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魔族护法藏岳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4082 2017.06.04 08:30

  月色之下,裂缝中的人影渐渐清晰——黑色的长袍上,画着十字交叉的白色锁链;额头之上,是一对如牦牛一般的尖角;阴冷诡谲的笑声,让人只觉毛骨悚然。从裂缝中浮现出的那张脸,陌生而又熟悉。陌生,是因为我根本不认识眼前之人;而熟悉,却是因为我已是第四次见到这张脸。

  藏岳。我的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名字。是的,在魔王的血封空间之中,我便已见过这张脸。这个男人曾与我妈妈一道站在姥姥身后,雷墨称之为藏岳,与我妈妈同为魔族两大宫位护法。

  “我没有说过吗?我最讨厌的,就是污染了我们魔族血统的堕天使。”藏岳看着秦宛钟逃去的方向,冷冷道,接着又向我这边看来,补充了一句,“当然,还有你,神魔之子。”

  秦异凝视着裂缝中走出的身影,身上的杀气不断增强,一头长发顿时朝天竖了起来,黑色的绒袄盈满了尖锐的剑气,竟在空中碎裂成丝丝缕缕被寒风卷走,露出了里面白色的短衫与虬结的肌肉。

  “好强的杀气!”藏岳缓缓朝我们这边走来,“不愧是上古神剑赤霄剑,不愧是秦派第一高手秦异,竟然能接下我的一击。看来,我一直躲在‘裂空’里静观其变,还真是钓了条大鱼。”

  “快走!”我与垠树退到了一边,脑海中却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声音。是的,就像当时在血封空间中,小雯对我说的话一样,这个声音没有经过双耳,而是直接传入大脑,简短有力,斩钉截铁:“敌强我弱,我来牵制,你们快走!”

  我与垠树对望一眼,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惧。这个声音,竟然是秦异的声音!那个一瞬间便能让身为堕天使的小薇全身残废的秦异,被称为秦派第一高手的秦异,居然在见到藏岳的第一眼,尚未交手,就断定敌强我弱?

  我突然想起了韩助在火车上说过的话。韩助的父亲曾是韩派第三大高手,S级的降魔师,然而在身为魔族护法的我的妈妈面前,也是毫无抵抗的能力,连一个招式都无法抵挡。原来只要是人类,无论多么强大,在真正强大的魔族面前,竟然都是如此的弱小吗?

  没想到魔族的不同阶位之间,力量的差距,竟然是如此的悬殊。秦宛钟说过,被小薇作为傀儡控制着的坤少,大概只有羽位的力量。不仅垠树可以勉强将其击败,身为C级降魔师的秦宛钟,更是自信能够轻松应对。而从魔王那里得到了恩惠的堕天使小薇,则拥有了角位的力量,虽是远超秦宛钟的应对能力,却被身为S级降魔师的秦异瞬间打倒。

  被称为黎娄的商位魔族,只比小薇高出了一个阶位,便能与整个秦派抗衡数百年。当秦异将其击败时,连荆歌都感到不可思议。而比商位更高的宫位魔族藏岳,只是刚刚出现在我们面前,便能让秦派第一高手秦异自甘示弱。

  如果连秦异都没有取胜的信心,那么对于我与垠树而言,大概任何的反抗都只会是徒劳吧。

  垠树看着我,点了点头,应是和我想得一样。没有再犹豫,我双脚猛地发力,与垠树同时向着来时的方向奔去。只要能够逃离战场回到秦派,便能够赢得一线生机。那里云集着秦派的众多高手,还有神族,有大天使荆歌和矶茹坐镇。即便是强如藏岳者,应该也不敢贸然硬闯。

  然而还未奔出十步,突然间,却见几十条黑色的锁链如喷泉一般,从我和垠树四周的地面射出。密密麻麻的锁链在空中交缠扭拧成鸟笼的形状,将我与垠树二人网罗在内,只留下手臂粗细的缝隙。

  “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神魔之子,”藏岳远远看着我,阴冷地笑道,“可不能让你就这么逃了。否则回去后,我还真不好向魔王大人交差了。”

  束手无策之际,我将归尘之力集于右手之中,对着面前的一根锁链胡乱地施放了过去。然而,那锁链却是毫无变化。想来荆歌说过,归尘可以加速生命的衰老。然而以金属铸成的锁链,却能历经千百年不变,因此即便是归尘之力,对于这种简单的物理囚禁竟也是无可奈何。

  “小心!”秦异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猛地隔空挥出一剑。凛冽的剑气如同空气中一把无形的巨刃袭来,只是一瞬间,便将鸟笼的上面一半生生削飞出去。

  好机会!我见此状,一手抓住垠树,聚力脚底,猛地向外一跃。然而还未跃出,却见那锁链如同有生命一般,居然从齐整的切口处重新生长开来,迅速交织成一个新的鸟笼。

  我与垠树就这样毫无防备地撞在新生出来的锁链上,又狠狠地摔回了地面。藏岳实力如此,果然毫无逃脱的机会吗?

  “看来只能拼一下了。”秦异看着我和垠树这边,皱了皱眉,低声自语道。

  话毕,一股剑气将秦异周身围绕,如蚕蛹般将其全身护住不留死角。只见秦异猛地一跃,便朝着藏岳的方向冲了过去,速度快如闪电,即使鬼目中也只能勉强看见秦异的身影。秦异跃出的那一瞬,耳边传来雷鸣般的巨响,其脚下整个地面亦随之塌陷。

  藏岳冷笑着看着一路冲来的秦异,张开蝙蝠般的双翅向后飞去。与此同时,地面中不断射出无数的黑色锁链,从各个方向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秦异袭去。每支锁链的前面都拴着一件不同的锐器,有刀有斧有利剑有长矛。

  就在这些锐器快要击中秦异之时,秦异的身形在空中竟突然如陀螺般急速旋转起来。那些锁链一旦靠近秦异的周身,便立即被卷入强烈的旋风之中,在空中扭缠起来,发出尖锐的金属交击之声。锁链在空中越绕越粗,不断损耗着能量,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而秦异的速度却丝毫没有减缓,摆脱了追击的锁链之后,直直向着藏岳袭去。

  眼看秦异就要逼近藏岳,藏岳面前又突然凭空出现三张由黑色锁链织成的巨网,一层一层阻隔在二人之间。秦异见状,旋转的速度猛地加快,将赤霄剑举至身前,整个身体如同金刚钻一般向那三张巨网钻去。而秦异手中的赤霄剑,便是那金刚钻的钻头,在空中划出一道血红色的长尾,仿佛一颗流星。

  随着三声巨响,只见秦异竟然一连击穿了三重罗网,直直刺向藏岳。空中的三张巨网在剧烈的冲击下,形如虫洞般地破开。

  藏岳看着秦异破网而出的身影,只是冷冷一笑,身后的空气中便再次裂开了一道黑色的缝隙,如同一只猛然睁开的魔眼。藏岳双翅向前一挥,整个身体便沉入魔眼之中。魔眼瞬间闭合,竟连同藏岳的身影一同凭空消失。

  以极快速度袭来的秦异,挥起赤霄剑,对着魔眼消失之处劈了个空,猛地向地面坠去。还未落地,魔眼便又从消失之处再度睁开,三条锁链从魔眼中射出,朝着秦异的方向飞去。

  秦异仿佛感觉到了背后袭来的锁链,在落地的瞬间转身,挥剑向锁链劈去。然而,似乎是落地瞬间的巨大冲力让秦异难以控制住身体,尽管劈开了两道分别击向他心脏与头颅的锁链,第三道锁链却没有被完全格开,而是直接贯穿了秦异的左肩。

  秦异咬牙将第三道锁链斩断,跃向了一旁。此时他的整个左肩与左臂已然血肉模糊,动弹不得。

  “秦派第一高手,原来也不过如此而已。”藏岳从裂缝中探出身来,黑色的裂缝再次在其身后闭合消失,“没想到堂堂黎娄,竟然会败在你这种货色的手下。”

  秦异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双眼,用赤霄剑的剑身抵住被毁坏的左肩。随着秦异口中低声念动咒语,只见通身血红的赤霄剑中,竟如血肉一般生出无数细小的筋脉血管,攀爬连接到秦异被破坏的左肩与左臂之上,片刻之间竟在秦异身上生出全新的组织与肌肤,与被破坏之前几乎无异,只是看上去有些婴儿般的白皙。

  “白蛇之血!”和我一同被困在笼中的垠树不由低呼一声,“秦派的术法有不少都以血液为媒介。相传当年汉高祖刘邦,以赤霄宝剑斩杀千年不死白蛇之后,白蛇无限再生的力量便随着蛇血被封印到了剑中。没想到,秦异竟然能解开封印,并压制住了剑中的白蛇之血,自如地将其用来再生自己的身体。这简直相当于拥有了不死之身!”

  “咦?有点意思。”藏岳看到眼前一幕,也不由面露惊讶之色,“看来你好像够陪我再玩一阵。”

  秦异将刚刚修复的左手抬起,动了动五指,确保活动自如之后,右手持剑一挥,将残余在体外连接着赤霄剑的筋脉如脐带般齐齐斩断。紧接着,只见秦异脚下聚力,又是猛地一跃,将整个地面踩碎,再次向着藏岳的方向攻去。

  从落地到格挡到再生,再到发动第二次进攻,这整个过程中竟没有一丝罅隙,从秦异身上甚至看不到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或表情。这便是秦派第一高手吗?无论在战场上遇到什么样的情况,无论面对怎样的敌人,都能如军人般时刻保持如此的冷静,当机立断,果敢行动,不浪费任何一秒的时机。

  “哦?你想用你的再生能力跟我玩持久战?”看着再次破空而来的秦异,藏岳不屑地嗤笑一声,“还以为遇到了个像样的对手,看来也不过一届莽夫而已。也不想想,区区人类的力量,又怎么可能耗得过魔族?”

  话音刚落,地面中再次射出无数的锁链向着秦异的身影袭去,藏岳的面前也再次出现三张锁链织成的巨网。而与此同时,秦异再次如陀螺般旋转身体,将追击而来的锁链甩开,向着那三张巨网刺去。

  看着眼前这一幕,连一直被困在鸟笼中的我此时都有些担忧。秦异他这是……要重演刚刚的进攻吗?可是,如果无法击中藏岳,这样的徒劳又有什么意义?岂不是白白耗费力量?

  追击的锁链,格挡的罗网,还有最后能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的裂缝,如此严密的三重防线,秦异要如何应对?单凭力量上的优势,秦异还能破开前两道防线。可是最后的那道裂缝,却不是蛮力能够破解的。荆歌说过,秦异有着过人的聪明与智慧。然而为何此时,他却要对已经失败过的战术进行简单的重复?难道说,他心里已经有了对付裂缝的方法?

  果然,在秦异即将击中第一张巨网之时,只见秦异全身肌肤瞬间变成了血一样的赤色,周身衣物如坠入岩浆般灼烧起来,身后喷出一道血雾,整个人的移动速度骤然加快,如流星般摧枯拉朽地将三张阻挡在藏岳面前的巨网撕裂。

  “秦风无衣……”垠树喃喃低语道,“这便是秦派七大绝技中最为著名的‘秦风无衣’。这个术法,将降魔师体内精血祭炼为纯正的能量,让自身的力量和速度瞬间提升一个量级。”

  果然,秦异全身燃着火焰,手中紧握赤霄长剑,如闪电般向着藏岳劈去。藏岳身后的黑色裂缝还未完全张开,秦异便已瞬间来到藏岳身前一剑斩下。而直到这时,我的耳边才传来秦异破开三重罗网所发出的阵阵巨响。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秦异发动‘秦风无衣’之后,其移动速度已然突破了音障!

  此刻的我,终于看懂了秦异的战术。原来,秦异的第一次进攻,不过是一次试探而已,心中却算准了藏岳开启“裂空”并进入其中所需要的时间。在击中第一重罗网之前,便是“裂空”开启之时。“裂空”虽无法用蛮力破解,但是开启、进入和闭合都分别需要时间。只要在正确的时机动用“秦风无衣”,将自身速度大幅提高,便能在藏岳躲入裂空之前将其击中。

  果然,秦异不会简单地去重复已经失败的战术。这一次的攻击,藏岳已是避无可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