整个身体仿佛都在撕裂,仿佛有一万把刀同时刺入我的身体里绞动着。

  极度的痛苦让我的身体在地上不受控制地抽搐扭动着,然而每一次扭动却会带来更大的痛苦,双臂因猛烈的抽搐而撞击地面折断了手指,脸部肌肉也因失去控制而咬断了舌根。

  我要死了……这是我头脑中仅剩的唯一一个清晰的念头,我感觉到我的灵魂正在慢慢离开这个身体。

  就在我快要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突然之间,所有的疼痛竟奇迹般地消失了,我感觉到右手的神经仿佛向外长出了一簇新生的突触。这些新生的神经迅速连接到大脑,成为可以感受可以控制的一部分。

  趁着这具身体还没有完全死去,我将剩余的所有意念集中到了这些新生的神经上,当我用力去触发这些神经之时,却仿佛打开了一个无形的阀门,一种不可言状的虚无从我手心向外溢出……

  我又一次睁开双眼,发现我依然还躺在地上,荆歌站在一旁正注视着我。我的第一反应便是将右手放到了胸口上——还好,身体还是完整的,没有被撕裂。是梦境,刚才的一切果然都只是梦境。

  我扶着地面缓缓坐起身来,还没坐稳,刚刚梦境中清晰的记忆突然如潮水般涌入我的脑海。那前所未有过的撕心裂肺的痛,在记忆中是如此的清晰,仿佛刚刚梦中的一切都曾真实发生在这个身体上一般,全身的每一处神经都还残留着关于那种痛的深切记忆。

  一阵强烈的恶心和眩晕感向我袭来,我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一边不住地呕吐,身体一边不受控制地剧烈扭动着,而眼角,也忍不住流出了泪水。

  原来,这便是降魔师所必须经受的训练吗?之前在火车上听韩助和齐杏儿说过,降魔师的训练是极其残酷的,当时的我还无法明白其中‘残酷’二字的真正含义。经过了刚刚的训练,我才明白,原来每一次训练,竟然都需要经历身体被撕裂直至死亡的痛苦。虽然只是在梦境之中,那感觉却是如此的真实,即使醒来,梦中的每一处细节都依然历历在目。

  原来只有这样惨绝人寰的训练方式,才能诱导出降魔师体内的力量。而这样的训练,居然要从五岁之前便开始进行,不断地重复几千次几万次,并且一直进行下去。想到这里,我不禁对降魔师这个职业充满了敬畏。为了与强大的魔族对抗,人类竟然要付出如此的代价,才能拥有可以与魔族抗衡的力量。

  小雯,原来你所经历过的,是这样的过去。原来你那我看不透的眼神背后,雪藏着如此的痛苦与黑暗。可是你在我身边的时候,依然笑得如此温暖,如此纯真,就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女一样,让人怜惜,让我想保护你。小雯,原来一直以来,我是真的一点也不懂你。

  “第一次进入蝶魇往往都是最痛苦的。”这时,耳边传来了荆歌的声音,“以后的训练,醒来后会稍稍好受一点。要不今天就只做这一次好了,你回去好好平复一下情绪,明天我们再继续训练。”

  我并没有理会荆歌,而是用双手支撑着地面再次缓缓坐起,艰难地爬到了荆歌脚下那几盆花草的面前。我对着其中一盆白色的小花伸出了右手,回忆着梦境最后一刻的那个感觉。

  是的,在梦境结束的最后一瞬间,我感觉到我的身体仿佛生出了新的神经,手上如同开启了一道可以控制的阀门。那种感觉,现在还在,那一定就是力量,是一种可以被支配的力量!我闭上双眼,将全部的意念集中于右手上的那一点,触发!

  我睁开双眼,只见一片白色的花瓣慢慢地飘落到了地上。

  成功了!?这便是身为六翼大天使的爸爸的力量——归尘?

  “啪——啪——啪——”身后传来三声清脆的掌声。

  “很好!没想到你如此有天赋!”荆歌一边笑着一边蹲下身将我扶起,“尘归尘,土归土,浮世繁华,终化作一缕风沙。任何生命,随着时间的流逝,终有归于尘土的一日。而你刚刚所使用的力量,正是你父亲的‘归尘’之力——跨越时间,直接让施术对象跌落到未来必将衰亡的状态。虽然这力量现在还非常微弱,但你对力量的控制方式,却已经走上了正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继续吧。”我拿出垠树昨晚送给我的那方淡蓝色手帕,轻轻拭去了眼角的泪痕,说道。

  “你说什么?”荆歌看着我,语气中竟有些诧异。

  “我是说,我们继续训练吧。我想在今天之内就完成第一阶段的目标。”我注视着荆歌的双眼,语气十分坚定。

  “你……确定你能承受吗?”荆歌一边看着我,一边感叹道,“夏夜同学,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不得不说,你这执拗的性格,和秦异真的是越来越像了。”

  “我能承受,我也必须承受。”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再次躺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在蝶魇的法阵中闭上了双眼。

  是的,我能承受。如果这样的痛苦,小雯能够千万遍地承受,那么,我也必须能够承受。

  小雯在承受过无数次痛苦与折磨之后,才获得了强大的力量。然而在最后一刻,她却心甘情愿地将如此得之不易的力量,连同自己的生命一同放弃。而这一切,只是为了让我能够活下去。

  此刻的我,每多承受一分痛苦,内心反而会多一分欣慰。因为这样钻心的痛苦,会让我感觉在与小雯并肩作战,仿佛我所承受的一切,都是从小雯肩头分担下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