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蝶魇训练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2907 2017.05.21 01:47

  不知不觉间,我与荆歌已经攀谈了半日。荆歌从我口中了解到了我这几日的遭遇,而我心中的众多疑惑也终于得到了解答。此时腹中传来“咕咕”几声响,我这才想起,从早上醒来到现在,一直都还没有进食。

  荆歌听见我饥肠辘辘的声音,便吩咐垠树带我去用餐,而自己则再度开启和氏璧,独自去向圣殿中的主神汇报从我这里得来的新的情报。

  回到房间时,垠树已在桌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菜肴,五谷杂粮,瓜果蔬菜,花样繁多。唯一奇怪之处,便是这一桌菜肴里都没有任何禽鱼肉类。我正欲开口问询之时,却想起垠树本是通灵神,能与动物交流自如,想必应是反感庖厨屠宰杀生之事。再者,我本也是寄人篱下,垠树在此照顾我每日起居,心下除感激之外本已多有愧疚,也不便多言,以免冒犯。

  我一边享用着这一桌丰盛的食物,一边与垠树随意地闲聊着。一顿饱餐之后,我起身想帮垠树一起收拾桌上碗筷,却被垠树拒绝,催促我尽快回到荆歌那边开始进行训练。剩饭残羹,自会由他的动物朋友们来收拾。

  稍作休息后,我再次来到荆歌的房间里,却见荆歌身旁的地上整齐地码放着十几盆形形色色的花草,书桌上还摆着一个盛满白色粉末的青花瓷缸。这番架势,想必应是开展训练所必需的道具吧。

  “要怎么训练,才能学会控制力量呢?”我站定在那里,看着地上的一排花盆,认真地问道。

  “无论是人类还是神族魔族,力量都是灵魂的一部分。”荆歌不紧不慢地说道,“就像手指是身体的一部分一样,要学会更好地控制手指,没有任何捷径,唯一的方法,便是反复地去使用手指。力量也是如此,只有通过反复地使用力量,才能慢慢学会控制它。”

  “可是,”我有些困惑地问道,“要使用力量,就必须先通过训练来学会控制力量。但现在,你又告诉我,只有反复地使用力量,才能学会控制。这岂不是鸡生蛋与蛋生鸡的悖论,两相矛盾了么?”

  “没错,所以我们需要制造外部的条件去诱导力量。”荆歌解释道,“你之前两次无意间使用‘鬼目’的力量,都是因为遭遇到了危险。而危险与濒死,正是诱导出力量的方法。”

  我点了点头,大概猜到了其中的原理:“所以说,你要制造出危险的假象,反复地诱导出我的力量,让我慢慢适应并能够控制这力量,对吗?”

  荆歌笑了笑,道:“大概是这个思路。不过,虚假的危险并不能诱导出你的力量。只有真正的濒死体验,才能让力量被完全激发出来。”

  听完这话,我全身一个冷颤,心中一阵恐惧,颤声问道:“难道必须要用真正的生死危机,才能诱导出我的力量吗?那岂不是……很容易就会真的死掉?”

  “最初的降魔师,的确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开发自身力量的。”荆歌点点头道,“没错,这是一种极其危险的方法。所以战国时期之前,降魔师人数稀少,因为大部分都在这种危险的训练中死去了,只有极少部分活了下来。”

  “后来到了战国时期,庄子的后人庄汲加入了降魔家族。受庄周梦蝶的启发,庄汲开发了一套在梦中进行训练的术法。这个术法为降魔师营造一个真实的梦境,让降魔师能够在梦境中与魔族战斗。”

  “力量尚未得到开发的降魔师,通过在梦境中一次次被魔族杀死,力量会被慢慢诱导出来,直至可以感受到力量,并控制这力量。即使是力量已足够强大的降魔师,也可以在梦境中通过反复使用,来不断熟练自己的术法技艺,并开发和试验新的能力。正是这个术法,让降魔师的训练变得不再真正危险。而降魔家族的真正强大和兴起,也正是这个术法在各派得到推广之后。”

  说完这些之后,荆歌将手伸进了身旁的青花瓷缸之中,抓起一把白色粉末,便向地面撒去。我正奇怪荆歌为何突然做此举动,却见那些粉末落在地上之后,竟如液体般流动起来,画成一个清晰的图形。

  这个图形乍看十分复杂,细看却能发现是由简单图形规则地重复而构成。图形的最外层是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大圆,圆形里均匀地排列着六只蝴蝶,每只蝴蝶的每片翅膀上又画着一个小的圆形,圆形中又均匀地排列着六只小的蝴蝶,而小蝴蝶的翅膀上又画着更小的圆形……这样的模式不断重复下去,直到最小的蝴蝶只有一粒灰那么大。

  “这,便是用来在梦中进行训练的术法——‘蝶魇’。”荆歌说道,“只要躺在这个阵上入睡,便能进入训练的梦境之中。”

  “要在梦中死多少次,才能学会控制力量?”我心中依然有些害怕。

  “因人而异。”荆歌答道,“神族与魔族,不需要任何训练,仅仅凭借本能,便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力量。身为神魔之子,你的力量隐藏得会比较深,或许需要几十几百次训练来将力量激发出来。而一般的降魔师人类,需要几万次这样的训练,才能对力量有最微弱的反应。然后再需要上万次训练,才能主动将力量使用出来。至于力量的提升,以及术法的运用,则需要更加艰巨的训练。”

  “这也是为什么,降魔师都会从五岁之前便开始接受训练,因为训练的过程实在太过漫长。资质平凡的人,大概需要进行三年左右单调重复的训练,才能感受到自身力量的存在,与普通人产生差距。当然,也存在着天赋异禀的人类,只经过了很少的训练便掌握了力量的使用。”

  “你是说秦异吗?”我不由自主地问道。

  荆歌点点头,道:“秦异是少有的奇才,他在进行过不到一百次训练后,便能自如地运用力量。不过,与另一个人比起来,这也不算什么。”

  “那个人是谁?”我好奇地问道。没想到人的天赋差距居然能如此巨大,普通人需要几万次训练才能感应到力量的存在,而秦异训练不到一百次,就能自如运用力量。而即便是这样,世上却竟然还存在着比秦异更有天赋的人。那个人的天赋,又会高到怎样的一番境界?

  “燕派降魔家族的首领——燕枫道。”荆歌答道,“那个人只进行了一次训练,便能如C级降魔师一般使出能够战胜低位魔族的术法。这个人,也是被称为当今世上唯一一位SS级降魔师的人。”

  “一次?!”我不可思议地惊呼一声。这个叫做燕枫道的人,居然只进行了一次训练,便达到了C级的水平?这简直已经不能用天赋来形容了。这个人类,简直是无视世间法则的存在。

  我见识过身为B级降魔师的韩助在一瞬间移动到我的身边,从手中幻化出火焰的刀刃,将刺向我的尖刀击飞;我见识过身为A级降魔师的楚小雯在短短时间内接连使用“破字诀”、“隐字诀”和“镜字诀”这三大至高至深的术法,将我从魔王眼皮底下救走。

  曾经的我根本不敢想象,作为人类的他们,居然可以拥有这样的力量。更不敢想象的是,位于金字塔顶尖的S级降魔师,能够将人类力量的极限开发到怎样的程度。

  而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这世上,竟然还存在着被称为SS级降魔师的人。那样的存在,还能算是人类的力量吗?如果有一天,我有幸能遇到这个人,真的好想见识一下,这个人所拥有的力量是何等的震撼。

  “如果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吧。”荆歌没有理会我震惊的表情,指了指摆在一旁的几盆花草,说道,“你的第一个目标,是能够自如地控制你父亲夏武的‘归尘’之力。掌握这个力量之后,便不会再在你每次有意或无意动用魔族力量之时,对自己的身体出现反噬。”

  “并且,在将来的战场上,‘归尘’或许将作为你的核心战斗力之一。如果你能使用出‘归尘’的力量,让一颗花草在瞬间凋零枯萎,那么我们这个阶段的目标就算完成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仰面躺在了“蝶魇”的法阵上,脊背中顿时传来一股地面里的阴湿寒气。正要纳闷如何才能快速进入梦境,只见荆歌对着我伸出了右手,五指在我眼前的空气中轻轻地晃动。只是那么一晃,便是一阵困意袭来。我闭上双眼,慢慢失去了意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