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降魔师的爱情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4661 2017.05.07 23:18

  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外表看上去如此文静柔弱的小雯,她所面对的,竟然是这样残酷的一个世界。身为A级降魔师,她本只应对战商位和角位的魔族。然而为了保护我,小雯她却不惜直面魔王和宫位的两大护法,并且即使是在绝无可能战胜的敌人面前,依然毫无惧色。当时在魔王的血封空间里,当她出现在我的身边之时,想必已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吧。

  想到这里,我心里越来越难受。我将已经哭完的齐杏儿扶到了一边,站起身对二人道:“我先去一趟洗手间,也出去透透气。”

  韩助只是继续看着窗外,头也不回地说道:“齐杏儿,你陪小雯一起去吧。还是不要让她一个人行动的好。”

  齐杏儿点了点头,便和我一同离开了包间。

  我在车厢另一头的洗手间里洗了把脸,阵阵凉意顺着冷水渗入肌肤,顿时让我感觉清醒了不少。我打开门,正要出去之时,齐杏儿却突然从门口毫无预兆地挤了进来,然后反手把洗手间的门锁上。紧接着,齐杏儿又在门上贴了一道画满了花朵形状符文的符纸。我记得韩助说过,这个符纸是用来防止声音从房间里传出去用的。

  这一切都在短短几秒之内发生,我一下全身紧张起来。齐杏儿她要做什么?为何要贴符纸?难道……难道她才是真正的魔族,此刻想在这里对我动手,并且不希望外面听到我的呼救声么?

  “你……你要干什么……”我绷紧了全身的神经问道。

  “小雯姐不要紧张,我只是想和你聊一聊……”齐杏儿身子贴了过来,睁大了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露出乞求的眼神,“我想跟你聊一聊女孩子之间的话题,不想让韩助哥哥听到。可不可以?”

  “呃……”我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原来她……只是想和我聊天?是我多虑了么?那也无妨,就看看她到底想说些什么吧。

  “好吧,刚刚在一起说了那么些沉重的东西,搞得我心里也怪难受的。咱俩不如聊些轻松的话题吧,虽然这里挺挤的。”我看了看洗手间里这几乎不到两平米的空间说道。

  “小雯姐,”齐杏儿顿了顿,然后突然用一种十分认真的眼神看着我,大声问道,“你喜欢韩助哥哥吗?”

  我没有料到齐杏儿会突然问出这种问题,一时竟有些措手不及。虽然韩助论相貌确实清秀俊美,连本为男生的我,在看到他的第一眼都会不自觉地被他的相貌所吸引到。可我作为男生,自然是谈不上喜欢他的,最多算是欣赏。那么小雯呢?曾经作为他的同伴的小雯呢?小雯喜欢他吗?有没有可能小雯喜欢的其实是这个韩助,这个和他一样同为降魔师的韩助,这个比我更了解她,并且可以和她并肩战斗的韩助呢?

  一想到这种可能,我的心里突然如针扎一般痛苦。我……真的配得上小雯吗?我既没有出众的相貌,也没有特殊的才能,更不可能像韩助那样在战场上与魔族拼杀。无论怎么看,在我和韩助之间,更适合站在小雯身边的,都不会是我。会不会小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思念的人其实也是这个韩助,而跟我之间的一切,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不,不可能是这样,我绝对不承认!我相信小雯是真的喜欢我的,即使她最初靠近我仅仅是因为任务,但我相信,她和我在一起的一切都是真的。小雯已经有我了,她绝不可能喜欢这个韩助。

  我用力地摇着头,看着齐杏儿说道:“对不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喜欢韩助?我跟他只不过是曾经并肩而战的同伴而已。虽然关于他的事情我都不大记得了,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和韩助之间只是同伴的关系,仅此而已。而且,即使我已经失去了记忆,我却还能清楚地记得,我在学校里,已经有恋人了。”

  齐杏儿看着我眨了眨那双大眼睛,半天不说话,正在我一头雾水之时,她却又突然特别开心地笑了起来:“什么嘛,紧张死我了。看来我还是有希望的嘛。”

  “你喜欢韩助,对吗?”我看着齐杏儿,追问道,“这点我能看出来的。”

  “是啊,我喜欢助哥哥。”齐杏儿虽然羞红了脸,却也坦白承认,“我一直都很喜欢他。虽然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但我总会时不时地给他一些暗示。不过,助哥哥他每次都无视我的暗示,也不知道是他太迟钝了还是故意的。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他心里早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呃……是谁?”我有点茫然,却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今天才发现?难不成,你要说韩助喜欢的人是我?我可什么都没有做啊,怎么突然就要让我背这么个黑锅?

  “韩助哥哥心里喜欢的人是你。”齐杏儿看着我,斩钉截铁地说道,仿佛这是无可争议的真理一般,“我和助哥哥认识很久了,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参加过降魔师的训练。后来,我经常在训练的时候和他相遇,也会偶尔在一些降魔师的集会场合见到他。我所熟悉的那个他,和今天遇到你之后的他,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助哥哥平日里是一个很内向的人,不善言谈,也不太愿意与人接触、与人交流,对谁都冷冰冰的,很多时候对我也是。可是,今天遇到你之后,他却变得非常热情,不停地说话,还邀请你与我们一道同行。”

  说着说着,齐杏儿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激动:“他甚至还说,你是他的偶像,是他的榜样。他以前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甚至从来没有和我提起过你。而且,助哥哥一直是一个很要强的人,从来不示弱的那种。可是刚刚,当知道你在战斗中付出了一半的寿命作为代价之后,他突然变得好脆弱。看得出来,他真的十分心疼你。刚刚从你那个角度应该看不到,可我却看得清清楚楚,当他扭过头默默看着窗外的时候,眼角不断有泪水流下。”

  “所以,你现在知道我刚才为什么突然就哭起来了吧?”齐杏儿的眼眶顿时又有些湿润,“除了对助哥哥所说的一切感到共鸣之外,看到一向坚强的他,为了另一个女孩子流下了眼泪,我心中也是十分难受的。”

  是……是吗?齐杏儿说的这些,我还真没有注意到呢……原来韩助喜欢小雯,我对此应该是高兴呢,还是生气呢?虽然我想说,韩助的心意如何并不关我的事。但是,首先小雯是我的女友,其次,我现在的身份就是小雯,况且,一个喜欢韩助的女孩此刻就站在我的面前。看来这件事,我是无论如何也敷衍不过去了,必须表明我的态度。

  我思忖片刻,对齐杏儿说道:“如果韩助他真的喜欢我,我很感谢他。但是,我已经有恋人了,我的心里不会再有别人。我希望韩助能够早日察觉到你的心意,和你在一起。我会祝福你们的。”

  “哈哈哈哈,”齐杏儿突然又笑着握住了我的双手,“谢谢你小雯姐。我还在想,如果你也喜欢韩助哥哥,我是不是应该主动退出,成全你们俩的好。我总是有这样幼稚的想法,说什么成全不成全的,差点忘了,我们降魔师本是没有恋爱与婚姻自由的。就算我和韩助哥哥之间是你情我愿,我俩能够在一起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的。如果是小雯姐你和韩助哥哥两厢情愿的话,说不定机会要大得多。”

  “什么?”我没有听懂齐杏儿的话,“你说……你们降魔师没有恋爱与婚姻自由?为什么?难道互相喜欢的两个人,也不能在一起吗?”

  “小雯姐,看来你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啊。”齐杏儿叹了口气道,“降魔师的力量,很大一部分都靠的是天赋,而天赋则需要强大的血统作为支撑。神族有专门研究降魔师血统的神,会为降魔家族提供专门优化过的婚配方案。通过这样的方案进行通婚,能够有更高的几率,诞生出具有强大降魔力量的下一代。降魔家族内部有着极其严厉的律法,首领认可神族提供的婚配方案之后,所有人都必须服从,不得违抗。”

  “所以说,降魔家族的婚姻,很多都是没有爱情的。”齐杏儿摊了摊手,无奈地说道,“在婚配之前,降魔师既不被允许去恋爱,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恋爱。像我这样比较弱小的降魔师,不仅要帮忙经营降魔家族里的日常杂务,还要夜以继日地接受各种各样严酷的训练,不断提升自身的力量。而像韩助哥哥那样强大的降魔师,每天都要奔走于各地完成各种复杂的任务。”

  “所以,无论是我对韩助哥哥的喜欢,还是韩助哥哥对你的喜欢,都只是我们各自内心的愿望而已。我们都知道,这样的愿望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所以大部分降魔师,对于自己内心的感情,都是深深埋藏的。像我这样,敢于将爱说出口的降魔师,或许这世上也就只有我一个吧。”

  我有些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一切。原来降魔师不仅从小就要接受残酷的训练,他们竟然甚至连爱的权力和自由都没有。他们的一生,难道从出生的一刻起,就已经被按照剧本写好了吗?仅仅只是如同机器一样的去接受训练,降魔,然后繁衍子孙吗?

  为了生下更强大的后代,而去优化婚配的方案,不敢想象这种事情竟然会在人类的身上发生。这听上去,简直像是……像是在培育牲畜……为了对抗魔族,降魔家族竟要付出这样的代价。而或许,我所知道的这些,还仅仅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小雯姐,你的爱情如何呢?”齐杏儿突然看着我,好奇地问道,“能够好几年里像普通人一样,在学校里学习,生活,恋爱,一定很幸福吧。如果我也有这样的机会,这一定会是我一生里最幸福的一段时光。你在学校里爱的那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在学校里的恋人……”我想了想,不知该如何回答。小雯在学校里的恋人就是我。她接近我,也只不过是因为我是神魔之子,是她需要保护与监视的人。

  然而,这些都不能告诉齐杏儿,于是我装作什么都不记得,只是淡淡地说道:“我已经不记得那个人了。他的名字,他的相貌,他的声音,都在那场战斗中,随着其他的记忆一同消失了。我唯一能记得的,便是我很喜欢他,他也很喜欢我。他应该只是很普通的一个人吧。”

  “哎……”齐杏儿听到这里,长长叹了口气,“小雯姐,说实话,我真的好羡慕你。身为一个连命都不属于自己的降魔师,如果能让我去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几年,去和一个普通的人恋爱,我一定比任何人都要珍惜。就算我知道那样的爱情没有结果,就算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只是过家家一般的宁静相守,但只要我和那个人是真心喜欢着对方,就算在一起只有一年,不,不用一年,只要能够这样淡然地相处一个月,我这一生就没有任何遗憾了。”

  “只要我的一生里,有过那样一段真真切切的幸福,再艰苦的训练我也有勇气去承受,再危险的任务我也可以从容赴身。只要我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人,无论相隔多远,他的心里都有一个只属于我的位置,那么即使让我去面对魔王,我也不会有半句怨言。只可惜,我怕是这一辈子也不会有你这样的好运了。”

  “即使面对魔王,也不会有半句怨言……”听到这里,我如同中了魔怔一般,喃喃地重复着齐杏儿的这句话。

  血封空间中,小雯在最后一刻那坚毅决绝的眼神再次浮现于我的脑海。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悲伤,任凭眼泪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涌出。此刻的我,终于明白了小雯在与我交换身体之前所说的“我爱你”那三个字的分量。

  身为楚派降魔家族长女的小雯,一定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寄予了极高的期望。我不敢想象她曾经忍受过怎样艰苦卓绝的训练,才能在这样的年龄,就成为楚派仅次于首领和副首的A级降魔师。

  和我在一起的两年里,她虽然只是像普通人一样,每天学习,生活,与我相处。但是我眼里风轻云淡的两年相恋,于她而言,却是她荆棘密布、险象环生的人生里难得的一段风平浪静,是每一个降魔师都奢求的一段能让人一生不留遗憾的幸福时光。如果是这样,那么即使一开始来到我的身边仅仅是出于任务的需要,那又何妨?

  当时身为神魔之子的我,对于自己的身份毫不知情,只是欣然地接受了这一份感情,并用心经营呵护着。当看到这份感情在二人心中生根发芽,经历过了岁月枯荣,却又何必再去在意那虚假刻意的开始,何必去在意那终将分离的结局?

  我只在意我们真心喜欢过对方,真心投入过这段感情,只要有过这样的经历与回忆,便会烙在记忆的深处永远不会被抹去。我会这样想,小雯一定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她牺牲自己的生命从魔王手下将我救走,既是肩上的使命使然,也是对我爱得真挚爱得深切。身为一个降魔师,她希望我为了降魔家族的未来而活下去。身为爱我的人,她更希望我为了她而活下去。

  想到这里,阳光终于再次照进了我的心间,将那些黑暗一扫而光。先前的种种不安,种种猜疑,终于也都渐次平静了下去。

  小雯,我想我终于有一些懂你了。你眼中那看不透的忧伤、寂寞、宁静与欢喜,在这一刻都拥有了意义。只可惜,这一切我没有机会再告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